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25 多谢侍候

2018-06-27 11:19:1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25   多谢侍候

    他目光扫过来,所有人都觉得好像迎面拍过来一面沉黑的刀刃,又或者天地一合,凌空卷了来猛烈的雷霆,划裂九天,锋锐逼人。

    楼梯中段,孟扶摇轻轻吸了口气。

    这个人,她认得。

    战北野。

    那日深夜树林里一会,战北野忙着和你打和他打,根本没注意到孟扶摇,孟扶摇却将他看了个大概,这人的容颜本就是那种鲜明得恨不得一笔笔画到你眼睛里的类型,再次出现在阳光下,想叫孟扶摇不认出他都难。

    看见战北野,孟扶摇立即想跑,但是此时堂中一片寂静,她一个人有动作反而更显眼,只好按捺住不动。

    底下的对话还在继续。

    “喂,你跑什么跑!”

    “你追什么追!”

    “我高兴追!”

    “我练轻功!”

    扑哧一声,不知谁听着这飞快的对话忍俊不禁,那少女大眼睛立刻恶狠狠地瞪过去,她眉毛生得极有英气,边缘如刀裁,却又纤细精致,像两把线条优美的小刀。

    可惜年纪太小了些,瞪不出杀气,倒显得可爱。

    酒客们看着好笑,忍不住搭腔,“喂,姑娘,你高兴追,也得有个理由啊。”

    “就是啊,在我们太渊,大姑娘追男人,可是头一回!”

    “我就是头一个!”那孩子高傲的仰起下巴,“我爹说了,抢就要抢第一个,后面的都是歪瓜裂枣!”她伸手一指冷笑着的战北野,“我就是要追他!我要他做我的男人!”

    话音落地,店堂里一阵震惊的沉寂,随即轰的一声酒楼上下大笑声起,后面酒客们纷纷前挤,想看清楚这个惊世骇俗公然在太渊京城酒楼要男人的女子,顺便看看那个艳福不浅的好运男。

    孟扶摇微笑,觉得这个女子和战北野真是绝配,一转眼看见姚迅偷偷摸摸的闪进来,她对着姚迅做个手势,姚迅却脸色一变,摇了摇头。

    孟扶摇怔了怔,她看这孩子像是扶风国人,想叫姚迅偷偷看她有没有通关令,不想姚迅竟好像畏惧那孩子,不敢出手。

    孟扶摇想了想,趁着人群轰动,抽身后走,不想底下战北野像是再也不耐烦这般追逐游戏,突然道,“雅兰珠,你爹是不是还告诉过你,女人要做男人的第一个?”

    “是!”

    “那很好。”战北野狡黠的一笑,他这么一笑,刀锋般的凌厉之气尽去,倒多了几分红尘温暖,像个俊朗的大男孩。

    “我的第一个位置给人占了,你迟到了。”

    “谁?”雅兰珠瞪大眼,蹦的一下跳上凳子,开始捋袖子,“谁?谁?”

    战北野头也不回,手臂随意的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最后落在了某个点。

    “她!”

    满堂酒客,齐齐扭头,然后“哗”的一声。

    雅兰珠的大眼睛转向那个方向,随即危险的眯起。

    姚迅怔怔张大嘴,半晌反应不过来,由于嘴张得时间过长,啪一声一大滴哈喇子滴了下来,姚迅下巴霍地一收,瞅瞅四周没人在意,赶紧讪讪抹了抹嘴,做了个“自求多福”的姿势,缩头溜开。

    战北野却始终没回头。

    他本就是胡乱一指,刚才进店惊鸿一瞥上方一处浅红衣角,确定是女人,是女人就成了,管她是谁。

    至于那个被他钦点的倒霉女人会遇上什么麻烦事,他更不想管。

    孟扶摇僵在楼梯中段,手抓着楼梯栏杆,笑得尴尬。

    被那么多含义不明的眼光直愣愣盯着的感觉果然不太好受啊。

    战北野,你这混蛋,光天化日的乱指什么。

    雅兰珠的眼刀子飞了过来,刮骨般的将孟扶摇上上下下打量一番,孟扶摇今日没画丑妆,只简单的用姜汁涂得脸色微黄,眉眼还是出众的,雅兰珠看了半晌,嘴一撇道,“你胡弄我是吧,这明明就是个痨病鬼。”

    战北野双手抱胸,向墙壁一靠,道,“那又如何,我喜欢就行。”

    “我杀了她!”

