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7章 心的墙(2)

2018-07-16 14:56:1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我们要在新生入学之前,将全部寝室腾空出来。

    学校安排了校车,专门来回接送行李。

    可是,看着寝室里那小山似的东西,不要说搬到门口车站,就是拉到女生院门口都是一项艰苦的任务。

    这两天,女生院被破天荒地特许雄性生物自由出入,热闹非凡。

    一次劳民伤财的搬迁行动,居然成就了很多姻缘。让那些相互之间,在往日被压抑住的情感,突然爆发出来,使不少人搭上了学生时期校园恋爱的末班车。

    而我们寝室却门可罗雀。

    除了刘启和白霖那痴情的李师兄,居然没有第三个男人来帮忙。

    李师兄今年如愿考上了本校物理系的研究生,两个月不见,眼镜的度数又加深了不少,看起来更有文化,也更单薄了。

    白霖瞥了瞥他:“得了吧,就你那身板,做搬运,我还看不上。”于是将李师兄哄下楼。

    赵晓棠揶揄:“哟——心疼了,还怕我们的行李压死他啊?”

    我婉言拒绝了刘启伸出的热情援手。

    最后,宋琪琪叹气,“你说我们寝室咋这么没人气?”

    赵晓棠说:“谁让你和宋琪琪找的都是谪仙似的男人,一个也指望不上。”

    白霖反驳:“那小棠,你咋就没找个指望的上的人回来?”

    赵晓棠回答:“这些学校里的小毛孩,我还看不上。”

    于是,我坐回去上网,一言不发,耳朵里就只听见白霖和赵晓棠你一句我一句,争了半天,从男人的品质探索到爱情的真谛,再辩到婚姻的意义。

    眼看日上三竿了,我终于忍不住插嘴问:“请问白大小姐和赵大小姐,你俩想出法子了么?”

    白霖和赵晓棠同时瞪我一眼,那神色仿佛是在怨我打扰她俩切磋唇舌。

    最后赵晓棠说:“找搬家公司。”

    搬家公司来了四个人,将我们所有东西快捷迅速地搬到目的地。

    赵晓棠趾高气扬地说:“看没有,这就是生活的真谛。”

    “呸——”白霖啐她。

    下午去食堂打饭,本部的一切都那么新鲜。

    在西区,我们是最老的一群女人,而到了本部突然就变年轻了,周围全是知识渊博、学历高深的学长们。

    白霖两眼闪闪发亮地说:“处处都有爱情的机遇!”

    后来,我故意绕道去看了下那个流体实验中心,远远地瞥了一眼,又匆忙离开。

    自从那一次在网上聊天以后,我再也不曾和他联系过。

    然而,他亦不曾。

    老妈离开后,每隔两三天就会给我一个电话,一下子就比我们面对面呆着的时候,说的话还多。

    她是个不善于和人交流感情的人,给人的感觉就是硬邦邦的工作狂。而老爸是个极其外向的人,到哪儿都是乐呼呼的,逗人乐。

    我从不知道,我的性格是遗传自他们中的哪一个,或者两个都不像?

    老妈在电话里问:“钱够用吗?”

    “够了。”

    “不够的话告诉我,别去外面跟人家补习了,专八也近了,好好复习。”

    “恩,我挺认真学习的。”

    “我下个月7号回来,要我带点什么吗?”

    “不用了,不用了。”

    放下电话,白霖在旁边总结:“我觉得你老妈去外地以后,你们的感情反而比以前好了。”

    “不是吧。也许她是想转变我。”

    “小桐。”

    “干嘛?”

    白霖放下书,很认真地看了我一眼,“你不觉得自私的那个人其实不是你妈妈,而是你吗?”

    我怔了下,转而去洗衣服。

    其实,老妈走的那天,我就后悔了。我不该和她在爸爸面前吵架,还说出要是躺在地下的是她之类的话。老爸不在这四年,她一个人供我念大学,还要照顾奶奶那边,工作又是一如既往地拼命。他们单位和她一个年纪的女性,很多都是在丈夫的呵护下,赚点零花钱就成。

    老妈很年轻就生了我,她有些同学的孩子还念高中。

    所以,对于她而言,人生才过了一半。

    这些道理,我都想得通,但是当真实地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却一时间没法接受。我依旧受不了,要有另一个人来到我的家,完全接替我爸爸的位置。

