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7章 明月VS沟渠(3)

2018-07-16 14:56:2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我没好气地解释:“我们学校都是这样,本部只有本科的大四生和研究生。”

    “研究生?”彭羽听到这个词,顿时双眼放光,“就是博士和硕士?”

    “恩。差不多。”我点头,至少现在不是,未来也是。

    他用一种崇拜的眼神扫视了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那么他们不是硕士就是博士了?”两眼所放射光线的强度,比小白老乡看到帅哥时还亮。

    “其实,博士……他们也是人。”

    自从自己当了老师以后,我深切地才体会到,一旦遇到无敌的学生,老师会多么无语。

    后来,彭羽死活要我带他参观校本部,对我居住的西区是完全地不屑。

    在图书馆,他感叹:“这就是我们省最大的图书馆啊!”

    在食堂,他惊讶:“这就是传说中有多台扶手电梯的食堂啊!!”

    在体育馆,他赞扬:“这就是举办过全国大学生运动会的现场啊!!!”

    到了物理系门口,他高呼:“这就是祖国最强大的流体物理研究中心啊!!!!”

    说实话,我挺担心他下巴都啊掉了,回去不好跟他妈妈交差。

    我方向感不强,加之除了特定的任务以外,很少来本部校园溜达。所以我很吃惊,他居然比我还了解我们学校。

    我问:“流涕什么?”

    他喜滋滋地说:“流体物理。”

    我说:“哦。刚才恍然一听还以为是流鼻涕中心呢。”

    彭羽回头用一种凄凉的眼神看了我一眼,说:“老师,我着实为您和您的学校感到悲哀。”

    不过在行程过半以后,彭羽发现了一个现象。他说:“我觉得吧,怎么你们学校男女质量都不怎么高呢。”

    “怎么?”我觉得除了我们寝室那几个人以外,我们全校师生的智商质量都挺高的啊。

    “长得不行。”他继续说。

    我黑线。这混球,敢情也是外貌协会的会员。

    但是我如今在他面前是老师了,怎么也要装装深沉,便说:“那是因为大家都好好学习去了,没有把心思花在外表修饰上。”

    对,老师的架势是要端出来的。

    “哦。”他说。

    我们刚走了几步,他又说:“不过也有特例,你看对面走来那个人长得真挺帅。”

    听到他的赞美,我好歹觉得挽回点A大的脸面,欣喜地随着他的视线望去,也想瞅瞅这位以美貌为母校争光的好同学。

    结果,我的表情却凝固在半途中。

    那人不就是慕承和。

    他穿着一件黑色的外套,夹着几本书正从图书馆从来,走在对面的石板路上。

    “他肯定也是博士硕士了?”彭羽问。

    “不是,他是老师。”

    “老师?”彭羽瞪眼,“博士的老师,那不就是博士后?”

    “……不是你那样算的。”我说,“他就是一个代课老师。”

    “你怎么知道他是代课老师?”彭羽一点也不信,继续追问。

    “因为他正给我们代课!”我怒着解释。

    “哦——”他点头。

    我以为他已经被我的强力说辞说服。

    没想到,过了两秒钟,彭羽却用一种更加闪亮的目光看向慕承和,说出一句足以让我吐血而亡的话。

    他说:“薛老师的老师?那就是我的祖师爷了。真是伟大啊!”

    6

    祖师爷老师大概听见动静,一侧头就看到了我俩。此刻,就算我想拉着彭羽就地消失,也来不及了。

    彭羽大方地走过去,鞠了一躬,“祖师爷老师好,我是薛老师的学生。”

    慕承和听见彭羽这么叫他,先是疑虑,然后听到后半句解释,便恍然大悟地抿住唇,并未笑出声来。但我敢打赌,他肯定心里乐翻了。

    我迫于无奈,跟上去向他打招呼,随即解释:“我在外面当家教,彭羽是在我这儿补习英文的学生。”

    他问:“你在做兼职?”

    “恩。只有他一个。他上高中了,说想来看看我们学校。”

    他将手里的书,换了个手,“都中午了,你们吃饭了么?”

    彭羽即刻老实交代,“没有。”

    “正好,我请你俩吃饭。”祖师爷大发善心地说。

    我琢磨,莫不是彭羽的称呼让他心中暗爽得不行了,然后决定忍痛割肉请客?

    但是我这人向来对食物都有一种无比虔诚的信仰。只要是有好吃的,无论是让我冒名见网友也好,还是对着这位二十来岁就当上祖师爷的人吃饭也好,我都统统能够忍受。

    我们三个人一起去了A大门口一家有名的中餐厅。反正吃了以后,左右都要欠他一顿饭,不如宰狠一点。

    拿筷子的时候,我注意到慕承和居然使的是左手。

    不仅仅是我注意到,连彭羽也发现了。

    彭羽问:“老师,你是左撇子啊?”

