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16章 还好最后是你(1)

2020-09-21 14:24:5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在做完第五十个深蹲之后,苏雯倒在瑜伽垫上,觉得全身肌肉在排兵布阵集体抗议,这已经是她靠健身来麻痹自己的第十五天了,陪她一起来的还有从大学开始就混迹在一起的Emma,作为当红时尚杂志的主编,她健身的原因,不过是为了保持她打小就有的天然腹肌,以及跑到反胃之后,晚上不用吃饭而已。

    苏雯在两周前接到出版社的通知,将不会跟她签订下一本书的合约了。从大学毕业后就以全职作家的身份出了三本书,大体上都是针对职场的青少年励志的书,但一本比一本销量差,总编说现在这样的心灵鸡汤泛滥,她需要那种能触摸到青春的文字,具体说,就是言情小说。但非常不幸的是,苏雯在高二跟同桌暧昧去学校对面吃过几次麻辣烫外,到现在连男孩子的手都没牵过,恋爱经验为零,24K黄金处女。但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她一度看完了豆瓣上所有高分爱情电影,自信满满本以为会写出一个媲美《罗密欧与朱丽叶》那样的爱情悲剧,结果写出来的东西被Emma笑了三天三夜,点评为比《喜羊羊与灰太狼》更感人,比《泰囧》更催泪,比《士兵突击》更让她相信爱情。

    苏雯闭着眼,额头上沁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想想当时出版了第一本书,亲戚朋友都把她以巨星规格对待,小日子过得像贴满了亮堂堂的金箔。如今世风日下,命运可谓是坐上了全世界最陡的过山车。

    健身房外,下班时间的主路上已经堵满了车,喇叭声像是怪异的协奏曲吵得欢乐,司机们一个个黑着脸无声抗议,唯有坐在车后座的陆灿戴着耳机一脸轻松,坐在他旁边的同事阿欢,正翘着兰花指发朋友圈抱怨。等到他们那辆车缓慢移动到路中间的时候,陆灿看了看时间,诡异一笑,然后让司机抬表,没等阿欢反应,就把他拽出了车,牵着他往前跑。两个人一前一后穿梭在拥堵的车流中,被夕阳打上一层朦胧的逆光,若是加上一段音乐和慢镜头,应该可以媲美奥斯卡获奖动作片——阿欢被倒后镜撞上腰,痛得挂满一脸迎风泪。

    他们跑了一条街才停下,阿欢一边操着一口浓重的台湾腔骂他,一边不停拨弄已经分叉的刘海。陆灿问他什么感觉,阿欢白了他一眼说,“神经病吧你,以为自己刘翔啊?”“少废话,我是问,爽不爽?你们女生被别人这么牵着跑,是不是特别带感?”陆灿扶住他肩膀,急切想知道答案。阿欢愣住,忍着腰痛把刚才的经历回想了一遍,意犹未尽地点点头。

    陆灿一脸满足地拿出笔记本,边走边记录,少女心泛滥的阿欢又回味了片刻,然后才恍然,追出去用气沉丹田的奶声大喊,“陆灿你好讨厌哦,什么叫‘你们女生’!”

    陆灿和阿欢,幸福体验师。现代男人的焦虑与恐慌,在工作繁重收入高的人群中尤为常见,他们除非遇上自己称心如意的人,否则绝不轻易谈恋爱,若是碰上一个情商爆表的成熟女性,那就分分钟闪婚,最怕的就是遇上胸大无脑,脸美但吵的Drama Queen(作做女王),要是不小心掉入她们的桃花阵,势必没有富足的时间制造浪漫逗她们开心,而幸福体验师的工作,就是帮他们去体验各种浪漫生活,然后把最浪漫的方式告诉客户,提供最有性价比的惊喜方案。

    陆灿靠着从小到大看过的庞大影视库,在狗血韩剧、悬疑美剧、婆媳国产剧里提取了无数灵感,加上平日里还有这个好朋友阿欢帮他体验,半年来业绩爆棚,成为同事们公认的恋爱高手,但他的说法是,能有今天这成绩,全仰仗于自己背后有个德艺双馨的女朋友,点子都是从她身上挖的。

