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21章 听见(3)

2018-07-16 14:56:1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幸好影院里的黑暗掩饰了我的尴尬。屏幕上的故事发生到高潮的时候,坐我前面的人忍不住扭头和同伴交流了几句,我也趁机换了个坐姿,然后再不着痕迹地从刘启的掌中抽出手。

    也许是发展得太突然了,我来不及适应;也许是因为我从小就不太喜欢和人有肢体接触;也许是我觉得气氛不合适,总之在我抽手之后,我顿觉轻松。

    出了电影院之后,我努力让自己显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吃过晚饭,他去上课,我回寝室。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第二日下午,赵晓棠进门就扔了颗炸弹,放出豪言说:“我男朋友今天晚上请你们吃饭。”

    “不是吧?”我和白霖异口同声地说。“你什么时候有男朋友了?”

    “你们认识。”

    “不是吧?”我们俩学着周星驰的表情,提高了嗓门又惊叹了一次。

    “是慕海。”

    “慕海是谁?”白霖问。

    “这名字好像在哪儿听过。”我沉思着说。

    赵晓棠白了我一眼,提示说:“记不记得我们大三有一次见网友,你被他认成我来着,就是那个人。”

    “哦——”我恍然大悟,“后来他请我们去唱歌,还害的我遇见慕承和了。”

    “对。”赵晓棠点头。

    “他网名叫那个啥……”

    “慕容青枫。”

    说实话,慕海的出现,让我们大跌眼镜。他和赵晓棠的历任传闻男友们的形象完全不是一类。作为我们班的另类一族,赵晓棠的择友条件在以前只有一个原则:如果你不是有很多钱,那么你至少要长得很帅。

    显然,慕海前后两条都不符合。

    但是赵晓棠却和他在一起了,甚至还改变了自己的某些作风。

    “我找工作去面试的时候遇见他的。他是个好男人。”赵晓棠解释。

    “好男人多了,以前怎么没见你喜欢。”白霖说。

    随即,赵晓棠扔出一句雷翻了我和白霖的话。她说:“他的内涵深深地吸引了我。”她本来是带着戏谑的成分说出这句话,可是,那一刻,我却看到她的脸上绽放出微笑。那笑容由内而外透出来,如此甜蜜。

    晚上和慕海吃饭,大家显得很拘谨。一来,他是社会工作了的人,不比刘启还有李师兄他们和我们那么多话题。二来,虽说他现在是我们寝室的家属了,但是想当年我们也把他当肥羊一样地宰过,我们都不太好意思。

    于是话题就教给李师兄和刘启了。

    三个男人先谈政治大事,再谈社会形势、旅游热点,后来又说到慕海从事的房地产行业,我们四个女的时不时地搭个腔,总算将关系活络了起来。

    然后,话题转移到学历最高的李师兄身上。

    慕海说:“学你这个专业的都算是国家的高科技人才,炙手可热啊。”

    李师兄苦笑地摇摇头。

    慕海又说:“我有个亲戚也在你们学校教物理,挺有名气,叫慕承和。”话音一落,除了刘启,我们余下的五个人都愣了一愣。

    “你是慕老师的亲戚?”白霖最先问。

    “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赵晓棠第二个问。

    “是什么亲戚?”宋琪琪第三个发问。

    “你们……”慕海说,“好像很吃惊。”

    刘启不明所以,还好心地解释道:“慕老师是李师兄他们系的教授,也给薛桐她们上过俄语课。”

    只有李师兄朝左边看了看我们,再朝右边看了看刘启和慕海,夹在中间,表情很复杂。只见白霖背着刘启对他暗暗使了个眼色了。

    “你们是亲的堂兄弟?”我平静地问。

    “不是,我哪有那么好福气。他是我爸爸的爷爷的侄儿的外孙。”

    ……

    他说完后,我们一桌子人同时默然了。

    赵晓棠说:“你这个关系说了等于白说,云里雾里的。”

    慕海思考了一下,又换了种表达方式:“他外公和我爷爷是同一个祖父。”

    “哦——”虽然大家都应了一声,还一起点头,但是我觉得他们估计和我是一个档次的,还是没听懂。

    过了会儿,最聪明的宋琪琪却发出疑问:“你外公和他祖父是堂兄弟,你们怎么可能是一个姓?”

    慕海说:“慕承和是跟着他母亲姓啊。”慕海说。

    李师兄自告奋勇地解释:“慕老师他爸以前是我们学校的老师,但是很早就去世了,所以后来他跟着母亲姓吧?”

    关于他父亲的事情,慕承和在之前曾经亲口告诉过我,所以我也和李师兄猜想得一样。

    哪知,慕海却摇头否认:“不是,他从小就姓慕。他们家啊,一言难尽,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弄明白的。”

    吃完饭,慕海结账出来,发现我一个人站在门口,拿着他们的包。

    “人呢?”他问。

    “都上厕所去了。”

    慕海听闻嘿嘿一笑。

    他和慕承和高矮差不多,却长得一点也不像。没想到同一个姓,真的还是亲戚。

    突然,我情不自禁地问:“你平时和慕老师很熟吗?”

