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04 拔剑相向

2018-06-27 11:19:1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04  拔剑相向(本章免费)

    孟扶摇退后一步,怔怔看着因为破脸大喝而显得有点狰狞的燕惊尘。

    暮色一层一层的涌上来,灰暗的颜色涂满天地,叶色的翠绿映成了灰绿,看起来污浊不洁,令人窒息,浮在这灰暗背景里的那个温和少年,扭曲的眉眼,陌生而单薄。

    天地间只剩下了风拂卷衣袂的动静,猎猎有声。

    半晌,孟扶摇突然笑了。

    她一笑,像花开在黯色的寂静里,有点凄清,但更多的是决然灿烈的美。

    “好,好。”她对着燕惊尘拂拂衣袖,那姿势,像是在把袖上尘灰连同燕惊尘一起拂了去,淡淡道,“我明白,你不能忍受你的夫人是一个学武毫无天份的蠢材,你不能忍受带着这样的蠢材,出席国宴聚会被人当面或背后讥笑,你更不能忍受你完美无缺的贵公子生涯,因为一个不相配的夫人而破坏了那份完美……燕惊尘,相信我,裴瑗会是个十全十美的夫人,你带着她,就像贵妇牵着贵宾犬,到哪里都身价百倍,相得益彰。”

    她笑,眼睛里却毫无笑意,声音沉而冷,像一截欲待拔出寒光在鞘的刀锋。

    “恭喜你,你找到了你的贵宾犬。”

    说完,她看也不看燕惊尘,转身就走。

    “扶摇!”燕惊尘突然冲了上来,一伸手攥住了她的衣袖,他的声音里也多了几分无奈为难的苦楚,低低道,“扶摇……其实我是喜欢你的……”

    “留着你的喜欢,去讨好你的贵宾犬吧!”孟扶摇笑得森然,手指一抬,一道寒光突然出现在她指缝中,抬指间流光掠电,直直劈向那截被攥住的衣袖。

    刀光未至,寒气已迫人,燕惊尘起初以为孟扶摇不会下狠手,犹自紧攥着不想放,然而孟扶摇连停顿都没有,反手一撩便撩向他五指。

    燕惊尘吓得立即缩手,还是慢了一步,五指被划开一道整齐的红痕,初始泛着肌肤的白色,半晌,有鲜红的血细细浸润而出,无声滴入黧黑的地面。

    “你……”

    “我!”孟扶摇头也不回,背影挺直,在渐浓的夜色中勾勒出不折的轮廓,“我要你记得,有些错误,就像你刚才的那道伤口,一开始什么都发现不了,时间久了,便要令你疼痛流血。”

    她背对着燕惊尘,轻轻一笑,笑意凉如新升起的那轮上弦月。

    “相信我,燕惊尘,你会痛,迟早。”

    这一夜月色森凉。

    孟扶摇盘膝坐在地上,出神的望着那一轮清瘦的月,觉得有生以来记忆中,似乎这夜的月最冷,周边一道青色光晕,看得人心都发寒。

    而星光闪烁得诡异,飘摇不定,如变幻翻覆的人心。

    依稀想起初见他那一日,风雨交加,她一个头重重磕在泥泞里,求拜林玄元为师;想起风雨里山门前林玄元身边那谦谦少年的和煦微笑,想起那天雨中少年向她伸出的手,修长洁净,温暖如春。

    “扶摇,其实我是喜欢你的。”

    “扶摇,没有实力在五洲大陆,是要一辈子被人瞧不起的。”

    “扶摇,你得努力点,你这样……以后怎么办?”

    “扶摇,你什么都好,可惜就是……天赋太差。”

    呵……早该发现了啊,却一厢情愿沉浸在那少年携手的温暖中,不曾觉醒。

    好在……我也没真的想过要做你的贵宾犬。

    孟扶摇讥讽的笑了笑,挥蚊子一样大力挥手,将那些不愿再想起的回忆赶开,闭目运功。

    不久后,她头顶起了蒸腾的雾气,身周也微微发出淡碧的光,那光缓缓上升,在胸口处停滞不动。

    “破九霄”功法,她那真正的师傅死老道士的“不传之秘”。

    当初孟扶摇挖墓挖得太狠,硬把自己给挖穿了,穿了之后又莫名丢掉了在这个世界五岁之前的记忆,而从五岁开始,她便被一个死老道士摧残着苦修十年,十年中,共分九层的“破九霄”功法,才练到第三层的巅峰状态,此时上行真气,凝气成碧,主攻一切阴柔技法。

    这一练便过了漫漫长夜,又过了日光喷薄的上午,等到孟扶摇睁开双眼,已经是午后了。

    一睁开眼孟扶摇便皱眉叹了口气,第三层巅峰已经半年之久了,始终没有突破,如果一直停滞下去,拿什么去参加真武大会,拿什么叫人家“迟早会痛”?

