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5章 左边(2)

2018-07-16 14:56:2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我拍了拍哥们的肩头,“你没啥可害羞的。我也喜欢看美女,下次一起看。”然后我就开始细数我们学校在哪个地方蹲点,等到的美女最多。最后变成了我在他面前研究对比,究竟哪个系的美女品质高,且内外兼修。

    听着我滔滔不绝地说着这些,刘启表情有些奇怪,呐呐说:“其实,无论别人如何漂亮,在我心中都比不过一个人。”

    “那当然了!”我接过话题,“一般在男孩子心中最美丽、最伟大的女性莫过于自己的母亲了。”

    我说完这句很有哲理的话,颇有自豪感,于是拿起碗,大口地喝了半碗汤。再看刘启的时候,觉得他的表情更诡异了。

    3、

    第二个星期,又是优优的课。我讲到中途,她又睡着了。我侧头看了看孩子一脸疲惫的脸,放下课本,想叫她,手伸出一半又收回来。

    我也将下巴隔在桌面上,望着墙壁发呆,愣了好半天又从包里掏出一个绿色的笔记本开始写日记。

    2月14日    星期四         天气:阴转小雪

    今天是情节人,外面飘着小雪花,格外有种浪漫的感觉。

    上午给彭羽上了课,中午在外面匆匆吃了一碗饺子,然后就在优优家旁边的百货公司里逛了一会儿。

    很无趣的情人节,却很充实。

    闲下来的时候就会问自己,慕承和在做什么呢?有没有忘记今天是情人节呢?

    我挺想跟他联系的,无论是电话也好短信也好,可是我又害怕。这样暧昧的日子里,我的任何举动都会使他察觉到异样吧。

    中午在百货公司的男装部走了一圈,看到一个专柜模特身上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配着一条格子的围巾,我忍不住停下来,想象着慕承和穿上它的样子。

    虽然他一点也不属于我,可就是这么在心中幻想一下也是满心欢喜的。

    慕老师,情人节快乐。^ ^

    我从小就有记日记的习惯。小时候老妈还没当狱警,而是在一个县城里教语文,对我特别严格。午休时间,如果我不睡午觉就必须写日记。

    所以,以后的十多年我都养成了这个习惯。隔三差五地,哪怕一俩句话,自己亲手记下来才觉得踏实。

    我收拾东西将手袋拿起来,开门出去。优优妈妈正坐在客厅里绣十字绣,看到我拿着包出来有些诧异,看了下墙上的钟,急忙问:“就到时间了?”

    她声线提的有些高,顿时露出点情绪。

    我忙解释:“优优大概有些累了,讲起来效果也不好,我下次给她补上吧,这次不算。”

    她愣了下,点点头,略有窘迫。

    我立刻觉得我这话似乎挺过分的,寒暄了几句急忙逃走了。

    一转眼天气转暖,开学也有好几周了。

    俄语课依旧是陈廷在上。上学期是慕承和给的分,全班同学没有一个人被当,大家几乎就山呼慕老师万岁了。

    赵晓棠又开始在寝室里发表自己的心得。

    她说:“现在上网你们用什么联系方式?”

    “QQ啊。”我们三异口同声地说。

    赵晓棠摇摇食指,“No。用msn比较显得有档次。”

    白霖翻白眼,“赵晓棠,你就作吧。”

    赵晓棠反击:“作怎么了?作才显得矜持。”

    她们激辩中,宋琪琪去插门,烧水,完全没有兴趣继续听下去。我则瞪着眼睛若有所思地呆望着她俩。

    白霖问:“薛桐你傻了?”

    我说:“我在想我也需要一个有品位的msn。”我找到突破口了。

    白霖:“……”

    随即我拍案而起,大喊道:“小棠,帮我申请一个有品位的msn。小白,我借你电脑用用。”

    事成之后,我喜滋滋地给慕承和发短信:“老师,你最近好么?现在在干嘛?”

    两分钟后,他回我:“在家里工作。”

    我傻乎乎地笑了下,几乎能够想象他穿着双拖鞋,戴着黑框眼镜,去拿手机的模样。

    “在用电脑啊?”我又写。

    “恩。”

    “我打扰你了没?”

