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22章 听见(4)

2018-07-16 14:56:1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所有人都在朝着自己的理想迈进着,除了我。

    领毕业证的那一天,我们穿着学位服,拿着照相机,将校园里里所有能照的亮点都照了一遍:冬天里被用来养鱼的游泳池,图书馆后面的月牙形荷塘,四教楼下的桂花林……

    晚上,全系聚餐,很多老师都来了。

    辅导员心情特别好,允许大家喝酒。

    很多人都去缠着全系最帅的陈廷老师,纷纷敬酒。据说他酒量很好,可是仍然招架不住同学们的人海战术,还是败下阵来。

    “陈老师,我们慕老师呢?”有个女同学问,“教过我们的老师里,就缺他了。”

    “你们这种阵势,他还敢来啊。”陈廷甩头,“早躲到别的地方出差去了。”

    晚饭吃完,从全系活动转为以班级为单位的聚会,再一起疯狂通宵

    天蒙蒙亮的时候,一个女生终于哭了,带起了大家的伤感情绪。

    白霖揪住我和赵晓棠,“你俩每个星期出来和我见个面。”转头又对宋琪琪说:“你回家了之后,每天都要相互通短信。寒暑假要回来来看我们。”

    本以为最后那天会发生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场面,可是我们的的确确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毕业了。第二天,我们三个人一起送走了宋琪琪,回来之后,也开始各奔东西。于是,A大外语学院英语系毕业班的所有人,自此从学校分别,开始了各自不同的人生。

    刘启以本系统第一名的成绩进了A市的司法局,据说他爸爸高兴极了。

    我说:“可是这个工作和你的专业没什么相似的地方啊。”

    刘启说:“那有什么办法。”

    我说:“且不是白学了四年,而且你不是一直很喜欢这个专业么,就这么放弃了多可惜。”

    刘启无奈地说:“为了生存,我们只得妥协。”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

    于是,我在宋琪琪上班的地产公司找了个行政助理的工作。公司通知我下个月上班。期间,我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呆在家,等待着上岗时间的来临。偶尔和刘启吃饭,看电影,周末去公园。

    他时常给我讲些办公室的事情。

    周末,我们在街上遇见他的一个女同事,“小刘,女朋友呀?”

    “嗯。”刘启替我们相互介绍了一下。

    等她离开之后,我说:“好像在哪儿见过?”

    “她是你们师姐。你演琵琶那次,她就是主持人啊。”

    “不是吧。”

    我回头瞅了瞅那个背景。这个师姐当时一头长发,只比我们大两三岁,跟个仙女似的。我记得她有一次演讲,在台上用激昂的句子向我们勾勒着自己的志向和将来时的神态,完全将初入大学校园的我们深深地震动了。而现在虽说仍然美丽,却是一副被生活琐事磨平的样子,和很多人一样,走在街上忙着家长里短的事情,感觉突然就老了。

    等地铁的时候,我伤感地说:“我不想这样子就是一辈子了。”

    刘启说:“什么这样子?”

    我说:“每天上班,下班,为了生活,不停地奔波,然后是家庭孩子,忙忙碌碌,一天一天老去。根本忘记当初的理想是什么,甚至都没有理想,我不想这样的人生

    刘启不解:“每个人不都是这样活着的?”

    我觉得伤感:“所以我才不想。”

    “小桐……”刘启说,“你不觉得,你很奇怪么?”

    “我只是在寻找自己的人生方向。”

    “工作,结婚,生子。普通人的人生都是这么过来的。而且,我觉得这也是一种幸福。”

    “我知道,可是我不知怎么对未来很迷茫。”

    “薛桐,如果你不愿意,你也可以不工作,我能养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急了。

    “那你是什么意思?”刘启负气地反问。

    一种油然而生的无力感让我顿时身心疲惫。

    那天,本来是约了刘启去我住的地方,一起买食材回家做饭,因为他还从来没去过,结果两人却不欢而散。

    回到家我打开电脑,msn上突然发现慕承和的头像是亮着的。

    刘启说,每个人都是那样活着的。可是,我知道,慕承和不是。也许,他也遇见过这样那样的不如意,可是他并未妥协。

    两年前的冬夜,他对我提到茹科夫斯基,提到起他的梦想。

    我永远也记得,他说到那些东西的时候,神色石一般地坚定和执着。

    我的好友不多,如今在线上的就他一个人。我一般上线也不隐身,所以如果他现在正在用msn的话,肯定也看到我了。

    假设,他看到我了,我不打招呼,显得很没品。

    假设,我这个时候还故意躲开他,搞个下线或者隐身,显得更加没品。

    于是我硬着头皮,发了个笑脸过去。

    Po3a:慕老师好。

    慕承和:薛桐,好久不见。找到工作了?

    Po3a:嗯。找到了。

    慕承和:那就好。已经上班了?

    Po3a:没有,还在家休息,下个月才正式上班。你呢?最近好吗?

    慕承和:我刚从莫斯科回来。

    Po3a:难怪你没来参加我们的毕业聚餐。

    慕承和:听陈廷说他被你们整惨了。

    Po3a:哈哈哈,确实挺惨的。

    慕承和:那算我逃过一劫了。

    谈话的气氛一下子就和谐了起来,我也觉得放松了不少。

    Po3a:有没有从莫斯科带什么好吃的回来?

    慕承和:说起来,倒是有一件东西适合你。

    Po3a:什么东西?