    “不是很熟。”

    自然不是很熟,不然一年前我们提到慕容承和这个名字,他就该想起来。

    但是估计这时我正用一种期盼的眼神盯着他,于是他只得又补充:“只是偶尔逢年过节,一大家子人一起吃顿饭。不过,只要他在,孩子们就会很热闹。”

    “是么?”。

    “他对人耐性好,脾气好。脑子里也不知道装了多少东西,一说起故事来,把孩子们唬得一愣一愣的。”

    我忍不住笑了,一下子就想起彭羽谈起慕承和时,表现出来的那个崇拜劲儿。

    6、

    慕海又说:“他肯定在你们学校也受欢迎吧,长那么帅。”

    我不好意思地说,“是呀,他讲课也很有意思。”

    突然,慕海叹了口气,感慨道:“其实,他在那样的家庭,能长得这种性格,真不容易。”

    我一呆,“为什么?”

    慕海反问:“你们不知道?”

    我愣愣地摇头。

    于是,慕海言简意赅地三言两句就概括了慕承和外公的革命史,以及他母亲的从政史。随后总结道:“他母亲完全是事业型的强势女性,所以基本上在他父亲去世前,慕承和都是跟着他父亲。”

    我说:“他父亲以前也是我们学校的老师。”

    慕海说:“如果不是英年早逝的话,他父亲肯定也会成为一位了不起的人。”

    “那……”我说,“那慕老师肯定很像他父亲咯?”

    “长得像不像,我倒是想不起来了。性格有点像,又……不太一样。”慕海说这话时,神情很奇怪,不知道是不是在回忆中扑捉到了什么。

    当我想再次追问,他们一群人已经从火锅店里出来了。

    回到宿舍,我打开电脑,搜索了慕承和母亲的名字,网页上跳出来一行行和此有关的新闻。其中有张图片是关于新春佳节之际问候我省离退休老干部的。为首那位穿着藏青色套装,留着齐耳短发的中年女性,便是慕承和的母亲。

    没想到我以前见过她。

    当年,我上台去替老爸领奖。把那张沉甸甸的荣誉证书发给我的领导,就是她。

    我印象特别深刻。

    屏幕上放着关于老爸的短片剪辑,我看着他生前一些仅存的影像,和当时抢救他的场面,站在台上对着话筒,早已泣不成声。

    随后,那位女性上前发完奖,拥抱我的时候,附在耳边小声地对我说:“孩子,你要坚强。”

    直到走下台,我才看清楚她的面貌。

    有没有可能,慕承和当时也在场?

    或者,他在电视前看到这个被他母亲拥抱过的女孩儿。所以他在之后的日子,才那么关注我?

    “你在看什么?”白霖忽然探个头来瞅我的屏幕,“怎么一直发愣。”

    “没什么。”我慌忙地关掉网页。

    无论他出于什么初衷,都和我没了关系。我越探究下去,越是证明了,自己当初有多么地自作多情。

    熄灯之后,我们躺在各自的床上,向赵晓棠一一汇报了对慕海的印象。

    “性格比我们成熟。”宋琪琪说。

    “傻乎乎的,有点呆。”白霖一边说一边咯咯地笑。

    随后,我听到一声闷响,白霖唉哟了一下,“赵晓棠,你干嘛拿枕头扔我?”

    “狗嘴吐不出象牙。”赵晓棠冷哼。

    “你还没嫁出去,就不准我说你男人的坏话,开始护短了?”白霖咬牙切齿地说。

    “行了行了,轮到薛桐了。”宋琪琪出来维持秩序。

    “我觉得慕海是个好人。”我说。

    白霖从床上坐起来,嘿嘿笑道:“薛桐,你这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看慕承和顺眼,等于看他家全家亲戚都顺眼。”

    宋琪琪说:“小白,你别插科打诨,我们说点正经事。”

    白霖问:“什么正经事。”

    宋琪琪说:“问问薛桐。”

    我说:“问我什么?”

    白霖接嘴:“你说呢。还不是慕承和。今天,在刘启面前差点露馅了。我觉得我家师兄可能看出来什么了。”

    赵晓棠说:“我可保证,我什么都没对慕海说过。”

    宋琪琪说:“薛桐,你是真心想和刘启好的么?”

    我没说话,白霖却接上去:“那是肯定的,我了解小桐,她绝对不是那种吃在碗里,看着锅里的人。”

    我说:“我……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爱不爱刘启,反正觉得他对我好,那么我也要加倍对他好。”

    白霖说:“那就是了。反正从今以后,薛桐和慕承和的事情,就烂在我们四个人肚子里,永远也不能拿出去说,包括自己的男朋友。”

    “嗯。”

    “好。”

    宋琪琪和赵晓棠一致赞同。

    7、

    这一期,学校为了调整大家的就业心态,专门开设了就业指导课。

    就业指导课的老师姓张,研究生毕业后,在南方好几个城市摸爬滚打过,现在又重新回到学校任教。大概在外面工作好些年,少了些学者气息。他讲课说话的时候,总当我们是平辈,所以很随意。

    有一次,他说:“进入社会之后,男人的压力肯定比女人大得多。而且男生就该出去闯荡。不过……”他顿了下,“现在也许你们或许觉得我说的市侩,不像是为人师表说的话,但是我还是要告诉男同学们,有时候,一个有价值的婚姻,会让你少奋斗十余年。”

    “我并不是要你们一定往这个方面看齐,而是大家在日后考虑感情归宿的时候,这个因素也很重要。”

    白霖鄙夷地别嘴:“干得好不如嫁得好,如今这句话对男人也适用了,可真是男女平等啊。”

    我们考完专八之后,刘启很顺利地通过了公务员考试的笔试和面试,陈妍电话里也告诉我,她通过复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