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3章 Ctrl+Alt(3)

2020-09-21 11:44:26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顾涛转身经过唐糖身边,淡淡地问,“陪我喝一杯?”

    那晚他们迷失在一家酒吧里,两个人连喝了五扎啤酒,当然,大部分是顾涛喝的。

    顾涛跟他老婆在大学相爱,毕业后没两年就结了婚,生下强强以后,女方不知是否因为生育后身体内的基因重组,突然像变了一个人,玩心大发,平淡的顾涛当然无法满足她,两个人的生活开始出现裂缝,后来女方在一个聚会上认识了她现在的老公,听说洛杉矶最大的制药厂是她老公家的。

    还是如同那些电影里的情节一样,顾涛深知自己没有资本做一个好爸爸,离婚后,强强自然跟了女方,每月跟顾涛见几次。按照承诺,强强上小学后,顾涛会给他八十万作为赡养费,这也是身为父亲辛苦半辈子,对儿子最后一点力所能及的心意。

    所以他才会卖房子。

    顾涛说完他的故事,把头沉沉地垂下,四周嘈杂的环境像是一幅冗长的GIF,就他是一个安静的帧。唐糖翕了翕鼻子,坐到他身边,自罚一杯酒,道歉,“都怪我跟你吵架,你才没按时去找强强,害你迟到了。”

    顾涛摆摆手,呢喃道:“我迟到很久了……”话没说完,他竟然哭了,保持低头的姿势,肩膀止不住颤抖。唐糖慌得束手无策,见他身子抖得越来越厉害,只能抱住他的头,一下下抚摸他的背,轻声安慰,“没事的,没事的。”

    突然好心疼这个男人,他太累了,习惯付出,却不习惯要求回报。

    现在这种境地,安慰亦无用,唯有让他好好哭一场,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这晚之后,他们好像知道了彼此最重要的秘密,心照不宣,说话做事神同步,随时都带着默契,过去那些是是非非也不重要了。但就在气氛趋于缓和的时候,Tony惊慌失措地出现在他们家门口。

    有人给他传了一封电子邮件,图片上他正在亲唐糖,正文要求三百万元封口费,否则把所有照片曝光。在数次跟顾涛眼神交流,知道这回肯定不是他安排的之后,唐糖也陷入恐慌。不过这事由不得Tony懊恼,也没有别的解决办法,只得认栽,为他的幼稚买单。

    Tony把钱悉数打了过去,但最后那些照片还是都放了出来。

    微博再次成为全民娱乐之地,顾涛的电话也没停过,根本不给他们解释的机会,那些平日里被Tony得罪的剧组工作人员、宣传,还有一些小艺人,都群起而攻之,发微博加入全民声讨。莫名其妙成了当红偶像的小三,唐糖恨Tony恨得牙痒痒,但他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除了想对策别无他法。顾涛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研究危机公关,到了后半夜,他把在沙发上睡死的唐糖和Tony叫醒,笃定地说:“明天下午2点,我们开发布会,公开你俩的关系,不管真假,让别人相信是真的,我们知道是假的就好了。”

    他端来一碗小熊饼干,让Tony照着他的意思背台词。对不起L,对不起唐糖,对不起粉丝,对不起国家对不起党,总之就是自己坏得无药可救,跟两个女生没有关系,是自己无耻又自私,才会在暧昧的时候自以为是佳人,但殊不知,真爱还在后面。总结一下就是,我不是明星,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人。

    只要情感没到位,背错词儿,顾涛就拿饼干扔他,直到说得毫无破绽,感人泪下。

    看着他们练得热火朝天,唐糖腹诽,从头到脚的脾气,尤其是想到顾涛让她“公开”和别人的关系,更是莫名火大,最后把这气撒在Tony身上,只要他一说错,不光扔饼干,还扔自己店里的衣服,两大包一起扔,砸不死他。

    第二天发布会紧急开在一个五星酒店里,从他们家小区到酒店门口,全部堵满了记者,几个人像过街老鼠一样躲了一路的闪光灯。上台后,Tony对着那些直播的机器深深鞠了一躬,坐定,看了眼站在最后的顾涛,他非常诚恳地、真挚地、谦虚地、委屈地,讲了另外一个故事。

    他把那几张照片解释为是一个疯狂粉丝处心积虑的不作为,像是电影《危情十日》一样,书迷对作家失去理智的爱,甚至威胁他,如果不顺她意,就用硫酸毁掉他最心爱的L。

    在场的记者哗然,顾涛捏紧了拳头,眼圈通红,但却没有阻止Tony。

    唐糖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她撕掉顾涛的同居协议,搬走前送给他一巴掌。再多的解释已然多余,顾涛只能默默保护她,看着她每天足不出户躲在日租公寓里,一周偶尔出来一次,也要辛苦地把自己乔装成另一个人,偷偷摸摸去超市买点日用品,好几次他都只能向快递大哥打听她的消息,听说她过得很不好,就觉得是自己毁了她。

