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5章 没在一起挺好的(2)

2020-01-10 09:34: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后来阿翘觉得,还不如把全世界的面粉都塞到她眼睛里,或者说宁可在那一瞬间就死掉算了,只要不要让张同学看见自己真的为他哭就好了。

    她一直不能让自己哭。

    因为她在书上看过,说如果真的为了一个人撕心裂肺哭过一次,那么那个人就会从至关重要的人变成可有可无的人了,因为那个人能把自己伤害到那个样子的机会只有一次。那一次之后,即使自己还爱他,可是总有一些东西真的改变了。

    阿翘想一直捧着他,想一直在他身边,不要给他任何伤害自己的机会。

    后来半学期,他们俩都没再说过话,有几次远远地感觉要碰面,阿翘也刻意回避了,自己也不知道在躲什么。

    时光匆匆,随着学校门口的柳树枯萎嫩绿间交替,高一学年结束,阿翘分去了文科班。高三放榜那天,她没有在上面看到张同学的名字。

    后来的后来,张同学就消失了,不知道他去了哪,毕业如一场告别的宴席,几杯酒下去后就各自回家了,留在桌上的是彼此要做一辈子好友的誓言,带走的是我们终会把各自遗忘然后再去遇见别人的明天。

    阿翘高二的时候,被隔壁理科班的一个双鱼男追,因为他是住校生,会多上一节晚自习,于是常偷偷潜进阿翘班上,在她课桌上用铅笔写写画画,加上班里同学瞎起哄,阿翘也没有拒绝过,权当是多一个人吃饭聊天。只是有那么几次,她恍惚间把他看成张同学,直到对方牵起自己的手,她才意识到自己多想了。

    那会儿,大家都对班上谈恋爱的女生是不是处女这件事兴趣颇高,阿翘自然没被算在内,为了看热闹,好几次还故意把她推进双鱼男的班里,让他们亲一个亲一个。

    幼稚。

    其实连跟他牵手都别扭。

    等到阿翘升高三的时候,校领导给他们在学校对面租了一个三层的写字楼,专门给高三和复读生当教室,以便安静备考。

    双鱼男的班在走廊尽头,与阿翘相隔甚远,两人不痛不痒地在一起了半年多,结果刚一进高三就被张同学杀了个回马枪。

    他竟然出现在复读班上。

    张同学说高考那天拉肚子,浑身上下都在想着法儿跟肚子友好交涉,没心思答题。第二年去外校复读,录取通知下来,离他想去的A大差几十分,被下面的二本录取了,那个学校看着挺高大上,结果竟然是公共澡堂,张同学不喜自己的小弟弟被别人看了去,于是因为这个原因又跑回来复读。

    用他的话说就是,干!

    两人再见面,好像往事都随了风,谁都没提过去,默契得就像久未见面的老友,在走廊上碰到就彼此会心一笑。“过得挺好的吧。”张同学笑,“听说有男朋友了哦。”“嗯。”“真好,改天一起吃面吧,我请。”“胡子面拆掉了你不造哦。”阿翘故意用台湾腔学他。“……是吗?不造,不造。”张同学若有所思。“好好学习啦。”

    他们保持碰面打招呼的客套,没有过多交集,有时阿翘跟双鱼男吃饭的时候会遇见张同学,他也不来添乱,礼貌地坐在隔壁桌,像两个失去自由的木偶,被线扯着吃完,结账,然后离开。

    真的好好学习了。阿翘刚进高三是班上倒数十几名,第一次模考之后她就每晚看书到三点,起初打瞌睡用速溶咖啡缓解,后来不管事儿了就喝罐装的,等到对所有咖啡都形成抗体之后,她又开始喝红牛,末了,只能站着看书。她把文综每一科的书几乎都背了下来,英语整理了十本错题集,最难摆平的数学也来来回回做了好几十套模拟卷。

    二次诊断考试,阿翘冲到了班上第四名,一下子跻身重点本科行列,阿翘觉得世界都开朗许多,不仅同学和老师,连爸妈看她的眼睛都是带着光的,真是没白辜负她多长的几斤肉以及快掉到下巴上的黑眼圈。

    时间再快进,临近五月中旬,这天下午阿翘到教室后,就开始跟同桌出拼音题,正在思考“档次”的“档”到底读四声还是三声时,她就晃了起来。

    她以为有人在摇她凳子,可是发现身边人都在晃,依稀记得有个同学喊了声地震,随后整片记忆就变成之后所有人看到的样子。她推搡着人群跑出教室的时候,好像看见双鱼男和张同学都向她伸出了手,但最后牵住了一个人的手,从走廊后门逃出了写字楼。