    慕承和:你猜。

    Po3a:伏特加!

    慕承和:聪明。接电话。

    我以为他意思是他要去接电话,哪知自己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来电的是慕承和。

    “薛桐?”他的声音明快,似乎心情不错。

    “啊,在。”我说,“真的是送给我的伏特加?”

    “走的时候在商店里看到,突然就想起好像答应过你。”

    “我好想现在就喝。”

    “今天太晚了,你明天来拿。”他说。

    他在电话里和我约见面的时间地点时候,我想了想说:“慕老师……”

    “什么?”

    “我可以带一个朋友来么?”

    他的声音微微迟疑,“朋友?”

    “你上次见过他的,是我的男朋友,叫刘启。”我怯生生地说。

    电话的另一头似乎停顿了稍许,然后听见他答应道:“没问题。”

    睡觉前,我拨了刘启的号码,将跟慕承和见面的事情告诉他。

    “可是,我要加班。”他说,“星期一要开会,明天必须把资料整理好。”

    “就不能挪一挪?”

    “小桐,你知道我刚到这里,必须比别人努力。”

    “可是……”

    “慕老师嘛,我见过很多次了啊。你跟他讲清楚我缺席的理由,他不会不理解的。”

    “可是,我希望你能跟我一起。”

    “下次我一定去。吃饭的话,你那里的钱够么?你都毕业了,可别再让你们老师破费了。”

    他罗嗦地叮嘱了一大堆,没留机会让我说点什么,就挂了电话。

    我躺在床上正犹豫着要不要跟慕承和改个时间,白霖的电话又进来了。

    “薛桐!我太生气了。”白霖劈头就说。

    “咋了?”

    “我们那个主管,真的是个变态,昨天是他亲手给我报表,送到营销部。明明他搞错了东西,还说我不会做事。我就小声地嘀咕了他几句,他就领我去会议室教育我半天,口水都喷到我脸上了。还叫我今天加班到现在……”

    白霖又开始了她每周至少三次的倒苦水活动。我开始还一边听一边附和,最后眼皮一搭,听着她催眠曲似的碎碎念,睡着了。

    夜里,做了很多梦,都是以前宿舍里发生的事情,然后像放电影似的,节选出片断闪来闪去。清早,老妈的电话来吵醒我。

    “妈,有事啊?”她很少主动找我。

    “陈妍昨天有没有跟你联系?”

    “没有啊。”

    “最近呢?”

    “也没。”

    “那就算了。”她莫名其妙问完之后,迅速地掐掉电话。

    美梦还想继续,于是我闭上眼睛倒头继续睡。不知道睡了多久,听见楼下邻居在阳台上喊家里孩子吃饭。

    吃饭?

    我惊醒,一下子坐起来,抓起手机看时间,十一点五十一了。天呐,离我们约好的时间只有九分钟了。

    “慕老师——”我一边套衣服一边打电话。

    “我在车上,还有几分钟就到了。”他说。

    “不是!不是!我还没出门。”

    “是么?”他说,“没事儿,你们慢慢来,不着急。”

    “刘启他有事来不了了。我才起床,所以你肯定要等很久很久。”

    他沉吟了下,“我就在你家附近,告诉我地址,我过去接你。”

    我纳闷了,不禁问:“你都不知道地址,那又怎么知道我家附近是哪儿?”

    他回答:“上次在星巴克,你就说过那里离你家很近。”

    我手上穿衣服的动作略微一顿。没想到,那么一个小小的细节他都记得,而我当时只是为了敷衍拒绝他,随口找的理由而已。

    我在楼下等了不到两分钟,慕承和车就出现了,不得不说,他的方向感和记忆力确实好得惊人。我家的地形很复杂,白霖来了很多次,照样分不清楚东南西北。

    我远远地冲他招手。

    慕承和看到我,缓缓停下来,摇下车窗,对我笑了下,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昨夜下了雨,到了中午这个时候,天气也是很凉爽的。太阳很柔和地挂在空中,偶尔还躲在云彩后面。

    我站在树荫下,看着慕承和从车上下来朝我走来。他的发色原本带点棕色,如今站在阳光下,使得头发好像镀了一层浅浅的金色。

    这时后面驶来一辆车,他扭头看了看,然后换了个方向避开。在眼睛直接接触到太阳光的时候,他的脚步停顿了下,随即眯起眼睛,轻轻打了个喷嚏。

    然后,他走了两步,又打了个小喷嚏。

    倏地,我就不禁乐了。他的眼睛眯起来,眉毛皱在一起,然后发出一个小小的类似‘啊秋’的声音,真的像一只感冒了的松鼠。

    “你是太阳喷嚏人!”我发现新大陆似的对他说。

    “喷嚏人?”

    “就是对你这种,看见太阳就爱打喷嚏的人的一种可爱的称呼。”

    “我头一次听说。”

    “我也是小时候看书才知道的,没想到你居然就是。”我说。

    他却发出一声感叹:“一眨眼,你都长成大姑娘了。”

    我突然觉得,这次见到他,我心中坦然了许多。

    “刘启他加班,所以来不了,他让我给你说声不好意思。”

    “没关系。”

    他问我:“我们就在附近找个吃饭的地方吧。我来的时候,那边堵车堵得厉害。”

    我提议:“那不如上楼,去我家吃吧,我昨天买了很多菜还没做呢,怎么样?”

    他抬头看了看楼上,“方便么?”

    “很方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