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28章 保加利亚玫瑰(2)

2018-07-16 14:56:1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你也太勇敢了。”我说,“这么大的雨,还敢在街上晃悠。”

    “和人见完就赶着回来了。”他淡淡地说。

    “你该在哪儿先躲一躲。”

    他接过我递过去的毛巾,亲和地说:“没事。”

    “你赶紧换衣服吧。”

    “我先去洗澡。”他说。

    “洗澡啊?洗澡也会被雷劈的。我小时候看新闻,有个女孩儿就是洗澡时候被雷击了。好像电话也不能打。”

    说着,天公爷爷还很配合地“咔嚓”一下,又劈了个惊雷。

    他不禁笑了,“你怕打雷。”用的是陈述语气。

    “不……啊。”我理不直气不壮地否定,“我不怕。”

    “你上次说的,你说你有个亲戚——”为了证明我死鸭子嘴硬,他大概是准备将那件事复述一遍。

    “好吧,好吧。我承认。”即刻投降。

    故事是这样的,那个人也算是我亲戚。乡下嘛,基本上算起来一个村的人都能当亲戚。那个时候,我念小学一年级,暑假没人看管,就被送到农村外婆家。当天正好赶集,回来的路上遇到雷阵雨,外婆领着我在一个熟人的商店里躲了会儿。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快。放晴的时候,就听见说前面有人被雷劈死了。我们在回家的必经路上,看到了现场。那地方整好是一个山坳口。因为离集市远,只有附近几家人围着,尸体还摆在那儿,衣服已经化成灰了。大热天,也没人带了多余的衣物替她盖着。外婆于心不忍,就把我的小花伞撑在尸体旁边,给她遮了遮。

    这一幕,在我脑子里特别深刻。

    上次在车上,我没话找话说地跟慕承和含含糊糊地讲了这个故事。他当时也没搭腔。我还以为他根本就没听。

    这时慕承和的手机响了。

    “嗯。”他接起来说,“我见你在忙就先走了。到家了,没事。”

    “我上次去B市是半夜到的,一早就走了,所以没有去看姥爷。”

    “我有分寸。”

    他挂了电话,看了我一眼。

    不是我要偷听他电话,是隔得这么近,不听也没办法。

    “是我妈。”他说,“晚上我去见她了。”

    “哦。”我本来是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之后倏地意识到这个称呼的重量,顿时后悔我下午怎么没及时偷着溜走。这下他妈妈来了,突然见她宝贝儿子和人“同居”着,也不知道会不会很惊悚。

    “她是来视察工作,只呆两天。她从来都不会来我这里。”慕承和解释。

    他不解释还好,一这么说使我更加觉得,我俩真的在偷偷摸摸地同居了一样。我觉得尴尬,找了个借口去厨房倒水喝。

    他洗了澡之后,我的身上也实在黏糊地难受,也找了衣服去洗澡。却不想,洗到一半,停电了。

    我一下子陷入黑暗之中,窗外的雨哗哗地下,蓬蓬头的水也哗哗地流。

    “薛桐?”慕承和敲了下厕所门。

    “哎。”

    “整个院子都停电了。也许等会儿就来了。”

    “哦。”我急忙冲掉身上的泡泡。

    “你别慌,慢慢洗,一时半会儿不会停水的。”他停了停,又说,“不害怕吧,我在这儿守着,有事情就叫我。”

    “嗯。”

    最后那句话,将我的心泡在了一盆甜腻的蜜水中,缓缓舒展开。

    其实我不太怕黑,也不怎么怕打雷。即使是怕,也要强装着藐视的样子。但是当有一个值得依靠的人在此静静地呵护自己的时候,却觉得,孱弱胆小居然是一件如此惬意的事情。

    心,又开始贪婪了。

    “你……”我犹豫着说,“你不要走开啊。”

    “好,我不走。”似乎话语里都含着笑。

    3、

    夜里,我盘腿坐在沙发上,听他讲了很多故事,甚至还有父母的一些经历。他父亲当时是从美国留学回国,在A大教书,其间遇上了她母亲。

    “他们怎么认识的?”我问。

    他似乎有点后悔说到这个话题,但是经不住我的好奇,只得缓缓答道:“我母亲当时是他的学生。”

    霎时间,我愣了。

    他又说:“我母亲年轻的时候据说大胆泼辣,父亲虽然留过洋却比较守旧,所以最后拖了很多年,两个人才结婚。”

    他用了简单的两句话将这段故事带了过去,具体慕妈妈如何大胆,慕爸爸如何传统,两个人又如何终成眷属,却不再提及。

    “后来呢?”

    “后来,他们离婚了。”他平静地说。

    我听闻之后,张了张嘴,也没挤出一句话来。我一直以为是因为慕爸爸的去世,才导致了慕承和的单亲状况,没想到在那之前这段爱情就有了结局。

    “结婚之后,我母亲开始从政,我父亲继续在研究所里做他的学究,基本上和这个世界隔绝了。开始是吵架分居,接着就离婚了。”

    “为什么?”

