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2章 随手转发正能量(1)

2020-09-21 14:24:5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何璐给男朋友付小天打了一下午电话,这是付小天去美国出差的第二天,算算这十几个小时的飞行现在怎么着也落地了,但一直提示关机。她听着手机里的机械女声,心想,稍后再拨你倒是给我通啊。

    何璐,某广告公司创意总监,人称千面教主,在前一秒可以挂着空姐标准微笑拎着一大袋下午茶犒劳同事,后一秒开分工会的时候就骂得人狗血淋头,让人恨不得把上周喝的星巴克都吐出来还给她。她的衣帽间里全部都是当季最新的大牌,整个化妆台和小冰箱里摆满了黑色系香水,按运势风水决定今天喷哪瓶,不化妆不出门,眼角的最后那一笔眼线喜欢飞到月球去,猛一看就是一个标准的现代女王。

    但经不住仔细看。

    她的爱好非常接地气,喜洋洋与灰太狼狂热爱好者,反感流行歌,酷爱网络名曲,“动次打次”那种。她还是人前精致、背后邋遢的典型,一定不要看她的家,因为你会以为她同时跟二十个糙汉住在一起,且这番狼狈景象也不过是她男朋友一天没收拾所致。

    她男朋友付小天,典型温顺小白脸,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何璐的宠物,看见主人必摇尾巴,有问必答,让他往前他跑得比运动员还快,让他摘个星星他还真的研究过给星星命名这件事。这一对天作之合的“玉童金女”在一起四年,这要追溯到大学毕业那天,何璐抛的学士帽砸中了付小天,没想到砸出了一段姻缘,付小天说要一辈子做她的剥虾专业户以及洗脚师傅。

    “出”和“轨”这两个字,在何璐的字典里根本无法组成一个正常的词汇。

    电话打不通,下班后何璐只好一个人吃饭,路过某大牌旗舰店时心情大好地买了个包,嘴痒想吃泡芙,于是戴着墨镜下到负一楼,坐电梯的时候她觉得身上的味道有些奇怪,看来是今天选错了香水,后来才知道选错香水的原因是今天风水不好,因为她看见付小天像逗小孩一样正喂一个整容女吃泡芙。

    “肌无力吗,自己不会动手?”何璐飘到两人旁边默默地对整容女说话。

    两人像是看到鬼,在泡芙店前忘我地尖叫了起来,何璐视若无睹,照常买泡芙、装袋,然后转身想走。付小天突然把她拽住,半天憋出几个字,“我一直想跟你说……”何璐别过头打断他,“你没在太平洋坠机,我真觉得有点可惜。”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像是路过家楼下看见两只野猫偷情一样,特别事不关己且潇洒。

    然后一个人在酒吧哭成泪人。

    付小天还说去美国,真是长本事敢骗我了,我一原装的竟然输给玻尿酸,谁给你的胆子劈腿啊,谁允许在老娘说不要你之前你先罢工的啊,何璐一杯接一杯地灌酒,全程戴着墨镜,镜片几乎都湿了。

    从酒吧出来后,何璐的意识就进入了二次元,她觉得街上的行人都在笑,房子不是房子,车子不是车子,打着趔趄走了几步,她突然很想吃火锅。

    因为酒精过敏,何璐的脖子到脸全起了红疹,眼线睫毛膏还伴随着干透的泪痕铺在脸上,以至于海底捞热情的服务生阿姨都看僵了,旁边表演甩面条的小伙儿吓得直接把面缠在了脖子上。何璐醉得已经看不清iPad上的菜单,丢给服务生随便点,服务生现在很想点120。

    等开锅的时候,何璐瞧见旁边座位的一对男女,男人坐姿像个姑娘,一直埋着头,女人则正襟危坐,两手放胸前,看着像是在吵架。上菜的间隙,何璐一直在偷听他们讲话,女人每句话前会先加一句“李冲我跟你说”,然后再开始进入正题。她说她讲话喜欢反着讲,作为男朋友必须听懂她的意思,还让他少点话语权,哪个男人不是绕着女朋友转的,还说手机的作用就是让他接电话的,不希望响了五声还没人接,以及一个有了女朋友的男人就不该再出去混局了,女人如衣服,朋友如手足,那是古人说的话,不给你衣服穿,你还有脸出门吗。