    来到还在摇晃的街道上,记忆才稍微清晰了一些,私家车的警报铃和人群的哭喊混在一起,她歪着脑袋,看着牵着自己的双鱼男。

    后来阿翘说,当年她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没有去牵张同学。

    她说,如果在他们重逢那天再热络一点就好了,如果早点告诉双鱼男其实自己只是用他来弥补张同学的遗憾就好了,可是哪有那么多如果,喜欢一个人最卑微的,不过就是在对方面前,那种说不出口的假装洒脱。

    毕业后,阿翘考取了本地的大学,双鱼男因为家里有安排,直接出了国,阿翘跟他本来感情就不牢靠,加上异地恋,大一没撑过,两人就和平分了手。

    张同学如愿去了A大,时间进行到这里,属于张同学的时代才正式来临,飞机头和他这种壮汉体形流行起来,而且能把基本款和风衣穿得如此不违和的也只有他了,加上性格乖张,他很快成为社团的文体骨干,一三五弹吉他唱歌跑酷,二四六跟外校打篮球赛,帮学姐拍的小广告还被各大网站转载过,校内网全是粉丝,每天有偷不完的菜,几次学校成为媒体热点,都拜他所赐。

    当然,这一切阿翘都看在眼里,在他成为校内红人之后,每发一条状态底下都有成团的留言,发一张照片更是,阿翘建了一个小号,在他每条状态照片以及日志下留言,不知道说什么,就回一个“早”、“安”或者“哦”然后打很多“~~~~~”符号。

    阿翘大学四年都没再交过男朋友,她没办法接受男生有刘海,没办法看见瘦骨嶙峋的男生穿花T恤,更不能看到任何人把POLO衫或者风衣领子立起来,她喜欢台湾偶像剧,因为觉得台湾腔亲切,她喜欢张孝全杨佑宁一切跟张同学一个型的男明星。阿翘多希望他不在身边,但身边的每个人都像他,说实话就是放不下张同学,她相信时间最后一定能磨平所有伤口,但过程应该会很久。

    可笑,她知道,没有哪个女生比她还自作自受了,重点是“作”那个字。

    故事的结局,是两年后的事情。

    阿翘在北京一家杂志社工作,做内容编辑,第一次独立参与选题拍摄四个刚发片的新人,其中一个叫陈清苏的看着特别眼熟,但因为对方气场太强阿翘也没有过多打量,跟服装编辑对好服装,就默默去一旁写稿了。拍摄结束后,陈清苏留在棚里,招呼助理去买了星巴克,然后递给阿翘一杯,说了句,好久不见。

    阿翘就呆了,虽然面前高挑的美女笑着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但也能瞬间把过去那排牙套脑补在上面。她是小波。

    那天两人聊了很久,她说跟张同学有过联系,还说他这几年一直是单身,而且他好像最近也来北京发展了。

    你不知道么,小波问。

    张同学签了一个皮包影视公司,拎着行李箱到了北京之后,才发现上了当,还被骗了三千块,这只鬼灵精为非作歹那么多年,认识那么多人,最后在明星梦面前却丢了智商。

    接到张同学电话,阿翘有些措手不及,两人约在望京的韩国烤肉店见面,四年之后再碰面难免有些尴尬,结果张同学还一言不发只顾着吃免费的酱蟹,阿翘就挑着盘子里的辣白菜吃,偶尔抬眼看看对方。

    “今天这顿我请。”张同学突然说话了。“好。”“但是作为交换,我今晚住你家哦。”张同学镇定自若地又找服务生要了一盘酱蟹。“为什么?”“没有找到房子,又没人收留,就找你了。”非常理所应当的对话,跟初中让她不要记迟到一样,完全不给阿翘开口问他现在是大红人为什么不去住酒店,为什么不去找小波,或者直接一点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联系,唯有默默应和着。“你为什么会来北京啊?”张同学发问。“嗯……想试试一个人可不可以,”阿翘说,“也想开始新的生活。”“那开始了吗?”张同学开始吃旁边的冷面。“嗯。”“这面不好吃,”张同学吧唧吧唧嘴,“没有胡子面好吃。”“不要再提那个面。”

    “哈哈对哦,蟑螂应该很想念你。”停顿了一下,“挺想念的。”

