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20章 和你赶上最好的相遇(1)

2020-01-10 09:34:21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这个世界上的爱情分为多种,一种是心灵伴侣,靠一碗鸡汤秉承爱就是不见也不散;一种是卑微如尘,对方给你一巴掌,你还会关心Ta手为什么这么凉;另一种是彼此折磨,两个人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还有一种是无间道宫心计,互相猜,好像瞅准了看谁先出轨似的;最后一种,是心照不宣的暧昧,就像电影里说,你想和她上床,她也想和你上床,你们都知道总有一天你们会上床,但不知道你们会在哪一天上床,这就是最好的时光。

    以上,Mickey小姐翻了数十个白眼,在她眼里,爱情只有一种,那就是骗与被骗,简单如菜场买菜,不用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之所以这么说,这要翻开她惊心动魄的恋爱史。Mickey,南国小美人,初恋在大一,爱得死去活来,毕业时男友哭着说父母要把他送去英国读研,为此Mickey还割肉送了他一条大牌手链,见链如见人,结果没俩月就看见他跟别的女人在隔壁王阿婆家吃冒菜,那条手链明晃晃地挂在小三手上。被渣男欺骗愣是疗了一年伤都没痊愈,那个时候她土丑土丑的,于是疯狂瘦身美容,终于熬成天鹅,男人便如外卖自带保温上门。

    男人成了她最唾手可得的东西,Mickey当即下了决定,不做帝王的三宫六院,扬言要当武媚娘,让天下男人都来争宠。她在不同男人面前变成不同的女人,遇到保护欲强的,就二十四小时装脆弱,看3D《泰坦尼克》哭,看3D《史瑞克》哭;遇到动漫爱好者,就穿着女仆装约会,一、二次元无障碍转换;遇到霸道总裁,就每天娇滴滴被阵风都能吹跑;遇到花心男,就成了耐追的绿茶婊;遇到色坯,就把自己捆好放床上。

    用周星驰的话说就是:其实,我是一个演员。

    几轮下来,十二星座集齐,她声称对男人了如指掌,精彩履历攒到一起都能写个前任攻略。

    她有一个闺蜜叫大花,大学同个社团的,男友是公务员,不过性格保守呆愣,迟迟不敢求婚。一早从良的大花作为Mickey这一路辉煌战绩唯一的见证人,没少忍住去报警的冲动。她最大的心愿,除了男友有天被雷劈了大胆跟她求婚,就是希望Mickey能再次坠入爱河,嫁做人妇,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大花本以为这个心愿要再兜售个三五年,结果中途被人出高价买了。

    故事起因是这样的,Mickey被大花拉去一家新开的慢摇吧,看那个传说中让女人流泪、男人沉默的帅主唱。Mickey起初还不以为然,结果直接掉坑里,主唱声音温柔得像有砂纸在心口磨,唱歌的样子又认真到让全身荷尔蒙不自觉打架,脑中那根弦,突然一紧,仿佛一跃回到大一,看到男人就好奇的自己。

    主唱说的没唱的好,中间串场的台词儿都结巴,因为紧张不停揉搓那一头自来卷的傻气样子,全然陶醉的Mickey燃起一个变态的想法:想闻闻他的头发。

    嗯,挥了再久“老娘不爱”的大旗又怎样,还不是一见钟情,没得商量。

    她通过强大的情报网搞到主唱比人肉搜索还详细的资料。周沛,二十八岁,老爹是政府官员,某原创音乐网站人气歌手,说话急了会口吃,头发除了卷且天生黄,海贼王控,喜欢听苏打绿陈绮贞田馥甄,至今还有写博客的习惯,最爱的导演是王家卫,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跟他前任女友分分合合五次,单身一年。

    基本确定对付这种男人,要变身女文青。她跟大花打赌,用三天时间让周沛爱上她。

    Mickey把头发烫直,摘掉假睫毛,扔了口红,铺上轻薄的BB霜,穿上碎花棉麻衣,脚踩匡威,背着帆布包,制造各种与周沛的偶遇,高密度刷脸。

    这天周沛唱完歌,在慢摇吧门口碰上拎着行李箱的Mickey,他瞪着圆滚滚的眼睛,指着她的行李箱一脸疑惑,Mickey用平淡的语调说,“哦,刚从机场赶来看你演出。”完了再送上一抹恬淡的微笑。她心里想,“好了,他现在一定觉得这个偶遇多次的女生很柔弱,保护欲瞬时泛滥。”果不其然,周沛乖乖帮她把行李箱搬上自己的车,说送她回家。一路上,Mickey始终保持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路过一片亮着灯的树,她突然非常认真地问,“带我走好吗?”她的声音很轻,但周沛竟然点点头,然后就带她回家了。

