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1章 Ctrl+Alt(1)

2020-01-10 09:34: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经双方友好深刻协商,本着互不伤害互不损失的原则,自愿签订如下同租协议:甲(顾涛)、乙(唐糖)双方应遵守日常卫生日规定,一三五归甲方,二四六归乙方,周末根据各自特长具体商议。应注意个人素质,垃圾扔到垃圾该待的地方,袜子丢到袜子该去的地方,维持生态平衡。客厅为公共区域,不允许放一些人形公仔等招小人坏风水物件。未经允许,不得随意进入对方卧室。不准上完厕所不冲水,不许养宠物,如有朋友投宿,请提前通知对方并保证在12点之后不发出吵到对方休息的声音。如失恋不得糟蹋家具,公放苦情歌。遇到任何问题,坚持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原则,在对方需要帮忙时给予帮助。如违反以上条例,可看情节轻重罚请照顾对方吃喝拉撒一周、一个月、一年不等。本协议一式两份,双方各执一份,自签订之日起生效,乙方付清房屋全款之日起失效。以上为协议内容,如日后有需补充项目,随时沟通添加。

    唐糖把自己大名签上,一脸傻笑地盯着顾涛,笑得他心里发毛,忙把钥匙递给她,自此,同居协议正式生效。

    第二天一早唐糖穿着一身酷似樱桃小丸子的红白裙打开了顾涛的门,从她进门的那刻起,搬家师傅来来回回搬进来二十个纸箱,堆满客厅。

    顾涛含着牙刷,堵在搬家师傅面前,“等等,这是干吗呢?”

    “放货啊。”唐糖眨巴着眼睛说。

    协议里并没有说不能在家里放纸箱子,更何况,这些箱子里的衣服是唐糖的命根。顾涛问她是做什么的,她把手机刷开,指着自己两颗钻的淘宝店铺说,自主创业,服装店CEO。顾涛咽了口牙膏沫子,差点没给呛死,临近四十岁的人生,第一次感受到杀马特的致命杀伤力。

    十天前,顾涛把房子挂在中介的售房广告上,这套坐落在东五环外的房子是他老母亲生前买的,把房产证交给他没几天就断了气。顾涛本以为这套房能陪自己走完剩下的半辈子,但急于用钱,只好负了母亲的意。说来惭愧,临近不惑之年,仍然存不上积蓄,兜里比脸还干净,也难怪他独身一人,走着漫漫人生路。

    售房第一天,中介就打来电话,说有一对情侣看上他的房子。跟他们第一次会面是在楼下的庆丰包子铺,女生看上去二十多岁,名字很特别,叫唐糖,穿得像棵圣诞树一样贴着自己的男友,男友则全程冷面,估计现在小年轻都喜欢走高冷风吧。几个包子的来回,顾涛耐不住唐糖的软磨硬泡,优惠了一万的首付款,高兴得她屁颠颠地从粉色的小丸子零钱包里抽了钱出来付账,顾涛看着那无动于衷的男友,当时就想,这男生根本不爱她。

    果不其然,在付款当天,唐糖拎着行李箱在顾涛面前哭花了妆,她说自己跟男友异地恋了四年,这次决心离开广州北上,是准备买房结婚的,这六十万首付,她跟男友商量好,他出一半自己出一半,但男友临时放了鸽子,发了一条微信说分手后,就再也找不到人了。

    顾涛是典型的好好男人,有一种“女孩在面前哭身子就软”的病,本想认栽当合约失效,另觅买家,结果唐糖坚持要买,她说买房子是她跟男友的梦,他中途梦醒了,但自己要坚持梦下去,要让他看看,没有他也能睡得很好。

    话说得好听,但她把存在几个银行里的钱来回捯腾,也只能凑出三十多万的积蓄,顾涛没辙,只好让她先付这一半,先住进来,剩下的首付两年内交清,再给房证。但是作为条件,顾涛抿了抿嘴唇,说,得让我继续住在这房子里。

    于是就有了这份协议。

    顾涛后来悔不当初,就不该为了省那房租钱提出同居,否则就算露宿街头也好过现在生活在一堆棉麻破布里,嗯,他是这么形容唐糖那几十箱衣服的。作为标准的处女龟毛男,顾涛受不了她爱樱桃小丸子、爱一切卡通撞色系的东西,受不了她每天准时讲起落跑男友那一惊一乍的尖嗓子,受不了她跟永动机一样二十四小时亢奋的性格,受不了她傻了吧唧看个悲剧都能笑出声的奇葩笑点,受不了那淘宝蹦跶蹦跶的信息提示声,受不了她大半夜贴着面膜杵在电脑屏幕前,好几次上厕所当场就要吓尿了。

