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33章 Я тебя люблю(2)

2018-07-16 14:56:0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慕承和从后面拉了下我的手臂,示意我不要再说了。

    “薛桐!”伯母更加怒了,“真是太不像话了!”

    其他的亲戚在旁边,也不好多嘴,于是气氛就这么僵持了下去。

    凝重中,忽而却听见一直默不作声的慕承和开口了。

    慕承和说:“伯伯伯母,我替薛桐给你们道个歉,她人小不懂事,说了些气话,你们别放心里去。只是这个消息比较突然,她有点接受不了,也许留点时间缓一缓就好了。她妈妈不在,虽说丈夫去世多年了,但是老人清醒的时候,她还是他儿媳妇儿。要不,我们再等等。等薛桐妈妈回来见一面再说,反正都这么久了,也不急在这一时。正好用这点时间,给老人操办点要用的东西,这样让薛桐心里也有个的过程。”

    原本我一直强硬着,即时听到医生宣布绝望的噩耗我都没哭,但是听到身后慕承和这般轻言细语、客客气气地替我说话,好像就找到一根救命的稻草,心中的软弱一下子有了发泄的出口,两行热泪滚落而出。

    我慌忙别过头去,看着雪白的墙壁。

    慕承和问:“你们看,这样行不行?”

    伯伯说:“这样说起来也对,我们急了点,没顾全周到。正好我喊几个人去预备下老人的后事,免得措手不及的,什么都没准备。”

    大家七嘴八舌地赞同,然后被伯伯安排工作,陆陆续续地走了。

    伯母说:“你奶奶还坐在外面,我扶她回去歇歇。”

    最后剩下我和他。

    我站在病床前,扭头对着墙角,他站在我后面,一动不动。

    我脸上的泪痕也自然风干了。

    他将椅子挪过来让我坐,随之也坐在旁边。

    两个人默然良久之后,他轻轻说:“要不然,你跟爷爷说点悄悄话。”

    “他能听见吗?”

    “也许能。”他答。

    “真的?”

    “我一般不说假话。”

    “那什么时候说假话?”

    他的神色停顿了稍许,“善意的时候,在自己感到窘迫和羞愧的时候。”

    我盯着他的双眸,隐隐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其实,我也对他撒谎了,不是吗?

    我避开他的眼神,转而看着病床,“我想起来,我有什么悄悄话要告诉爷爷了。”

    “我回避下?”

    我想了想,摇摇头,然后又点头。

    慕承和起身说:“那我出去抽烟。”

    我将头垂下去靠着老人的枕头,然后陷入了长长的回忆。

    “小时候,有段时间借宿在你和奶奶那里。每次测验后的试卷都需要家长签字,可是我语文从小就不好,每次考的很差的时候就不敢给你们看。最后,就模仿了你的笔迹签字。”

    “还有一回,我上课讲话,被班主任抓了出来要我请家长,不然就不许我进教室。那个时候家里还没装电话,我就撒谎说你重病了,奶奶送你去医院,老师才放过我。”

    “你经常把钱放在前面上衣的内包里,然后也不怎么数,就随手将衣服搭在床上。我趁你不注意,就会偷几块钱出去买糖吃。”

    “六表叔从云南给奶奶捎回来的那只翡翠镯子,其实是我摔坏的。但是我当时很害怕就把它原封不动的放盒子里,后来你拿给奶奶之后才发现成两截了,害得你被奶奶骂。”

    “你替我开家长会,老师说我表现不好,你原原本本地回来告诉妈妈。你走之后,妈妈揍了我一顿。当时我一边哭,一边在心里骂你说你不是我爷爷。”

    “你跟我说你要活到一百岁,看着我们三个孙子辈的孩子成家。现在哥哥姐姐都结婚了,你也看到慕承和了,他人好,真的好。”

    ……

    说了不知道多久的话,最后两个护士推门进来抄那些生命体征的数据,才打断了我。然后,护士又陆陆续续地挂液体,给爷爷输液。

    我把地方给她们挪出来,到了屋外。

    已经是晚饭时间,其他病房都飘着饭菜的味道。

    正巧堂哥两口子来了,看到我就说:“你先去吃饭,我先守着,有事给你电话。”

