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29章 路那么难走,可你敢喜欢上我(3)

2020-01-10 09:34: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说也奇怪,他们到酒店办理入住的时候,电脑显示薛嘉丽自己订了一间房,刚好给Aaron台阶下不用跟她住一间,好不容易等到两人可以独处的时候,时不时就会上来一两个问路的中国人,让Aaron和薛嘉丽变成了人工GPS。

    晚上他们去看太阳马戏团最出名的O秀,进行到高空跳水的单元时,杂技演员下台来邀请观众,Aaron很不幸被选中,个子高挑成熟有型,立刻引起了全场老外的喝彩。薛嘉丽在一旁尴尬地解释他有恐高症,在Aaron面露难色的时候,坐在他们后面的董蕾突然出现了,大吼道,“Let me go!”Aaron一行人大惊,还没来得及反应,董蕾就被新一轮的掌声推到了台上,她被套上戏服,装上威亚,由几个杂技演员护送着爬上了铁梯子。

    Aaron仰着脑袋,喊出的一声声“No”淹没在欢呼里,心里全是自责,觉得没保护好她。

    他还记得董蕾倒时差那几天,清晨五六点叫他出来看日出,她说,“其实你这个大叔真的挺好的,年长,阅历多,能陪我聊八卦当愤青,也能教我什么是真正对我好的,守本分又有分寸,感觉我吸一口气,你大概就知道我要说几。要是哪个姑娘栽在你手里,应该就逃不出来了吧。”

    董蕾从十几米高的空中被推下来的时候,Aaron身体摇晃了一下,感觉有些缺氧。

    结果从水里冒出来的,是一个专业的杂技演员,而董蕾从红色幕布后面走了出来,吓得缩成了一团。

    后来Aaron才知道,董蕾这一路都跟着他们,酒店房间是她捣的鬼,那些莫名来问路的中国人,也是她安排的,她当然没那么大能耐,全仰仗早已跟她达成统一战线的Aaron爸。

    第二天,薛嘉丽单独约董蕾在一家意大利餐厅见面,席间聊到很多她跟Aaron缠绵悱恻的恋爱往事,还一定要土俗地拿一张支票出来让她知难而退,董蕾心想果真跟电影里演的一样啊,她接过支票来回翻了翻,视监了上面的数字后,心满意足地退回去。她答应来这场鸿门宴,就是要表明立场,清理门户,钱对她来说是真的很重要,但钱后面的那个人更重要。

    “说吧,你到底想要多少?”薛嘉丽失了耐心。

    “你别说了,我喜欢他。”

    “Oh shit,小姑娘,你真以为自己在拍电影啊?北京遇上西雅图?搞异国恋吗?你知道他是谁吗,他公司的市值,他的经历,你一个在国内拿着基本工资,每天为生活发愁的人,知道怎么爱他吗?!”

    “当然,在爱他这件事上我肯定做得没你好,但我知道他工作的时候喜欢吃我烤的饼干,知道他唱《董小姐》唱得特别好,知道他绝对不会在我面前抽烟,知道他玩游戏很厉害,知道他很会开我玩笑。”

    “笑话,Aaron很成熟的。”薛嘉丽不置可否。

    “他可跟别的成熟男人不一样,他们对你好,给你花钱就是了,但他有一百种哄女孩开心的方法,一种是花钱,但还有九十九种。”董蕾抬头盯着她,眼神凌厉,“或许你只看到那唯一一种吧。”

    是啊,如果一个男的总是让女友感到他的成熟,这个女人可能根本没有走进他的内心,要知道,男人至死都是少年。

    那天,董蕾转述了Aaron在车上的那番心情,她还说自己不会放弃的,接下来,就让Aaron来决定吧。薛嘉丽哭得特别伤心,眼泪泡着眼线,整张脸像个挂着指示灯的施工现场。

