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01 墓室吹灯(1)

2018-06-27 11:19:1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01 墓室吹灯(1)(本章免费)

    “三十三天宫,离恨天最高;四百四十病,相思病最苦。”

    “我不相思。”

    “哦?那你的那个印记,却又是为谁而刻?”

    “为生命里不可错过之人。”

    “那不就是相思?”

    “不,人生苦短而相思漫长,红尘不尽生死一刹,天知道等待我的将是邂逅或是错过?怎能立于原地,任光阴被日日消磨?”

    “那你将如何?”

    “红尘有她,我去红尘。”

    “红尘将乱。”

    “红尘乱,我挡;地狱开,我去;四海怒,我渡;苍生阻,我覆。”

    “何苦?”

    “但为她故,不惧十丈软红,颠倒磨折之苦。”

    “头,这墓穴里怎么阴森森地?有点邪气啊这,今天出门看了黄历没?”黑黝黝耳室里,挪动着几个灰头土脸的影子,其中一个擦擦汗,半直起腰冲着里面的主墓室喊。

    “看了,”孟扶摇嘴里叼着个微型手电,半跪于地,头也不抬刷着墓穴里那具巨大的青色石棺上的浮灰,难得说话还口齿清楚,“今日黄道吉日,宜入殓、除服、移柩——你看,移柩就是搬棺材,真巧,都和死有关。”

    “靠,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先前喊话的胖子翻翻白眼,一抬头看见壁顶形貌诡异的牛头人身壁画,在灯光映照下笔触鲜活,仿似随时能走下来,不由有点心惊的缩了缩。

    孟扶摇根本懒得理他,专心干自己的活儿,浮灰渐渐刷尽,现出三头双身独角的异兽图腾,背生双翼,凶睛怒目,看在孟扶摇眼里,别有古文明圣物狞厉之美。

    眉开眼笑的抚摸图腾,孟扶摇手一伸,“尺子!”

    有人赶紧递过软尺。

    “胖子,来,和皇帝棺椁来张亲切合影,”孟扶摇一把扯过胖子,“你那边,我这边,报数。”

    “别啊老大,你为啥总抓着我不放?”胖子小袁死命挣扎。

    “因为你是菜鸟,”孟扶摇对他露齿一笑,“菜鸟就是用来给老鸟蹂躏的,别磨蹭,快点,赶着把这个墓给搞定,今年我评教授职称的论文就有料了。”

    “疯子,工作狂,才22岁就快评上副教授,你这种人的存在,简直是考古界精英们的耻辱……”胖子咕哝着,就着手电读数,“完整,长2。18米,宽0.94,高0。66。”

    “ok!”孟扶摇一拍棺前石兽,震得四面浮灰一阵飞起,她满意的看着棺材,想着评上职称之后工资会水涨船高,医院里老娘的透析费用支撑起来就不那么艰难,不由心情大好。

    想着老娘的病,孟扶摇有点开小差,就没注意到她刚才那一拍,棺底发出沉闷的回响,穿透连接着幽长墓道的墓室,再在远处的墓门处反弹回来,余音震震,悠长阴森,像是远古巨人从地下蹒跚走来的脚步声。

    明明是密闭的地下,却不知道哪里吹来一阵冷风,吹得人人都打了个抖,墓室内光线微弱,映得每个人脸上一片惨青之色,望去如同鬼魅。

    这支考古队来自江苏考古研究所,到这西南边陲之地发掘这座据说比曹操墓还要早上近百年的无名大墓,从发掘第一天开始,队里事儿就没断过,先是吃错了山间野菜,人人拉肚子拉得前赴后继,免费为云贵高原的贫瘠土地提供了来自富庶城市的宝贵肥料若干,再是队员小李早上钻出帐篷莫名其妙被一条守在门口的毒蛇给咬了,更糟的是,今早打开墓门时,根本就没打算下去、只是赶过来送工具的队医小王,生生被一块突然掉落的梁石给砸破头,捂着脑袋光荣倒下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按照盗墓贼的逻辑,有点诡异,不宜再探;按照考古队的规矩——其实也差不多,不过一个私营,一个公办,干的都是挖祖宗坟的活计,禁忌自然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