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26 金蝉脱壳

2018-06-27 11:19:11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26  金蝉脱壳

    这般一动,思绪便有些不集中,随即便觉得手底一滑,什么东西一颤,霍霍有声的缠了上来。

    战北野身经百战,反应自然一流,下意识立掌便劈。

    这一劈劈在软处,半空中黑色长影一荡,黛色纤细身影随着那条从腰上飞出的长鞭荡了出去,一个倒翻便翻到屋檐另一角,危危险险立在檐角的螭兽上,回眸向他一笑。

    一笑间朗月清风。

    随即头也不回电射而出,一边很随意的挥挥手,

    “多谢阁下侍候本姑娘洗脸,赏钱请找后面那位支取。”

    战北野怔一怔,下意识回头,便见姚迅的身影背对着自己,从另一面的窗户一闪即逝。

    调虎离山之计?

    战北野不上当,立回头找孟扶摇,可惜孟扶摇早蹿得远了,背着个小包袱,一起一落登萍渡水般,从屋檐的大海上消失成流星般的一小点。

    长风寂寂,黑袍披散的男子久久未动,今夜屋顶上没有月亮,令人忽视那般沉凝的存在,他渐渐与黑暗融为一体,再被发白的晨曦剥离出轮廓。

    清晨的第一颗露珠落在他眉梢,他轻轻抬手撷了,像是不认识的在掌心端详,那点小小的露珠在他掌心滴溜溜滚动,清亮得像昨夜那女子的眼神。

    霞光吞吐,彤云万丈,一色锦绣漫天里,男子抬起头来,突然,一笑。

    孟扶摇背着包袱逃出三里地,才在城南一处破庙和姚迅会合,孟扶摇问起雅兰珠来历,姚迅苦笑,“你知道,我们扶风是没有皇帝的,占据扶风的是三大部族,其中发羌势力最大,扶风的中心大风城就是发羌族长的驻地,雅兰珠正是发羌族长的女儿,她在扶风的身份,大抵也就相当太渊的公主了。”

    “难怪你畏她如虎。”孟扶摇一晃一晃的跷着二郎腿,叼着个草芥嘲笑姚迅,“大帮主,你的胆子可小得很,连这么个娃娃都怕。”

    “我可不是怕她。”姚迅涨红了脸,愤愤道,“我是不愿意被邪术控制,扶风三大族里最擅巫蛊之术的就是发羌,据说一根发丝落到她们手里,都有可能被她们控制,尤其是发羌世代相传的巫女,身份还在族长之上,更是动动眼神都会置人于死地,死还不可怕,据说还有更离奇的手段,你说咱好端端的要得罪这种人干什么。”

    “哦,”孟扶摇笑了笑,眼珠子却骨碌碌的转,姚迅皱眉看她,“喂,不会我说得这么清楚,你还想歪心思吧?”

    孟扶摇咬着草芥不答,突然道,“喂,那雅兰珠怎么会缠上战北野的?这两人八竿子打不着啊。”

    “我怎么知道,”姚迅挠挠脑袋,纳闷道,“我倒隐约听说过雅兰珠是许配给天煞国六皇子战北恒的,怎么会和这个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五皇子战北野对上的?真是奇怪……”

    “姥姥不亲舅舅不爱?”孟扶摇偏过头,“怎么,战北野不受宠?”

    “何止不受宠,”姚迅撇嘴,“地位连个普通郡王都不如,当初在他后面的六七皇子都封王了,他依旧没有封赐,是他的老外公,前朝老周太师老泪纵横在玉阶前陈请三次,才勉强封了个郡王,封地居然还是在天煞葛雅沙漠,那里和西域摩罗族接壤,全境不过四百里,穷山恶水还倍受骚扰,战北野也好本事,三年间在边境埉口修筑戎城,在沙漠中设置黑风军,控制交通要道,将边境拓展了一千五百里,从此摩罗的兵马再也没法来侵扰州城,又屯田募民耕种土地,以往葛雅地区的谷子和小麦每斛值几千个钱,后来一匹细绢就可以换到数十斛粮,积存的军粮可以用几十年,他把葛雅治好了,他大哥又不放心了,硬生生调他来王城,放在眼皮底下看着,堂堂皇子,居然在磐都就管个通行令司,每日坐在堂上看人批令牌,啧啧……”

    “我问你一句你说这么多,”孟扶摇皱眉,“那是你二大爷还是你舅,这么不吝惜口水。”