    当然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唐糖在最新的一条“说说你身边的反人类处女座”的热门微博下面,连续写了满满三条评论:我室友的强迫症和洁癖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就这么说吧,这世界所有的东西必须都得去天安门阅兵式走一遭然后回来洗干净才能出现在他面前,有一次大扫除因为我把茶几上的杯垫图案放倒了,仅仅歪了四十五度,他能念叨我一整天。每天从头到脚穿着一身黑白,好怕有一天他被当作濒危保护动物抓走。他特别斤斤计较,电费网费就不说了,连抽纸的费用都算得很清楚。脾气阴晴不定,上一秒跟你讲话是琼瑶戏男主角,下一秒能在电话里跟别人不带脏字儿地吵上一个小时。身为一个男人特别不解风情,我洗澡的时候唱歌,他敲门问我,你怎么哭了,我去,我好歹大学时也是我们系的校园十佳歌手啊。关于兴趣爱好,我又有话要说了,他四十岁的年纪如果看些什么打鬼子抓内奸的片子我忍了,至少以前我陪我爸也看得下去,可他偏偏爱看什么《唐顿庄园》,家里就一台电视,我试图陪他看过一次,结果不出五分钟就睡着了。且最扯的,他是一个PPT狂魔,永远在做PPT,每时每刻,而且总有各种各样的人来找他,躲在卧室里不知道干什么勾当。求大家别赞我,被他看到我就死定了。

    好巧不巧,顾涛还真看见了,为此跟唐糖拧巴许久,因为他从没觉得自己是事儿逼,好在两人靠一纸合约缓和矛盾,吵吵闹闹地过了几个月。

    直到有一天门铃响起,唐糖敷着一脸像鱼卵的海藻面膜开门时,她的人生新大门就被打开了。

    唐糖大学时中过一部电影的毒,主要因为里面那个叫Tony的男演员颜值高,霸道又激萌,下来搜他的视频时,看到他在机场扶摔倒的接机粉丝,从此彻底圈饭,鼻血横流,就连后来喜欢上的那个异地男友,也是因为他侧面像Tony而加了不少分。

    这种偶像情结一般人是不会明白的,不同于爱情那种试图占有,而是默默关注他、爱护他,因为他剧透了自己的理想人生,权当遥远地给了自己一种精神力量。

    所以当Tony本尊出现在唐糖面前时,她就疯了,止不住兴奋,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促膝长谈。本人比电视上还帅,从眉骨、鼻子到下巴都被自动美颜,五官深邃无比,关键是有礼貌又耐心,被一陌生女子这么个聊法,仍然保持微笑,她当即决定,愿意一辈子做个追星狗。

    直到顾涛回来把流着口水的唐糖从Tony身上扯开之后,唐糖才终于明白顾涛为什么每天都在做PPT,每天都有人开会,每天都谨小慎微,因为他是Tony的经纪人。

    作为一个淘宝妹,娱乐圈犹如高山汪洋,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摸不着看不透。当双脚挨着这个圈圈后,唐糖对顾涛态度大变,除了积极努力卖衣服准时上缴房费,还变成了三好室友,不仅每天把房子打扫得一尘不染,还帮顾涛熨衣服做早餐,甚至独立解决各种升级刷机装系统,装卫生间灯泡,修下水管道,简直可以去参加铁人三项。当她端了一盆洗脚水放在顾涛面前时,顾涛就快给她跪下了,唐糖闪着大眼睛说:“我只有一个愿望,只要您经常让Tony上咱家,我给您当一辈子洗脚婢。”

    “别‘您’了,我会折寿的。”顾涛拼命护住脚,惨无人道地拒绝了她。

    这经纪人也是太言出必行,Tony真就没再在他们家出现过,直到后来有一次他们夜里收工,Tony来他们家谈事,顾涛开了门,被唐糖吓个半死,她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衣,长发披肩,妖娆地坐在沙发上。问她怎么还不睡,她说在看剧,顾涛一看,得了,唐顿庄园,于是酸她说:“平时这个剧片头音乐还没放完你就能睡着,什么时候这么有文化了。”她翻了个白眼,假装镇定地关掉电视盒子。

    顾涛杵到她面前盯着她,良久,掷地有声撂下几个字:你化妆了。唐糖脸唰地一下就红了,连蹦带跳绕过顾涛,殷勤地朝Tony迎了上去。

    在偶像面前,粉丝永远有一种超乎常人的绝技:知道他们一切行踪,估计是靠雷达感应。

    某次时尚杂志活动,二环交通瘫痪,顾涛挂着一张苦瓜脸犯愁时,雷达感应精准的唐糖蹬着一辆电动三轮车出现在他们车前,解了他们燃眉之急,但从此北京媒体圈传出了一段佳话,知名男偶像Tony乘三轮车参加时尚活动。那天,唐糖以超娴熟的三轮车车技漂移在人流和车流中,到现场后Tony精心抓好的刘海已经炸开花,她撇下发型师三下五除二用发胶乱喷,最后Tony顶着一头不羁的发型上了台,被评选为年度最受欢迎时尚先生。

    事后顾涛问唐糖,她是怎么又会骑三轮车,又会抓头发的呢,一个淘宝店主,不能够啊。唐糖继续眨着眼,事不关己地说,这些东西不用会,靠一样东西就行,胆子。

    顾涛彻底被这个女生打败了。

    靠着这简单粗暴的胆子,唐糖还帮顾涛去取过Tony拍写真的衣服,开会的时候整理过几次笔记,接连刷了好几次脸,Tony对唐糖印象很好,去横店拍新戏的时候,直接让顾涛给唐糖一起订了机票,让她做跟组助理。