    酱蟹来了,帮阿翘挡过了回应,她尴尬地低下头发了会儿微信。

    等烤肉上来,两人才在热腾腾的烟气里重新熟络起来,各自讲了讲最近几年的经历,看过的电影,去过的地方,国家发生的大事,连世界末日那天做了什么都聊了,唯独绕过很多重点,那些发生过的假装忘记的。

    两人饭后又去三里屯的酒吧坐了坐,霸占一张桌子玩游戏,开始只是喝莫吉托,后来玩开心了谁输谁就喝店里最烈的酒,店家取了个很可爱的名字,叫宝贝睡三天。两人来来回回喝了六大杯,阿翘觉得尿胀,摇晃着进了厕所,刚出来的时候,就被张同学按在墙上,这么多年,他的飞机头还是没变,一靠近感觉就能闻到浓浓的发胶味。

    张同学一只手撑在墙上,眯起眼,两人的距离很近,近到能互相交换鼻息,但仅此而已。他们沉默了好久,没人知道那几分钟他们都在想什么。

    世界上每天都有许多爱情故事发生,或遗憾,或悲伤,或幸福,或虚假,每个善男信女向空中抛出“我想爱”的信号,撞上了一些人,避开了一些人,经历了抛物线最高的高点,也落回最初的原点。当故事要结局的时候,才发现过去那些所谓遇见分离,最后都会化为平淡,再轰轰烈烈的我爱你你爱我,归根结底,都会落入平淡。

    出发回阿翘家的时候已经接近零点,两个人已经喝到需要互相搀扶才能走的程度,上了出租车,阿翘努力想了好久才想起自己小区的名字,二人踉跄地进了电梯,到了十七层电梯门打开,阿翘走在前面,结果没站稳向后栽了一下,被张同学自然地牵住,她想起地震那年,没有牵的那双手。

    阿翘想挣开,但对方牵得很紧,于是任由他整个人贴着自己。掏钥匙开门,但楼道光很暗,怎么都找不到钥匙眼,一股无名火蹿了上来。

    张同学突然把阿翘扯向身边,然后大声说:“阿翘,我……”

    门在这个时候开了,不是阿翘开的,而是里面的人开的。

    双鱼男穿着家居服站在门口,阿翘当下很清醒,但故意装醉地跟张同学介绍,这是她男朋友。

    阿翘的最后一篇交换日记写着:

    喜欢了你十一年,写了十一年的交换日记,有好几次,我真以为我们能在一起了,但最后都落了空,一直都觉得如果此生都没能跟你在一起,那也算是虚度了爱情。

    不管我做了多少事,最后除了感动我自己外只能换你一声谢谢,这我能想到。

    跟你称兄道弟是为了提醒自己,不要表露心迹,会很委屈,这我能想到。

    喜欢你就已经失恋了,这些我都能想到。

    我能想到所有的情况,直到此刻,唯独有一种情况,我预料不到,或许根本是我不够坚定,或许是被时间治愈得太完全,也或许我本该就待在我的冰河世纪,你好好生活在热带雨林,我百思不得其解。

    就是有一天我突然不喜欢你了。

    终于不用给你喜欢我的机会了。

    张同学尴尬地杵在门前,直到双鱼男准备拉他进屋,他才让理智占据了上风,朝屋里的阿翘摆摆手,示意不进去了。“很不方便哎。”他撒娇。然后就强忍着酒精上头的涨痛,迈着大步进了电梯,他知道就算电梯门合上,阿翘也不会冲进来挽留他。

    如果阿翘把交换日记都给了张同学,张同学会写什么呢。或许他也会写很多:小波当初告诉我你喜欢我,我蒙了,不知道怎么办,所以才会控制不住骂你是白痴。高考拉肚子,因为公共澡堂又退学复读都是借口,回来想跟你一起毕业才是真的。写了那么多状态,发了那么多照片,收到那么多赞,却少了你那一个,不爽。

    其实我很孬,没勇气主动联系你,只好用你的QQ号百度你所有的信息,看到你在交友贴吧下面留了QQ,于是我申请了好多账号把你的帖子淹过去。

    我觉得我不是喜欢你,而是习惯有你;我觉得我不是失去了你,而是失去了最好的青春。

    没在一起,也挺好的,如果一早就在一起,或许我们也就不是我们了。

    “你这个月发短信花了多少钱。”

    “一百二,穷得已经把下周买模拟卷的钱先垫了。”

    “哥养你。”

    “那刚好游戏点卡也没了,不谢。”

    “真羡慕你这么年轻就认识我了。”

    “谁给你的自信啊。”

    “哈哈,两点了,你还不睡哦。”

    “失眠啊。”

    “睡不着就打给我,我不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