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17 碧水飞袖

2018-06-27 11:19:1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17  碧水飞袖(本章免费)

    孟扶摇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所以齐寻意只需要一个借口,哪怕那个借口错漏百出,他就可以借此动手,难怪你关照我去刺杀时,一定要使用玄元剑派的武功,而林玄元面对齐寻意质问,就算想到那刺客是我,也无法交代出我这个“已死弟子”的下落,更不能说清我是怎么死的,自然百口莫辩。”

    她眼角一瞟,目光落到元昭诩收回缰绳的手上,那里,掌心一朵莲花色泽微白,惟妙惟肖,不禁扬眉笑问,“你掌心那是什么?胎记?”

    元昭诩手指顿了顿,衣袖一振再次垂落,盖住了手心,淡淡笑道,“大约是吧。”

    他神色如常,但孟扶摇却觉得,他好像有些不快,知道自己大约触犯了他的忌讳,笑了笑,也不再说话。

    元宝大人从元昭诩怀里探出脑袋来,嫉妒的盯了那朵莲花一眼,磨了磨牙,大有想把那印记啃掉的样子。

    此时队伍行到玄元山下一条溪流边,一行人停下来休息饮水,齐寻意的护卫队伍在他们后一步,不多时也到了,就见齐寻意的马车鲜亮招摇,一色的漂亮侍女小厮跟随,车子四角金铃丁玲作响,老远香风就散了一路。

    马车里传出低靡乐声,绮丽幽柔,还夹杂着女子娇笑,那音调听起来有几分熟悉,孟扶摇还在苦苦思索,却见太傅其余属下对望一眼,脸色都古怪尴尬。

    想了半天才想起,那好像是十大色情小调之一《弄紫竹》,而且还是最低等娼寮里最卑贱的妓女才会开口唱来博得下等恩客欢喜,稍微有点生意的青楼女子都不屑唱。

    本应传出端庄贵重皇家韶乐的皇室马车,传出这等一般人都不好意思公开听的靡靡之音,实在有够不搭调。

    太傅属下都露出了“实在荒唐”的神色,孟扶摇冷眼旁观,想起昨夜警醒如豹,剑法如龙的邪气男子,眼底掠过微微的冷意。

    齐寻意这种人,离他远点比较好,孟扶摇远远的避了开去,在上游找了块地方正要喝水,冷不防身后有人蹬蹬走来,尖声道,“让开让开!”

    孟扶摇回身,就见几个小厮,各自捧着玉盆、盥巾、香胰子、有一个手中金托盘上还有块明矾石,看样子是准备给齐寻意打水净脸。

    太傅属下又齐齐露出“实在奢侈”神色。

    孟扶摇看了看泉水,清亮干净,这本就是无污染的古代,泉水可以直接饮用,齐寻意洗个脸也要用明矾沉淀,不嫌做作太过了么?

    看她站着不动,小厮眉间掠过一丝怒色,伸手就去推孟扶摇,“你傻咧咧的站这里做什么?小心污了上游的水!去下游喝去!”

    孟扶摇正在沉思,冷不防这一推,脚下的石头上的青苔滑脚,立时斜斜的向水里滑去。

    “小心。”

    温和干净的声线,听起来却带点淡淡疏离,随着声音,一条白影霍地如练掠开,悬空一展,刷的一声搭上了孟扶摇因为将要跌落而下意识四处乱抓的手。

    孟扶摇的身形立即被危险的定在了半倾斜的位置,和脚下石头成四十五度角,身下不远处是一泊碧水,她的长发垂落水面,有些稍长的发丝在碧水中迤逦,一个摇摇欲坠却又美妙的姿势。

    因为袖子被扯得紧,将她衣服都贴紧了身体,便显出那些精致得恰到好处的凸凹,如柳腰身下衣袍散开,舞裙般飞扬,纵然穿的是男装,也掩不了那身材的天然好韵致。

    溪边那许多人,目光都忍不住定住,空气里有一刹的寂静。

    齐寻意队伍里,中间那辆马车帘子突然被掀开一线,面纱遮面的裴瑗眼神阴沉的看着碧水之上一看就知属于美人的身体,目光里露出因嫉妒而生的阴毒杀气。

    而第一辆马车里,一双明光四射的眼神一转,发出一声淡淡的“咦”声。

    孟扶摇自己却没发觉这一拉令她身形已露,她急急的借着那卷住自己的腰带,一振腰身直立而起,这才来得及看那位及时伸出援手的好心人。

    午后的秋阳自翠荫洒落,清溪边微黄的草尖被细碎阳光镀得越发金光灿烂,草尖上白袍散开,温和而疏离的男子,秀逸,修长,眉目清洁,有着比常人更淡一些的唇色和眸色,笑起来的时候,令这秋日的金风,都似突然成了樱花开谢的春风。

