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第35章 我们都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2)

2020-09-21 14:24:54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周宇知道之前跟方岚聊天的人是陈土木,但在他眼里,陈土木太平淡了,长相平淡,能力平淡,整个人放在他的世界里,渺小如石子,抛出去就被淹没,不会把他作为假想敌,更不会给他多少存在。

    直到某明星选在大半夜跳楼,全民嗟叹,周宇让陈土木一人跟这个新闻,结果连续几天没合眼写专题的陈土木直接病倒,窝在家里烧了三天三夜,意识最迷糊的时候,听到门铃响,打开门,方岚拎着朱哥店里的外卖站在门口。

    他火速冲去厕所整理了一下,出来后方岚正尖叫着玩他的兔子。是的,他养了一只迷你垂耳兔,灰色的一小坨肉球,懒洋洋地吃着方岚递来的菜叶。除了这只兔子,陈土木家还有很多萌点,看似不起眼的一居室,但他把家里每一面墙都贴上了不同的墙纸,配合墙纸风格还有不同的陈设,简直就把旅游景点那种游客Cosplay的业务搬到家里来了。那天陈土木帮方岚在墙前拍照,她抱着兔子走过“大本钟”“樱花树”“布鲁克林大桥”以及“紫禁城”,每次转头发丝轻轻飞着,像是一个精致的慢镜头。看着她那温婉的笑,陈土木突然退烧了,感觉一辈子都不会病了。

    周宇知道方岚去了陈土木家后介怀了很久,不但当着同事的面说陈土木的专题写得莫名其妙,还派了一个刚来的新人改他的稿子。再好脾气也会被点燃,陈土木气不过,去周宇的办公室跟他理论,两个人从专题争到方岚,大动干戈。

    但毕竟陈土木跟周宇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周宇第二天就西装革履地带着方岚去市东面的海边玩,他租下一个海滨别墅,在游泳池里大秀身材,在海边搭起乐队,就着海风吃西餐。他郑重地对方岚说,这就是他们以后的生活,望余生请她指教,然后站起来俯身在方岚脸上留了一个吻。他太懂如何控制一个女人的心,方岚再次陷入纠结,正在吃的提拉米苏切到一半,发现里面藏着一枚戒指,海风突然像是一耳光打得方岚措手不及。

    方岚当然没有答应他,八字才开始蘸墨水写第一撇,就被周宇心急地抬笔说,别画了,不重要。这当然重要,晚餐吃得膈应,方岚没有跟周宇再多说话,就一个人回房了。陈土木在App上发来信息,问她在干什么,她不知道怎么回复,把手机甩在一边坐在地上看书,没一会儿就靠着床脚睡着了。半夜惊醒,陈土木的垂耳兔正在舔她的手指,惊喜之余,看见了趴在别墅围墙外的陈土木。

    他们在海边走,海浪把脚打湿,陈土木自嘲道,我发现每次我们碰一块儿都是在晚上,活脱脱两个大龄夜猫子。方岚也笑,不过笑得龇牙咧嘴,原来她偷跑出来穿的人字拖磨脚,陈土木脱下鞋给她穿,自己光脚提着人字拖吧唧吧唧地走得很快,结果脚心被贝壳划了好大条口子。末了,他开玩笑说,我可是有脚臭哦,让关心他伤口的方岚立刻甩掉他的运动鞋,抱着兔子白眼不停。

    这一切,一路跟着他们的周宇都看在眼里。

    因为陈土木之前做的专题里,周宇让他加上历史上自杀的公众人物盘点,结果稿子扒得太深,惹怒利益关系内的人,周宇被革了职。离开公司那天,落魄地在单身食堂喝酒,周宇跟朱哥说,我本可以让陈土木担这个后果的。朱哥问,那为什么没有?因为方岚求我,求我帮他,周宇说完仰头喝起酒来。

    朱哥语塞,半天吞吐出一句话:现在的年轻人,怎么都喜欢喝酒啊。

    尽管很多公司向周宇抛来了橄榄枝,但他都无动于衷,过了一段清闲日子。方岚出于愧疚,一直陪着他,有天周宇跟她讲了自己患癌的前女友,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可对方一身轻提前离开了,让留下的人独自承担。方岚唏嘘,生活就是如此,没遇上觉得别人的故事都狗血失真,遇上了,才叹人世无常,真实的人生都比虚拟的故事精彩。

