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19 春光乍泄

2018-06-27 11:19:1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19  春光乍泄(本章免费)

    孟扶摇突然松手,放开裤带。

    裤子立即垂落,长袍同时唰的落下遮了羞,孟扶摇一个后仰,大鸟般倒翻过山石,柔韧性极好的身躯如一截弹簧,刹那间弹到山石后,双腿一蹬裤子掉落,正正罩了山石后两人一头,那两人不防孟扶摇突起发难,刚刚跃身而起便被肥裤罩顶,黑暗中看不清楚那是什么,慌忙伸手撕扯。

    撕扯未毕,孟扶摇已经鬼魅般出现在他们背后,宽大男袍中雪色长腿一闪,瞬间绞住对方脖颈,身子一转,悬空狠狠一扭!

    就听见黑暗中惊心动魄嘎吱一声。

    那人的头颅立即软软垂下。

    目中闪过厉色,孟扶摇并不后悔自己下手狠辣,就在刚才翻过山石那刹,她一眼看见那两人手中淬毒的网,那毒的颜色呈暧昧的粉红,孟扶摇当年被死道士铁血训练,所学极博,更有常人难及的非凡长处,一眼就认出那东西是流传于五洲大陆,专供上层贵族掳掠或对付良家女子所用的“酥香散”。

    这东西不知道毁了多少良家女子清白,害了多少人一生幸福,手中有这东西的都是丧尽天良的下作人,孟扶摇今日看见,怎肯放过?

    另一人见孟扶摇竟然脱裤袭敌,下手既快又狠,转眼间同伴已经死在她双腿一绞中,大惊之下将裤子一抛撒腿就跑,还没跑出几步,就听见身后一声冷笑。

    “看了我大腿,想走?”

    平地上卷过一道黛色的风,孟扶摇手中鞭子一甩,已经搭上了对方的咽喉,横臂一勒,想将对方拖过来,不想那人武功并不低,先前不过是裤子罩头失了方寸,反手一甩间一道金光亮起,拉开灿亮的星芒弧线,直袭孟扶摇胸襟,劲气凌厉逼得孟扶摇含胸后缩,那人一窜便是数丈,眼见便要逃开。

    孟扶摇跺了跺脚,正要扑上去,忽见前方男子脚下突然歪了歪,仿佛踩了石子或者崴了脚,身子一倾,随即一个跟斗栽下去。

    孟扶摇大喜,霍地跳上去往那人背上一坐,得意洋洋跷起二郎腿,“靠,我说你走不掉!”

    她双腿一跷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头一低才想起自己裤子已经脱掉了,只外袍罩着下身,腿这一跷,春光大泄。

    浓黑的夜色里,黛色长袍下露出的修长双腿,洁白、笔直,圆润,似一双名匠雕琢的玉柱,倒映着月色如银的辉光,摄人眼目。

    暗色中传来似有若无的低笑。

    孟扶摇黑着脸,赶紧左抓一把右拢一把,用袍子遮好腿,暗自安慰自己幸亏没有真的像这个时代的男人那样,裤子底下就什么都没有了,幸亏自己有穿自己设计的亵裤……呃,刚才他看见没有?

    抬起头,孟扶摇瞪着对面,悻悻道,“喂,躲树后面做什么,做贼啊?”

    轻笑渐止,树影后缓缓浮现浅色的轮廓,宽衣大袖的男子,双手抱胸,闲闲微笑倚树而立。

    他肩头,站着白毛飘扬的某肥,倚着主子的颊,一模一样的双爪抱胸,双腿微错。

    “见你久久不来,以为你需要手纸,我们来送纸。”元昭诩面对恼羞成怒的孟扶摇,笑得无辜。

    元宝大人立即躬身弯腰,双爪举起一张皱巴巴的纸,恭敬的高举过头。

    孟扶摇一看就知道这家伙在寒碜她,它会这么客气?它摆明了嘲笑她咧。

    孟扶摇越想越恨,屁股更用了几分力,坐得底下那家伙唉哟惨叫,孟扶摇点了他穴道,鞭子一甩,将裤子勾过来,然后裤子抓在手里,抬头正色看着对面那两只。

    那两只坦然看着她,一动不动。

    孟扶摇瞪瞪眼,再看。

    那两只依旧坦然和她对面而立。

    孟扶摇只觉得自己头发都在蹭蹭往上竖,半晌咽了口唾沫,无可奈何的道,“喂,转过身去可不可以,我要换衣服。”

    元昭诩眨眨眼,居然答,“不行。”

    “嗄!”

    “别人可以看,我为什么不可以?”元昭诩答得奇怪。

    孟扶摇怔一怔,突然一跃而起,单手一捞,雪色一闪,她的修长双腿已经落入了宽大的裤腿中,手指一错裤带系紧,再一扭身已经扑向身后树丛。

    与此同时白光一闪,元宝大人从元昭诩肩上扑出去,动作极其轻巧,所经之处,树叶不颤。

    “啊!”