    我们都知道,所谓的有事是件什么事。

    走廊上没看到慕承和,我绕了一圈,在紧急出口那边的楼梯间看到他。他两层楼之间的拐角处,坐在地上,看着暮色中的秋雨发愣,一个人静静地抽烟。

    我走过去,紧挨着他,以相同的姿势席地而坐。

    “饿不饿?”他灭了烟问我。

    “嗯,饿。”

    “那边有人了?”

    “嗯。”

    “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回去给你取件衣服,半夜里气温低。”

    3、

    才走到楼下就接到堂哥电话,然后又一口气冲上来,到医院那一层,看到病房里穿白大褂的人来人往。

    堂哥见我就急忙解释说:“刚才,心脏突然衰竭,医生在做急救。”

    过了一会儿,所有人无奈的摇头。医生叫护士看了下表,对着护士说:“死亡时间10月1日十九点三十一分。”

    然后仪器的电源被关掉。

    我挤过去,摸了摸爷爷的手,还是温热柔软的,似乎这一切都还不太真实。

    到底,我的执念还是没能留下他。

    奶奶随后才到,看到床上的尸体,终究没忍住,抽泣起来。

    最后,我陪着奶奶坐在走廊上。慕承和与他们一起在联系地方和人给爷爷办后事。奶奶过了会儿,倒是不哭了,就是神神叨叨地翻来覆去说着我爸和爷爷的那几件事情。

    她没吃饭,怕她饿着,就问她要吃什么。

    她说:“你给我削梨。”

    等我去楼下给她买了梨回来,她又嚷着要吃苹果。

    我耐着性子又去给她买苹果。

    她看着苹果和梨,喃喃地说了一句:“老头子,我们共果不分梨。”

    共果不分梨。

    这是以前爷爷经常提的家乡话,就说苹果和梨都要一起吃,不能分开。这样,一家人永远都团团圆圆的。

    不禁心中黯然。

    我去借了把水果刀,把手上的东西一起洗了洗,就给她削苹果。

    皮削好递给她之后,她也不吃,拿在手里静静地看。

    我便继续去削梨。

    削到一半,奶奶突然一把抓住我,激动的说:“不能分!不能分!”

    我的手一滑,狠狠地在掌心割出一道口子。开始是麻木的,等了会儿才开始渗血。我哄了哄她,再放下东西,跑去洗手间冲伤口。

    那刀锋真是太快了,虽说划出的伤口才半寸长,可是很深,血随着水龙头的自来水往外冒,我洗了洗,用一张餐巾纸随意地覆在上面。

    回到座位,发现那个梨上也沾了血丝,便扔了,又从兜里掏了一个继续削。

    奶奶以前骂过我心硬,而且是又冷又硬。

    我一直没哭。

    因为被割伤的地方在掌心,我一直拿东西做事,轻轻动一动就裂开,所以依然都在渗血。我倒不以为意,血染红了就又换一张纸巾。

    我想一个对自己的疼痛都这么冷漠的人,如何会对别人热的起来。

    夜里,慕承和陪着我回去休息。

    他看到我手上裹着的餐巾纸,问我怎么回事,我也没有回答,直接关掉灯就和衣睡觉。他在自己房间开着灯靠在床头看书。大家都没关卧室房门,所以我能看到从他房间透过来的橘红色的光。

    不知道过了多久,传来他轻轻的脚步声。

    而后,听到他的脚步停在我的门口,似乎在看我睡得是否安稳。

    他静立了稍许,才离开。

    又过了很久,我翻了个身,不小心把枕边的手机碰到地上,发出一个沉闷的响声。他察觉动静,再一次地走到门口,还是在黑暗中静静地站立。

    这回,他没有轻易地回去,而是问了句:“是不是睡不着?”