    “没有,正好休息下。”

    我笑得更灿烂了,急忙再写:“你用msn吗?加我吧,陈老师让我们写一篇俄文的求职信,我发给你看看,帮我修改下行么?”一个刚刚诞生五分钟的msn就要担负起艰巨的历史任务。

    “但是,我现在用这电脑不能用来上网。”

    我满腔的热情,被他短短一句话给绕灭了,只得凄凉地写:“我账号是[email protected],要是你有空可以加我。”

    然后,他的短信就再也没有回复过来。

    我放下手机,表情郁闷地浏览网页。两分钟后,突然msn提醒我有需验证的系统消息,上面写:“薛桐,我是慕承和。”

    看到这七个字和两个标点,我跃起来几乎要抱住白霖尖叫了。

    白霖说:“得了,快继续。革命尚未成功,同学仍需努力。”

    我整理了下心情,坐回电脑前。

    慕承和:我换了台电脑,上来看看。求职信发给我吧。

    Po3a:好的,谢谢老师。

    慕承和:不客气。

    Po3a:嘿嘿,你居然就叫本名。

    慕承和:Po3a就是Роза?

    Po3a:被你一眼就看出来了。我觉得写出来挺像你给我取的那个俄语名字,就随手用了。

    慕承和发了个笑脸过来。

    我咬着唇,开始想合适的话题,转头问他们三个人的主意,“我和他聊点什么比较好?”

    赵晓棠着敷面膜,含糊地说:“问他一个月挣多少钱。”

    白霖说:“你就问他究竟喜不喜欢你。”

    “……”我都认识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宋琪琪说:“一般聊天开场白不是问别人吃饭了么,就是问对方最近忙什么?”

    我听了这话,终于赞同地点点头,看来这寝室只有我和她正常点。

    Po3a:你最近忙什么呢?

    慕承和:你们陈老师的母亲从外地来看他,我把他房子让出来,搬回自己家去了。

    Po3a:你家?

    慕承和:我家。

    Po3a:我以为你家在外地。

    慕承和:我有这么说过吗?

    Po3a:……没有。

    4、

    然后,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了。

    白霖在旁边看到我们的聊天记录,叹气:“跟天才打交道真是累,都套不出话来。”

    “其实啊,小桐,以一个过来人的经验,”坐在椅子上照镜子的赵晓棠说,“你在他面前完全不要想太多,想说什么就说。”

    赵晓棠顿了下,问道:“他比你大多少?”她没见过慕承和,一直靠我和白霖的口述来建立起对慕承和的认知。

    我皱起了眉,摇头。看起来不是大很多,但是究竟长多少岁,倒是没好意思问。

    赵晓棠吃惊:“搞半天,你们连他多大都没弄清楚。”

    白霖接嘴:“是啊,他和陈廷完全不一样,虽然显得很温和,但是总是有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

    听到白霖口中无厘头地冒出“神圣不可侵犯”这个句式,赵晓棠很不厚道地嗤笑出来,“得了吧,小白,你就省点你那可怜兮兮的幽默吧。”

    白霖倒是没笑,很认真的说:“真的。你没见过他,所以觉得我挺夸张的。但是我老乡她们,那么花痴,都不敢在他面前表示出来。是不是小桐?”说到最后这句,白霖调头问我。

    我呐呐地应了一声。

    其实,我不懂白霖说的那种感觉究竟是什么,只是感到在慕承和的亲切下面总有种若有若无的疏离感。

    赵晓棠回归主题继续教育我:“别看平时你和小白挺能折腾的,其实就是典型的外强中干,一遇到感情问题立刻就成软柿子了。我们暂且不论他比你大多少,但是他作为一种天才物种,认知水平社会阅历跟你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如果你不扭扭捏捏的,反倒会显得天真可爱。说不定,人家就好这口呢。”

    号称情圣的赵晓棠,苦口婆心地向我传授恋爱宝典。我眨巴眨巴眼睛,好像是明白了,又好像没有明白。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我将椅子又转了回去,对着屏幕。离刚才我发送“没有”已经过去七八分钟了,他没有继续往下说。

    我怕他已经离开了,于是写:慕老师?