    助理这个职务,只是用比较高级一点的词汇给全职保姆套了个皮囊,要能三头六臂料理艺人一切生活起居,也要能跟管事儿的吵架,怒刷存在,不是一般人能做的。不过唐糖倒是乐在其中,何况Tony这种一线艺人,整个剧组都把他当神供奉着,有自己的休息室、独立的换装大巴,就连平时那些凶神恶煞的制片统筹,见到唐糖也会喊一声“唐姐”。

    私下的Tony跟在荧屏里一样,干净单纯,没有一点架子,跟打光的师傅都能聊上几句。剧组每天都会有粉丝探班,礼物不计其数,无论是毛绒公仔,还是一颗润喉糖,Tony都会叮嘱唐糖保管好带回北京。有好几次,她都会想起前男友,感叹这个世界上的男人真心良莠不齐,丑人多作怪,她深深相信了这个理儿,甚至觉得自己这二十多年白活了,明明十项全能,非要靠才华生存,就该早点醒悟,做艺人身边的小白脸。

    唐糖在片场风生水起,倒是苦了顾涛,作为交换,他坐在唐糖的棉麻破布里包货发货。在第二次把买家的地址填错后,他气急败坏地把胶带粗暴地缠在纸箱上,结果中间起了褶皱,强迫症一犯,又撕开重新贴,而他的身后,还有二十件衣服没寄。一时间还有点同情唐糖,这女孩太辛苦,今后生意可以不用这么好的。

    驻组到了第二个月,在还是如往常平静的一天,Tony拍完戏,唐糖帮他卸掉头套,交接完第二天的台本,送他回酒店休息。今天收工最早,唐糖突然鬼使神差地想去街上逛逛,感受横店夜市和明星都爱去的老沈推拿,还在一家大排档门口看见女星L,心想横店果真是三步一明星啊,从老沈店里出来,又看见那个L,正举着比脸还大的苹果Plus打电话,见唐糖一直打量她,于是鬼鬼祟祟地往前走了,唐糖本没打算跟着她的,但她总觉得刚刚电话里传来的男声,很像Tony。

    直到看见穿着一身运动服、戴着鸭舌帽和口罩的Tony,才验证了刚才不是她多想。L见到Tony立刻开启撒娇模式,完全不避讳地挽住他的胳膊。这什么情况?!躲在一辆黑车后面的唐糖正想上前,突然车门开了一条缝,驾驶座上的人捂住她的嘴,那人拿着相机,慌张地问她:“同行?”唐糖瞪着眼睛,瞳仁来回转,捣蒜般地点头。等那人一松手,她就气沉丹田朝外面大吼一声:“Tony,有记者!”然后转身给了记者一记重拳。

    时间快转到夜里,微博上已经炸开了锅,头条标题写着“Tony、L横店密会被拍,工作人员暴打记者”,下面的评论惨不忍睹,纷纷表示粉转黑,路转黑,转得眼花缭乱。Tony挂掉顾涛的电话,把手机砸在地上,吓得唐糖又掉了两颗眼泪,他靠着墙壁质问:“你知不知道你喊的那一声,把我们所有反驳的可能都抹杀了,好了,那群人不弄死我都对不起挨了你的这一拳!”唐糖抹了把泪,委屈道:“你怎么能背着顾涛谈恋爱呢,如果不是我,那记者还能拍更多啊。”

    委屈归委屈,气势不能输,结果撞上枪眼,Tony把“滚出去”三个字喊出来,对话戛然结束。

    唐糖大哭着冲出Tony的房间,第二天坐了一早的飞机回北京,在家见到还在帮她包快递的顾涛,没忍住,抓着他的肩膀就眼泪鼻涕横流,嘴里呢喃着“对不起”,顾涛不自在地皱着眉,把她揽在怀里尴尬地摸了摸她的头。

    唐糖就这么哭了半个小时,哭饿了,肚子开始叫,顾涛竟然笑起来,问她:“这么早回来,吃了吗?”

    她摇摇头,眼睛肿成核桃。“我们去外面吃吧,我请。”顾涛说。

    唐糖抬眼看着他,这只铁公鸡突然光彩熠熠,形象瞬间高大好几厘米。顾涛接着说,“但这之前,我要写个东西,你得告诉我怎么一回事。”

    接下来顾涛用了十分钟听故事,用十分钟写了一篇八百字的声明,然后登录Tony的微博,快速敲上文字上传图片发了出去,安排水军刷好评,过程不动声色,干脆利索。唐糖现在读那篇微博都忍不住叫好,顾涛以Tony的口吻,大方承认恋情,跟L恋爱是天意,挡不住忍不了,助理是新手,全然因为爱护自己做了错事,愿意承担一切后果,不让他爱的和爱他的,承受半点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