    “杀了她,你还是老二,填房。”

    雅兰珠蹦起来,纤腰一扭手臂一甩,霍地从身后拔出一柄镶满七彩贝壳的小腰刀,她霍霍霍舞了一个刀花,雪亮刀尖反射阳光,逼人的亮。

    她横刀指向战北野,大喝,“去!杀了你那第一个!挪出位置给我!”

    “喂,谁是他那啥第一个?”

    清亮的女声突然从上方传来,刷的一下众人的目光再次回到楼梯中段,见孟扶摇俯身栏杆上,脸色已经回复正常,正扬眉看着下方那两人。

    “嗯?”战北野这回终于转身,大喇喇的看了孟扶摇一眼,不过那眼光也是一掠即过,毫不在意。

    “他骗我?”雅兰珠盯着孟扶摇,目光一亮。

    孟扶摇清脆的打了个响指,望向杀气腾腾的雅兰珠,“没啊。”

    这回战北野仔细的看了她一眼。

    雅兰珠张大嘴,“啊?”

    “他好像是把我当第一个,”孟扶摇叹气,“可是那是他一厢情愿啊,姑娘我早已有了心上人,哪里看得上这个莽夫?”

    战北野脸色黑如锅底,雅兰珠目中大放异光。

    “有些事是不能勉强的。”孟扶摇拍拍手,“这位公子,你虽然长得差强人意,脾气却不合我意,女人是要拿来爱护尊重的,你这样大庭广众之下昭告对我的爱,你叫我还怎么嫁人?”

    她不去看快要冒烟的战北野,很诚恳的鼓励雅兰珠,“珠珠,我们家乡有句话,烈男怕缠女,不要理会他说了什么,你只管你自己做了什么,去吧,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雅兰珠嗨哟一声,很听话的扑上去了。

    战北野呛啷一声,把刀拔出来了。

    人群轰的一声,都兴奋地躲桌子后去了。

    孟扶摇咻地一声,趁这一乱间,从楼梯上消失了。

    “走,收拾包袱,走路。”孟扶摇一进门就吩咐姚迅,“快。”

    “孟姑娘你不是解决了那事吗?”姚迅愕然。

    “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趁战北野被那丫头缠着,赶紧走。”孟扶摇利落的收拾东西,姚迅摇摇头道,“你是得罪战北野了,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孟扶摇停了手,奇怪的看他,“你不知道女人比男人难缠吗?男人嘛,相对度量总归要大些的,刚才那种情况,宁可气死战北野,也不能让那丫头盯上我,否则永无宁日。”

    她三把两把将包袱背上肩,推开窗户就跳了下去。

    结果跳进一个坚硬厚实的怀抱里。

    “咝”,孟扶摇揉脑袋,“这谁肌肉生这么强悍,铁似的。”一边抬头讨好的对肌肉的主人微笑,“麻烦您,借个道。”

    上方,很高的高度,黑发飞舞的男子,用比头发更黑的眸子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唇线抿得像是一柄薄薄的刀。

    孟扶摇的心抽了抽,无可奈何的想,这世上就是有一种人,做什么都抢在人前面,不晓得轮到死的时候,是不是也抢?

    战北野黑漆漆的眼珠不错眼的盯着她,突然从腰间解下一个精致的水囊,哗啦啦对着孟扶摇脸上便倒。

    “喂喂你干什么?呜……”孟扶摇冷不防被浇个扑头盖脸,顿时大怒,伸掌就去拍战北野的手,战北野双指一夹,铁钳似的便叼住她手腕脉门,随即伸掌,极其不温柔的在她脸上一阵乱抹。

    孟扶摇怒喝,“喂,你手干净不干净?喂,别碰我嘴,喂……”

    战北野突然停了手。

    眼前的少女,十六七年纪,清水洗去了那层伪装的姜黄,渐渐绽出脂玉般光洁莹润的白,那白上又隐隐透出淡淡的红,如朝霞映雪,眸光却澄净似月射寒江,两道秀致而英气的眉,飘飞欲举的飞扬开去,如九天玄女掌中飞起的丝带。

    一霎间目光相对,少女颊上生出恼怒的嫣红,眼底光芒却越发的亮,胜似星辰,灼得战北野都怔了怔,只觉得这女子目光中自有威仪,下意识的松开手。

    松完立即觉得不对,伸长手再一捞,这一捞便捞在了腰上,入手只觉得腰肢柔软里自有练武女子的柔韧力度,偏偏又细得惊人,令人明明是手扶了上去,却忍不住心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