    经过搬迁事件中,刘启不离不弃,义勇帮忙的考察以后,我们寝室的其他人觉得刘启已经是继白霖的李师兄之后,跟大家培养革命友谊的大好青年。

    于是当李师兄因为考研成功,请大家吃升学庆功宴的时候,白霖坚持要叫上刘启。

    “刘启哥哥是我哥们,你不请他就是看不起他。你看不起他,就等于看不起白霖我!”白霖放下狠话。

    李师兄百般滋味地听从了白霖的话。

    赵晓棠这一次十分赞同白霖的做法,她语重心长地说:“小桐,男人这种生物,需要处处撒网,重点培养。你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

    吃饭的时候整好一桌人,李师兄的五个同好,我们宿舍四个,加上刘启。

    李师兄的那些同学,都知道他痴迷白霖的那档子事,不停地拿他俩开玩笑,以便于借机制造暧昧气氛。白霖为了让大家的嬉笑眼光从她身上转走,便不停地将话题移到我和刘启这边。

    而赵晓棠就跟一个冰山美人一样,要么不搭理人,要么冒一句惊世骇俗的语言出来。

    从餐馆里面出来,大伙儿准备从校园里穿出去,然后到北门那家歌厅去唱歌。

    路过商业街的小卖部,白霖说天气太热,请大家吃冰激淋。男生们为了维持光辉稳重的形象,一一摇头拒绝。

    只要有好吃的,我都是来者不拒。于是,我哼着小调,一边拿着小勺舀里面的冰激淋往嘴里送,一边跟着一群人走在学校的林荫大道上。

    刘启在旁边,白霖等人随后。

    赵晓棠也没吃,还提醒我:“你好歹顾及下你的形象和体型吧,天到晚就知道吃、吃、吃。”

    白霖反驳说:“我们这叫自由自在,享受生活。”

    “对!”我转身附和白霖。

    当我转头向前的时候,风真好吹来,将耳边散落的发丝吹到我嘴里,和嘴角残留的冰激凌沾到一块儿了。

    刘启从掏出一张纸巾递给我,笑着说:“瞧你这吃相。”然后顺手将我嘴边的发丝拨开。

    我当时右手拿着勺子,左手端着冰激淋盒,轻轻地愣了一下。

    白霖首先看到这个举动,顿时乐开花,还模仿刘启动作,添油加醋地说:“小桐,瞧你这吃相,好惹人爱。”

    李师兄和宋琪琪等人也忍不住笑了。

    刘启也跟着笑了笑,腼腆地垂头。

    我佯怒,对白霖喊:“你再学来试试!”

    白霖便笑得更猖狂,“哟,小桐,你害羞了。”

    我立刻上前就想揪住她,封住她的嘴。没想到她却跟条泥鳅似的,一下子溜到刘启的背后,嬉笑说:“刘启哥哥,你看,你家小桐恼羞成怒了。”

    我去抓她,她却拉着刘启在面前做挡箭牌。

    我动作没她敏捷,加上手里拿着冰激淋,刘启又夹在中间,怎么都不成功。我咬牙说:“等我扔了东西来抓你。”然后撒腿转身扔垃圾。

    却不想撞到一个人胸口上。

    那人的白色衬衫,胸前一大片,顿时被草莓冰激淋的残渣润成了粉红色。

    白霖再也没笑了。

    我听见李师兄叫:“慕老师。”

    5

    白霖和其他几个师兄也跟着称呼了一声。

    我抬头,看到慕承和,急忙后退两步。

    他问:“什么这么高兴?”

    我不知道这句话是问我,还是问别人,因为这里一半以上的人他都应该认识,所以没好贸然回答他。

    宋琪琪急忙抹出纸巾,塞给我。我拿着那沓厚厚的纸,抬起手,停在空中,却没敢下手。

    这么一看,发现他的衬衣不是纯白的,而是带着淡淡的蓝色。可是再仔细看,那并不是单纯的蓝色,而是一行行细密的,带蓝色的,竖条暗纹。

    冰激淋已经化开,透过薄薄的布料,渗到皮肤上。

    我不禁想,那种甜腻腻的感觉,肯定挺难受的。

    李师兄不好意思地挠着后脑勺,解释说:“是我快到研究生院报道了,请大伙儿吃饭。”

    慕承和点点头,接过我手里的纸巾,随意地擦了两下身前的污渍。

    我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在我们后面的,是否看到刘启对我的亲昵,又是否听到白霖的那些调侃我和刘启的话。

    可是,就算他看到了。那又有什么呢。

    白霖惆怅的说:“慕老师啊,让薛桐给你洗了吧,或者赔你一件。”

    我不敢看慕承和,却隐约感受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滑过,再从刘启身上带过,最后扫过所有人,眯着那双清亮的眼睛,淡淡一笑:“不用了,没那么金贵。你们好好玩,我去办公室。”

    语罢,就绕道离开。

    望着他远去的背影,赵晓棠痴痴地说:“这个就是你们传说中的慕老师?”这是她初次见到慕承和。

    “不是他,还能是谁。”白霖说。

    “这哪儿是人啊,”情圣赵晓棠兴叹,“明明就是九天玄女下凡尘。”

    我们其余九个一同沉默了。

    最后,李师兄发现一个问题:“我记得刚才慕老师不说他要到办公室吗?”

