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9章 无醉不欢(2)

2020-09-21 14:24:5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最后还是范范收留了她,毕竟是个男人,看着女人落难,别扭都得翻篇。手机安静了一晚上,佟菲气不过,躺在床上拉着范范一起骂葛成宇,其间聊到范范救急发来的评价,他诧异道那时候生气都来不及,哪会雪中送炭。佟菲这才领教到自己的荒唐,一敏感就给自己加戏,忘了对方的好,于是连夜赶回葛成宇那儿,结果敲门没人应,用钥匙开了门发现里面没人。

    葛成宇说是那晚陪林娇去见客户,喝多了林娇就给他开了个酒店,但从同事那里,又听说那晚他们是一起睡的。佟菲一贯的奶声也终于变了调,质问他,女朋友搬走当晚就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以前不喝酒,现在这么爱醉,你一个试睡员,成了陪睡员,要不要脸啊。葛成宇也无奈,说他眼里的佟菲不是这么无理取闹的人,结果一语成谶,经历了这么多次分手,她真的学会了太多无理取闹,辩论终于变争吵,讽刺胜过妥协,佟菲第一次提出分手。

    出租车开到酒店楼下。

    这是一家汽车旅馆,据资料说,这家旅馆隐私保护做得很好,每个房间都有一个独立的车库,可以直接从酒店大门开到房间,从在前台办理入住到房间全程完全不用露脸。佟菲独身一人用不着那么偷偷摸摸,于是中途下了车,结果当场就脸红脖子粗了,整个大厅覆盖着深紫色的丝绒,灯光幽暗,从天花板垂下的吊柱上悬挂着各色情趣用品,而就在前台后面的公共区域,有一个旋转木马,几对男女正在喝酒调情,更有甚者,一前一后贴着亲得欢脱。

    虽然见过不少大世面,但这么直接的夜店风,让佟菲一下子局促起来,办理入住的时候,前台的小伙还再三确认她是不是一个人,她把胸一挺,故作风流地说,“不,朋友晚上来。”

    无比标准的台湾腔,她给自己点了个赞。

    前台说她订的“秘密花园”主题房还没有打扫完,暂时办不了入住,职业病一犯,佟菲心里画起叉,无奈之下,她坐在大厅的紫色沙发上休息,在这种触目惊心的地方一闲下来满脑子又涌上玛丽苏情绪。后来那几个台北男女过来请她喝酒,才知道原来是三对新人的蜜月酒局,不知哪根筋搭错线,佟菲真跟他们去了,坐上旋转木马,端着香槟杯,在紫红色光线下仰头喝起来。本来还舒缓的纯音乐,随着她的加入,音乐换成欧美舞曲,且越来越大声,她心想,真当自己是夜店啊,回头一定要给这家酒店差评。

    她又猛灌了自己一口酒。

    此时,距她遇见自己的还有一个小时。

    分手后的佟菲重回那片她熟悉的阴天,明明是自己提出的分手,但比之前被分手更痛,不是说两个人拽一根皮筋,晚松手的那个才会疼么。那段时间,范范都陪着她,要喝酒陪她喝,要去KTV鬼哭狼嚎,就陪她把嗓子吼哑,还学网上的偏方,给她一个纸袋子舒压,佟菲没吐两口气就哭了,她觉得自己好狼狈,在这扮演楚楚可怜,葛成宇应该抱着美人享受新恋情了吧。

    其实葛成宇找过佟菲,但都吃了闭门羹,忠犬丢了主人,他忧郁过好一阵子,但林娇都陪着他,这个女人的聪明就在于,示好之后,不急于求成,没有半点侵略性,在其最脆弱的时候,以安慰鼓励来洗脑对方神经,攻其不备,乘人之危。

    在这只忠犬的天平就快要倾倒的时候,佟菲在一个日本酒店被人禁足了,起因是她为了测试酒店服务员态度,刻意一天入住穿得像个女星,一天入住又像是刚从菜市场回来的摔跤选手,看看所受到的服务是否有明显不同。结果服务没感受到,倒是被前台认了出来,好巧不巧,这家酒店是当地黑道的分部,几个人围住她,翻了她的行李,一看这么多“作案工具”,不知出于什么目的抢了她的手机,把她关在了酒店房间里。

