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14 对我负责

2018-06-27 11:19:15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14  对我负责(本章免费)

    偌大的沉重的瓷杯盖,啪的顶上了元宝大人雪白的脑袋,立时将它整只罩在杯盖下,元宝大人猝不及防巨物罩顶,又没练过铁脖功,立时被压得一矮,顶着杯盖喝醉酒般在元昭诩肩上转了三圈,砰的栽到地上。

    爬起来的元宝大人,不敢找主子报复,撅着屁股去墙角画圈圈了,元昭诩好像什么都没发生,笑意微微问看好戏的孟扶摇,“梦见谁了?”

    孟扶摇怔了怔,隐约想起刚才那个梦,心神有些恍惚,又生出些微的窒闷,面上却勉强笑道,“没什么,梦见一些旧事。”

    元昭诩抿一口茶,从盏沿上抬起眼,他的睫毛浓长细密,密密的遮着幽邃深黑的眼眸,“哦?旧事?那你抱着我不放做什么?”

    “嗄?”

    “你抱着我衣袖,喊妈妈。”

    “嗄!!!”

    孟扶摇脸色瞬间爆红。

    放下茶盏,斜斜靠在椅上,元昭诩眼神似笑非笑,“妈妈?是指母亲么?你对尊亲的称呼,似乎和五洲大陆人氏有点不同。”

    孟扶摇先是尴尬,随意微微生出心惊,想了想,洒然一笑,“阁下说得好像对五洲大陆所有种族都有所了解一样,却不知道我们炎黄族呼唤母亲,都是叫妈妈的。”

    “炎黄族?”元昭诩声音平静,根本听不出讶异。

    “是的。”孟扶摇面不改色,“衡洲边远小族,世代居于深山之中,不与外人交道,我是自小被远亲带出大山,别的都不记得了,但这对母亲的称呼,还有些印象。”

    她眨眨眼,伸出手,落落大方的微笑,“我是孟扶摇,感谢你连救我两次。”

    元昭诩目光缓缓落在她伸出来的雪白的掌心,微笑,“这也是你们炎黄族的礼节?”

    孟扶摇直视着他的眼睛,“在我们族的风俗里,当女性向你伸出手,你置之不理是非常失礼的。”

    “是吗……”元昭诩尾音拖得很长,低沉优雅,像沉在梦寐里的叹息,他缓缓伸出手,似要去握孟扶摇的手,却在手指将触之时,突然反掌一拉,一把将孟扶摇拉入自己怀中。

    他低笑响在孟扶摇头顶,淡淡奇异香气,瞬间无孔不入的包围了有些愕然的孟扶摇。

    “在我们无极国的风俗里,当女子向你主动表示亲近时,你不把她收了,是非常愚蠢的。”

    收了?

    ……

    这人的字典里有没有“见好就收”,“谦谦君子”之类的词?

    孟扶摇握掌成拳,竖在心口,坚决抵制那个温暖而香气魅惑的胸膛,坚决不去看头顶那双带笑下望的眸,这人的眼神,春水做成春光酿成春风化成,一身风华和他的武功一样强大,但凡有想抗拒的,统统弹指间灰飞烟灭。

    可惜,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这个男人一定很危险,像金风里摇曳的曼陀罗,看来美丽无害实则伤人无形,孟扶摇全身每个细胞都在告诫自己不要贪恋他的温度,她孟扶摇活了这么多年,再为区区美色温情所迷,那就是活在狗肚子里去了。

    孟扶摇柳眉倒竖,拳头一推便想将他推到安全距离,不防元昭诩突然手一紧,原本轻按在她后心的手突然加力,抱着她旋了个身,孟扶摇原本从床边坐起,这一按立时向床内倒去。

    下一瞬淡色衣袍悠悠罩落,元昭诩竟然也翻身上了床,手一伸帐帘垂落,细碎的珠帘碰撞有声,晃出一色迷离的炫影。

    孟扶摇见他居然上床来,大惊之下就待跃起,元昭诩却在枕上转首对她一笑,轻轻道,“嘘——”

    他转目看向窗外,那里隐约有淡黑的影子一闪。

    孟扶摇瞟了一眼,无声做了个立掌下劈的姿势。

    元昭诩微笑,翻个身背对窗户,凑过头在她耳侧轻轻道,“女孩子不要杀气这么重,影响风度……”他说话时气息温醇,带着微微热度,柔曼拂在孟扶摇耳侧,似丝弦被轻柔拨响,低而迷离,字字醉人。

    孟扶摇的脸,没来由一红。

    那点红晕乍起又歇还没消尽,刚才那个叫人不要杀气那么重的家伙,突然漫不经心弹了弹手指。

    啪的一声轻响,倒映着疏影横斜的淡白的窗纸上,刹那绽开几朵艳红的梅,再慢慢洇开,与那些浓浓淡淡的花影交织在一起。

    一声压抑到极处的闷哼,响在墙根下,瞬间远去。

    孟扶摇听着那声响,忍不住摇头,“叫人家好风度,自己却连人家耳朵都刺聋了。”

    “他如果不贴窗纸那么紧,那根冰针哪里伤得了他?”元昭诩流荡的眼波像一个氤氲的梦,梦里满是摇曳的烟光,“凡事自有因果,自作孽不可活。”

    孟扶摇挪挪身子要起身,皱眉低笑,“这就是你们无极国人的道德观?”