    对此,大家深信不疑,连陆灿一度都觉得自己真的有个女友。

    “我不生气,不代表我没有脾气,我只是在等待适当的时机,一刀砍了你。”陆灿特别设置的说唱铃声响起来,他后背一惊,是那个更年期老板打来的电话。

    苏雯接到小悠的电话时刚洗完头,来不及吹干,抓起鞋柜上的钥匙就冲出了门,与此同时,三公里外的Emma也从她的高档小区里开车出来直奔小悠的公寓。几分钟前,小悠哭着在电话里跟她们说,“我受够了,我要自杀,谁都不要拦我,我现在就去开煤气。”结果等她们在小悠家门口碰上面,几乎下一秒就要报警的时候,敷着面膜正在吃泡面的小悠缓缓打开了门。

    那一刻空气凝结了。

    在Emma刺猬病发作的当下,小悠识趣地大哭起来,眼泪哗哗地掉,面膜都劈了半边,小悠说她打开煤气灶的时候,突然感觉很饿,于是不想死了,便煮了碗泡面。不过,见到二位闺蜜之后的眼泪是真的,她说她死心了,要彻底跟她的男神告别。

    小悠嘴里的男神,某偶像男歌手,小悠从初中就疯狂迷恋他,发誓今后一定要成为他的女人,大学为了他学的编导,毕业后想尽一切办法认识他,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成了他的生活助理。只要对方一有通告,就会带着小悠,看似梦想实现了大半,人生得以完整,结果付出了惨痛代价。因为男神说小悠太瘦,助理要胖一点带出去才有气场,于是小悠用半年时间增重四十多斤,胖得非常有诚意,外加上常年奔波,日晒雨淋的,原本一个成都白妹子,活生生折磨成了块黑炭,跟苏雯和Emma走夜路的时候,经常被她俩损,“咦,怎么有件衣服飘在空中。”

    小悠说昨晚陪她的男神跟朋友聚会,其间一直有个野模聊骚他,结束之后各自回家,到了半路,小悠发现男神的钥匙在自己包里,于是折返回去给他。在小悠的心里,男神是负责帅的,干净美好得跟喝柠檬水一样,绝不轻易开荤,更不会在诱惑面前低头。没想到到男神楼下时,看见他竟然搂着那个野模进了自己的高档公寓。

    说完小悠哭得更厉害了,Emma绕过一堆零食包装袋和飞着苍蝇的外卖盒,把抱枕砸在她脸上,然后开窗户通风,她觉得这间屋里子的病毒能轻易把她杀死,她甚至想拿消毒水往小悠身上浇,顺便治治她脑回路的问题。“你们能理解吗?失恋的感觉!”小悠拽着抱枕抽泣着。“人家压根儿就没理过你,还失恋,你顶多算一低级病毒没了宿主,活生生等死罢了。”Emma的嘴一刻也不闲着。小悠撇着嘴转头向苏雯寻求安慰,苏雯忙摇头说:“别指望我理解,就是因为无恋可失,结果现在失业了。”“为什么,你那些心灵鸡汤不是挺多人喜欢的吗!”小悠成功被转移话题。

    “是啊,现在是个人都能讲道理,我隔壁那家小孩,三岁就能把他妈说哭了,就连你小悠脑残的时候还能冒俩金句呢,道理多了就成了伤疤,谁愿意整天跟自己过不去啊!”Emma捏着鼻子夹起衣架上的袜子说。

    这下换苏雯沮丧了。

    “你啊,真该好好谈场恋爱,经历了一见钟情、激情、失恋之后,你的写作人生才可以完整,否则你真以为外面那些母猫动不动嗷嗷叫是因为痛经呢。”

    “母猫也会痛经吗?”小悠问。Emma想组织语言骂回去,但又觉得浪费口水,索性翻了一个非常饱满的白眼当作回应。

    “我明天还是去找一下总编吧。”苏雯靠在沙发上,若有所思地说。

    当地有一个叫“苏荷”的酒吧,每逢周四周六,有外国的辣妹表演,康康作为这些香艳情报的第一手线人,自然少不了组局宴请兄弟。陆灿跟康康小时候是同住一个四合院的邻居,第一次看黄片是康康带的,第一次吻女生是康康逼的,第一次谈恋爱也是康康牵的线,本以为两个人可以一辈子对酒当歌把妹泡,结果这个淫少半路成了富二代,高中没毕业就被爸妈送出了国,再回来的时候,成了陆灿和阿欢他们公司的风投股东,于是组成铁三角,自此江湖狼烟四起。