    慕承和:恩,还在。

    Po3a:我记得你说过,你爸爸也是我们学校老师啊。父子俩在一个单位工作,肯定很有意思吧。

    这句话发送出去,半天没见慕承和答复。为了避免冷场,我又写:是退休了吗?如果没退休的话,要是在学校开会的时候遇见,是叫老师还是叫爸爸呢?

    我一边写,一边乐滋滋地笑,心理不禁在想象小慕老师遇见老慕老师的情景,肯定很有意思。

    过了一分钟,慕承和发来短短的六个字和一个标点:他已经过世了。

    我霎时间有些尴尬,忽而又开始庆幸不是和他当面谈到这个话题。回想起第一次到学校报道的时候,需要在入学的学籍册上填写父母的资料和联系方式,轮到我的时候,我空下父亲一栏。然后负责这事儿的学长,检查了一遍后,十分不耐烦的又将册子推给我,“不是都跟你说了么!父母双方的工作单位和联系电话都要写上,父亲那栏也不能空!”

    我拿着笔,顿了下,缓缓说:“可是,我爸爸死了。”

    那个学长的表情一下子就僵了,然后垂下头,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连说了几个抱歉,反而让我窘迫起来。

    其实,他们不知道,有时候我们需要的不是同情,而是旁边人正常对待的眼光。

    于是,我想了一下,没有用客套话搪塞慕承和,而是发了个笑脸过去:那我们的爸爸,说不定在天堂还是邻居呢。

    他也回我一个笑容:是呀,难说。

    不一会儿,正在我愁闷着要继续聊什么的时候,他又发了一句话来。

    慕承和:不过,我父亲这人性格挺古怪的,不知道你爸爸跟他合不合得来。

    我顿时觉得好笑,急忙写:不怕不怕,我爸爸脾气超级好,肚子里总藏着说不完的笑话,人见人爱。

    然后,慕承和回过来的不是一行字,而是来了一个电话。

    他在电话那头首先开口:“薛桐?”

    “恩。”

    “不早了,睡觉吧。”他说。

    “哦,好的。”我们寝室一直都跟夜猫子似得,刚才聊的激动,完全忘记是不是这样打扰到他的作息时间了,便抱歉地补充,“慕老师,耽误你了。”

    他停了一下,才说:“我不是说我,是叫你早点睡觉。我倒是睡的挺迟的。”

    这下,我想到以前他提到过自己睡眠不好这事儿。

    “你还总是失眠么?”

    “老毛病了。”他说。

    “为什么会睡不着呢?”在我这个年纪的人看来,总是埋怨睡觉时间太少,无法理解失眠的痛苦。

    “总觉得有很多事情等着做,所以心老静不下来。”他说这话的时候,调子淡淡的,听不出语气。

    “是么?什么事啊。”

    他并未回答我,转而说:“太晚了,你该睡觉了。”

    我只得意犹未尽地道再见。

    周末,白霖做东,请了一堆同学和朋友吃饭。

    从参会人员的性别比例可以看出,白霖这人的异性缘不佳,除了同班那几个男生,外来异性就只有李师兄,而且李师兄还是在白霖为了帮助我的目的要求下才被加进来的。

    吃饭的时候,李师兄被白霖特地安排在我旁边,坐下去之前,白霖还朝我抛了个媚眼。不明情况的人,还以为她想将自己的老相好介绍给我。

    和李师兄拉家常没到五句,我就将话题转移到慕承和身上。

    5、

    可是,关于慕承和这人,李师兄只知道一些不得要领的事情,无非是他在学术方面的消息,什么听说慕承和最近挺忙的,还要去西南小镇做风洞试验。

    “风洞?”我纳闷。

    “是啊。”李师兄神秘地说:“我也是听一个跟着慕承和的学长无意间讲的,他说他们老板大概要去做西南做试验。他这种人去西南能做什么试验啊,肯定就是风洞,那里有我们亚洲最大的航空风洞试验中心。”

    “风洞?”我继续纳闷,“风洞是什么?”

    “飞行器研究中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啊,风洞试验中可以模拟出气流对物体作用的各种数据。”

    “我们学校这么强,老师还能去那种地方?”我不解。

    “一个学校怎么搞的出来,肯定是军方的项目。”李师兄带着一种崇拜的语气更正我说。

    军方……

    我开始有点晕了。

    难不成还能造一个隐形战斗机?或者国产大飞机?

