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30章 亲爱的橡树(1)

2018-07-16 14:56:0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没想到慕承和挺狡猾的啊。”白霖说。

    “为什么?”

    “你以前不是看过红玫瑰和白玫瑰的故事吗?赵晓棠那天一时无聊就问他们家慕海,要是他,会选哪一种。结果无论慕海给什么答案,都被赵晓棠扁,选谁谁错,被折腾了好些天呢。”

    “噗——”我笑了,可以想象慕海大哥当时的窘样。

    “慕承和多聪明啊,直接说,亲爱你不是红也不是白,而是粉玫瑰,独一无二的,兼容着白玫瑰的清纯和红玫瑰的妖娆,独一无二。”

    “……”

    总之,我不知不觉爱上Роза这名字了。

    早晨下着毛毛雨,特别清爽凉快,我们一起去爬山。半山腰上有些人吊嗓子,我到山顶,也忍不住朝着山下大喊了一声:“Ро——за。”那个舌音炫耀似的故意拉得很长。

    “我教你弹舌是为了让你去卖羊肉串?”他斜睥我一眼。

    我咯咯咯地乐。

    等我们往半山停车场走的那个时间,人和车已经开始多了起来。车来人往,加上盘山路不宽,弯道也急,只好时不时地站在旁边避让那些上山的车辆。

    在走了一截,发现堵车了。

    这时,有一辆中巴,在我们旁边按喇叭。

    慕承和拉着我让了让。

    它还是按着喇叭。

    车窗打开,司机冲慕承和喊:“小慕,这么早啊。”

    慕承和看清对方说:“哦。秦老师啊。你们怎么?”

    “我们去上面接个来学校访问的贵宾。刘校也在。”说着,后一排的车窗也开了,坐着的果然是A大的刘校长。

    刘校长说:“小慕,要不要送送你?”这个刘校长就是寒假前,热心过问慕承和终身大事的那位。估计都能问到那个份上跟慕承和或者他们家斗挺熟的。

    “不用,我就是出来跑跑步的。”

    刘校长的视线,落在慕承和牵着我的手上,正含着笑意要说点什么。

    这时,另外一个声音从副驾驶的位置传了过来说:“刘校,真是慕承和呐,你们眼神不错。”而说话的人,正是我们外语学院的吴书记。

    吴书记探头先看到慕承和,再看到我。

    “这不是薛桐吗?”他说。

    “吴书记好。”我点头。

    刘校长闻言不禁看了我一眼,“老吴认识啊?”

    “是我们英文系这一届的应届毕业生。刘校你该认识啊,她考上我们学校的时候电视台当年还报道了下。她爸爸是烈士那个。”

    刘校长好想有点印象了,敛起笑容,点点头。

    “说起来,承和还教过他们班吧。”

    “嗯。”慕承和说,“教过他们俄语。”随后不着痕迹地松开那只牵着我的手。

    寒暄了一会后,前面的道路被疏通了,他们的车缓缓开走。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在路上,直到开车回家,我也没再和他说过一句话。

    我承认我生气,与其说是生气,不如说不是个滋味。

    随着新学期临近,教授院里回归的A大老师越来越多,打破了暑期的宁静。自从那件事之后,我都尽量避免和他一起出现在外面。

    老妈来电话说,陈伯伯本来去家里看我,结果听人说我好长时间没回家了。

    “哪个陈伯伯?陈妍的爸爸?”

    “不是。”

    “哦。”然后我就明白她说的是谁了。

    “你楼下的张阿姨说你遭小偷,就搬出去了。”

    “嗯。快一个月了。”

    “怎么这么大事都没给我说?偷东西了吗?”

    “没有,被我吓走了?”

    “你搬到哪儿了?”

    “一个朋友家里。”

    老妈沉默须臾,“男朋友?”

    “嗯。”我说。

    “以前同学?”

    “不是。人家早工作了。”

    “上次陪你来看陈妍那个?姓慕?”

    “嗯。”

    “我听开车的小李说过这个小慕。”

    “哦。”我就知道。

    “小李说,你当时就只介绍是朋友,可是他猜肯定不是一般朋友,不然哪儿会对你那么上心,连夜来回一千多公里陪着你。人挺好。”

    “嗯。”我说。

    “我跟我一直嗯啊哦的干嘛呢?他多大了,干什么的?”