    另外一位师兄答:“是啊。”

    李师兄又问:“可是,他刚才去的方向明明是图书馆吧?”

    白霖说:“人家慕老师先回图书馆换衣服,不可以啊?”

    我们再次默然。

    本部的宿舍和西区不一样,并非是女生一个大院,而是女生楼和男生楼,相互之间毫无规律地穿插着。

    我们宿舍的阳台正对着对面某个系男生楼的窗户,中间大概有十米的间距。

    全校的电视机都是一个牌子,有时候我们的遥控器不知道掉到那个旮旯里了,就跑到隔壁去借来用。

    结果,有一回突然发现电视在没人控制的情况下,自己换台了,跳到番茄卫视。

    我说:“难不成这电视年生太久,抽筋了?”

    白霖耸耸肩:“也许吧。”

    然后,我又拨回芒果台,一分钟以后又成了番茄卫视。

    白霖也开始觉得诡异了。

    “难道它喜欢番茄,不喜欢芒果?”我问白霖,随带琢磨了下我们这位新朋友的嗜好。

    最后才发现,捣鬼的不是电视机,而是对面楼的男生。电视机对着阳台,那边是男生楼。他们的遥控器正好在可以控制我们的电视。

    后来,我们闲来无事也以其人之道坏其人之身。

    就在这种愉快新奇的新校区生活氛围下,却发生了大学期间,我们宿舍最震惊的一件事情。

    那天是星期一。

    我们一早有精读课。赵晓棠在寝室里弄头发,磨叽了半天,到教室已经迟到了。精读老师早就习惯她这样,连头也懒得抬。

    因为外语专业教育的独特性,一个班只有二十个同学。位置也比较固定,所以谁缺席一目了然。

    另外一个不利的就是,回答问题轮得特别快。

    因而我们四个喜欢坐在一块,以宋琪琪为中心。这样,被点名翻译的时候,可以相互帮助。

    赵晓棠是最后一个进教室的。

    十分钟之后,门口又出现一人,一个年轻陌生的女人。

    她敲了下门,问:“请问这是英文系一班吗?”

    她问得还比较有礼貌,却看不出有什么事情,于是泛读老师答是。

    女人得到确定答案后,朝讲台下扫视一眼说:“我找下宋琪琪。”

    宋琪琪诧异抬头,给老师打了招呼后狐疑地走出去。

    女人看到跟前的宋琪琪,确认道:“你就是宋琪琪?”

    宋琪琪点头:“是我,有什么事吗?”

    那个“吗”字还没说完,女人扬起一掌就跟宋琪琪掴下去,“怕——”地一声,清脆地回荡在走廊上。

    我们坐在教室里看着这一幕,都倏然一惊,全呆了。

    随着那个巴掌,女人露出原型尖声骂道:“你们学校怎么有你这种学生,敢勾引我老公。”一边说,还一边顺手揪住她的头发,露出狰狞的神色,另一只手去扯她的头发。

    这下,我们终于反应过来。

    白霖坐外边,第一个冲过去推开那女的。

    其他同学呼啦一下挤出门,都申讨那女的

    “怎么打人啊?”

    “你凭什么打人!”

    女人被掀了个踉跄,再看到我们这么多人一起对付她,更加地歇斯底里了,手里揪住宋琪琪的长发不放,继续提高声音唾骂道:“说我凭什么打人?就凭她勾引我老公,破坏我家庭。狐狸精,他还当过你老师呢!”

    我们三人都是一怔。

    这个动静响彻整个七楼的走廊,好几个班都停下课,围出很多人看热闹。

    最后,惊动了系上的领导。

    在老师们的劝解下,女人才停止了谩骂,一起去了办公室。

    女人冷静后,带着眼泪道出事情原委。我们这下才知道,她是肖正的妻子,俩人居然已经结婚三年。

    我震惊了,看着宋琪琪,都说不出话来。

    宋琪琪一直垂头不语,那个鲜明的五指印赫然挂在脸上。

    系主任说:“不可能啊。宋琪琪是我们英文系最品学兼优的同学,是不是哪里误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