    正如李师兄所说,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果然就没了慕承和的消息,MSN的头像也总是灰色的。

    后来,我无意间打开那个雅虎的邮箱,才发现,原来他当天晚上早就将我的求职信改好,回发给我了。

    气温逐渐升高。

    我趁着周末,从家里拿了些薄衣服到学校,在从小区去车站的路上路过一家咖啡馆。我这人平时路过橱窗的时候,喜欢看自己在玻璃上影出的若隐若现的侧影,于是我理所当然地朝里面看。

    那家咖啡店很大,据白霖说是一个美国的连锁品牌。有时候,会看到一些打扮很时髦的年轻男女或者聊天,或者摆弄膝上笔记本电脑。我唯一一次推门而入,不是喝咖啡,是陪着白霖去借厕所。

    然后,此刻,我在靠着玻璃墙的那张圆桌前看到了宋琪琪。

    她对面坐着一个男人。

    桌子上摆着两个白色的大号马克杯。

    两个人正在聊天。

    只需要一眼我就能看出来,宋琪琪已经坠入爱河了,因为她说话的时候,嘴角扬起来,眼睛闪烁着喜悦的光。和平时那个勤奋好学、沉默谦虚的宋琪琪有些不一样。

    里面光线不强,加上玻璃有些反光,瞧不仔细那男人的模样。不过,如今除了慕承和,我对任何男人的长相都没啥兴趣。

    我想到上次赵晓棠说起有个男人送宋琪琪回家这事儿,肯定就是这男人了。

    我恶作剧般地躲在外面给宋琪琪打电话。

    “你在哪儿呢?”我明知故问。

    “我……”宋琪琪接起我电话,看了对面男人一眼,不自然地说:“我在跟人家补课。”

    “呸呸呸。琪琪,你就骗我吧。你现在在星巴克,和一个穿着细条绒西装的男人在一起。”

    “你在哪儿?”她尴尬地站起来,拿着手机四处看。

    我走到玻璃外,冲着她傻乐。

    她看到我,瞪大眼睛,然后对男人说了几句话,就拿着手袋跑出来。

    男人的视线也转向我这边,还朝我礼貌地点点头。这下,我倒不知道咋办了,只好学着白霖平时的狗腿样,将右手举到脸边摆了一摆。

    我对异性的年龄不太有判断力,我只能看出来他比我们年长,大概和慕承和年纪差不多,不会超过三十岁的样子。

    宋琪琪出来一把拉住我,“你怎么在这儿?”

    “我家住在附近啊,你不是去过么。”

    “走吧。坐车。”她说。

    “啊?”我惊讶,“你走了?”

    “和你一起回学校。”

    “不是吧,你们继续啊,我不是来搅局的。”

    “不是你想的那样。”宋琪琪急忙解释。

    “你咋知道我想成啥样?”我反问。

    “我……”她语结,随即脸就红了,和我跟白霖的性格不同,完全不爱和人贫嘴。

    回去的路上,我俩坐在公交上,宋琪琪一直没说话。

    我终于忍不住问:“他是谁啊?”

    “我老乡。”

    “只是老乡?”

    宋琪琪点头。

    “你在我们系至少有一打以上老乡,都没见你那么热情过,还喝星巴克。上次赵晓棠说送你回学校的男人也是他吧?”我说。

    她又点头。

    “那为什么赵晓棠跟我们上次提到他,你要生气呢?”赵晓棠和我们不一样,为此还和宋琪琪冷战了好久,直到这学期才开始解冻。

    宋琪琪又不说话了,转脸看向窗外。

    星期天下午五点多,是交通的高峰期。

    公交车上不停地人上人下,我俩坐在车子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宋琪琪靠窗,我在旁边,挨着我的是一位中年大婶膝盖上抱着着一包超市购得日用品,在大声地和前面的同伴用方言回顾刚才的购物经历。

    过了好长时间,在我认为宋琪琪会继续对那男人的事缄默的时候,她突然说话了。

    “他叫肖正,不但是我老乡,还是我高中时的老师。”宋琪琪一边说,一边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