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32章 不完美求婚(3)

2020-09-21 14:24:5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你误会了。”童真一把团起桌上的照片,转身想走。“我要跟珊珊结婚了。”夏风说。“哦。”童真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此时,许潺也刚好冲进“追爱”的大门,看见童真冷若冰霜的脸,正想再向前一步,只见她扬了扬手里的照片和信。

    许潺从星巴克跑出去的时候听到莫珊珊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啊,我爱钱爱得不得了,但你们这些自恃清高的男人,却只记得我爱钱,谁说每个人的兴趣爱好那一栏,只能填一个呢。你根本不懂我,因为我这次来真的了,因为我,爱上夏风了。”

    北京一个季度都舍不得下的雨,在今天全部倒了出来。

    童真和许潺一前一后走在写字楼下,飘来的雨把裤子和鞋全打湿了。走到屋檐的尽头,童真见外面都是雨,停了下来,许潺来到她身边,见她还是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明明难过,还硬撑着,丧尸都比她表情丰富。许潺受够了这种自虐的发泄方式,拽住她的手,直接把她拖进了雨里。大雨很快淋湿了两人,雨点打在身上都痛。“不就是雨吗,淋不死人,你想躲他一辈子吗?!”许潺大吼。童真呆滞地看着前方,五官表情全部融进雨里,忍无可忍的许潺扶住她的肩膀来回摇晃,半晌,她小声说,“他要结婚了。”“你说什么?”“我说他要结婚了,我们失败了,失败了!”童真吼了出来。“难过哦?”许潺反呛她,“你喜欢夏风那么多年,我都替你憋屈,既然难过,那就哭出来啊,用所有脏话骂他,骂到你爽为止啊,干吗还是这样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以为装成这样就不会受伤了吗?疼是你自己疼,没人会替你分担!”

    “我都懂,哭完骂完,是不是我就得放下了,可我没有想好要如何放下,我不想离开他!”童真吼得更大声。

    “你不会离开,因为他,从没跟你走过!”许潺也吼,“一个人对你爱不爱,在不在意,你都能感觉到,你比谁都清楚这件事,他没有给你承诺,没有像你一样坚持,他连个吻都不会给你,他现在要跟别的女人结婚了,你还在幻想什么?不要把你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当成宝,对一个不爱你的人来说,就是废品。你童真,不过是陪他走了这一程,换作任何人,也可以帮他完成!”

    童真突然张开嘴,哭出了声音。

    是啊,谁喜欢你,你能感觉得到,你喜欢谁,他对你爱不爱,在不在意,你也能感觉到。有时候,聪明如你,但傻就傻在习惯欺骗自己,承诺了不该给的承诺,坚持了没必要的坚持。

    许潺抱住已经哭得抽搐的童真,鼻子也传来一阵酸楚,他觉得好累,闭上眼,让眼泪跟雨水混淆在一起。

    大道理很动听,时间会带走一切,但需要很长时间消化,人生最难的,不是拥有,而是放下。

    一场宿醉之后,童真给夏风发了辞职邮件,几乎全部的时间都待在自己的书房里闷头看书,许潺隔三岔五会抱着“罐头”来看她,给她打包一些新研究的菜。当然童真还是如以往那般高冷,但几乎每次都能被许潺不经意的玩笑逗乐,当他看见童真书架上那本跟都教授同款的《爱德华的奇妙之旅》,又环顾一下这满墙的书架,还有坐在中央复古沙发上静默的童真,打了一个非常认真的寒战,弱弱地问道,你不会也是从星星来的吧。童真面无表情,此处安静五秒钟,旁边胖成一团烂肉的“罐头”突然打了个喷嚏,童真就笑了起来。

    两人同一只猫的互动,像电影里的蒙太奇一样。错落交织的片段组成的永恒里,有人消失,有人出现;有人失去错的人,有人遇见对的人。

    后来是“罐头”丢了,童真和许潺急得到处找,不过是来童真家的路上抱着手酸,放地上抽了根烟的工夫,那么一大坨肉就不见了。

    童真还记得当初在许潺的抽屉里偶然看见莫珊珊抱着“罐头”的照片,知道“罐头”是他们养的,对许潺来说它应该是那段感情唯一留下的美好吧。童真蹙眉,心里想一定要帮他找到,走到“罐头”丢的那条街上时,电话响了。

    许潺埋头坐在公园长椅上,听着不远处的狗叫声发呆,任凭手上的烟点着,直到大半截烟灰受不住力,从烟蒂上掉落,正巧落在进入视线的一双红色马丁靴上。他抬起头,莫珊珊正抱着“罐头”。

    莫珊珊在他身边坐下,说,“要不是它看到我叫了一声,我真以为是路边的一袋水泥,胖得我有点招架不住啊。”

    许潺笑笑,弯腰把半截烟蒂杵在地上,说,“女孩儿嘛,得富养。”

    “呵呵,好女孩儿才值得富养。”“罐头”用指甲刮着椅背,莫珊珊凑近它说,“你说是不是‘罐头’?如果你是个不听话的坏女孩儿,就会吃不饱穿不暖,被别人笑,没人肯正眼瞧你,什么都要靠自己。”

