奇书楼小说网

第6章 明月VS沟渠(2)

2018-07-16 14:56:2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他说:“问题就出在这里。你不能因为会弹音,就把它加在单词里刻意地发,反而是应该弱化它。”

    我迷茫了。

    不会的时候让我使劲发,等我会的时候又要轻轻发,究竟是要我怎样?

    他继续说:“所以无论什么语音,都要讲究适中。举个例子,中文里面有翘舌音,要是一个人说话的时候翘舌发得特别重,我们会说他是什么?”

    “大舌头。”我毫不迟疑地问答。

    “对了,你现在的俄语口音就是这种感觉。”

    “……”我是大舌头?

    慕承和语重心长地说:“骄傲是进步的敌人,同学你还任重而道远,努力吧。”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刚才为什么觉得他喊我名字的时候不一样,因为这地球上还找得出一种像慕承和这么跟我有仇的生物么?

    正在我愤愤不平间,他又说:“快去睡吧,要天亮了,到时间我会叫你们的。”

    4

    早上慕承和兑现诺言,亲自开车送我和白霖回学校。

    下车的时候,我回头关门,白霖点头哈腰地跟他道谢。他一脸笑意,神采奕奕,让人完全感觉不到眼前这人是整整一夜没合眼的,而他眼眶下面的一层浅浅的淡青色黑眼圈,是唯一能泄露秘密的地方。

    白霖看着慕承和远去的车影,兴叹:“真是帅啊,平平常常的一辆CR-V让他开起来仿佛就上了一个档次。”

    “什么CR-V?”我纳闷。

    “就是他开的那辆越野车啊,本田CR-V,低调、实用又经典。哪像我老爸看中的那些车,开出去的唯一目的就是显示自己是一个刚刚暴发的暴发户。”

    白霖的爸爸确实挺可爱。

    大一新生报名的那天,白霖他爸开了辆悍马来送她。在那之前我根本不认识什么悍马,远远就见到一辆装甲车似的越野车,堵在女生院大门口,害得所有进出的人都只得像只螃蟹,横着走。也引来很多人的侧目。于是在第一天,白霖就上了外语学院头条,成了全系同学津津乐道的千金小姐。

    但是让白霖郁闷的不全是这个原因,她后来诉苦说:“要那悍马真是他的,我都认了。那他在开之前,去车行租的。”

    “不会吧。”我们三异口同声地惊叹。

    “我爸说城里人喜欢歧视乡下人,如果我们乡下人开辆悍马来念书,你们就不敢欺负我了。所以他打肿脸充胖子跑去租车,你们说我冤不冤呐?”

    听闻之后,我、宋琪琪还有赵晓棠三个人面面相窥,同时缄默。

    确实有点,冤。但是冤的是我们,居然被形容成欺负弱小的霸王花了。

    额米豆腐——

    其实,白霖不算富豪千金,也绝对不是乡下丫头。她老家是邻近B市的县城,白爸爸是当地有名的乡镇企业家,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除了每个月那多出我们很多倍的零花钱以外,白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但是越是如此,让其他人越觉得她神秘。

    这些传言引起很多异性的好奇心,于是,大一的时候有很多男生寝室主动来找我们联谊。第一学期年底圣诞节之前,至少有五六个男生打电话来约她。

    后来一次,有个和白霖家有来往的女生突然跳出来揭秘,说出她爸爸借悍马到学院来显阔的事情。

    平时很凶悍的白霖那一次却没有找那个女生理论。

    白霖叹气说:“唉,早叫那个老头不要这样了,现在害得我身败名裂,真是伤心啊。”但是从她的语气里哪里听得出来一点伤心的感觉。

    无论那些男生追着传言来,又追着传言走,但是有一个人对白霖一如既往地殷勤着。这个人便是物理系的那位李师兄。所以即使白霖对他一点也不感冒,我们对他却始终挺有好感。

    我和白霖一起跑回寝室拿书,再准备冲到教室。走到寝室楼下,看到那一地的温水瓶和矿泉水瓶残骸,才发现昨天自己干的事情挺激烈的。幸好,女生院有门禁,无人敢在外面晃悠,故而没有伤到人。

    后来从其他人那里得知,我们女生院还算好。小河那边的男生宿舍,有的寝室甚至把窗户取下来都扔了,所以学校紧急处理了一批人。

    以前大一入学的时候,有着各种各样的入学教育。无非是说一些违反了什么什么不能毕业,不能发学位证之类的,balabalabala。那些繁琐的规则被学校印成一本小册子,发给全校新生人手一本,看起来比温总理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还要厚实许多,让我不禁怀疑自己真的能顺利毕业么?

