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21章 和你赶上最好的相遇(2)

2020-01-10 09:34: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大花把戒指摔在Mickey身上,哭着说,“你以为爱情就是这样容易,随你糟蹋吗?这几年我真的受够了,谁没失恋过,以为把身边的人弄得遍体鳞伤你就赢了,但你知不知道,那些男人最多就是抹把泪,翻个身照样潇洒人生。你呢,除了最后只能用化妆品遮你脸上的皱纹,你得到什么了,他们一直都是火焰,你才是那只飞蛾,谁都不傻,根本就没有任何人在争着宠你,他们只是争着看你有多么可笑。米琪琳,如果今后全世界都恨你,一定记得还有我,我也恨你。”

    失去大花,Mickey的人生从此多了一大半的阴天,因为她发现再也没有第二个像大花这样的朋友了。宿醉之后,她把遮瑕膏涂在黑眼圈上,拼命用夹板拉直头发,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Mickey,你一点都不快乐。

    她独自消化了伤心,继续扮演那个美好的文艺青年。周沛在原创网站的歌曲点击量又创了新高,好几家唱片公司抛来橄榄枝,要给他出个人专辑,于是那段时间,他都窝在家里,蹲在一排的乐器前写歌录歌。Mickey还是弹着他的键盘玩,又怕吵到他,就坐在录音室外,静静看着他,隔着玻璃悄悄在空中抚摸他的鬈发,突然觉得自己触摸到了彩虹,好像她忘记跟大花说,自己早就对眼前这个男人动心了。

    “有些人沦为平庸浅薄,金玉其外,而败絮其中。可不经意间,有一天你会遇到一个彩虹般绚丽的人,从此以后,其他人就不过是匆匆浮云。”这是她看过的电影里,最喜欢的台词。大概就是现在这样的心情吧。

    因为越来越忙,周沛在慢摇吧做告别演出,最终曲唱毕,围着他的妹纸们无限伤感,但等他正式把Mickey介绍上台后,气氛变得微妙起来,台下射来无数道奥特曼打小怪兽的激光,Mickey虚起眼睛,想用力记着那些恨她的脸,目光最后落在那张再也熟悉不过的脸上。

    她看见了大学的初恋。

    四目相对以后,只见他缓缓走到台前,举起手问周沛,能否让他唱首歌。不明就里的周沛乐呵地把他请上台,还招呼身后的乐队配合,然后拉着全身僵硬的Mickey走到台下。

    初恋唱了一首《盛夏的果实》,这是他们大学的定情歌。唱完歌,他说了一个故事,他曾经很喜欢一个女孩,但因为她那要命的自负,像变相囚禁一样把他一次次逼退,终于让他下决心离开她。现在这个年代,感情都是你情我愿,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了,勉强对谁都没好处。结果那个女孩为了报复他,想尽办法破坏他跟新女友恋爱,直到他们分手。后来她用不同身份骗了更多的男人,自以为是地供养那颗高高在上的自尊心,践踏所有人的感情。她最新的猎物是一个主唱,就在刚才,那个主唱还傻乎乎给大家介绍了她。

    故事讲完,台下立刻嘈杂起来,一向能言善辩的Mickey一时间丢了话语权,刻意与周沛保持一段距离,不敢看他。只是没想到周沛把吉他往地上一丢,上前指着初恋的鼻子大骂道,“说什么呢,存在感也太强了吧,你刚刚也说了,是你先离开了她,就因为人家黏着你,就被无辜挂上一个‘前女友’牌子,你跟人刚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嫌她黏人呢,等到她死皮赖脸地把时间端平了送给你,你一句不喜欢了,就白耽误她四年,人家凭什么不报复!女孩不是用来给你人生涨经验值的,是用来疼的,你先把这件事搞清楚!”

    周沛字字铿锵,竟然没有结巴。观众傻了,其中一个胖女孩带头鼓起掌,周沛熄了火,他按住疯狂跳动的额角,回过神,Mickey已经不见了。

    一路塞车,等周沛到家,Mickey已经清空了她的东西。空气净化器突兀地冒着蒸汽,地上还是一堆散落的CD,好像这个家从来没有女主人出现过。

    Mickey把杯里的最后一口酒灌进喉咙,用力咳嗽了一声,整个人瘫软在桌上,意识趋于模糊,心脏抽搐着疼,再加上冷风一吹,后背腾起一阵鸡皮疙瘩,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快死了。

    突然一件衣服搭在她身上,Mickey抬起头,是大花。

    “被拆穿了就走啊,干吗还这么恋恋不舍。”她在Mickey身边坐下,那天在慢摇吧发生的事她都听说了,“骗人也要骗得有点骨气吧。”

    “我喜欢他。”Mickey带着哭腔喃喃道。

    大花一阵沉默后,抢过身边服务员盘子里的酒,闷头就是一整杯,恨不得把杯子都吞下去。想起距离她们上一次这么喝酒,还是在Mickey第一次失恋的时候,那时的她还扎着头发,小圆脸,一身的奶气,看看现在她这狼狈的鬼样子,说不出的心疼,自愧欠了她好多杯酒。