    何璐听到这里,身上的汗毛已经全竖起来了,虚晃的意识中,好像看见平日那个趾高气扬的自己,也是这么跟付小天说话的,每个字句、每个表情都霸道到不可理喻,无以复加。

    男人像个受气包一样照单全收,在一边点头如捣蒜。

    “你再这样,我可是要跟你分手了。”那个女人轻描淡写地撂下一句话。

    这句话何璐也经常说,她看见自己坐在对面咄咄逼人的样子,觉得胃里有些难受。开锅后的红汤不小心溅到她手上,一股无名火上头,她起身到隔壁桌站定,俯下身搭着男人肩膀醉醺醺地说,“你叫李冲是吧,兄弟不是我说你,你妈从小都没这么数落过你吧,有人是矫情丫鬟命,你还非拿她当公主,你傻啊。”这话一出,那女的就不高兴了,嚷嚷着“你谁啊你哪里跑出来的”,然后非常小人物地说了很多难听的脏话。何璐吐了口酒气,把墨镜摘下一半,露出与眼妆混成一团的眼睛,歪着嘴,对着女人就一顿扫射,“你先闭嘴,我说咱能不那么作么,有时间列那么多不平等条约,好好让脑袋多装点实在东西吧,别把矫情当优点,长这么低调活得这么瑟,以为全天下都欠着你啊。人一大好青年,被你训得话都说不出一句,这么个谈恋爱法儿,智商是往负二百五上靠吗,中情局怎么没抓你啊!”

    她觉得好爽,骂得自己好爽。

    疯子,疯子!女人气得说不出话,何璐在被服务生拽走之前,指着男人喊,“李冲,她不要你,我要!分手不就俩字儿,爷们儿,坦荡荡!”

    被服务生拽走之后,何璐的意识就模糊了,她觉得自己身体变得好轻,接着思绪从海底捞飞到泡芙店,然后越飘越远,飘到决定跟付小天同居那天看的房子里,一起上课的教学楼里。后来,记忆一片混沌,最后能记得的,是那个桌上的女人变成自己的脸,而那个叫李冲的男人,胆小着佝偻着背,他默默回过头,变成了付小天的样子。

    何璐是被楼上的施工声吵醒的,她整个人倒在卧室的地上,太阳穴突突直跳,已经记不清自己怎么回的家。房间里都漾着酒气,她艰难地爬起来,想喝点水,手却鬼使神差地去掏手机。一通电话都没有,一条微信也没有,付小天也是够狠的,她被甩了,她现在是全天下最可笑最可怜的人,竟然没一个人安慰。呵呵,真是太把自己当回事,何璐摇摇脑袋,踩过地上狼藉的衣物和文件去客厅倒水喝。眼看已经11点,她还不紧不慢地洗漱、化妆,用了好多遮瑕膏拼命遮住已经肿得很高的青蛙眼。

    何璐到了公司后才点开微博,也是从此刻开始,醉后的危机才正式上演。

    她关注的那些段子手大V,不约而同转发了一条微博,原博是这么写的:昨晚11点40分左右在××路海底捞吃饭,碰到一个女生,戴着墨镜,身上有红疹,长鬈发,身高1米60左右,她应该是喝醉了,但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我很想找到她,告诉她我喜欢她,希望大家能帮我转发,照片如下。

    何璐机械地点开配图,也是当场就醉了,图上是她被两个海底捞服务生扛走的抓拍,那张变形的脸和衣角被卷起露出的肚腩简直惨不忍睹。何璐呆坐在办公室,盯着那些说“随手转发正能量”的热心转发出神,感觉自己被谁拎去了火山口,像是《2012》里那个奇葩电台DJ一样,拥抱喷涌而出的岩浆,分分钟化为灰烬。

    何璐怎么也想不起来那晚发生了什么,唯独记得有李冲这么个人,以及被火锅油烫过的手。像做了坏事怕被发现,何璐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她撑住脑袋,用力扯了扯阵痛的头皮。

    恰好这时新来的实习生抱了一叠策划案敲门进来,看见她的电脑屏幕,单纯孩子本想借此跟领导套套近乎,就随口说了句“这人的衣服是不是璐姐也有一件啊”,谁知偏偏撞上了枪眼,何璐一巴掌拍上桌子大声呵斥,“我怎么可能有这种衣服,把你眼睛给我洗干净再说话,策划案拿回去重写!”

    “可、可您还没看呢!”

    “眼神儿这么差脑子能好使吗,出去出去!”

    何璐看见那实习生几乎是含着泪飘走的,她心里埋汰了自己一万遍,可就是控制不住情绪,这枚已经蓄势待发的地雷,谁踩上谁遭殃。

    自此以后,何璐每分每秒都在关注着这条微博。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转发,更有很多热心的网友已经提供了好多线索和候选对象,更好笑的是那个叫李冲的男主角竟然还在自己微博上直播找当事人的动向,今天去了哪,见了谁,寻寻觅觅,一直没找到那个她。

    那个她,现在很想死。

    网络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东西。

    短短两天时间,线索就越加明朗了,泡芙店的收银员说这个女子来买过泡芙,好像撞见了自己男朋友出轨;海底捞的服务生跳出来说当时她喝醉了,把她送上出租车的时候,记得她说了一声乐成公寓。绑着何璐的那条线震颤得越来越厉害,似乎有很多人正牵着线要找过来了。

