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4章 随手转发正能量(3)

2020-09-21 14:24:5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从兰卡威机场出来,冬天转换夏天,摆脱一身厚重大衣,何璐他们一行人就疯了,这才是海岛的意义。他们的酒店在兰卡威最美的真浪海滩边上,每个人都是豪华套房,何璐躺在两米多宽的大床上,看着落地窗外绵延无尽的海,觉得这半年多承受的好与坏似乎也都值得了。

    哦忘记说,李冲也来了。他自掏腰包住在何璐对面,每天谨慎地盯着对方一言一行,像个太监一样驮着自己的主子去海边晒成狗。

    同事们似乎都被李冲收买了,约好集体出海的时候,一群人都顾着自拍,拍着拍着人就不见了,最后只剩何璐和李冲两个游客在帆船上。

    海上有个项目叫海水按摩,船边挂一个网兜,人躺上去冲浪,李冲知道何璐怕水,故意把她推到网兜里,然后跳下去享受她一边尖叫一边抱住自己的快感。上了小岛的热带雨林,就各种拿死蝙蝠毛毛虫吓她,当然返回码头的时候,他脸上和身上一定会留下何璐的手掌和拳印。

    这女人不去当特警真是可惜了。

    晚上的海滩烧烤,何璐准备把白天受的惊吓一顿吃回来。当晚所有食物分散在四个亭子里,左右都可排队自取,何璐吃过第八只烤大虾后,决定再来俩凑个整,于是优雅地晃到队伍里,看见餐盘里仅剩的最后一只,刚想夹,却被旁边的人夹走了。

    抬头一看,竟然是付小天。

    他的那个整容女友也同时看见了他们。这简直比偶像剧还要再狗血几个立方啊。

    何璐装作陌生人回到座位,李冲见她端了个空盘子回来魂不守舍的,刚想问,就被一群点着火把跑过来的当地表演者打断了,一个皮肤黝黑的胖子拿着吉他在台上说了些蹩脚的英语,然后更多的乐器掺和进来,那群人开始喷火和跳舞。

    在游客们情绪都被点燃的时候,那个胖子好像说了句“Don"t be shy”,然后那些表演者来每个餐桌上拉人了。非常幸运地,何璐被选中了,隔了三四张桌子的付小天也被选中了,非常不幸地,他们被组成了一对。

    胖子让所有人两两一对听节奏向前顶胯和向后撅屁股,本来前面两对还好,可等到何璐和付小天,胖子鬼使神差地连续叫了好几个向前的口令,只见他俩越靠越近,下面观众的欢呼声也随之越叫越响,场面好不尴尬。

    这时候,那个整容女突然从座位上跳起来想把付小天拉下去,胖子“NO、NO、NO”地阻拦,台下的游客也起哄,整容女急了,大吼一句标准的东北Chinglish,“He is my boyfriend,要跳也是withme!”说着抱住付小天就是一顿亲啊揉的,骚劲一秒钟释放,停都停不下来。

    何璐当场傻眼了,平时最得力的那张嘴今天完全派不上用场,李冲本来不知道付小天就是何璐前男友的,但听到桌上她的同事议论,也就恍然大悟,冲到何璐跟前,丢下他毕生的羞耻心,脱掉T恤,把一旁表演者的草裙借来穿上,牵起何璐就是一段华丽丽的冲式舞步――乱跳。他不仅把眉毛已经挤成一团的何璐搬上搬下外加绕圈,还故意用屁股把付小天和整容女挤出观众视线,整容女看不过去,一边往两人身边挤一边问,“你谁啊?”李冲一个转身,“何璐的银行司机兼保镖,行动人形立牌,抗压人肉沙包,三字简称,男朋友。”然后两手合拢作揖说,“东北滨崎步,幸会幸会。”这一外号,把整容女直接逼急了,她把表演者的火把抢了过来,拉着付小天钻到何璐和李冲中间,把付小天当钢管一样扒着来回转,马戏团都没那么精彩。

    最后是李冲情绪到了高点,直接亲上了何璐的嘴巴。付小天见状,一拳朝李冲脸上抡过去,这段精彩表演,才彻底结束。

    音乐和台下的游客都安静了,胖子也识趣地抱着吉他下了台,招呼多余的表演者散开。

    “不爽了?我亲何璐你不爽了?”李冲拎起付小天的衣领质问道,“那你当初抛弃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会成为别人的女人?”

    “李冲你闭嘴。”何璐皱着眉,觉得丢人。

    “你跟她在一起那么久到底有没有真的了解过她?”李冲更激动了,“她不是霸道,只是有主见;她不是强势,只是给自己安全感;她不是神勇铁金刚,那点脾气只是用来掩饰她心底的脆弱罢了。如果你懂她,就该让她去决定她能决定的,放弃她可以放弃的,在她有所期待的时候不要让她失望,在她脆弱的时候扶她一把,在她每次说她很好的时候就别真的离开了,就该知道她能一直欺负你霸占你所有的时间,是因为她爱你!”

