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31章 不完美求婚(2)

2020-01-10 09:34:22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对方一阵沉默,夏风好像说不下去了。

    “夏风你在哪?”

    “我晕,好刺激……”只听听筒里一阵哀号,“我在吃寿司啊,建国门那家,你要不要来?”童真做了个深呼吸调节怒气值,“你为什么会在吃寿司?”“因为珊珊想吃啊。”“你们在一起?”“对啊,不然呢?”“你们为什么在一起?”“准新人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啊,童真你今天话很多哦。”童真蒙了,一旁的许潺好像也听出了些端倪,把耳朵凑了过来。“她答应你了?”童真问。“对呀!”夏风直截了当地回答她,“珊珊都跟我说了,那个男人是她前男友,后来珊珊喜欢上别人就跟他说清楚了,人家觉得不甘心,就缠上了。童真我跟你说,我真是捡到宝了,哪个女人这么实诚啊,我觉得现代男女分手就该这样干脆利落,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拖延对谁都没好处。你若是碰到了那个男的,替我谢谢他啊!”

    在一旁偷听的许潺脸都绿了,想抢下电话,被童真及时挂了。“你干什么,让我跟他说啊,让他看看自己喝了杯多浓的绿茶!”

    “不行。”童真的表情转冷。

    “为什么?”

    “他不会信的,我了解他。”童真若有所思地用手背撑住脸颊,拇指指节摸到耳钉,凉凉的。这枚耳钉是夏风大三实习时,用两个月的工资给她买的生日礼物,这些年从没取下过,如同一个臆想的约定,只要两个人还在一起,那它就必须一直存在。

    毕竟这也是他送给自己的,唯一凭证了。

    本以为这件事告一段落,后来是莫珊珊主动找童真,两个人约在三里屯吃下午茶。再次见到莫珊珊,童真心里还是泛起波澜,她倒是一点没变,像往常一样地自顾自地讲八卦聊男人。童真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但没想过是真的坏,若标榜身为女性要独立确实值得赞赏,但用欺骗来换就是人格的问题,只是面对这个好友,实在又不忍心把她与那些女人混为一谈。

    聊了很多无关紧要的人,莫珊珊突然问她,“听夏风说,你们大学就认识了啊。”

    “……嗯。”童真迟疑了一下,全程没有看莫珊珊,低着头吃沙拉。

    “他说你一直没谈过恋爱,但是对他每个恋爱对象挺关心的。”莫珊珊的语气有些奇怪。

    “你想说什么。”

    “别这么认真,就是聊聊,你们不是朋友嘛。”

    “哦。”

    “这个耳钉是夏风送的?”莫珊珊又转移话题,伸手在她耳朵上摸了摸,“哟,都生锈了,这么多年了,还戴着呐。”“他跟你说的?”“对啊,他还说你,”莫珊珊盯着她,眼神和语气都越来越奇怪,“不喜欢男人。”童真腹诽,眼角余光都不想看到对方。“哈哈,我当然是不信了。”莫珊珊笑起来,摆弄起自己精心烫过的卷发,然后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因为我知道,你喜欢他。”童真的叉子不小心掉在地上,她弯下腰去捡时,用力皱了一下眉,然后强装平静坐好,隔了几秒钟,冰冷地回道,“你想多了。”

    “呵呵,亲爱的,大家都是女人,有些东西不用想,不用看,闻都闻得出来,上次在许仙楼,我就闻到了……”莫珊珊煞有介事地闻了一下,“一股子醋味。”

    童真沉默。

    “许潺是你找来的吧。”莫珊珊的语气又变了。童真抬眼看她,想说什么,却被莫珊珊打断,“夏风让你帮他这忙真是委屈你了,但你以为把许潺找来就可以破坏这次求婚吗?我告诉你,不可能的,跟夏风这才认识几天,我想要的东西还没到手,就那么容易被你离间了,我傻啊。我莫珊珊没什么拯救世界的本领,唯一的本事就是,拼了命也会把属于我的东西抓牢了。”

    “你不怕我告诉他?”

    “怕啊!”莫珊珊嘟起嘴,装起弱者来,“但是有人应该也很怕,给夏风知道她喜欢他吧。”

    童真惊了,一场仗还没打,就先被敌人找准了自己的命门,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自己摧毁得溃不成军,童真这边的军队,有二十岁的自己、十五岁的自己,和二十八岁的自己,她们手牵着,大喊着,夏风我喜欢你。

    见过莫珊珊之后,童真独自在三里屯酒吧街闲,门口有很多揽客的人,她披着一件单薄的黑色衬衣,落寞地一路摇着头,直到在一家叫作“二楼”的酒吧前停下,她听见里面在放温岚的《夏天的风》。想起有一年跟夏风去武夷山的时候,两个人爬到最高点,累得已经不成样子,夏风突然把耳机放进她左耳,就是这首歌,在云海和落日里,他说,今后听到这首歌,就要想起我。