    要问董蕾在O秀自告奋勇跳水的那刻怕不怕,她的答案是肯定的,她说站在十米高台上,视线都要被聚光灯打散,但她知道Aaron就在下面,她必须得跳,就像她知道有他在前面带领着,就能安心收起这些年作茧自缚的保护壳,用一个更好的自己,学习如何去爱。

    他们启程回洛杉矶那天,董蕾知道Aaron的跑车坐不下,自己早早买了灰狗巴士的票,结果在巴士中间站上完厕所,晕乎乎地上了反方向的车,在沙漠里又开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车上都是陌生乘客,吓得直接下了车。她自信自己能走回休息站,结果迷失在茫茫无际的沙漠公路里,举着手机到处找信号,直到没电关机。入夜后的沙漠鲜有车辆,一片直截了当的黑,她蹲在草丛边,哭不出来,直勾勾地盯着四周,生怕跑出来什么狼人或者电锯杀人狂。

    最后是Aaron的车灯刺得她眯起眼睛。Aaron温柔地把她拥在怀里,说从他们相遇那天,就互相帮了对方一次,在O秀上她又帮了一次,这次换作他,他们就扯平了。董蕾放肆地闻着他T恤上的香水味,伴着哭腔责问,年纪那么大,怎么数字算得那么清楚啊,但我还记得你很多好,怎么能还得清。

    “为什么自己走了?”

    “不想让你难堪啊。”

    “大发。”

    “嗯?”

    “留下来吧。”

    Aaron知道,女人受到委屈后最需要的是肩膀、是陪伴,而不是一个冷冰冰的解决方案,董蕾这些年一个人生活,无论是金钱还是感情都捉襟见肘,她就是接受了所有方案,拼命省钱,拼命想为死去的男朋友做点什么,拼命见习那句必须非常努力才能看起来毫不费力,但其实她看上去累极了,其实她最需要一个拥抱。

    故事的结局要快进到一年后。

    董蕾把新出炉的烤饼干打包封箱,心满意足地在自己的账簿上又添了几笔。没了旅行App的工作,回国后的她开了一个卖饼干的淘宝店,利润不多,但干得舒心,几个月时间都四颗钻了。

    在几分钟前,她刚挂掉妈妈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厂新来了个小伙子,人特别踏实。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年纪,老妈却提早让她进入相亲的鬼圈子。

    关于洛杉矶的那段记忆,已然当作是一场时差紊乱的梦,零星剩下的照片,也强迫自己相信都是后期合成的骗局。

    那晚Aaron去找董蕾的时候,薛嘉丽也偷偷跟去了,结果因为开车的司机在夜路上超速,跟一辆对面来的运货车相撞,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薛嘉丽断了一条腿。Aaron只能选择照顾她,董蕾从未感觉到这样的进退维谷,只能落寞退出。

    回国前,她把Aaron给她的银行卡还了回去,说买了这张回国的机票,他们的交易就可以结束了,她在小屋的床头附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这段记忆,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

    伴着飞机的轰鸣声,一晃就是一年。

    这一年里,她从一个被人民币抛弃的矮穷挫成长为了六折的白富美,骂过老天不公,也尝过努力的甜头。她再也没买过彩票,再也没有对旅行有半点念想。

    其实在这些破烂事发生之前,Aaron写过一条微博,但一直放在自己草稿箱里:

    我从未对你说过‘我爱你’三个字,路那么难走,可你敢喜欢上我。我不会给你任何承诺,我只想让我做的,来匹配你这份喜欢,好让你觉得,跟我在一起,会比三千万彩票还赚。

    后来,她接到一通电话,是前老板打来的,嘘寒问暖之余,问她还有没有意愿回去上班,她原本是想拒绝的,但老板说那个融资的股东极力邀请她,说想见她。

    想起当初没订上那张彩票就是因为他,董蕾说什么也要见到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来到他们约定的日料店包厢前,她用手扶着门沿,不敢开,低下头,眼睛立刻被地暖熏红了。

    她闻到了久违的檀木香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