    那晚,两个失恋的女人醉得不省人事。

    这年的跨年,公交站灯箱都换上了周沛新年音乐会的广告,地点在中央广场,将首唱他最新单曲。那晚Mickey和大花都去了,她们在人流中差点没给挤吐了,实在没这能耐,只能远远地看他。

    一个多月没见,周沛好像瘦了,他顶着那头标志的卷发,接连唱了好几首别人的歌,终于轮到唱自己的歌之前,他结结巴巴说了好长一段关于梦想啊人生啊的文艺感言。

    俗套,Mickey想。

    不过歌是真的好听,广场上人真的也越来越多,她们两个瘦小的身子被人群推搡着,直到看不见周沛。大花劝她,“别再苦苦盯着这只风筝了,你现在放手,他能飞得更高,他根本不是你能拥有的人啊。”

    Mickey抿着嘴,踮脚张望了一下,然后把脸缩进围巾里,转身想走。这时,周沛在台上说,接下来这首歌,要送给一个很傻的女生,我知道她一定在现场,我想让她知道,我喜欢她。

    前奏刚一响,Mickey努力去想这段旋律为何似曾相识。她突然停住,眼圈唰地一下红了,嘴巴和鼻子边氤氲着雾气。周沛温柔的声音灌进耳膜,Mickey突然转身往回挤,四周的路人皱着眉恶狠狠地凶她,大花见状也跟着跑上前,抓着Mickey的胳膊,帮她一起挤,送给那些人同样不怀好意的眼神。

    两个“少女”挤得可开心了。

    人嘛,就是要在关键时刻不要脸,我们平时就是乖太久,才会在爱降临的时候,按部就班,像是经不起一点委屈的温顺兔子,被鸡汤洗脑,高喊着要在爱里活出自己的口号,一遇到刁难就折腰。其实在爱面前,我们什么都不是,我们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伟大,清风能醉人,尘埃能致命。既然如此,不如彻底放肆,破坏规则,最是青春留不住,青春也不须留。

    Mickey想起了,过去她在键盘上凭空弹的每一个黑白键,都被周沛记录下来,谱成了现在这首完整的曲子。

    “十……九……”大屏幕上进入新年倒计时,台下人声鼎沸。

    终于挤到最前面的粉丝团里,Mickey抬头看着逆光里的周沛,正与她四目相对,他取下话筒,用他的招牌笑容步步迎向Mickey,伴随着整个广场连绵不断的倒数声,他在话筒里问,“你知道我为什么说你傻吗?”

    Mickey眼眶里堆着泪,匆忙摇摇头。

    “三……二……”周沛来到她面前。

    他把话筒放下来,凑到她耳边,悄悄说,“这位轮胎小姐,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怎样的人了。”

    “一!”

    彩带和烟火此时在空中亮起一片璀璨。

    在慢摇吧第一次看到Mickey,周沛就对她一见钟情,为此紧张得连串词都念得结巴。事后用毛爷爷弄来一份关于Mickey事无巨细的资料,米琪琳,二十六岁,无业游民,曾是某时尚杂志的服装编辑,哭的时候会流鼻涕,在大学时经历过一段失败的感情,后来成为千面娇娃,对男人有无穷自信,培养出了一支庞大的前任军队,秉承伟大哲学思想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喜欢听各种男人喜欢的歌,喜欢看各种男人喜欢的电影,永远处于恋爱或正要恋爱的路上,不过,这一秒还是单身。

    他笑得灿若桃花,如此有难度,但他就爱挑战,坚信能用真爱改变她。“各怀鬼胎”的两个人会让这个故事变得异常美妙起来。

    好了,把画面转回跨年。

    Mickey和周沛在人群里抱在一起,她一只手努力捏着鼻子,仰着头猛哭,生怕鼻涕流到周沛身上,等眼泪流干,才想起大花去哪了。

    人群那头突然喧闹起来,大花被挤在几个壮硕的男人中间,像是在哭。Mickey拽起周沛又是一顿乱挤,好不容易挤到大花面前,看见她的公务员男友正跪在地上,举着一枚比当初那枚还大的钻石戒指。

    “白痴,谁求婚双膝跪地啊,你在拜祖宗啊!”大花破涕为笑,用力地点了点头。

    后来大花老公给Mickey发过很长一段信息,大意是说,感谢你,要不是因为那枚戒指,也不会让我终于鼓起勇气带大花走向下一段人生。

    她回了一句,不客气。

    总结一下吧,这个世界的爱情无论是哪种,只要还称之为爱情,都不容易。

    这个世界从不缺好的故事,故事的结局,静香没有嫁给大雄,晴子可能也就负责打开樱木花道的初恋大门,有人曾牵手,但不会到最后。就像刚好在赶不同的列车,可能就与缘分失之交臂,抑或是原本以为能长久同行的人,结果提前下了车,看似遗憾,但人生海海,总要允许有人错过你,才能赶上最好的相遇。

    愿你爱的和爱你的人,早日相逢,平安喜乐,万事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