    童真喝完第四杯酒趴在吧台上,意识已经有些模糊,想着跟夏风相处的情景,眼泪水不自觉从眼角掉到鼻梁上,她连忙用手抹掉,怕被别人看见,谁知越抹越多,多到忍不住,只能埋下头,张着嘴哭,尽量不发出声音。

    后来她又喝了很多酒,意识最后停留在一个男人坐到自己身边,然后“哔”一声就断电了。

    一早清醒,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木制的双人床上,天花板刷满了宇宙星空图案,窗户边上的白墙,挂着一个精致的白色鹿头,来不及继续打量,一坨硕大的毛团突然掉到她肚子上,吓得她滚到床边。是一只养成水桶一样的短耳猫,脖子上挂着一个大铃铛。许潺听到屋里的声音进来,把做好的早餐放在桌上,然后抱起那只叫“罐头”的猫说,“昨晚见你醉得都不省人事了,没经过你同意把你带回我家,不好意思。”说着拉开凳子,示意她吃早餐。盘里是煎蛋、火腿三明治和已经切好的水果,如此诚意满满的早餐,让童真呆愣着,脑里的词汇更加匮乏。

    “今后不要再为不值得的男人喝醉了。”童真抬起头,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哦,昨晚扛着你回来,一路上你都在喊夏风的名字,不是有意偷听的。”许潺一脸正气,粗眉随着语调一上一下,有些喜感,“所以是帮喜欢的人策划了一场求婚?嗯,感动中国啊。”童真无奈地叹气,想起莫珊珊,便对他说,“昨天莫珊珊来找我了。”“找你做什么?”“她以为你是我找来故意破坏夏风求婚的。”“然后向你放了狠话?”“嗯。”许潺笑着把“罐头”抱起来,亲了亲它的鼻子。走出卧室之前,侧过身对童真说,“不如我们合作吧。”

    许潺其实已经不止一次破坏过莫珊珊的恋情,但均敌不过她那娇滴滴的三寸不烂之舌,哪怕把证据甩在男方身上,莫珊珊都能化腐朽为神奇,变成美好的误会。

    童真那天默许跟许潺结盟共同阻击敌人,她不管能不能一举歼灭莫珊珊,只想夏风不被伤害,安然无恙地回到自己身边。而这场拆散情侣大战,首要任务就是潜入敌军内部,这只能靠童真,许潺的作用则是在后方发挥纪录片导演的特长――偷拍。

    当童真又一次出现在三人饭局上,莫珊珊的脸都快要垮到胸上去了。

    这次童真就学乖了,一改往日冰山性格,尽量一句话扩充成三句,即便控制不住要“哦”,那也得由四声转变成二声,但是聪明如莫珊珊,懂得见招拆招,只要看他们俩聊起感情,她就立刻撒娇转向别的话题,屡试不爽,第一次作战,宣告失败。

    第二次作战,许潺说要声东击西,攻其不备,尽量趁夏风和莫珊珊不在一起的时候行动,童真负责给夏风洗脑,许潺则跟着莫珊珊,争取人赃并获。为此,童真主动请缨,去夏风的公司做策划,还通过跟“追爱”老板的私交,把许潺介绍给公司当摄像师。

    在公司看到许潺之后,莫珊珊恨不得当即跟老板提辞职,可惜手上还有几个大客户,又舍不得丢,只能硬着头皮跟他做同事,心想反正只要老娘藏得深,就甭想见缝插针。

    转变如此之大的童真,让夏风没少受惊吓。出于信任,童真刚入职就给了她一部电影剧本,里面也有一个喜欢撒谎骗人的女主角,童真借此脚本特意指桑骂槐地暗示过夏风,女人最懂伪装,三十岁的男人在刀锋上行走,走错一步就会遗憾终生。但夏风全然没抓到重点,他说,你看女主角骗人最后不是还骗上一段真爱,这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能在一起全凭本事。

    第二战两个人再次碰壁,童真有些失了信心,理智告诉她不能再这么幼稚下去,可每每想到夏风正被莫珊珊玩弄,就正义凛然地恨不得拯救整个银河系被骗的男人。

    后来,许潺的家成了他们的作战部署地,许潺担任军师兼全职保姆,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洁癖比童真还严重,家里干净得都可以在厕所打地铺。别看是个固执的纪录片导演,但许潺身上有无数萌点,每每童真恍神之余,他就能把冰箱里简单到不行的食材做出每顿都不重样的大餐,关键还很好吃。童真是万年冰山谁都知道,但唯独许潺能在这么短时间的相处里逗乐她,他的秘诀就是――跳腹肌撕裂操,每晚八点,整整一小时,边跳边发出怪叫,他在瑜伽垫上呈大字形边下腰边给童真问好时,童真都会背过身,身子抖个不停。许潺跟“罐头”的交流方式,跟《爸爸去哪儿2》里的“姐姐”Grace似的,“罐头”一不听话,他就“拜托拜托”。一般的女人若是遇上他也是分分钟想嫁了吧,管他是不是爱自由爱拍片呢,能温暖这寂寥生活就好。