    “比我大六岁,是个老师。”

    “唉——我不是那种死板守旧的人,你觉得好就行。现在啊,你工作也找到了,男朋友也有了,我也放心了。”

    我不知道可以继续和她说什么。

    她当时提过,不会干预我谈恋爱,只要对方人好就行,现在都这样了,也许再觉得不好也没辙。

    下午,我正在学校人事处领资料。

    老妈又来了电话:“你现在住到别人家里去,也不太妥当。”估计她回去消化了下我的这个情况,思想斗争过后,露出说客本性。

    “我们又没有怎么样。”一人一间屋子,只到牵手接吻的程度。

    “人家父母怎么想你?”

    “他家就他一个人。”

    “他跟家里提你俩的事情了吗?”

    “不知道。不知道他说过没。”多半没有,他还能跟谁说去?

    “你们想好下一步怎么办了吗?”

    “没有。”我连我是不是他女朋友这件事上,都还心存疑问,哪有想那么远。

    “要不,你先找个借口搬出来,就说开学很忙单位太远了,所以住到学校去?这样小慕也不会和你生气?”

    “我想想看。”

    说是想想看,其实我丝毫从慕承和家里搬走的意思也没有,回忆起那天他说他不要我走的那个绝望的眼神,现在都有点心颤。

    电视上那些母亲怎么骂情窦初开的女儿来着?

    我坐在地铁的座椅上,看着漆黑的窗外,默默地在脑子里自言自语。

    鬼迷心窍?

    对,我就是鬼迷心窍。

    我不但鬼迷心窍,还有点离经叛道了。

    想到这里,我苦笑了下,正好瞧见坐车厢对面的青年情侣浓情似蜜。女孩说什么一嘟嘴,男生宠爱一般地捏了捏她的脸颊。可是女孩的嘴撅得更高,显然在继续撒娇。男生忍不住亲了她一口。

    我不好意思直盯盯地看,别过脸。

    旁边的一位提着无纺布口袋的中年阿姨,冷哼了一声,小小嘀咕了一声:“真不要脸,以为是自己家呢。”

    我出地铁站,走了两条街,在菜市场买了点小菜回家,刚到教授院门口就听见有人叫我。转身去,看到一个大学的同学,隔壁班的。

    她看到我手上的空心菜问:“你住这儿啊?”

    “嗯。”我庆幸慕承和不在。她以前和我一起选了俄语课。如果要是看到慕承和跟我一起,两个人提着菜回家,不知道又是什么状况。

    “后来,你去哪儿工作了?”我换了个话题说。

    “我留校了呀。现在在外院的团委里做点事情。你呢?”她说。

    “我在师大。”

    “也挺好的嘛,咱们留个电话吧。”说着就把手机掏出来。

    “这么热,你在这儿干嘛呢?”

    “嗨,等我姥姥,好不容易出门了,又说要上厕所,叫我在这儿等她。对了,薛桐,以前那个代我们课的那个俄语老师,忒帅那个,也住这儿,刚才我才见他进去。”

    话没说完,住慕承和一楼那位老太太就赶着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把扇子,看到我说:“哟,小薛买菜回来啦?小慕刚回去。”

    我和这一老一少迅速地告了个别,匆忙消失。

    回到家,看到慕承和跟我买得一模一样,正在厨房里择菜。

    “怎么了?跟逃命似的。”他问。

    “遇见我同学了。”我气喘吁吁地说。

    看他没什么表情,我又说:“她家亲戚就住这楼。”

    慕承和抬头瞅了我一眼,择菜的动作并未停下。

    我承认,这一刻,我带点恶魔的心思在故意气他。心中就像有两个声音在吵闹,一个说:不该让大家知道,令他犯难;另一个则说:有什么的,全世界知道最好。

    夜里,我在床上翻身,看到客厅的灯光从门缝里透进来,又突然难受起来。

    以前我有个高中同学和我一起念了A大,她在数学系。大三的时候,也就是我大三时跟慕承和处于抬杠期的那会儿,她说他们系一个男生和自己的辅导员恋爱了。

    这在当时我们看来也算很惊悚的事情,所以成了八卦广为流传。

    可是细细一想,不是很正常吗?