    “我想也许有很多方面,社会关系,性格特点,生活目标,家庭背景都不一样,所有的东西交集在一起就有了这么个结果。”

    须臾之后,他说:“还有,也可能是因为我。”隐约透着自责。

    “和你能有什么关系?”我气结。

    “我五岁的时候就有了那个病,大人带我四处求医。一般孩子得这病是很罕见的,医生就说有可能是隔代遗传。因为爷爷也是壮年失聪,所以母亲就埋怨是爷爷遗传给我的。”

    “我父亲当时就来气了,说是母亲的娘家一直瞧不起他,孩子跟着她姓慕不说,现在有了毛病还又推脱到他身上。”

    “以此为导火线让他们分了居,母亲忙不过来,我就跟着父亲住。”

    “有一次我在学校图书馆那个池子边玩儿,一时犯病就栽进水里,差点被淹死。”

    “不久他们就离了。”

    他的语气极淡,恍然一听,还以为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那个时候你多大?”我问。

    “十岁。”

    黑暗中借着夜色,我看到慕承和有意无意地瞄了一眼屋子的大门方向,脸上似乎罩着一层淡如薄雾的忧伤,几近透明。

    这时候的我并不知道这个故事的后面,还有一段让慕承和终身不敢直视的记忆。

    即使胸中疑惑万千,我也不想再问了。没想到临近而立之年,这些往事仍然让他心有芥蒂。

    那他现在又是什么立场呢?住在父亲留下的房子里,和母亲保持着距离,无论在什么地方提到他的时候,都只是慕承和,而不是他母亲的儿子。

    临睡前,终于来电了。突如其来的光明,一下子将我们拉回了现实世界。我有些难受地眯起眼睛。

    慕承和回房前,忽然说:“薛桐,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其实还有个妹妹?”

    我怔忪,“……还没有。”

    “我母亲后来再婚了,她是我继父的女儿,和你一样年纪。”

    清晨,暴风雨后的天空一碧如洗。

    今天是和慕承和约定的最后一天,走还是不走?

    “本来你挺坚决的,怎么今天就打退堂鼓了。昨天晚上,他是不是对你那个啥了?”白霖暧昧地问。

    “你个女色魔。”我说。

    “我怎么女色魔了,你俩都接吻了,发展点什么多正常啊。孤男寡女的。有没有?到底有没有啊?”

    “没有!”我申辩。

    “唉——”白霖失落地叹了口气,“他昨天叫你不走了吗?”

    “……没有。”

    “那你还犹豫个啥,赶紧走得了得了。要是他不喜欢你,就此趁早找个台阶下。要是他喜欢你,”白霖邪恶地笑了下,“那你故意走了,正好气死他!”

    我思前想后,觉得白霖这人虽然和我一样没心没肺的,但是说的还挺对。我趁早给自己留点后路吧。

    在家里捣鼓了一阵,还顺便替他收拾下客厅。

    前几天不知道他从哪儿带回来一瓶红酒,他就随手就放在玄关的鞋柜上。我对酒不在行,不知道应该怎么放。只记得餐桌边有个齐腰的柜子,似乎酒都放在里面。

    打开柜门之后,在好几瓶伏特加瓶子旁边,我看到一个不大的长方形的纸盒子。切面是菱形,灰白盒子的腰上绕着一圈深紫色。恍然一看,朴素却精致。

    我以为是个什么小容量的洋酒盒,所以好奇地拿出来看了看。这下才发现,它根本不是酒,而是一瓶香水。

    得到这个结论后,我的心倏地凉了。

    它是我第一次在他家发现的,女性用的东西。

    我从没买过这类玩意儿。一来完全没那个兴趣,二来也没有那个能力,小小的一瓶可以花掉我一两个月的生活费。倒是赵晓棠以前经常用。她从不自己买,都是这个哥哥那个哥哥送的。

    用赵晓棠的话说:当男人不知道给女人准备什么礼物的时候,送钻石或者送香水准没错。前者消费门槛较高,后者要大众化些。

    当时白霖还不屑地白了她一眼:我看你要么做情圣,要么就得去做尼姑,算是彻底顿悟了。无论什么浪漫动人的事情,只要经由你的嘴一说,都俗不可耐。

    盒子未曾开封,从它刚才呆的角落来看来,应该放了些日子了。他想送的是个什么样的异性呢?他为什么买了又搁在这里?是一直没有机会,还是最近因为我杵在这里,让他根本就没有接触那个人?