    元昭诩笑而不答,孟扶摇挪了挪身,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愕然回头一看,才看见枕上元昭诩居然又挪近了几分,正笑吟吟撩起她落于枕上一缕长发把玩,见她看过来,笑容越发炫目,将发凑近鼻端,闭目深深一嗅。

    随即浅笑,“好香。”

    孟扶摇立即把头发扯回,用目光大力杀他。

    元昭诩就当没看见她的目光,以手撑颊,又捞过一缕长发继续把玩,顺便还把一缕散开的发压在身下,孟扶摇挣脱不得,对他咧嘴一笑,笑得白牙森森,“我今夜滚了草地,落了悬崖,还泡了一夜的雨。”

    “还好,不算太臭。”

    “我有虱子。”

    “更好,我帮你捉。”

    ……

    孟扶摇默然半晌,突然笑了,元昭诩抬头看她,这个角度看去的容颜实在让人昏眩,孟扶摇一把扯过被子盖住他脸,随即吱吱嘎嘎大力摇床。

    床危险的晃起来,带着珠帘垂帐光泽流荡,看上去着实旖旎得可疑。

    元昭诩拈起被角,眉头一挑,随即明白她要干什么,忍不住一笑。

    蹭蹭蹭蹭蹭。

    几乎是摇床声发出的立刻,一团肥白的影子便从墙角窜了出来,蹭蹭爬上床,半空里又一个“前空翻转体三百六十度”,四腿大劈,准备劈开那貌似在做床上运动的两只。

    呼一声,那两人有志一同齐齐翻身,“恋主癖”的元宝大人咕咚一声落在床上,砸在两人中间,被褥很软,元宝大人深陷漩涡头下脚上,试了几次后空翻,才勉强挣扎脱身。

    好不容易摇摇晃晃站稳,无良主子手指一弹,元宝大人又栽了下去。

    元宝大人抱住被子吱吱的哭。

    孟扶摇咬着被子笑得快抽风。

    窗外却突然响起夺夺轻响,接连三声,随即一条黑影如淡烟般的飘了进来。

    元昭诩迎了上去,他的背影挡住了黑衣人面目,两人低低对话几句,黑衣人随即退去。

    元昭诩转身时,孟扶摇已经从床上坐起,从帐幕里探出一双乌黑的眼睛,灼灼有光的盯着他。

    “你师父留太傅多盘桓几日,说多年不见老友,要好好叙旧。”元昭诩的笑容里若有深意,“太傅本来今日要告辞的,现在,自然不能走。”

    “林玄元向来是个老狐狸。”孟扶摇耸耸肩。

    “我本来打算带你跟着太傅一起下山,现在我们要改变计划了。”元昭诩手指轻轻搭起,支在下巴,一个优美的姿势,“林玄元已经通知了裴瑗的亲族,近日他们就要赶来,他留住太傅,其实就是已经怀疑太傅涉及到今夜之事,把太傅拖到裴家来人,到时候有什么冲突,也是裴家得罪太傅,他打得好算盘。”

    “你说太傅到底有没有涉及今夜之事呢?”孟扶摇笑嘻嘻的看着他,“比如,你对我的帮助,他老人家知不知情?”

    “你还是操心下自己怎么离开这里比较好。”元昭诩不上当。

    孟扶摇不说话,爬起来自己整束衣裳,把头发高高扎起。

    元昭诩坐着不动看她的动作,眼神里掠过一丝笑意,“嗯?”

    “我还是不要继续留在这里的好。”孟扶摇快速束好袖口,检查了一遍自己身上的武器,“你已经帮了我两次,够义气了,我再依赖你,会给你和太傅都带来麻烦,做人不能这么不自觉。”

    她摆摆手,很潇洒的做了个告别的姿势,“再会。”

    说完便头也不回往外走,还没走到门边,咔哒一声,门闩自动合紧,孟扶摇停步,回身,偏头看着元昭诩。

    天色将明,晨曦从门窗缝隙中淡淡洒落,将她倚着门框的身影勾勒得笔直鲜明,似一株柔曼而又不失刚劲的柳。

    淡淡晨曦里元昭诩眸光明灭,眼底意味,说不清,道不明。

    半晌他将手中茶盏轻轻放下,瓷底接触黄杨桌面,那声音清越里有着几分含蓄,像是某些难以言说的心情。

    “女人不要这么自立倔强。”元昭诩的笑意沉在粉紫嫣然的朝霞艳光里,连那霞光都被逼退了几分,“那会让男人觉得英雄无用武之地。”

    “哦?那么英雄,”孟扶摇倚上门框,双手抱臂笑笑的看他,“你打算怎么用武?”

    “林玄元布下天罗地网等你上门,你就这样撞上去,那我救你也就白救了,”元昭诩曼步上前,手指轻轻抚上孟扶摇光华细致的脸颊肌肤,“我救了你,你的命有一半也该算是我的,既然有我的份,那么你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