    没人懂这个成熟男人的背后,经过多少叹息,才成为现在这闪闪发光的样子。

    那天下了好大一场雷雨,窗外一声闷雷,方岚吓得缩在沙发上,周宇把她拥在怀里紧紧抱着,安慰道,别怕,今后都有我在。随后送来了一个温柔的亲吻,方岚感受着他嘴唇的温度,却觉得唾液不是那么甜,不太舒服,推开了周宇。

    陈土木听着雨声狼狈地倒在沙发上,一脸破败,垂耳兔钻到他怀里,躺在大腿上,关切地望着他。陈土木抱起她,委屈道,小样,不枉费我平日里这么疼你,今后就只有你陪我啦。

    陈土木删掉了聊天App上的方岚,解锁的照片又再度关上。两个人一个下班一个上班,白天黑夜分离,像身处不同的南北半球,在磨人的时差里渐渐过上不同的生活,互不打扰,又互相纠结。

    方岚又跟朱哥讲了很多他们的故事,朱哥说,这两个小子都挺好,为你喝了不少酒。在所有光棍里,你算是幸福的了。说着递给她一枚硬币,打趣让她抛抛看,正面就选大众情人,反面就选那个大老粗。方岚愣住,再三犹豫,还是抛了,正面。

    方岚生日这天是冬至,天黑得早,周宇在大厦楼下用蜡烛和玫瑰花瓣铺满爱心,让一个被革职的男人回公司受着非议嘲讽,像个小孩子一样制造浪漫,着实不容易。方岚还没下班,就已经有好事的同事来她这儿打小报告,她有些不知所措,脑子进入放空,刚把围巾系好,手机传来提示,那个聊天的App有人添加好友。

    打开又是陈土木,他发来一条信息,我没有疾风骤雨般的爱和问候,只在你需要的时候,准时出现,如果喜欢,就点个赞。她点完赞,又来了一条新消息,他说,我没车,但有陪你走的两条腿;我没法保证不让你的世界下雨,但我带了伞。如果喜欢,就再点个赞,方岚莞尔一笑,点下旁边的红心。

    十几次赞之后,剩下最后一个,陈土木却没再发来信息。方岚来到电梯口,给他回了一个“?”回去,大概又等了五分钟,见对方没反应,便进了电梯。

    外面风大,蜡烛亮了又被吹灭,周宇就不停地来回点,甚至还烧掉了几根睫毛。他趴在地上挡着风,越来越多的人向他围过来。

    电梯已经降到9层。

    陈土木的信息来了:关键时刻没信号,快点赞!!!

    简单粗暴。

    方岚点下最后一个赞,照片解锁,是陈土木那个二愣子,吐着舌头,上面有一个结成爱心形状的樱桃梗。看背景,正在大厦楼顶。

    方岚急迫地把剩下几层的电梯按键全部按亮,终于电梯在3层停下,然后飞快按下了31层。

    那天方岚丢出的硬币,是正面,连上天都让她选周宇。方岚盯着硬币出神,她把手缓缓伸向那枚硬币,被朱哥一把抢过去,欠起嘴说,姑娘,投硬币,想扔第二次的时候,其实就已经知道答案了。

    方岚已经知道答案了。

    这只是单身食堂里,再普通不过的一个故事。

    过去我们对待爱情,就像玩沙漏,沙到尽头又手贱把它翻过来,反复折磨,忘了真正适合自己的是什么。爱情吧,有时真的勉强不得,这座城市那么多光棍,我们不是不需要爱情,也不是我们自己不好,而是越来越明白自己要的是什么,精致的美食不如填饱肚子的米饭,打扮光鲜让别人称赞不如穿一件保暖的大衣。

    内心无比强大,所有纠结就变得无足轻重,反正一切自有最好的安排。无论遇到的那个人说什么,不说什么,自己心里最初的坚持是不会变的,有句话说得好,我们都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不再虚度爱情,消耗自己了。

    我们都需要一个愿意陪你的人,不需要那么多承诺,给一个适时的拥抱,嘘声后,安静地,与你走完一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