    我迟疑稍许,才轻声应了下。

    他浅浅地叹了气,打开灯走近我,坐在床边。

    我背过身去。

    “薛桐……”他说,“你要是睡不着,我就陪你说说话。”

    “很多年轻的孩子总觉得世界上最不可接受的、最痛苦的是失去爱情,以至于他们轻视生命。其实,他们多半没有痛失至亲的经历。也许你抱着对父亲的还会复活的最后幻想,寄托在了你爷爷的身上,所以才比他们更加难受。”

    听倒他说到这一句,我忍不住握紧拳头,用指甲狠狠地掐了掐掌心的伤口,一下子又开始流血。

    好像只要身体疼,心里的那种痛苦就可以缓解似的。

    可是片刻后,手在疼心理却还是继续疼。

    我将被子蒙住头,缩到被窝里去,然后说:“当时爸爸出事,奶奶不许我跟爷爷说,怕爷爷发心脏病,但是我不听。如果当时,我不是那么激动的将这个消息告诉爷爷,他也许就不会这样。所以奶奶恨我,他们都恨我,都是我的错。”

    慕承和顿了顿,开口缓缓说:“薛桐,我上次给你讲了我爸爸的事,其实后面还有一部分没有说完。”

    我在被窝里屏住呼吸。

    他说:“后来,我爸爸他一直在生病,神智不清,最后一年多连我都不认识,被关在精神病院里。可是有一次,他突然认出我,还说:‘小和,爸爸病好了,爸爸想回家。’我就逼着我妈托人把他接回家。”

    “那个时候,他们早就离婚了,也没住一起,我就说我能照顾他。开始他都好好的,能和我说话,能吃我做的饭,能一个人在家里看点书。我怎么知道他就突然自杀呢。”

    “他是半夜上吊的,我早上起床才发现。然后我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个时候没有电话,他挂在家里的大门口,我不敢从那里出去,就这么坐在地板上,盯着他。直到夜里很晚,因为我一天没去上学,学校老师只得跟母亲单位联络,我母亲才找上门。”

    “我就一直想,我才是凶手。这个结论一直困扰我很久,我甚至只要看到门就会有一种幻觉,好像他还吊在那里看着我,眼里全是埋怨。后来在俄罗斯,他们告诉我大麻可以麻痹神经,脑子会变迟钝,就什么也记不起来,我有一段时间就疯狂地吸食那个东西。”

    “后来,我母亲知道之后,将我软禁起来戒毒,找了很多心理医生。”

    “可是哪怕过了那么多年,我都不敢呆在这套房子里,好像一进门,一到夜里,他就会回来。只要我一个人坐在黑暗里,对着他去世的那个地方,似乎可以直接和他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对话,有时候会听到人声,有时候听到噪音。后来又去看医生,他们说我只是幻听。所以,我宁愿耳朵聋掉,那就再也听不见那些声音了。”

    我掀开被子,坐起来,看到他眼里痛苦的神色。我一直以为,他一辈子也不会告诉我这些,一辈子也不愿意再次回忆起那段过往。我轻轻搂住他的脖子,颤声道:“你不用说这些。”

    “不,我得告诉你。不然我的心永远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地方,一看到你就自卑。”他说。

    “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爱孩子,所以我想教书。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孩子,我才觉得生活有希望。后来,你来了。薛桐,你来了。那天晚上,你在那么冷的雪地里给我找隐形眼镜,手指都冻得通红。”,

    “你简直就是一个天使。你总是有那么丰富的表情,爱笑,爱皱眉,爱脸红,爱生气。连生气发窘的时候,都是那么有意思。”

    “你让我发现,不能永远都活在过去。况且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什么也不害怕。新年零点时,你对着我在许愿,其实我也偷偷许了个愿,就是希望眼前这个女孩儿永远快乐幸福。”

    “所以,你不要自责。薛桐,你明白吗?只要你有一丁点难过,我就会心疼。无论是爷爷还是你爸爸,他们的爱和我是一样,所以他们肯定也不愿意你继续责怪自己。”他的嗓音听起来有点沙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