    几乎刹那之间,一声大叫炸响。

    身后树丛里突然窜出个灰衣人,捂着鲜血淋漓的耳朵狂蹦乱窜,耳朵上挂着一团雪白,随着他颠抖甩掼的动作不住颠簸起伏,却死死咬着耳朵坚决不松口。

    灰衣人拼命去拽元宝,一边发狠大叫,“兀那小子,敢动你爷爷,你知道爷爷是谁吗?爷爷一根小指头……”

    “爷不动你的脚趾头,爷动你的猪头!”

    喝声里孟扶摇身子一弹已经电射而出,黑铁般的匕首划出一条比夜色更黑的线,刹那间已经顶上那人咽喉。

    匕首尖触及肌肤,感觉像是叉子戳上水底的游鱼,滑不留手,那人身子诡异的一转,不知怎的已经脱离了匕首所及的范围。

    孟扶摇却根本不浪费时间诧异,匕首不中直接扑身而上,肘击、掌拍、腿顶、肩撞,一连串快捷狠厉的近身攻击,闪电般不容对方喘息,虽然对方全身像抹了油一般的滑腻不靠,但是短时间内那种暴风骤雨般的攻击,还是让他连连中招,每三招都有一招中奖,以孟扶摇当初铁血训练出的爆发力和速度,直揍得他不住后退惨叫连连。

    靠!你这混蛋,居然一直躲在树丛后,老娘岂不是从头到尾给你看光了?

    孟扶摇越想越怒,越揍越狠,目光发亮拳势如雨,泼风般打得痛快。

    元昭诩立于原地微笑看着,衣袖下暗扣的手指,终于渐渐松开。

    那边的一边倒的战斗已经将近尾声,孟扶摇一拳击出,那倒霉男子昏头涨脑下意识来挡,谁知孟扶摇突然又将拳头收了回去。

    男子一怔,举在半空的手滑稽的定在那儿。

    “砰”。

    孟扶摇趁他这一怔神间立刻恶狠狠再次击拳而出。

    一声闷响。

    “卑……鄙……”

    灰衣人目光发直,砰然倒地。

    孟扶摇潇洒的吹了吹拳头,笑嘻嘻道,“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愚钝是愚钝者的墓志铭。”

    将那灰衣人绑在树上,孟扶摇上下打量一番,摇头。

    “瞧这人瘦的,像是被两扇门板挤过。”

    元昭诩凝目一瞧,忍不住失笑,灰衣人确实生就异像,分外的瘦高,体型狭长,连脸也是窄窄的,像是一条鳗鱼,孟扶摇对刚才对战时他身上特别的滑溜十分好奇,仔细看了半天,觉得这人肌肤好像特别苍白点外,也没什么异常。

    转头看见元昭诩眼神里淡淡怜悯,不由一怔,“你认识他?”

    “不,我认识的是这个种族。”元昭诩道,“扶风海岸之疆,‘匿鲛’一族。”

    “匿鲛?”

    元昭诩嗯了一声,道,“扶风国有鄂海,鄂海最危险、礁石群最密集的海域是罗刹岛,在那片海域,相传曾经沉没过上古一个国家,所以海底有无数珍奇,只是那是一片礁林地带,还有一条极其狭窄的海沟,寻常海客根本下不去,只有土生土长于罗刹岛的匿鲛族可以,这个种族的人,在孩子三岁时便带他下海,不断练习在狭窄缝隙中辗转腾挪的本领,直到水性精奇身法如鱼才算成,这些孩子由于自小练习这类身法,又长年生活水下,导致身形皮肤发育异常,而且海底有异形海兽时常出没,这些人又练得隐匿身形气息的技巧,所以称‘匿鲛’。这个种族的人,因为这些技能,同时也是一流的小偷和杀手。”

    “哦,难怪刚才这人潜伏附近我居然都没察觉。”孟扶摇恍然大悟,笑道,“这个匿鲛等下再问,先把这混蛋解决了。”抓起先前地上那个被自己坐扁的男子,啪啪两个耳光打醒。

    那人刚一睁开眼,就听见孟扶摇劈头盖脸的问话。

    “你爹叫啥?”

    “你妈贵姓?”

    “你几个姐姐?”

    “你几个弟弟?”

    “你第一次尿床是几岁?”

    “你洗澡穿不穿衣服?”

    “你洗脸喜欢用皂荚还是胰子?”

    ……

    “你是谁的属下?”

    一系列不需思考答案东拉西扯的问题暴雨般砸下来,男子早已晕菜,下意识逢问就答,对最后一个问题自然也毫无防备。

    “齐王府仪卫舍人方大人所属……”

    话说完男子才警觉自己说了什么,倒抽一口气瞪大眼,孟扶摇已经很开心的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脸,道,“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