    只用了两天时间,他们好上了。

    周沛有一个自己的Loft,上面一层是卧室,堆满了各种海贼王公仔,下面一层准确来说都是工作间,因为从进他家门口到录音室,都堆满了各种CD、音响、吉他和键盘。

    周沛写歌的时候,Mickey也在他的键盘上有模有样地乱弹,在录音室录音,Mickey就拿出安妮宝贝的书看,看累了,放起苏打绿的歌。等周沛休息,就陪他一起看海贼王,看到艾斯之死,哭得不能自已,鼻涕流一地,说什么也要写一篇文章表达此刻澎湃的感情,于是打开了博客页面。

    她做的每一件事,都会迎来周沛的目瞪口呆,结巴着说“我们的爱好简直……一模一样。”Mickey表情淡如水,亮着明媚的眸子,从肺部无力地冒出两个字:“是,吗。”

    在心里乐开了花。

    两个文艺青年相处融洽,生活处处有惊喜。有天早晨,Mickey从梦中惊醒,与周沛四目相对,吓得她打了个激灵,周沛带着盈盈笑意,在她脸上留了个吻,然后把她手机递给她,说,“有人给你发了个信息。”

    Mickey接过来一看,差点背过气,某前任发的,“老婆,我怎么不能给你微信发消息?”

    只见Mickey哈哈大笑,尴尬地瞪着眼解释说这是她闺蜜大花,互相叫“老婆”萌萌哒,还当着周沛的面给大花一个电话打过去,张口就喊,“老婆,你再发一次试试,估计是你信号不好!咳咳咳。”

    听着咳嗽的暗号大花翻着白眼全程配合,挂上电话后,她那个呆子男友在旁边一脸无辜地问,“我怎么听见刚刚电话里有人喊你老婆,而且还是个女的……”

    事后大花在电话里嚷嚷,“米琪琳你这个贱人!”Mickey哭笑不得,连赔了好几个不是,不过没忘了威胁她,再敢叫她大名,就抢了她男人。

    是的,Mickey有一个特别的大名,她略有文化的爹妈一定不知道,如此甜美可口的名字,有一天会变成一轮胎。

    让轮胎小姐没想到的是,这条前任的信息只是噩梦的开端。

    某天他们在剧场门口准备看话剧,周沛排队买票,Mickey就在街边晃着她的棉麻裙子老实等着,结果那个前任又出现了。此男被甩之后全然变成了另一个人,清秀小脸长满了胡茬,毛孔大得像是刚把脸搁地上吸了个尘,他不确定地叫了Mickey一声“老婆”,Mickey警惕地盯着他,倒吸了口凉气,“你认错人了,Mickey是我姐姐,因为得了绝症,才故意跟你分手,前不久去世了,节哀!”说着Mickey边抹眼泪,边指着不远处的山说,“家姐就葬在上面,她希望你能勇敢,不要难过,做最好的自己。”听完后,那前任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塞给Mickey一笔钱,就朝那座山跑去了,嗯,用跑的。

    看完话剧后周沛问她,买票的时候跟她说话的男人是谁,她果断地大手一挥,“大学支教认识的一个学生,多年没见,孩子长这么高了。”

    后来又发生多起此类事故,前任们像约好似的回她这里阅兵,在她微博下面评论刷屏的,在星巴克写个博客突然跪地求复合的,甚至用个叫车软件,都能碰上转行当司机的。不过Mickey运气好,靠她三寸不烂之舌和堪比奥斯卡影后的演技平安度过,直到周沛在她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枚钻石戒指。

    时间如同被任性的教授冻住,Mickey盯着那枚戒指,以往任何嚣张的谎言都捉襟见肘,她依稀看到过去的画面,某个在迪拜遇到的前任说爱她爱到不能自拔,在帆船酒店最顶楼,跪地,掏出了这枚戒指闪婚,她接过来,说让我考虑一下,然后第二天,就带着这枚戒指逃回国了。

    周沛把吉他抱在胸前,把戒指往自己无名指上套了套,露出一个天真的笑容,说,“钻石好大!”

    “这是大花的!”Mickey激动得都破了音,拨弄着自己的空气刘海,煞有介事地强调,“这是大花她领导给她的,怕被男友看见,暂时放我这儿,你可别露馅了。”

    周沛信了,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点头如捣蒜,那一头鬈毛也跟着抖。突然从这一刻开始,Mickey心里升起一阵愧疚。

    后来,为了圆这个谎,她硬把戒指给大花戴上,大花说本来这根无名指只能留给公务员男友,一百万个不情愿,但看到这么大克拉的钻石,全然忘了自己的承诺,男友先一边去吧。结果接过戴上去忘了摘,被男友看见了,不能出卖Mickey,哑口无言,那个傻愣的男友一时间竟无比笃定,一口咬定她在外面有人了,翻天覆地地吵了一架,流着男儿泪出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