    这也罢了,更重要的是,自己心底那个愿望,想要实现只怕更加遥遥无期。

    咬了咬嘴唇,孟扶摇起身大步下山,算算时间,今天燕惊尘应该已经走了。

    走了,也好。

    孟扶摇现在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多呆,她准备收拾包袱马上走路。

    下到半山,穿过一处隐秘的山坳,依山而建,飞檐斗拱连绵宏伟的便是玄元山庄。

    还未走近,便听见一阵喧哗,一片吵嚷声里有人尖声大叫,“玄元剑派号称太渊皇朝三大剑派之一,怎么连个像样的弟子都没有?”

    接着便响起师父微带尴尬的干咳声,还有一众师兄弟姐妹不忿的反讥之声,夹杂着长剑纷纷出鞘的清越声响,热闹非凡。

    孟扶摇皱眉,知道五洲七国武风浓烈,各门派之间常相互挑战,八成又是谁家找场子来了。

    孟扶摇掏出怀里易容工具,匆匆对着溪水给自己画了个猥琐妆,一直以来,她的容貌只在燕惊尘面前展现。

    进了山庄,穿过演武场才能回到她房间,玄元剑派的演武场,是太渊数得上号的顶级大型演武场之一,占地广阔,气派宏伟,平日里根本不会启用,孟扶摇不动声色的从场门进来,原以为可以顺利离开,眼角一瞄,倒吃了一惊。

    今日演武场,居然挤满了上百号人,穿着各色服色,在场中各据一角,看样子竟然是几家门派同时前来向玄元剑派挑战。

    孟扶摇甚至在人群中发现几位神完气足,目光沉敛的男子,气度绝非寻常人可比。

    玄元剑派门下弟子除了燕惊尘全数到了,围成一团,神情慎重而担忧,有些师兄弟好像还受了伤,拄剑恨恨的吐着血沫。

    空气中,充满凝重不安的气息。

    演武场一侧的看台正中,盘坐着门主林玄元,看样子已经比过一场,好像还没讨得到好,脸色微微灰白静坐调息,场中正在比试的是一个黑衣人和玄元剑派的大师兄。

    那黑衣人剑势极快,星光万点盘龙飞舞,剑凝海波气象万千,由于变化极多,看久了,甚至会令人微微生出晕眩之感。

    孟扶摇听见自己一个师兄低声道,“那是无痕剑,太渊十大剑客之一,也是来历最神秘性子最古怪的一个,天知道白山派怎么请得动他的?”

    “我说怎么一年一度的太渊十大剑派试剑会突然提前举行了,原来白老狗找到这个帮手,存心来踩我们玄元了。”

    “他一个人,挑我们全派,好大的煞气。”

    “那又怎么样?人家有这个本事,没见大师兄到现在也只勉强和他战平手吗?”

    “唉……今天咱们只怕真的要被踩了……”

    孟扶摇无动于衷继续前行,还未走出几步,忽听“啊”的一声惨叫。

    前方带着血腥气的罡风烈卷,一条黑影突然倒飞而出,重重向她砸来,孟扶摇急忙跳开,那人偌大的身躯带着一溜鲜艳的血珠划过天际,重重落在她面前。

    飞溅的鲜血落上场边的兵器架,半晌,一滴滴浓稠的滴落白石地面,红白交映,触目惊心。

    满庭无声,在场的所有玄元剑派的弟子,震骇的目光紧紧盯着抱着右手腕挣扎翻滚的男子,那是他们中武功最出色者之一的大师兄。

    半晌才有人想起抢上将他扶起,随即发出一声惊叫。

    大师兄右手鲜血淋漓,手筋已经断了。

    好毒辣的剑法!

    玄元剑派一片静默,场中其他人的狂笑声因此听来越发刺耳。

    只有那黑衣人无动于衷,立于场中,冷冷擦拭着染血的剑身。

    他擦剑的布看来有点眼熟,竟是大师兄右手的半截衣袖,玄元剑派弟子们都露出愤怒之色,只有孟扶摇,眉梢跳了跳。

    好快的剑!只是那一霎间,不仅废了对方手腕,还齐齐整整割了一截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