    家里少了那个打了鸡血每天忙碌的女孩,竟愈发觉得空落落,顾涛心想,这是一个多么神奇的女孩啊,被男友这般伤害,仍然活得像枚钉子,牢牢地死钉住生活不放。她应该偶尔也会很难过吧,但至少在他面前,鲜有那种矫情到死的悲伤。她作为“服装店CEO”每天拼命的样子,她洗澡唱歌的声音,她打扫卫生时抱怨的扭捏,她固执讨好时的眼神,还有她为了讨教做经纪人的不二法则,他打趣逗她知识可以教但智商不能给时,气得她故意弄乱自己床单的模样。

    这是处女座强迫症最怕的,他好像已经习惯有她了。

    这天顾涛还是如往常一样偷偷去她家楼下蹲点,不过没等到发货的快递大哥,倒是等来一群社会青年围着唐糖的公寓指指点点。他预感到会出事,果然,戴着帽子的唐糖刚从楼道里出来,那些青年就朝她围了上去。来不及提醒,顾涛忙不迭冲到人群中间,把唐糖护在身后,呵斥那些人,可他们已经被舆论洗脑,一个个都像举着烛芯的蜡烛,等着大火来烧。

    顾涛被几个男生直接撂倒在地,然后是一顿拳打脚踢,他拖住两个力气最大的男生,朝唐糖吼:“跑啊!快跑啊!”

    剩下的那些人穷追不舍,唐糖根本跑不过他们,顾涛挣扎着爬起来用身子去阻挡。直到她跑到街对面,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急刹车,闹剧在此刻结束。

    顾涛做了好长一个梦,梦里唐糖在他们的房子里练着瑜伽,她背对着顾涛,不断撩拨自己的长发,在逆光下因为有汗而蒸腾起层层雾气,他觉得这个场景好美,想一直停在这里。

    他站在唐糖身后,犹豫了许久,最后借喝水的空当,咬着水杯,含糊不清地说:“不如,和我在一起吧,你跟别人,我担心你受伤。”

    唐糖竟然听到了,转过身来。

    画面模糊,渐渐清晰成一间病房。罩着呼吸罩的顾涛扭头看看身边,是强强和前妻。

    他出车祸昏迷这半年,错过了很多事。强强一年级的期末成绩非常好,老师同学都很喜欢他,他把老师的评语表带到病房来,说什么都只让顾涛签字。Tony和唐糖的事急转直下,因为女星L受不了舆论压力出来勇敢承认她跟Tony的假恋爱,一切都是娱乐圈虚无缥缈的炒作,唐糖是受害者。Tony宣布无期限退出娱乐圈,把一大部分钱以顾涛的名义给了强强,然后留了一套国贸附近的房子,作为就此跟顾涛解约的“分手费”。

    而唐糖,在照顾顾涛第三个月后,留给他一封信,就失踪了。

    她的淘宝店东西全都下了架,朋友圈微博停在了三个月前那一天。

    唐糖的信里写着:

    如若最后遇到像是黑夜中静谧的星空,那当初跋涉的这一路,崴脚的石子,走过冒失的风雪,在此刻都成了过眼烟云。夜风徐徐,望着那片星空,心里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

    听一个信佛的姐妹说,印度是个有灵性的国家,给我无限期时间,祈祷沉淀,希望在我回来之前,我们都能重启一番。

    落款还写了个备注:这是我看完《唐顿庄园》的感悟,我也可以很有文化的。另外,别失忆。

    北京秋天很短,几次大风过后,气温就降至零度。顾涛的小区因为物业跟热力公司闹矛盾,停了暖气,11月底的天冷得像冰窖,车祸醒来之后,他好像就特别怕冷,就算裹在被褥里,手脚还是冰凉。半夜睡不着,迷蒙中看了看手机,不自觉滑到很早前的联系人,给唐糖发了个小丸子的表情。

    小丸子亲她爷爷。

    发完又觉得别扭,赶快补上一个小丸子和花轮的,这才满意地睡去。

    顾涛的新工作是个自由撰稿人,完全摆脱了熟悉的娱乐圈,给一些文化杂志和报纸写专栏,不讲是非,讲讲环境保护和心灵鸡汤。

    圣诞节前,他买了一棵巨大的圣诞树,还专程把强强接过来准备一起回家布置,打开房门时,一股温热的暖流袭来,他诧异地朝里看了看,心想物业什么时候从良了。到客厅把圣诞树放下后,他注意到桌上多了一套很别致的杯子,形如黑白色的电脑按键,上面写着“Ctrl”“Alt”“Del”。

    他想象电脑上三个键的位置,Ctrl+Alt+Del=重启。

    他会心一笑,这时,浴室里传来一阵熟悉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