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0章 无醉不欢(3)

2020-01-10 09:34:20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葛成宇对她说,我不会再让你一个人了,林娇看向他,他接着说,我会帮你的,你不能老颐指气使高高在上,也要接接地气,幸福是需要自己去争取的。我带你多认识点朋友,佟菲她那个闺蜜范范,身边可多好男人了,我别的本事你瞧不上,讲道理给别人洗脑是专长,分分钟把你推销出去。

    林娇落魄地收回眼神,别过头沉默半晌,几秒之后摇了摇头,无奈地笑出声来。

    距佟菲遇见还有十分钟。

    前台的小伙告诉佟菲房间好了,她意犹未尽地从旋转木马上下来,临走时想塞些新台币给新人们付酒钱,但他们执意不要,只好用祝福代替。她摇头晃脑地拿起香包上了电梯,房间在四层,但感觉坐了好久。

    葛成宇生日,佟菲瞒着他做了一大桌子菜,都是平日里葛成宇给她做的那些,虽然色香味差了好大一截,但至少在佟菲被油溅的尖叫声声里,注满了爱意。结果葛成宇因为带林娇去见范范介绍的一个清华男,难以脱身,到家后饭菜都凉了,不过佟菲一反常态没有半点别扭,把他按在凳子上,看着他的眼睛,重复唱起生日快乐歌,边唱边鼓掌,节奏越来越快,表情滑稽无比特别到位。葛成宇有些难堪,笑不出来,一直念叨着“好了好了”。不一会儿来了一条微信,他滑开手机,是林娇发来的,她说,听你的,去争取争取。葛成宇露出一个满足的微笑。

    然后佟菲掀了桌子。

    电梯门打开,中庭有一个按摩泡池,旁边绿树遮掩,所谓“秘密花园”就是这般小桥流水的私密感。佟菲已经迫不及待要去房间看看,突然身后有人叫她。

    此时,距她遇见还有七分二十秒。

    电影里的爱情,都喜欢给主人公一个好的结局,因为想告诉大家,好像有爱,就一定能长久一样。但这可不是我们的生活啊,从喜欢到愿意共同面对生活还是有很长的一段距离的。我们的生活,需要为五斗米折腰,灾难频现,要经得起时间考验,还不能放任自流,随时要踩死一只只小强以及小三小四小五,明明那么辛苦,最后,你还得说一句,爱情该走下神坛,要走向最普通的生活。确实,当你身经百战之后,再经历这些,就会觉得太微不足道了,这些连年征战就是你的油盐酱醋茶。

    又是几次分分合合,佟菲终于累成狗,成了二次元宅女,范范看着她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实打实地心疼,他搬上来一箱子酒,坐在她身边,操着那尖利的嗓子骂她,说认识你这么久,没见你这么死作过,明明爱到不行,偏偏就难说出那一句“我爱你”,兜着圈子猜对方心情,让对方猜你心情,葛成宇就是一根筋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范范把自己灌醉,掏出葛成宇的戒指丢给她,说,这是他找不到你,叮嘱我交给你的,一定是之前被分手太多,已经被分出绝症,没救了你!

    佟菲拿着戒指愣神,思绪如潮水翻涌。

    距她遇见还有五分零五秒。

    佟菲回过头,原来是刚刚的新婚男女,其中一个男生拿着噪音测试仪,问她,是你掉的吧。佟菲大惊,脑子稍微清醒了些,接过测试仪尴尬地道了谢。

    后来葛成宇辞了职,没告知任何人,开始了全世界的旅行。

    佟菲最爱看的一部日剧《求婚大作战》里,女主角有一段这样的台词,她说:我的身旁总有岩濑健,我的回忆里也总是岩濑健的身影,健的温柔总像无意间在哪绕了点路,要稍稍慢一拍才会传达给我,如今的我才能慢慢察觉到那份笨拙的温柔,当时的自己总是无法那么坦率,害怕被伤害而没能坚持到最后的人,是我;没能相信健的温柔就中途放弃的人,是我;决定单方面闭上眼睛就不再回头的人,是我;健一直在认真地投球,没能好好接住的人,是我。

    她边看边哭,当时她就想,如果被她遇到一个像健一样的男人,她一定会好好珍惜。但后来遇见了,却自己放手了,这台中央空调,被她弄得几近破损,她不敢再碰了,只想把最好的他还给他。

