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6章 念念相忘(2)

2020-01-10 09:34: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转眼上了高二,课业压力更重,杨燚篮球也不打了,游戏也戒了,专心致志地学起了吉他。当时快男比赛火热,许念念最欣赏陈楚生,班上那个吉他弹得最好的同学乙还追过她,为此醋意大发的杨燚省下早晚饭钱买吉他,每晚翘掉一节晚自习去找吉他行的老板上课,为了学习上不拖后腿,回到家还要再做几套模拟卷,一熬就到凌晨。

    终于这种非人的折磨让杨燚直接晕在了升旗仪式上,医生说他低血糖外加操劳过度,住了半个月的院,不过也因此因祸得福,许念念每天放学都会来看他,顺便给他补课。

    其实学生时代能助推爱情的地方,不是学校操场或者宿舍楼下,而是医院。男女处在一间房里你侬我侬的,同床的病友再一添油加醋,感情值飞速上涨。杨燚终于向许念念表白的那天,是许念念给他削苹果,结果伤到手,杨燚学电视剧桥段,一把抓住她的手指就塞到嘴巴里,结果被血腥味呛得差点没咳死,他尴尬地用纸巾把许念念的伤口包住,含情脉脉地说,“我真的没啥本事,想干点坏事的时候就被老师捉到,考试的时候总会把正确的答案改成错的,就连我最喜欢的女孩儿都追不到。”许念念开始还嘴硬,装傻问他哪个女孩这么不走运,结果单纯的杨燚带着哭腔大喊,“你啊,我的祖宗!”

    当晚杨燚就出院了,拿着一张创可贴跑到许念念家楼下,然后打电话叫她到窗台,因为创可贴太轻,根本扔不到三楼,于是就随便从书包里抽了几张卷子包着石块一起扔,结果没扔到三楼,倒是砸破了二楼住户的窗户,连累许念念一起赔了下周的饭钱,两个穷鬼投靠路望和向语安,每天啃包子啃得非常开心。

    在高二气氛最紧张,满空气都是油墨味的时候,许念念和杨燚恋爱了。

    花店里。

    “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啊,不会是在医院我跟你表白的那一刻吧?”杨燚站在许念念身后,问她。

    “你喜欢百合还是菊花啊?”正在选花的许念念没空搭他的茬。

    “你不说我就当你对我是一见钟情,从初中转学那会儿你就拜倒在哥的容颜之下了。”杨燚自顾自地说。

    “菊花吧,适合你的气质。”

    “你气质才是菊花呢!”

    许念念买完花,走之前侧着头跟杨燚说,“我看过一本书,上面说,任何事情一旦讲究个所以然来,这么合理合法,就失去它本身的乐趣了。”

    杨燚显然没听懂。

    十七岁的许念念也不懂,她只知道在最坏的时机跟杨燚在一起是种冒险,但如果不冒这次险,放弃了一个这么可爱的人,那就对自己的青春年少没了交代。她要在未来的某年,坦荡荡地向全世界宣布,姐是早恋过的人。

    高三的杨燚成了学霸,早恋没有成为他学习的拖累,反而成为促成他越来越好的桥梁,因为他心里的小宇宙告诉自己,高考不比升高中,他要跟许念念去同一所大学,同一座城市。不过学校可不懂这人情世故,每个人都已经入了厂装好零件,就不得分心必须按部就班,同一批次生产。那个时候,每天各科都会发一张卷子,密集到连眼保健操时间都得埋头做题,班主任知道杨燚跟许念念的关系后,三番五次干涉过,二模成绩下来,许念念和杨燚扬眉吐气地霸占年级第五和第十三名,于是老师也没了立场。

    在高三,成绩就是为非作歹的免死金牌,杨燚把他和许念念的桌子搬到教室最后面,在旁边用一堆拖把隔开,弄得像给他们造了个结界,他还跟班主任签订“三不条约”,只要年级排名维持在前二十名,各科老师不得强行给他们发那么多模拟卷,不得干涉他们谈恋爱,不得耽误他们上课睡觉。这不平等条约摆谁面前都要七窍生烟,但他们的班主任居然默认了。没办法,班上能上211院校的苗子所剩不多,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高考倒计时一百多天的时候,许念念每天都能收到酒心巧克力,还用粉色的盒子包装好。杨燚知道后满肚子的醋,说这人怎么知道你喜欢吃酒心巧克力,许念念逗他,说你看看别人,既用心还这么洋气。杨燚气不过,花了一周的零花钱给她买了盒哈根达斯,说,看吧,这些都是我给你的爱。结果第二周就成了小白脸,捡许念念剩下的吃,坐在面馆里,操着嘶哑的声音说,“老板,给我来一份五分熟的韭菜盒子。”

    穷也要穷得有档次,真是要跟许念念比一辈子。

    后来,听路望的同学说,路望在家里吃酒心巧克力吃醉了。路望找过许念念,他说我送了你那么多巧克力,你都给我退回来了,就跟数学最后一道选择题我辛辛苦苦算了好几页草稿纸,结果ABCD里都没有我要的答案。我喜欢你这么久,明知道是死路,也还是硬着头皮走,马上就要毕业了,我觉得如果不再争取一下就永远失去你了。