    “我这不是替英雄人物可惜么,全天煞谁不知道,战北野文武全才,比他那只会玩权术的皇帝大哥强了不知道多少倍,可惜他母亲身份特殊,是前朝废后,还曾闹出刺杀天煞老皇的事故,母子皆不受宠,连带误了战北野一辈子,哎……帝王家事,一言难尽啊……”

    孟扶摇双手抱膝,淡淡道,“帝王家,本就是世间最龌龊的地方,要想在那里活下去,要么自己更龌龊,要么用血洗去那龌龊,没有别的办法。”

    她漫不经心而言,却不知道庙外一株树后,有个身影突然微微一震。

    “你这话说得好,倒让我想起另一句话,”姚迅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吟哦般的道,““蛟龙困于野,不过一时,但有契机,必将腾起……”

    他还没背完,孟扶摇已经昏昏欲睡了。

    姚迅愤然,啪啪的拍桌子,“喂,你醒醒,你听见这话不热血沸腾吗?不血脉偾张吗?不激情鼓荡吗?这可是无极太子说过的话,无极太子啊……”

    “吵死了……”孟扶摇挥挥手,“无极太子跟我有什么关系?能吃吗?能用吗?能当被盖吗?”

    “你这个不解风情的女人,”姚迅一脸唾弃的看她,“长孙无极名动天下,正常女人听见他名字都会尖叫,没见过你这样还会睡觉的!”

    孟扶摇懒洋洋睁开眼,嗤笑一声,指了指自己鼻子。

    “和那些只会尖叫的正常女人相比,我宁可做个更会杀人的变态女人。”

    她闭上眼睛,懒洋洋翻个身,好像准备睡觉了,却突然伸掌一拍地面,整个身子箭般倒射出庙,人在空中,腰间长鞭已经荡开一个黑色的圆弧,带着凌厉的风声,霍霍卷向树后。

    “出来!”

    与此同时,姚迅瘦窄的身子也立即一晃,转眼便消失在原地,下一瞬他已经溜出三十丈外。

    孟扶摇身在半空愕然扭头,想着这人真是无耻得要命,不仅和自己一样会装,还很没义气的见到敌人就逃。

    这一分神,手下准头稍差,树后那人冷哼一声,随随便便一踏,孟扶摇的长鞭顿时被他踏在脚下。

    孟扶摇低头看着那双火焰般镶边的黑色靴子,咧了咧嘴,突然手一松,鞭子也不要了,转身就狼奔。

    没奔出几步,后领被人狠狠揪住,孟扶摇惯性未去,原地踏步好几步,惹得头顶那人哈哈一笑,动作很糙的将她往地下一顿。

    孟扶摇悻悻然,大骂,“你丫的老跟着我做啥?讨吃啊?”

    “你说话真不讨人喜欢,”战北野皱眉看着她,“这么没教养,怎么作为我的女伴参加宫宴?”

    “你才没教养!”孟扶摇铁了心撒泼,她可记得战北野看见泼辣的雅兰珠就逃,八成不喜欢性子彪悍的女子,干脆泼得更上层楼,“你全家都没教养!”

    “你说对了,”战北野一笑,这人笑起来不似元昭诩风流天成,却炫目得好像阳光直射,“我全家确实都没教养,除了我。”

    他脚尖一挑挑起长鞭,三把两把捆住孟扶摇,拎在手上,还顺手掂了掂重量。

    “还好,不重。”

    “喂你干嘛!”孟扶摇被他抓在手上一荡一荡,吃了一嘴土。

    “去参加太渊皇帝寿辰宫宴啊,顺便追求你。”战北野叹口气,“本王有生以来,从未被拒绝,也从未失败,自然不能让你做这第一个。”

    他手掌一翻,捆得粽子似的孟扶摇被他轻轻巧巧翻到眼前,倒立着大眼对大眼。

    于是,头下脚上头晕目眩头大如斗的孟扶摇,以生平最诡异的姿势,听见了生平最诡异的告白。

    “听着,女人,”战北野牙齿亮得令孟扶摇不得不闭上眼。

    “我将征服你。”

    孟扶摇满头金钗,一身珠翠,着一件造型嘻哈风的洞洞装,僵坐在征服者战某人的身边。

    战王爷今日英俊得令人发指,团龙王袍黄金冠,映衬得乌黑眉目逼人生光,一般男人穿起来很艳俗的绯色,穿到他身上就是令人觉得眼前一亮,不得不慨叹下衣服也是看人穿的,从不会辜负好色相和好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