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20 三人夜战

2018-06-27 11:19:1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20  三人夜战(本章免费)

    “你说这人该怎么解决,”孟扶摇啪的又是一掌把人家打倒,回身问元昭诩,“齐寻意是不是怀疑我了?所以派了这两人来解决我?”

    元昭诩目中掠过一丝异色,他自然知道白日碧水上孟扶摇那一倾身,身形已露,定然被齐寻意看在眼里,以齐寻意那性格,一定会探查一下。

    但他怎么会没有防备?齐寻意派出跟踪他的人,早被他的近卫给带开了,还顺便故布疑阵,引开齐寻意注意力,那么这两个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元昭诩拍开那人穴道,一番话问下来,才知道那仪卫舍人方大人是齐寻意颇为宠爱的属下,很善于谄媚巴结,白日里齐寻意盯着孟扶摇的身形目泛异光,他便认为王爷看上孟扶摇了,为了给主子一个惊喜,他偷偷飞鸽联络了前方齐王府等候迎接的属下,在玄元山到燕京的两条道上意图截下孟扶摇。

    元昭诩的护卫,精力放在了带开后面追踪的人,没想到前方还有人守株待兔。

    孟扶摇知道始末,不禁大怒,又一脚将他踹闭过气,随即犹豫道,“喂,杀他嘛,罪不至死,不杀嘛,又会给我留下后患,怎么办?”

    元昭诩笑笑,俯身,修长手指在对方头顶上轻轻一弹,随即道,“行了。”

    “嗄?”

    元昭诩云淡风轻的道,“他的记忆,从今晚开始会出现混乱,所以你放心,他不会拿自己都想不清楚的事,去和主子回报的。”

    孟扶摇瞪着他,知道他是用重手法伤了对方百会穴,永久损伤了对方的记忆,这种手法看来简单实则高超,轻一分重一分都可能出现相反的效果,自己破九霄练到第六层大约也可以,但也绝做不到他这么举重若轻。

    这人越相处,真是越觉得神秘。

    她眼珠乱转在那里揣摩,元昭诩却已转身走向那被捆住的灰衣人,走了几步突然微笑,道,“哎,很美。”

    “什么很美?”孟扶摇呆呆问。

    元昭诩和元宝大人对视一眼,后者立即露出雪亮的大白牙,跷起自己的肥腿对孟扶摇示意。

    与此同时元昭诩悠悠答,“我说,大腿。”

    “叫你偷窥,叫你窥!窥!窥!姑娘我揍得你飞流直下三千尺,不见淤血誓不回!”

    孟扶摇砰砰砰拿那倒霉灰衣人练拳,顺便指桑骂槐含沙射影。

    被骂的那棵槐树微笑如故,一点惭愧的自觉都没有。

    灰衣人硬生生被打醒,刚一睁开眼睛,立即惊惶的大叫,“我没偷!我没偷!”

    “我知道你没偷,”孟扶摇冷笑打量他,“你身上的东西都被我偷了。”

    她将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扒拉了一阵,毫不客气的将值钱的揣到自己包袱里,灰衣人看得脸色阵青阵白,半晌哀求道,“我东西都给你们了,放我走吧,我还要逃命呢!”

    “逃命?”孟扶摇怔了怔,“你刚才潜伏在那里鬼鬼祟祟,不是为了偷袭我们的?”

    “我哪来那个闲工夫偷袭你们?”灰衣人瞪着死鱼眼,额上青筋直冒,“你们有财吗?有色吗?值得我堂堂神掌帮帮主去偷袭吗?”

    孟扶摇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元昭诩,觉得自己两个人怎么说也该算美人吧?这人眼睛怎么长的?真让人纳闷。

    “哦,大帮主,那你在那蹲着,做什么呢?”

    灰衣人呸的一口唾沫,“晦气!”

    说了半天孟扶摇才明白,灰衣人现在正在被天煞国的人追杀,说他偷了皇子侍从叶不弃大人的随身物件,灰衣人从燕京一路逃过来,都没能将对方甩脱。

    “呸,我运气不好,联系了暗魅为我挡一阵,约好了在这树林里碰面,谁知道那家伙影子都没见!”灰衣人说到郁闷处,愤愤又是一口唾沫。

    “暗魅?天下第一杀手?”孟扶摇瞪大眼,“你好本事,居然请得动他,换句话说,你偷了叶大人什么宝贝,令得对方这么不死不休的追你?”