    许潺没有讲话。

    莫珊珊继续说,“其实坏女孩儿真的挺可怜的,不偷不抢,各凭本事,得来了好女孩儿没有的东西,就被说下贱,不上道。但那些好女孩吧,其实什么也没做,照样能享受同样的东西,你说这是凭什么,天生做不了那个好的,至少也要做坏的里面那个最精致的。”

    “你开心就好。”许潺冒出一网络流行语。

    莫珊珊转头看他。

    “我说,坏女孩儿自己开心就好,以前的我一直想让她不开心,后来才知道,无论她开心与否,都跟我无关,我还是一个只能疼‘罐头’,豢养单细胞女孩儿的专业户。”

    莫珊珊会心一笑,两人又是许久的沉默,半个钟头过去,她起身把手插在风衣口袋里,转过四十五度脸对着许潺说,“坏女孩儿下周三结婚,不知道这次有没有人玩花样,当然,如果有人玩累了,可以带着红包来,别包太少,不然等他结婚的时候,坏女孩儿塞日元。”

    夏风和莫珊珊的婚礼办在北京昌平区的一个城堡酒店,门口十几辆宾利车压场,出席的宾客都穿着华服,原来小时代里那群人在生活中是真实存在的,不是一个画风的童真穿着一身简单的格子大衣,面无表情地把礼金交给伴娘,跟随接待到了自己位子上。

    找“罐头”那天,夏风打来电话先是自顾自地回忆起大学生活,然后非常没头脑地邀请她参加自己的婚礼,丢出一句“如果连你都没来参加我的婚礼,我会终身遗憾的”作为结语。呵呵,邀请暗恋自己八年的人参加婚礼,这种傻缺事也只有夏风做得出来。“哦”,这是童真听完对方慷慨陈词之后,唯一的回应。

    同是傻缺的默契。

    童真以为这天真的去了会很难过,但到了现场,看到电子屏幕上夏风和莫珊珊的照片,反而很平静,那种感觉就像是失忆的病人,明明脑袋里装着重要的线索,却被什么东西阻拦着,召唤不出来。

    童真一只手撑着脸颊,拇指摸着耳垂出神,背景音乐突然响起来,惊得碰倒了手边的酒杯,把半杯红酒洒在了旁座的凳子上。正想拿纸去擦,许潺一屁股坐了上去。

    “没想到你也来了,所以这俩位子是前男友和备胎女友专座吗?”许潺今天穿了一身白西装。

    童真语塞,面露尴尬。

    “这家伙,挺意外啊。”许潺把头附到童真耳边,小声嘀咕,“你不会是来砸场子的吧。”

    童真认真地摇摇头,她很想笑。

    场灯及时暗了下来,城堡里亮起烛光,莫珊珊和夏风同时出现在两束追光下,没有长辈陪同,两人兀自走向对方,走到靠近宾客的舞台上时,灯光才稍微明亮起来。莫珊珊的婚纱倒是中规中矩,反倒是夏风的一身骑士装扮掀起了今天的小高潮,夏风艰难地固定了一下头盔,对莫珊珊说了一长串什么做她一辈子的骑士保护她之类的告白。轮到莫珊珊讲话时,她表情突然冷了下来,捂住耳麦大放厥词,“大家别被他骗了,他就是蔡依林一铁杆脑残粉,人说了,要在婚礼上穿成这样致敬Jolin,可惜啊,我不是她的淋淋,我顶多算一零零,零文化,零资本。但是夏风你听好了,我知道我莫珊珊这辈子没有当公主的命,只是个满腹心机想上位的丫鬟,我是一路踩着尊严爬上来的,但我今天把话撂这里了,老娘爬累了,准备把最后一面小红旗儿插你这了,我要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终点,我用了所有运气去赌,最后赌到你,我认了,我满足了。”

    夏风的表情由天晴到晴转多云到暴雨,哭得一把鼻涕眼泪,台下掌声和欢呼声已经混为一团,许潺表情复杂地愣在座位上,用余光瞧了一下童真,她仍然僵硬,只是眼睛红了。

    童真从前不懂,原来爱情真的是讲究适配的,风筝与风,鲸鱼与海,充电线与手机,一个奇葩和另一个奇葩。

    奇葩的新人仪式过后,场灯一亮,蹦出两个DJ现场打碟,角落里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几个调酒师,现场瞬间变成了热闹的聚会。夏风牵着莫珊珊一桌接着一桌敬酒,到童真这桌时,明显已经喝多了,他揽着童真的肩膀,说了一堆胡话,莫珊珊很礼貌地跟许潺碰了杯,她说,“谢谢你为我做过那么多,好的坏的,不然我真不知道我这么可恶。”许潺尴尬地笑了笑,仰头喝完了整整半杯葡萄酒,嘴角溢出的酒把白色的衣襟洇出了痕迹。

    敬完酒,两位新人正准备走,夏风看了一眼童真,脑袋一热又折回来,他问,“那枚耳钉你取下来了?”

    童真下意识地摸摸自己光秃秃的耳垂。

    那场雨之后,她就把耳钉锁进了抽屉,逼自己放下最大的好处,就是不再浪费力气去抗争,不去对不属于自己的抱有期待。时间既是刽子手也是疗愈师,事情处处是转机,过去的挣扎都是白费气力。

    夏风说着胡话,“我真以为你喜欢女生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