    下班后,何璐不敢戴墨镜,就戴了个帽子披了条纱巾,还一定要等公司人去楼空了才敢走。在最焦头烂额的时候,付小天来了电话,说要见她。

    何璐竟然去了,她一路像做贼一样逃避所有行人的眼神,到了让付小天特意订的餐厅包厢,她看见电视上自己那张醉酒照片已经登上了民生新闻,电视机下的付小天正用叵测的眼神望着她,两个人面面相觑。

    “这是怎么回事?”付小天帮何璐把茶水斟上。

    “不要问我,我也不知道。”何璐强装镇定,夹菜吃起来。

    “璐,今天来我是想把话说清楚的。”

    “不用说了,够清楚了。‘出轨’两个字就已经高度概括一切了,你给它那么多阅读理解,人同意了吗?”“璐,我知道你嘴皮子溜我说不过你,我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我怎么对你的你知道,你说什么都是圣旨我岂敢不从。但我今年已经二十八了,就算年纪可以陪着你耗,但自尊心真的也耗不起了。我们都不再是过去那个野蛮女友和受气包了,如果我再不活得像个男人一点,可能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你懂吗?”“不懂。”“何璐你别无理取闹了。”何璐把筷子摔在桌子上,抬头问他,“我无理取闹?你有说过吗?我问你打从一开始我们在一起,你有说过你那么在乎你那颗所谓的自尊心吗?我一直都是这样,在自己世界里活得好好的,是你着脸给我骂、给我剥虾、给我当宠物,如果你觉得我强势,那你就反驳我啊,你把你的道理拿出来,把你身上那些连透视都透不出来的男人味砸在我脸上,让我觉得我该听你的。付小天,这都不是你出轨的理由,一个连‘不’字都不会说,要靠出轨来证明自己自尊心的人,我觉得你是在侮辱男同胞吧!”

    付小天的脸瞬间多云转暴雨,他握紧茶杯“呵呵”冷笑了两声,“说得好听,你除了让我仰视你,恭恭敬敬地帮你扶正你的皇冠,你根本不会给我平起平坐的机会。你把你那一套大道理绑我身上,觉得我这不行那不行,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以为自己真的就那么完美,那么重要吗?我真的好累,我眼睛看着疼,脖子仰着疼,全身上下都不舒服。我真的想离开了。”

    “给你一个小时,回去收拾行李,一件不留,头发也不允许。”何璐依然很镇定。

    “你自己好好的。”付小天无奈地起身。

    “钥匙用完放桌上。”何璐说。

    付小天停了一下,然后悻悻地走了。留下何璐一个人和一桌子的菜,付小天点了她最爱的松鼠鳜鱼和麻辣小龙虾,她招呼服务员上了份米饭,然后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一碗米饭下去,她戴上手套,准备剥虾吃,过去都是付小天把鲜嫩的虾肉剥好放到她碗里,现在只能靠自己。虾壳又烫又硬,好不容易剥开,却看见虾肉连着头部的黄色物体,她有些反胃,捂着嘴,眼泪大颗地掉下来。

    李冲又一次落了空,这已经是他这几天见过的第十六个疑似海底捞女生了,事情其实变得有些啼笑皆非。因为爸爸是做房地产的,他也算是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只是平时不主动露富,最多是在微博上无意识地发些吃喝拉撒的生活照,只是被眼尖的人认出照片一角的包包是普拉达,餐厅是最贵的那家自助餐厅,以及座驾是玛莎拉蒂。

    于是莫名其妙多了很多喊他老公的,以致很多女生都主动联系他,说自己就是你要找的人。李冲很无奈,即便何璐的样子不能记得完全,但她的声音绝对不会忘记。

    那晚何璐带着醉意的声音让李冲一想起就浑身酥麻麻的,也是在她喊着“我要你”之后,他忽地燃起了隐藏在心底的男儿本色,当即跟女友提了分手,只是跑出去追何璐的时候,出租车已经走远了。

    城市落寞得像是一座迷宫,那些夜晚的霓虹和过往的车辆行人在他眼里都是找到何璐的阻碍。李冲失落地坐在出租车上,司机问他去哪,他只说往人少的地方开,看心情决定目的地。一路上司机都把打车软件开着,各种各样的声音涌进来:我在哪里,要去哪里。

    我在这里,要找到你。

    出租车一个转弯,缓缓驶向北面的商业街,突然,一个女声从手机里蹿了出来,“师傅你好,我在北街,去乐成公寓。”

    李冲一个激灵,上前抓住司机的脖子吼破了音,“师傅!去北街!去接这个女人!”

    何璐拉低了帽檐,蹑手蹑脚走在人群里,三分钟前发出的打车信息还没有司机接单,她叹了口气刚想取消,突然就被接单了。打来电话的是一个心急如焚的年轻男子,一接通就像记者一样问道你在哪、你是不是要去乐成公寓、千万别动我马上就来以及好像跟别人说了句“师傅你快点”。这司机也太饥渴了吧,何璐摸不着头脑,以为是恶作剧没有多想就直接取消了订单,她把手机放回包里,正准备走,一辆出租车打了个漂移停在她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