    灰衣人脸色一变,神情掠过一丝犹豫,半晌道,“暗魅不是我联系的,我有个朋友,以前送给他一个人情,他才答应出手,至于那个宝贝……听说是天煞通关令。”

    最后几个字出口,孟扶摇心跳了跳。

    下意识的伸手入怀,手伸到一半立即缩回。

    元昭诩倒好像没有在意她的举动,笑道,“你没偷天煞通关令?”

    “没!”

    “哦。”元昭诩居然不再问,牵了孟扶摇转身就走,“那么你就呆在这里,等会和战北野好好解释吧,希望他能相信你。”

    他头也不回走得干脆,灰衣人脸色变了又变,眼见他居然真的准备走路,想到自己被绑在树上,等那个煞星过来不是死路一条,无奈之下咽了咽唾沫,扬着脖子大喊,“站住,站住!”

    那两人施施然前行,仿佛一霎间都聋了。

    “放开我,你们先放开我!”

    “没有诚意的人,咱们没有为他浪费时间的理由。”孟扶摇巧笑嫣然的答,头也不回。

    “我说,我说!”

    刷一声孟扶摇弹了回来,笑嘻嘻拍拍他脸,“这才听话。”

    灰衣人苦着脸,沮丧的道,“偷……好像是偷了,不过不是我下的手,是我的一个手下,但是,他就在这附近失踪了,东西……也没了。”

    孟扶摇瞟他一眼,又瞄了瞄元昭诩,很担心他问出那句,“在哪失踪的?”

    好在灰衣人没说,元昭诩也没问,孟扶摇悄悄嘘一口气,按了按自己怀里的东西……一直都怀疑那么个小角色为什么居然能拥有出现最少的天煞通行令,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今夜误打误撞,倒证实了这东西的真实性,真是不小的收获。

    当下两人将灰衣人解下来,一番询问才知道这人叫姚迅,确实出身匿鲛族,手下居然还有个颇有名气的“神掌帮”,其实就是偷儿大集合,三只手组织。

    姚迅虽然长相怪异,心思倒是海边汉子的风格,简单直接,说不了几句便道,“你们既然知道天煞国烈王战北野,想必身份也不是寻常人,你们要是能帮我打发了这批追兵,以后神掌帮上下供你们驱策!”

    元昭诩瞟他一眼,他一直若有所思,突然问,“你不是在等暗魅么?他这人言出必践,定然会出现的。”

    “指望他我早死了——”姚迅一句话说了一半,突然面色一变。

    与此同时三个人都静默了下来。

    远处,突起马蹄之声,似是有马队快速接近,来势之疾无与伦比,听上去犹如突起了一阵狂风暴雨,鞭子般的抽打在人的心上。

    尤有一匹马奔得更急,呼风啸日,雷霆万钧,几乎刹那之间,便到了树林边。

    马势太急,到得林边依然收势不住,直直的便要冲入,马上骑士霍然振臂勒马,缰绳被扯成笔直的一条线,微颤不休,骏马仰首长嘶,双蹄踢腾人立而起,马上骑士却腰背笔挺动也不动。

    他身后,一群骑士卷土而来,落后他一个马身,齐齐挽缰勒马,“嚓!”数十声落蹄声如同一声。

    骑术精绝。

    此时云破月开,清辉无限,当先那一人一马,被月色勾勒成沉黑的剪影。

    月光更远的铺开去,铺到那人脚下,那人高踞于马上,一身黑衣与夜色融为一体,森冷,肃穆,浑身散发着厉杀决断的窒迫感和存在感,晚风拂乱他的衣袂,连同漆黑的发一起狂野飞舞。

    隔着这么远,也能感觉到,他在“俯视”。

    俯视着林中三人。

    一片静默里,那人突然沉声一喝。

    “天煞,战北野!”

    “好大的威风。”孟扶摇嘀咕,“知道你是战北野……喂,战北野是谁?”

    姚迅早已失了先前的镇定,抖着嘴唇直往树后面缩,“这个魔王追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