    事情变得好玩起来是一个立秋的晚上,童真接到许潺电话,说有发现。莫珊珊在公司时就鬼鬼祟祟地出去接了几通电话,没到下班时间就提前走了,许潺一路跟踪,发现她跟一个一身纪梵希的潮男在蓝色港湾的日料店约会,一路堵车的童真赶来时,他们恰好从店里出来。许潺一直开着相机偷拍,童真酷酷地站在他身边,打量那个潮男,有点眼熟。突然,许潺把童真拉到墙边,因为他看见潮男在莫珊珊脸上亲了一下,甜蜜完的两人牵起手,朝他们走了过来。

    情急之下,许潺背过身,捧起童真的脸,拇指放在她的嘴唇上,亲了下去。莫珊珊和潮男从他们身后走过,许潺松开嘴,只见童真瞪着眼睛呆若木鸡,打了一个响指,对方才回过神。他逗趣地问,“什么感觉?”童真脸都红了,“你不会没被人亲过吧?”许潺随口一句话让童真立刻冷了脸,他尴尬地拍了拍相机,说,“一切搞定,等着夏风来好好吻你吧。”

    按计划直接把这些照片快递给夏风,然后童真在夏风动摇时煽风点火,必要的话承认这些照片是自己拍的也没问题。总之,让莫珊珊狐狸尾巴露出来,不欢而散就大功告成。

    寄完快递的第二天,许潺在公司剪片子,QQ提示消息,点开是莫珊珊发来的,“有时间吗?去楼下星巴克坐坐。”

    莫珊珊今天一身简洁的OL装扮,蕾丝边的白衬衣,皮质的包臀裙,气质如常,不过终于面对面坐在一起时,许潺才看见莫珊珊的眼角多出了纹路,跟三年前认识的她,终究是不一样了,哪怕再精致的妆容,也掩盖不了时间在她身上走过的痕迹,这个他爱过然后终于放弃的女孩,也该收起满身的自负,学着接受残酷了。

    快递进门叫了夏风的名字。童真坐直身子,心里传来一丝悸动,他现在应该在拆快递信封吧,现在应该看到照片了吧,该什么时机出现,告诉他一切呢。童真冷冰冰的脸越来越烫,这座压抑许久的火冰山,似乎也蓄势待发了。

    莫珊珊喝了一口美式,姿态优雅地坐在高椅上。“你还是这么爱喝黑咖啡啊。”许潺若无其事地晃着手里的香草星冰乐。

    莫珊珊笑了笑,说,“实话跟你说吧,其实我很讨厌喝黑咖啡,太苦,但是我这些年仍然雷打不动每天保持一杯,你知道为什么吗?”

    许潺没有回答。“因为听说黑咖啡可以消肿,不管是真是假,但为了人前漂亮,我不在乎吃多少苦。”“你为了漂亮为了钱什么做不出来?”许潺反唇相讥。“是啊,如果我卡里一直都只有一千块钱,我每天会睡得很好,但如果变成一万,离我想买的包就差一两千块,我会不甘心。既然上天已经让我看到这样的世界,那我无论用什么办法也要配得上这样的生活,这就是我,你懂这样的我吗?”

    许潺大口喝着星冰乐,不再说话了。已经半个小时过去,按许潺说的,半个小时以后去找夏风,彻底让他从梦里醒来。童真调整呼吸,正准备起身,夏风发来了微信,他说,你来我办公室一下。许潺从星巴克冲出去,边跑边挥手打车,他不停给童真打电话,但无人接听。那头的童真,把手机忘在桌上,已经进了夏风的办公室。

    拍过那么多纪录片,一个人享受自由那么多年,他觉得自己从没犯过错,也没想过“后悔”两个字怎么写,但此刻,他心里全是自责。北京入秋后的风很凉,天灰蒙蒙的,好像随时会下雨,莫珊珊方才冰冷的语气袭来,有种入冬的错觉。

    “那晚那个穿纪梵希的,是夏风他们公司新剧里的小演员,夏风的朋友。”莫珊珊说。“是我故意跟他演给你们看的。”“寄给夏风的照片已经被我调包了。”“许潺,你最大的优点是别人够不着的大智若愚,最大的缺点是自以为是的聪明,而我的优点,就是看透了你的缺点。”

    办公室里的夏风脸色确实不太好。

    童真仍然保持以往的酷劲儿伺机而动。

    “照片是你寄的?”夏风一语道破。

    “你怎么知道?”

    “这……是真的吗?”夏风脸色越来越难看。

    “嗯。”

    “为什么从没听你说过。”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你这样让我很难堪啊。”夏风明显有些焦躁了,“这个节骨眼上你给我这么一封信,要我怎么办。”

    “信?”许潺没说过他还写了信啊,童真来到夏风办公桌前,看见照片上全是夏风,她疯了似的抢过旁边的信,一目十行大致扫完,那些暗恋的心情,全部跃然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