    酒吧的人越来越多,陆灿喝了两口酒,在一边刷起手机。

    “干什么呐你,有妹子不看,抱着手机意淫。”康康搭着陆灿的肩,按下他的手机锁屏。

    “老板让我明天就交报告,我哪有时间写啊,又不想爽你约,就只能拼一下拿着手机敲了。”陆灿又按亮屏幕。

    “我说兄弟,用不着那么努力,报告就算不交,你这业绩升总监也是绝对没问题啊。”

    “谁知道。”陆灿的说音刚落,就被阿欢惊慌失措的尖叫给吓住了。台上的辣妹开始扭着屁股假模假式地脱衣服,阿欢挣扎着想看,但又不好意思,索性用手遮住眼睛,露出指缝偷看。

    “你就这点出息!”康康敲了一下阿欢的头,阿欢嚷嚷,“人家害羞嘛!”“你再给我‘人家’一下,信不信把你扒了丢台上去!”

    康康暴躁地把阿欢的脸挤成一团。陆灿笑着摇摇头,继续在手机上写起报告来。

    第二天苏雯一早就到了出版社,殷勤地给总编带了她最爱的美式咖啡。“给您加了脱脂奶。”苏雯把咖啡放在总编桌上,挂着一张刚格式化过的笑脸。“说吧,想干什么?”总编把咖啡推到一边,不吃她这套。“我就是想来跟您聊聊下本书的事。”“不是都说不签了吗?”“总编,您看我都已经写了一大半了,当时找来的那么多家出版社我都给拒了,您现在不给出,我确实尴尬,您说我一没工作的大龄女青年,不写书,我真的就要喝西北风了。”

    “你喝龙卷风都跟我没关系,机会又不是没给你。你说说你,第一本可以写大学生找工作的心灵鸡汤,第二本是找工作的心灵鸡汤第二部,行吧,我忍。第三本了,你又是职场心灵鸡汤,结果我印了一万册现在都还堆在库房里呢,现在可是第四本了,你告诉我还要写鸡汤,人大学生喝汤也是要喝吐了吧,你的人生除了讲道理能有点别的花样吗,你怎么比我还无趣呢?”

    “总编,我人生就是这样啊。”

    总编越听越怒,从抽屉里抽出一摞文件拍在桌上,“这个是昨天青春部那边讨论出来的选题,你要想有出路,就转型写言情去,否则出门左转,前面有个收容所,里面住着舒服。”苏雯看了看选题题目:爱情的感觉。她感觉脑袋缺氧。“不写就放桌上,我有很多‘90后’作者等着出书呢。”“写!”苏雯大吼。“漂亮,给你一个月时间,逾时不候。”

    陆灿的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强人,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无比独立,对自己狠对别人更狠,大学靠全奖获得英国交换生机会,在英国遇上了现在的外国老公,生了小孩后,禁不住全职太太的寂寞于是回国创业,独辟蹊径开了个幸福体验公司,成了国内外杂志都争相报道的创意产业新兴红人。

    老板在公司是出了名的辛辣刁钻,没人能逃得过她温婉笑容下的锋利匕首,特别擅用全世界通用逼死人不偿命的沟通黄金二字——呵呵——让你体无完肤。在陆灿交上熬了一整晚用手机赶出来的报告时,老板挂着老牌微笑快速扫了一遍,然后放到旁边,跟他闲话家常起来。

    “陆灿,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九。”陆灿说。

    “跟女朋友结婚了吗?”

    “没、没有。”

    “什么时候叫她来跟我吃个饭,你看人陪你体验了那么久生活,结果还没嫁给你,不应该啊,让我跟她聊聊。”老板手里来回转着中性笔。

    “跟您说过,这丫头特别认生。”陆灿眉头微蹙,用力绷着一抹微笑。

    “呵呵。”老板的笔掉到桌上,陆灿不敢讲话了,心里默默把眼前的画面按了静止,在时间暂停的间隙,他已经自动套上防弹装备,罩好安全帽,准备英勇就义了。

    “你升总监的事儿,先暂时搁置吧。”

    “……为什么?”炸弹在陆灿身边爆炸。

    “下个月,有家知名电视台要给咱们公司做个特辑,深度记录幸福体验师和其女友的生活,带给观众十个最幸福的方案。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