    佟菲一百万个委屈,她不过是一个试睡员,想把打了5分全好评的页面给其中那个看着像领班的胡子男看,但对方喋喋一通完全不买账。

    最后还是葛成宇破门而入,拯救佟菲于水火,听说是那帮黑道错把佟菲误认为是背叛他们老大的女人。这事儿之后,葛成宇开玩笑说,看不出来,你长得还跟人黑道大嫂一样啊,怪不得现在脾气这么大。也是怕的,佟菲惊魂未定,猛灌了几瓶酒下去,一句话也不说,没一会儿就喝挂了,嚷嚷着没醉,说还会背圆周率呢。葛成宇对他说,我真的不喜欢林娇佟菲开始背。今后让我继续保护你好不好,葛成宇说完,佟菲就背哭了。

    对了忘记说,葛成宇是怎么找到佟菲的,是因为佟菲发现房间的智能电视可以发微博,感谢这个伟大的自媒体时代,以及敢为人先的小日本。

    两个人复合后又住回一起,继续挥霍着最宝贵的热恋期荷尔蒙,但是他们彼此都心照不宣,很多习惯,哪怕跟之前一样;很多菜,哪怕还是那个味道,但好像有什么变了。两个人在一起,就好比玩网游,“喜欢”会消耗红,红没了,大不了一拍两散,而“爱”是一件需要消耗大量蓝的事情,一次就用完了蓝,就再也发挥不了魔法了。复合的恋人,好像就失去了魔法的能力。

    尤其是林娇正式跟佟菲立下战书,没有分不了的恋人,只有不努力的小三,但她答应佟菲,不会使用任何不作为的手段,因为她要让葛成宇真正爱上她。

    越来越敏感的佟菲再次陷入惶恐,噩梦都是林娇那张娇媚的脸,半夜惊醒后见葛成宇背对着她,一股从心底顺着喉头侵袭的委屈,让她全然没了安全感,她用力地贴住他的后背,偶然摸到他枕头下的手机,挣扎了一番,还是点开他的微信,发现他删了跟林娇的聊天记录,又进到她朋友圈,看见不久前,她发了一张戒指的照片,后面的背景是当初那个她过生日的北京四合院,下面的系统提示,她专门提到了葛成宇来看。

    然后她刷了一遍自己的朋友圈,并没看到林娇的这一条。

    她是分组发的。

    佟菲心里翻云覆雨,锁上手机,跟葛成宇分开,转过身咬着被角哭了。是这样的,女人那些莫名其妙的自尊倔强和敏感,会让更年期提前,满身妇科病,做酒店试睡员要一切巨细无遗,那放在爱情里,同样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只是佟菲不知道,那枚戒指是葛成宇给她的,后来葛成宇回到那个四合院酒店问过很多次,都没人再见过那枚戒指,本以为这会永远是一宗无头公案,但被林娇找到了。

    她说,我见你来过这家酒店好几次,应该不是工作,是来找它的吧。如果我说,我是在我们第一次遇见的时候捡到的,你会不会觉得,它应该是属于我跟你的缘分呢。

    那也是他们第一次以朋友身份彼此推心置腹,林娇说,她以前是中国最早的那一批酒店试睡员,当时条件没现在这么好,寂寞了还能聊陌陌追美剧,常常是一个人到处走,一个人坐飞机,一个人逛城市,一个人办理入住,一个人睡觉,一个人看风景……这些习惯了倒还好,她最头疼的问题,是一个人吃饭,点多点少都不是,看着别人成双成对,自己对着一桌的食物,那时就觉得,要么应该有个人坐在对面,要么自己就不应该坐在这里。

    “当试睡员之前,我就二十岁出头,跟我第一个男朋友好了五年,那时年轻,我不知道想要什么,也不懂珍惜,闷着头做自己的事,后来男友跟我一特好的姐妹儿在一起了。我不怪他们,因为我突然发现我长大了,知道了想要什么,也知道了什么不能做,比如再去想他,我得考虑更多,我要幸福,比所有人都幸福,所以我必须更强势,因为我值得这一切。”

    葛成宇看着光影里的林娇,卸下那一身精致后,留下的跟凡人一样的血肉,冷的时候需要人为她添一件衣服,热了要人牵着她冲进灌满冷气的商场,她一个人那么久,其实根本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