    我想起白霖说,他是不是当你是什么替身了。慕承和说:我有个妹妹,和你一样的年纪。两句话一直翻来覆去地在我脑子里绕成一团。我知道我电视剧看多了,想象力被成功激发,并且全是狗血又雷人的剧情。

    可是,自己越想下去,越是感到有一种不可名状的情绪郁结于胸。

    小心翼翼地将香水放回去之后,我回房继续收拾行李。

    不到中午他就回来了,带着食材,还破天荒地对我说:“我做鱼给你吃。”言罢,兴致勃勃地去翻书柜里的食谱。一面看,一面做。

    过了会儿,香味从厨房飘出来。

    “薛桐,吃饭。”他说着,端了两盘菜放餐桌上,正好看到我将盥洗间的牙刷和日用品收回自己的行李袋。

    他的睫毛颤动了下,又重复了一声,“吃饭了。”

    我不挑食,别人做什么就吃什么,但是依旧无法否认,那盘鱼还蛮好吃的,有点甜有点酸,就是我平时嗜好的那个味道。

    “那边宿舍联系好了?”他问。

    “嗯。我和另外一个新来的女老师住一起,正好下周一起培训。”我埋头吃饭。

    “缺不缺什么?”

    “不缺了,要什么从家里带过去就行。”

    “准备什么时候走?”他又问。

    我听见这话,有点不是滋味,米饭堵在嘴巴里,嚼了几口,赌气说:“吃了饭就走。”

    “我送你。”

    “不用了。”我也坳上了。

    吃过之后,我抢着捡碗筷,两下三下洗干净,就收拾自己剩下的行李。

    气氛凝重。

    所有东西被我整理成两个大包放在玄关,然后开始换鞋。

    慕承和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忙来忙去,最后走过来,弯腰替我提起东西。

    我想从他手上将包夺回来。

    但是,他没松手。

    在我固执地使了点劲后,他妥协了。

    我告别道:“慕老师,再见。”说完,就去拉门。

    在锁被拉开,门隙出缝的那一瞬间,他的手倏地伸过来,将门大力的拉了回来,只听“砰——”地一声,锁了个结实。

    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我有点错愕。

    他的眼中带着薄薄的怒意,嘴唇紧紧地抿着,耳根都是红的。生平第一次撞到他生气的模样,没想到发怒的对象居然是我。

    我说:“我马上就消失,再也烦不了你了。”

    他却突然问我:“薛桐,你到底要我怎么样?”

    我错愕了。

    就算他在生气,但也不能蛮不讲理是不是,我据理反驳他:“什么要怎么样?要我走的是你。先亲了我,然后又不理我,整天躲着我的还是你。好像多看我一秒钟都要长针眼的那个人,仍然是你。”

    我越说越觉得愤恨不平,最后不禁连名带姓地叫他:“慕承和,我还想问,你究竟要怎么样?”

    他被我说的怔了下,脸上的怒意被另一种表情取而代之,“我……”依旧没了下文。

    我摆摆手,掀开他的胳膊说:“我走了。”随即又去开门。

    这一回,他比之前还要快,制住我的动作,然后用身体将我抵住,猛然吻了下来,他的牙齿磕在我的唇上,生生地疼。我想扭头躲开,却被他钳住下巴,丝毫动弹不得。越是用力挣扎,他贴得越紧。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一个男人的力气可以比女人大那么多。

    他的气息透过他的吻,铺天盖地地袭来,激烈凌厉。和第一次的吻截然不同,甚至和平时的他都不一样,盛气凌人地几乎让我晕眩。

    时间似乎停止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放开我,却依旧脸对着脸,鼻尖挨着鼻尖。

    我顶着略微充血的嘴唇,面无表情地直视着他。

    他亦然。

    就这样,我们相互盯了很久,直到彼此的呼吸渐渐平稳,我终于没憋住“扑哧”一下笑出了声。

    4

    慕承和却没笑。

    他神色缓和了许多,耳根的红渐渐褪去,皮肤比我们去海边之前黑了些,但是丝毫也没有掩盖住那份隽秀和灵气。

    他拉我入怀说:“不要走。你走了,我肯定没有勇气一个人继续在这里住下去。”

    一句极度朴素话,像是种花蜜般的芬芳,在空气中逐渐蔓延,使我的整个身心都妥协了。

    我缓缓地应了他。

    那日午后,慕承和像个孩子似的,看着我把那两个包掏空,然后将所有东西又一一放回原位。

    智商高的人不一定情商就会高,看来心理学家们果然说的是真理。

    假期里,单位给新老师岗前培训。所谓的培训就是开会,学校人事处的老师一人一个主题,每个主题一到两天,就给讲学校的规章制度,让我们记笔记。

    因为是学校的二级学院,既不在师大西区,也不在校本部,而是在城市另一头的一个大专学校旧址里。怪我一时被慕承和迷惑,答应他留下来,害得我每天要提前一个小时出门,幸亏附近有条地铁线,不然这种酷暑的天气,我觉得我会死在路上。而那间单身宿舍,被我用作午间休闲地。

    室友也是今年的新老师,叫张丽丽,她毕业前就签约了,所以比我对这里熟。

    她说:“这些老师都听爱护我的,所以工作起来挺好。”

    “这么早就混熟了?”

    “我没给你说吗?我就是这里毕业的,虽说是个二级学院,不过好歹挂的是A大的牌子是不是。”

    “哦。”

    “薛老师,你哪儿毕业的啊?”

    “A大。”

    “本部?”

    “本部。”我一边抄笔记,一边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