    许念念特别感动,换作是谁看见一韩系美男杵你面前撂下这番铿锵的表白都受不住,但她说,巧克力我没还回去,都自己吃了。但是,我只是把它当作巧克力,从初中到现在,我想我会一直珍惜酒心巧克力,不会戒掉的。

    时间再一晃,高考结束,学校里狼藉一片,在漫天的书和作业本里,杨燚偷偷吻了许念念,说会一直陪她在身边。

    在散伙饭当晚,他们四个人都喝醉了,路望醉后也不失态,像个刚出生的婴儿乖乖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许念念大咧咧地招呼着她那一帮毒舌派帮众,杨燚则坐在位子上碎碎念,唯独一向文静得体的向语安在一边哭着瞎嚷嚷,她拎着半瓶酒晃到杨燚面前,说,我们四个一辈子都别分开,谁也别忘了谁。

    她还说,路望的酒心巧克力,是我送的,我们初中的同学录上,路望最喜欢吃的零食,写的就是酒心巧克力。其实我挺羡慕你跟许念念的,爱恨都那么直接,或许我只能永远以朋友之名爱着他吧。四火,帮我保守这个秘密好吗?

    当时晕乎乎的杨燚觉得向语安特别可怜,于是拼命点头。

    向语安把半瓶酒仰头喝完,她说,再跟你说一个秘密,其实初三那年,你跟外教打架,老师把你换到许念念旁边,是许念念提出的,她真的很喜欢你。

    拥堵的车流一点移动的意思都没有,许念念不耐烦地开窗朝外探出身子,再一看时间,满脸愁容。

    “很赶时间啊?”杨燚倒是轻松,自在地把头枕在胳膊上,哼起歌儿来。许念念没理会他,头始终朝向前方,偷偷用眼角余光看他。“不然我们坐地铁吧,前面有个入口!”杨燚突然坐起来,指着前面那个“Subway”的牌子说。“那是快餐店!”许念念被他逗得哭笑不得,“真有你的,你对得起清华学子的称号吗?”“清华又没教我认识所有快餐店,以为都像你们厦大的这么洋气啊?”杨燚话音未落,许念念脸就沉了下来,然后两个人面面相觑,话题到这里落入尴尬。

    凝滞的时间又隔了许久,许念念开口说道,“其实我不是因为发烧才没考好的,而是我故意空了两道大题,为了能跟你一起去厦大。结果谁知道你小宇宙爆发,考上了清华。或许这就叫造化弄人吧,注定我们要经历一场漫长的异地恋。”

    录取通知书下来,路望去了上海,许念念和杨燚南北各一方,比起活生生被拆散的小两口,更惊人的是,向语安其实没有参加高考,但仍然直升了广州的名牌大学,许念念和杨燚一度还觉得她是不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后来才知道她爸是那所大学的校长。

    自此,铁打的四人组四散天涯,终于要面临告别。

    许念念去厦门那天,她坐在去机场的大巴上,司机迟迟没有发车,杨燚就一直在窗外守着,时不时上来嘱咐“每天都要打电话”“不许跟别的男生搭讪”以及“照顾好自己”。当时天气很热,他虚起眼睛站在阳光里一直没离开过,直到发车了,他塞给许念念一条手绳,然后跟着车跑,一直跑到跟不上车。

    眼睛通红的许念念转过身,看见手绳上系着“天”“长”两粒珠子。后来杨燚说,这是他跟别人学了半学期才编出来的,其间偷偷摸摸去学校门口买一毛钱一根的绳子,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在桌子底下编的,但编手绳这事实在太娘了,导致他做了好几晚的噩梦。

    上大学后的杨燚成了全校的红人,成年后的他愈发精致帅气,加上打了那么多年篮球,身材出落得挺拔,光是双手做个向上抬举的动作,那肌肉线条也能让好多女生鼻血一地。在高二时学的吉他后来也派上用场,建立了吉他社,招揽了一群像中学时那么挺他的小弟。当寝室里的兄弟们还在为哪里有爱情动作片下载,如何打到游戏装备,怎么捯饬自己更受女生欢迎发愁的时候,他已经不屑这些世俗纷扰一边抱着吉他一边给许念念打电话,身后飞来无数弹幕,全是他的内心独白:老子不用看片,有老婆看,老子打网游成魔的时候你们还在玩超级玛丽,老子不用捯饬,每天早上被自己帅醒。

    到了大二,杨燚参加的文艺活动越来越多,跟许念念一天信息发不了几条,晚上的电话还经常因为回寝室太晚而只能用“晚安”“早点睡”这样的说辞敷衍了事。异地恋最可怕的,就是在两个人抱不到的情况下,还剥夺彼此仅存的沟通权利,女汉子柔情起来就是片汪洋,更何况是许念念这样要命的女人,抓不到摸不着,脑补小剧场就开始播放,结果带来两个人恋爱后无休止的吵架。

    最严重的一次是杨燚跟系上的同学一起去唱歌,结果酒喝多了躺在一个女生怀里睡着了,同学整蛊他拍下来发到了QQ空间。这位同学本来跟许念念没半毛钱关系,但当时翻遍杨燚空间、博客,像个私家侦探一样的许念念,还是不经意看到了那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