    “我让你闭嘴!”何璐扇了李冲一耳光,“你心灵鸡汤看多了,会说那么多排比句就是懂我了?你不过是一张我拿着都嫌重的信用卡!我谢谢你这么会夸我,但你真夸错人了,没那么多只是而是,我就是那样的人。有句话你听好了,李冲,你女朋友不要你,我更不会要,就算你死了,我都不会为你哭一下,你还在这里逞什么英雄啊!”

    时间在此刻好像停顿了几秒,空气稀薄得像是只能依稀听见远处的退潮声。何璐捂着嘴,眼睛像被木炭熏过一般红,她看着李冲光着上身穿着草裙跑走的画面觉得特别好笑,不是笑他们这一场相遇有多么喜剧,而是笑她自己,这么多年过去,原来最懂她的竟然不是自己。

    她终于知道,有人不光能忍受她身上的刺,还能拔掉这些刺,有人能为她昂首挺胸而鼓掌,也能在她脆弱低下头的时候,帮她接住掉落的皇冠。

    而这个人,最后也没能留下。接下来的几天,李冲就消失了。

    何璐不敢去找他,也全然失去了旅行的心情。回国后,遇上寒潮,何璐睡了个昏天黑地,十二个小时后醒来,她无力地滑开手机,显示无服务,怪不得没一个电话吵她,当她用wifi打开微博时,才看见飞机失事的消息,她看着航班号有些头晕,便下床喝了杯水。从客厅一路回卧室,从桌上的花瓶、摆件、冰箱贴到鞋子、包包,床头的公仔,全部都是李冲送的,不知不觉,这张信用卡已经完全霸占了她的生活。

    她收拾好心情,然后又刷新微博,关于那架失事飞机的讨论接踵而至。昨天,她刚从这架飞机上下来,而且她清楚记得,李冲说跟她的航班号一样,只是晚了一天。

    她骂了句脏话,咬着已经发青的嘴唇,泪如雨下,是谁说,不会为他流泪呢。

    何璐颤颤巍巍地点开李冲的微博主页,看见他一天前发了一条微博:我的女王,自从爱上你,我变得好霸道;自从爱上你,我收藏了好多笑话;自从爱上你,我看见像你的姑娘都想亲一下(哈哈);自从爱上你,我无所不能;自从爱上你,我也爱上现在的我了。我只是来谢谢你,不要想太多,好好照顾自己,不行就让我来照顾你。

    何璐倒在床上,把手机甩在一边,她突然想起那晚在海底捞的情景,她记得自己醉醺醺地坐在出租车上,好像听到身后有人叫她,她转过身看见李冲大老远边跑边吼,“姑娘,我叫李冲,谢谢你!!我一定会找到你!!”

    白痴!何璐张着嘴,眼泪从眼角落在耳朵上,好痒。她觉得一辈子所能发生最大的悲剧应该就是现在了吧,是跟付小天分手的十倍,哦不,二十倍,三十倍。她的悲剧,都是自己作出来的,在拥有的时候轻易虚掷,失去后再自扇耳光,秉承着那一套“本该是如此”“我脾气就是这样”的圣母教条,向所有人证明失恋的人最伟大,既想让别人包容,又忍不住把向她走来的人推开一次又一次。

    暮色四合,何璐的眼泪一直没停。

    她用力翕了翕鼻子,再一次鼓起勇气看手机。

    刷过几条最新失事飞机的消息,看见几个段子手集体转发了一条一个小时前发布的微博:我女朋友是那班飞机,但是值机柜台上没她乘机信息啊,手机也打不通,求各位能联系上她的亲朋好友速速通知我,电话185××××××××,转发送楼送车啊!女朋友照片如图!

    配图还是她那张在海底捞戴墨镜露肚子的照片。李冲说,那晚他跑走之后,出海去另一个小岛独醉了三天。他一直记错了时间,7日回国记成了8日,所以根本没上那架飞机,但以为何璐在上面。

    那段时间,关于飞机失事的消息不绝于耳,穿着家居服的何璐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新闻播报,又有新的国家主动参与搜索失事飞机黑匣子的下落。她记得那天与李冲重逢的情景,两人相拥而泣,像是失而复得的情侣,在一起好久的家人。

    何璐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另一只手,正被李冲牵着。

    要有多幸运,两个人才能健康无事地执手偕老。平行时空里,飞机上的人都回了家,自此谁都别忘了,能拥抱到身边的人才是最奢侈的事。

    一百个人,有一百个对爱情的态度。我们谁都会受伤,也都会在爱里成熟,不依赖天长地久的承诺,不抱有唯我独尊的自负,在一百次冲动之前,看看自己在这段感情里的收获,别轻易觉得爱可弃,心可医,一个人能行。最好能记着,别人给你的爱,都是无辜的。

    随手转发正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