    大学生恋爱自由,可以喜欢师兄弟姐妹,可以喜欢工人农民,可以喜欢商人公务员,那为什么不能喜欢老师呢?

    这件事,据说后来以那位女老师辞职作为终结。

    那个同学说:“其实没什么,学校也没规定师生不能恋爱。只是很多学生和同事在背后指指点点,就说她勾引自己学生怎么的。那老师自尊心强,就辞职了。”

    八月中旬,师大就开始为新生的入学工作做准备了。

    我和张丽丽都要当新生的辅导员,所以学校又开会把规则记录强调了又强调。前几回给我们上“如何正确处理师生关系”的魏老师又老生常谈。

    “有的老师觉得一味地关心学生,和学生不分彼此,或者发展出友情就处好了师生关系,那是不正确的。”

    “无论关系多么熟,都要记住一点,师生关系永远都是代际交往,老师是长辈身份。”

    “我们平常说的师生平等,只是人格平等,而并非身份平等。”

    ……

    “说这么半天,不就是那个意思。”张丽丽嘀咕。

    “什么那个意思?”我问。

    “不准师生恋呗。”张丽丽说,“和我们有什么关系,那些年轻男老师比较危险好不好,把他们叫过来单独教育不就行了,让我们陪着在这儿磨叽。那天我看报纸,说有个什么学校居然叫全校师生签军令状,里面就有一条:不以任何理由与学生谈恋爱或超出正常的师生关系。”

    张丽丽见我没接话,继续说:“你说这学校多变态啊。”

    “嗯。”我淡淡地应了一声。

    “总之呢,只要是师生恋,那肯定都是老师那一方的错。”

    “为什么啊?”我诧异。

    “所有舆论都会这么认定。因为在社会大众严重,学生是弱势群体。大学里虽然大家都成年了,但是老师是位高一方,所以一般都会认定是老师利用职务之便,勾引无知学生。咱们占点便宜,毕竟女老师和男学生还好点,要是一个男老师和女学生,啧啧啧。这放在古代,知道得叫什么?”

    “叫什么?”

    “不伦。”

    我张了张嘴巴,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这事不犯法,但是特影响学校声誉。”

    夜里,我在房间里上网,搜出了很多关于师生恋的帖子,那些更贴举手赞同的,好像都是些年龄不大的孩子,但是绝大多数都说那个老师如何如何。我迟疑了下,在经常逛的那个论坛发了帖子——毕业了还算不算师生恋?

    “毕业了,是不是就可以在一起了?别人还会说三道四,指指点点吗?还会说我老师的坏话吗?”

    过了一会有个人留言。

    [ZFY]城少:看你怎么想了,关键是看你老师怎么想了。你老师要是这么想,那么他永远都认为你是他学生。

    奥特小小兜:不知道。

    舒拉是阿衍的?:唉哟,连板凳都没有了。楼主,我告诉你,肯定不是啊。

    我去上厕所回来发现又多了几条网友的留言。

    Suwandara:怕什么?谁也管不着,楼主,我支持你虽然我不敢。

    ①個人ぺ旅行:虽然毕业了,但是在别人眼里还是师生。

    我又写了一条:我是楼主,我现在还住在我老师家里,你们说这样好吗?

    下面迅速地回复着。

    团子.·°?:同居了?同学,你有勇气。

    海兰云雀007:你老师是禽兽啊禽兽,默念一万遍。

    看到最后一条留言,我顿时无语。

    这时,慕承和站在门口敲了敲我敞开的卧室门,“这么热,你一个人呆着不开空调吗?”

    “啊。好。”我怕他看到我在做什么,急忙关掉桌面的网页。

    要是他看到那“禽兽”两个字还得了?

    慕承和瞧到我慌乱的样子,迟疑了下。

    我心虚地冲他笑,而且笑的很傻。

    他淡淡瞥了我电脑一眼,“你自己开吧,遥控器在桌子上。”语罢,屋子都没进就迅速地回到客厅。

    我看着他的背景,有点纳闷,被我的傻笑吓到了?或者——他是不是以为我在看黄色网站?