    她变得有些抑郁,跟着几个有信仰的朋友做过祷告,甚至一度徘徊在心理诊所门前,犹豫要不要进去,最后那一刻,拉走她的不是别人,是林娇。

    林娇挽着自己的新男友,挑了个咖啡馆,她说在葛成宇跟她的对话里,十句有八句都会提到佟菲的名字,她知道自己一开始就输了。葛成宇是一双很舒服的鞋,很多女人都想穿,但鞋合不合脚,只有脚知道。道别后佟菲上了出租车,回家途中收到一条飞往台北的机票信息,不一会儿林娇的微信发来,她说,那双鞋跨年在台北,你想不想穿,自己决定,只是你要知道,现实无法倒流,没那么多机会给你重来。

    距佟菲遇见还有三分零三秒。

    天色渐晚,佟菲带着一身酒气进了房间,大概环顾了四周,除了那张大到可以四个人平躺的床,旁边还有好多情趣用品,她认得那个椅子,叫八爪椅,她醉醺醺地在上面试坐了一下,靠着椅背傻乎乎笑了起来。

    2015年,飞机落地台北。

    台北雨季,已经连下了三天的雨,佟菲披着一件单薄的外衣坐在出租车上,熟悉的101大楼已然被雨水淹没。

    她手上戴着戒指,但不是葛成宇的那枚,这是跟葛成宇分开后的第三年。她马上要结婚了,新郎不是葛成宇,在结婚之前,觉得该只身一人过来一趟。

    林娇给她的那张机票已过期,她没去台湾找他,只在冬至那天,给葛成宇打了好长一个电话,他们一起回忆当初的相遇后来的相知,聊起一起住过的酒店、看过的电影、吃过的菜,她还给他放李宗盛演唱会的现场录音,说她自己去的,哭了一整场,那些歌词她竟然都听懂了,说原来他们已经这么老了。末了,问他过得好么,葛成宇声音很平静,佟菲沉吟半晌,她说,希望你过得好,但不要让我知道。

    这一次,她没有奢求复合,因为从她拨出电话号码的那一刻,她就知道,自己即将正式经历一场告别,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分手。

    结局谁都没变坏,要叹只是叹时间,把他们变得跟那些男男女女一样,爱到一半,道谢散场。

    距佟菲遇见还有零分零秒。

    佟菲被房间刷卡的声音惊醒,她竟然靠着八爪椅睡着了,见灰暗的走廊里出现一个男人,她心头直跳,腾地站起来质问是谁。那个男声说,你又是谁,怎么会睡在我房间。佟菲狼狈地抓起自己的香包护住胸,大吼,搞错没有,这是我订的房啊。

    那个男人开了灯,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和挺拔的身子。

    一看是个帅哥,佟菲气焰弱下来,长得好就是这个世界的通行证,只是没想到手一软,包里的卷尺、温度计通通掉了出来。

    原来是同行啊,那个帅哥说,可能是酒店把房间搞错了,单凭这点,就可以给差评了。他自顾自地脱了鞋,光脚踩在地毯上,经过佟菲身边时,捏起鼻子说,我最怕闻到酒味了,干这行的把这种味道带到房间来,会影响判断的。还不忘指了指佟菲掉到胳膊上的纱裙带,嗯,服装很到位。

    你谁啊,说话这么不好听?!佟菲瞪着眼睛问他,他没搭话,自顾自地在两分钟内评价完了整个房间以及佟菲这个人,她受不了这聒噪,很想看看噪音测试仪。

    最后他弯腰捡起地上一张旅行网站的名片,上面写着,佟菲,编号325。只见他笑了笑说,幸会,我是1214,葛成宇。

    画面定格,墙上的电子日历写着,2011年5月6日。

    佟菲来到十字路口,汽车旅馆就在对面。雨越下越大,裤脚已经湿了大半,耳机里的歌都被雨声覆盖。

    绿灯时间很短,她低头穿过马路,却和来向的一个男人撞上,她往右,他也往右,这样反复好几次。画面在这里定格,她看过的电影里,男女主人公总是在陌生的城市重逢,所以在那一瞬,觉得面前的男人身影好熟悉。

    抬起头,是个陌生的路人。

    突然雨声消失,只听耳机里,是李宗盛哼唱“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

    别轻易弄丢那个最适合你的人,后悔了?别怕,反正爱啊,总有遗憾,干了这杯,无醉不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