    于是,大学生活就被我想象成了西天取经,等我度过那九九八十一个劫难就成了。

    借助于慕承和的帮助,我们又度过一劫。

    恰恰今天又是学习任务最重的一天。

    上下午的课都是满满的。一二节上完了精读,又上视听说。

    因为昨夜半宿操劳,我和白霖再也坚持不住戴着耳机,一前一后地坐在格子间里,躲着老师打瞌睡。

    教我们视听说的吴老师,是位美女,前几年留洋回来。她教视听说最爱做的事情便是拿部冷门的英美电影,放投影。她时常会冷不丁地按下暂停,然后随机地点一个人起来问电影里的角色上一句说的什么。一旦结结巴巴说不出来,吴老师便会在成绩册上冷冰冰地画一笔,随即说:“平时成绩扣五分。”

    开始我们还觉得新鲜刺激,久而久之也觉得乏味,而且搞得人心惶惶。

    白霖则是更绝。

    一般某部电影加上回答问题的时间,能足足让吴老师放四五节课。白霖就干脆去网上将电影下载下来津津有味地看一遍,然后顺手下个剧本拿到课上去念。

    宋琪琪虽说成绩总是排名第一,但是她的听力是弱项。

    她也看那些剧本,和我们不同的是,她看了过后,便用空余时间背下来。动机相似,刻苦程度却着实令人瞠目。

    好学生和坏学生的区别就在这里。

    我一直立志做一个好学生,只是毅力差点。

    5

    虽说如此,我却觉得我能当一个好老师。

    A大外语系的牌子摆出去是很吃香的,所以只要在外面贴个小广告,就有很多家长来电话找英语家教。

    我和宋琪琪也在结伴兼职家教。

    基本上家教市场有两个高峰期,一是中小学开学之前,二是快要期末的时候。市价一般是二十五块钱一个小时,费用随着孩子年级的高低而增减。

    我替他补课的那个孩子,叫彭羽,刚刚经过中考,上了高一。暑假的时候,他妈妈怕他的英语在强手如林的高中阶段拉后腿,说孩子的语法知识特别差,让我替他补了两个月。一周三次,每次三个小时左右。

    大学里对同学们兼职家教这个情况还是相对鼓励的,不过很强调安全问题,也叮嘱同学们不要随便去对方家里。但是彭羽是我妈一个同事介绍的,所以没什么顾虑。

    9月开学以后,彭羽妈妈说他们高一的新班主任也是英语老师,叫孩子们去她家补课,所以委婉地结束了这次合作。

    我挺理解的,学校老师大过天,特别是班主任。

    后来,我空了两个月,都没找到合适的。

    直到星期五,彭羽自己给我电话,说在老师那儿补习人太多了不习惯,还是希望我跟他讲课。

    我想了想,答应他。唯一要求就是我只能一个星期跟他上一次课。这么一算来,比小白老乡她们去快餐店打工要轻松些,好歹可以缓解下家里的经济压力。

    彭羽是个很聪明的孩子,白白胖胖的。正是长身体的年纪,有时候觉得一个星期不见都高了好几厘米。

    第一次见他感觉个子就比我高一点点,如今才过了不到半年,就窜老高。

    他经常鄙视我:“薛老师,你是不是练过缩骨功啊?”

    “去,去,去。”我说,“没大没小的,我可是你老师。”

    我一直个子小,用某种缺德话来自我形容就是过了少女期以后似乎再也没有发育了。但是白霖她们笑话我就算了,连这种小屁孩也来凑热闹。

    为了熏陶彭羽对大学校园的认识,加强对学习的渴望,彭妈妈跟我说,她希望彭羽能到我们学校去熏陶下,更加真切地认识什么叫高等学府。

    星期日,我在北大门的门口接他,结果等了半晌也没见他人影。

    我都还没发怒呢,他到先来了电话,“薛老师,你不能这样啊,扔我一个人在这儿站老半天了。”

    “我不就在门口等你么。”。

    “不可能!”他恼。

    “怎么就不可能了!”我更怒。

    比划了半天才搞清楚。他打车说去A大,司机将他理所当然地拉到校本部,而我也以为他知道我在西区。

    我说:“你别动了,我去找你。”

    幸好西区到校本部有校园公交,十分钟一趟。

    我找到彭羽,准备拉他上车,回西区。

    他说:“薛老师,你不会是冒牌的A大学生吧?”

    “为什么?”我恶狠狠地回头。

    “你怎么不在本部念书,要去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