    等他回去没有动静后,我又打开那一页。

    只见最后又有了一个回复。

    独自忧伤的花哥哥:kao,想那么多做什么,只要你老师不和你同性就成。

    “噗——”我喷了。

    2

    月底,我去医院看爷爷。老人家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到的时间不是饭点,正巧看护和奶奶都不在。我忍不住坐在他床边,说了好些私话。

    后来,护士来量体温,我才恍然想起来慕承和还在楼下等我。

    这几天突然降温,秋夏交替,医院里人满为患,随处都是患流感的人。慕承和就这么在候诊大厅等了我一个多小时。

    我急急忙忙跟他道歉:“我忘时间了。”

    “不着急,反正外面正下雨。”

    回到家,他就有些感冒。他的症状都和一般人不太一样,没有任何预兆就直接发烧。

    但是他拼死不承认自己发烧,就只是说头有点晕。

    我摸了摸他的额头,“比我的手烫这么多。”

    “那是你手凉。”

    “要吃药,你肯定在发烧。”

    “没有,不吃。”他在这个事情上极其孩子气。

    让他吃个药都这么难,拉他去诊所那更是天方夜谭。早知道他是这种专吸病毒的海绵,就该早早注意。

    我终于想起来,上次除夕他敢情哪儿是不能乱吃药,肯定是不想吃,编个理由唬我的。

    以前家里没有温度计,老爸就会用嘴亲一亲我脑门,一下子就能试探出是不是体温超高。我突然想起了这方法,放下手里的杯子,捧住他的头,没有多犹豫就将嘴唇落在他的额头上。

    很烫。

    “真的在发烧。”我得出结论。

    哪知他却丝毫再未反驳,反而愣了下,脸颊转瞬就红了。

    感冒引发了他的耳鸣,正犯得厉害的第二天早上,慕承和突然接到电话让他出差。当时,他正躺在床上,动都不敢动。

    他却对电话另一边说:“好,没问题。”不带丝毫迟疑。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浅浅叹气。

    于是,在我迎接新生注册的最忙时期,慕承和又要出差去,好像任务挺艰巨的,这一次要国庆才会回来。正好,我也要陪着新生去市郊军训。

    这样也好,我们都离开那个地方远一点。

    “你倒没啥,拍拍屁股就走了,反正也不在A大呆。可是慕承和比较惨。还有啊,”白霖说,“我给我家师兄露了点口风,告诉你和他们那位慕教授真好上了,都还没细说。瞧他那样,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好像和你恋爱的不是慕承和,而是他媳妇。”

    我不由失笑。

    白霖陪我买了点军训时要用的必需品,就开车载我回单位。路过一个转角的时候,我说:“停车停车。”

    她打了半圈方向盘,将车靠边,“怎么了?”

    “张丽丽。”我说。

    不是张丽丽在那里出现有多奇怪,而是她和一个男的在拉扯。

    “和你住一起那个?”白霖问。

    “嗯。那男的是谁啊?”

    张丽丽哭着和那人在路边争执。

    “还能是谁啊?不是现任男友,就是前任男友。不然哪能哭的那么撕心裂肺。”白霖事不关己地说。

    这时,男人挣脱张丽丽的手,毅然离开,走了五六步又回头对张丽丽说了句什么。张丽丽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旁边不时有人侧目。

    “你不上场安慰安慰你室友?”白霖问。

    “算了,她也许不想让别人看到这副样子。”我说。

    傍晚,张丽丽才回来,脸上的妆画的很精致,兴高采烈的,根本看不出哭过的痕迹,买了一大堆衣物、零食,甚至还有卤菜做夜宵。她平时买衣服和包舍得花钱,可是对于吃却非常节省。和我恰好相反。

    “薛桐,吃夜宵。”她说。

    “干嘛买这么多。”

    “明天就军训了,这下不吃,到时候上哪儿打牙祭去。我去买啤酒。”她说完,不等我发话,拿起钱包就到楼下小超市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