    他因为飞袖掷出腰带,衣袍都已散开,却并不令人觉得不雅或邋遢,反令那本有些疏离的气质,多了几分自然和随意。

    孟扶摇怔了怔,想最近是不是走了桃花运,见着的男子,好多美色出众,一边顺手将那腰带递了过去。

    正想说几句感谢的话,谁知道对方很平静的笑了笑,轻声道,“这腰带本已有点脏了,姑娘顺手扔了吧。”

    说完还很礼貌的点点头,转身而去,自上了齐寻意后面那一辆马车,马车驰去另一边停下休息,留下孟扶摇呆呆站在石头上,攥着个腰带发怔。

    这腰带明明还是新的好不好,白得豆腐看见都会羞愧而死,他居然就说脏?

    这人性子还真奇怪,说他清高嫌弃人吧,他礼貌周全,斯文谦和,不要腰带还给你个绝对不伤害你自尊的理由;说他随和吧,他明明又不是看起来那么好说话,连个腰带被自己抓过,都立刻弃之如敝屣。

    孟扶摇呆了半晌,恨恨拿那腰带给自己擦了擦手,反正那家伙不要了!

    擦完仔细看看,才发觉这是天蚕丝掺和白金丝织就的腰带,中间缀着同色的羊脂玉,价值不菲而又低调,就像他那个人。

    孟扶摇想了想,把腰带揣在了怀里。

    元昭诩先前一直避在一边,这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眼神很古怪的看孟扶摇将那男人私密物件塞怀里,半晌道,“你留着这个做什么?”

    孟扶摇理所当然的答,“这个很值钱,留着,哪天我衣食无着了,当了换生活费。”

    元昭诩微微皱眉,“这个不值钱,你别要了,你缺银子我给你。”

    “忽悠我吧你?”孟扶摇撇一撇嘴,“你当我看不出这玉的价值?还有,姑娘我很有骨气,不受人施舍。”

    元昭诩瞟她一眼,似笑非笑,“是,你不受人施舍,你拣人家不要的破烂。”

    “你!”孟扶摇气结,转目看见元宝从元昭诩怀里探出头来,看来对她吃瘪极为欢喜,吱吱欢叫个不休,大怒之下施展“一指弹”,弹得元宝吱哇乱叫,张嘴就咬。

    孟扶摇早已大笑着逃了开去。

    奔出几步,过了一个转角是一处树荫,前方不远是齐寻意的队伍,孟扶摇正要退开,却听有人道,“喂,你。”

    回头一看,正是刚才推了她一把差点害她跌下水的那个小厮,孟扶摇看见这人,原也不想和他计较,谁知那人望见孟扶摇,突然眼睛一亮,招手道,“喂,你过来。”

    孟扶摇怔了怔,眯眼看了看他,道,“叫我?”

    “就是你,”那小厮毫不客气,“我们郡主侍候人手不够,你来帮个手。”

    他看了看孟扶摇脸上啼笑皆非的神情,不耐烦的道,“不会白用你。”从袖子里摸索出一串铜钱,啪啦往地上一扔,傲然道,“喏,一百文,够你在燕京肉羹铺吃上半个月了。”

    孟扶摇低头,看了看脚边的铜钱,半晌,笑了笑,捡了起来,还吹了吹钱上的灰。

    小厮露出得意的神色,递给孟扶摇一个铜盆,道,“去,去溪边打点水来,要上游的水,端过来后和第二辆马车边的锦烟姐姐要点玫瑰汁和芙蓉露,兑和了再送进马车内,记住,不要让你的脏手碰上水,好了就这样,我去侍候殿下换衣服。”

    他将铜盆塞给孟扶摇,一脸找到替死鬼的庆幸之色,孟扶摇用手指想也知道,裴瑗毁容后一定心绪极差,本就是跋扈的性子,侍候她的下人一定更遭殃,对她的差事一定能躲就躲,否则怎么肯花钱买人侍候?

    小厮铜盆递出,见孟扶摇没有立即去接,不耐烦的将盆抖了抖,“喂,傻了?”

    孟扶摇挑眉,看着那铜盆,突然笑了,随即缓缓去掏袖囊。

    小厮皱眉,骂道,“白痴——”

    他的话语突然顿住,随即眼珠慢慢睁大。

    面前,孟扶摇掌心,稳稳托着一枚金叶子,成色极好,不下二两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