    慕承和笑了,“个人习惯。”

    这么一说我倒是记起来一件事情。那天晚上,我在他家看到他用电脑的时候,一直觉得别扭,现在想想那是因为他当时用左手写的字。

    可是他平时无论上课写黑板也好还是在我们面前签东西也好,都是右手。

    这个我好理解,中国人在传统上不太认同左撇子,所以用右手能够避免别人好奇的目光。

    但是,他竟然两只手都会写字,神奇!

    彭羽说:“我觉得左撇子都特聪明,老师您也很聪明吧。”

    慕承和笑了,“左撇子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高级。”

    我打击彭羽说:“得了吧,那你从今天开始练习左手,看能不能成天才。”

    彭羽不服气:“本来就是,据说贝多芬、牛顿、爱因斯坦还有比尔盖茨都是左撇子来着。”

    我说:“那除了你说的这几个以外,剩下的那些千千万万的伟人们呢?不都是右撇子?所以整体来说还是右撇子聪明。”

    彭羽说:“薛老师你强词夺理!”

    我说:“我是就事论事!”

    反正我不会承认会使左手的这位就要比我们高一等。某人肯定是退化了,绝对不是进化。

    我和彭羽在饭桌上闹僵了。连我自己都觉得惊讶,我竟然会和一个那么小,还称呼我为老师的孩子吵架。

    这个时候,祖师爷云淡风轻地出来主持公道了。

    慕承和说:“其实,我算半个左撇子。”

    “半个?”彭羽狐疑。

    “我有时候也用右手的。”

    “为什么?”

    “我也不是全用左手。东方人,也许是中国人和国外的观念有点不一样,或者说我小的时候,家长们的观念和现在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呢?”彭羽认真地问。

    “你那个年代出生的孩子大概没这个感觉,但是薛桐可能有同感。”慕承和看了我一眼,继续说:“在我还小的那个时代,中国家长要是发现孩子用左手,是会很强硬地纠正回来,就算家里没成功,到了学校以后老师也会强迫孩子改正。”

    “为什么要歧视呢?”彭羽不懂。

    “这种东西就像人们认为白色代表纯洁,黑色代表邪恶一样,没什么为什么。”我说。

    慕承和点头,“大概中国人不喜欢这个方位,导致和左有关的词语几乎都是贬义词。所以我也被纠正过,但是我性子拧,总觉得左手用着舒服,于是白天当着大人的时候用右手,晚上自己做作业的时候用左手。”

    “被发现了会挨打吗?”彭羽饶有兴趣地问。

    “不让他们知道就不好了,偷偷的。”慕承和冲彭羽挤了挤眼睛,“而且一般大人只关心你写字用哪只手,至于吃饭、打球、拧毛巾这些倒是觉得无所谓。我拧毛巾也是反的,所以以前老是拧不干,打羽毛球倒是挺占便宜的,当需要反手接球的时候,换成右手就行了。以前刚进小学习字时,因为是左撇子所以写的字全部是反着摆在,除了我自己,没人看得懂,还可以当专用密码。”

    彭羽大笑,“太有趣了。”

    其实,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听到慕承和谈起他孩童时期的琐事,竟然也听得津津有味。

    “也有麻烦的地方,很多东西都是为右手人设计的,完全不会考虑左撇子的需求。例如我最讨厌用剪子,因为不用右手就根本剪不了东西。而且用公共电脑的话,永远不习惯别人的鼠标。总之,左手和右手会开始相互之间长达一生的斗争。”

    “是啊,”我转过脸,面向彭羽,很得意地说,“还是用右手好。”

    慕承和瞅了我一眼,扬了扬唇却没说话。

    我一转头透过玻璃看外面,正好瞧到街对面电脑城的那栋楼,楼体外挂着的巨幅广告。

    左边是一个穿着红色晚礼服的性感女神端着一个一样血红的笔记本,旁边印着两行字,第一行写的“轻薄极致、唯美诱惑”,第二行是“惊艳上市价:6888”。

    右边的广告则是某个国内著名品牌机,广告上则是一个黑色的台式机,简单的写着“迎圣诞学生震撼价:3999”。

    彭羽不服气地说,“但是我听说,左撇子容易出天才,特别是抽象思维和数学计算方面能力特别超常。”

    我不禁讪笑,“得了吧,计算能力再强,快得过计算器?”

    彭羽鼓着腮帮子说:“那可不一定!”

    我随手指着窗外的那两幅广告上的数字,苦口婆心地对彭羽说:“怎么不一定,难不成6888乘以3999谁还能一口气算出来?”

    正在我俩又要喋喋不休地争执下去的时候,却听慕承和在旁边淡淡地回答:“27545112。”几乎是不假思索。

    “呃?”我和彭羽同时愣了下。

    “我说,答案是27545112。”他对着目瞪口呆的我们,又重复了一次,那口气真是清风细雨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