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28 嫁祸栽赃

2018-06-27 11:19:1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28  嫁祸栽赃

    孟扶摇磨了磨牙,暗恨自己干嘛要现在逃出来,战北野虽然禁锢她自由,但最起码不会伤她性命,现在好了,小命难保。

    这么一犹豫,看在裴瑗眼底,已经引起了她的怒火,面纱外双目一冷,寒声道,“金公公,你手下这些宫人们,越发没个规矩,连你这内廷总管呼唤,也敢不理。”

    金公公在郡主面前失了面子,也是勃然大怒,脚一跺尖声道,“那小蹄子,你哪个宫里的?这么没规矩!自己去敬事房领三十杖!”

    叫我去挨杖?

    孟扶摇一听大喜,赶紧躬躬身应了,拔腿就要走,还没迈出两步,忽听身后裴瑗冷冷道,“慢着。”

    孟扶摇无奈站定,指尖扣进掌心,掌心里微微渗出汗来。

    裴瑗突然不再说话,四周沉静下来,一双有如实质的目光落在她背后,刀子般劈开一切伪装,将她穿肉搜骨的探索了个遍。

    孟扶摇背心里,也渐渐浸出汗来。

    也不知道是那目光的冷,还是因为深秋的风如此的凉,一层层的寒意无声潜入,孟扶摇只觉得背心里似有蛇爬动般,湿冷里带着毒液般的腥气。

    身后,裴瑗突然笑了一下,随即对金公公道:“金总管,这宫女看来有几分愚钝,又不懂规矩,但倒也不至于杖责,就让她将功赎罪,侍候我一场,你且办你的事去,今儿陛下寿辰,等下要从乾安宫起驾赴宴,少了你不成。”

    “郡主慈心,老奴自然依您。”金公公谄笑着退了下去,这一处废置宫苑内,只剩下裴瑗和孟扶摇两人。

    孟扶摇吸一口气,摆出一脸的谄笑,回过身来。

    一句“见过郡主”还滚在舌尖未及出口,对面,裴瑗双手负在身后,脚步微提,如浮云般飘了过来。

    孟扶摇一看她连师门“飞云渡”身法都用上了,心顿时沉了沉。

    果然,裴瑗在她身前站定,笑意盈盈的看着她,眼底却寒光暗隐,如隐藏在乌云之后,即将穿透苍穹的闪电。

    她微微偏头,字眼咬在舌尖,一字字的,轻快而又锋利的道:

    “孟、扶、摇。”

    手指在袖内无声的搓了搓,将指尖汗水搓掉,孟扶摇坦然转身,看着裴瑗杀气毕露的眼睛,笑了笑,道,“裴、瑗、”

    “果然是你。”裴瑗目光刷子似的将她浑身一刷,森然道,“我看着这身形就觉得熟悉……孟扶摇,你没死。”

    “你没死我怎么敢死?”孟扶摇笑,“我还没来得及报仇呢。”

    裴瑗本已跨前一步,听见这话反倒顿了顿,想了想,冷笑道,“你装什么蒜?你的仇不是已经报了吗?我脸上的伤,你敢说不是你的杰作?”

    “我有什么不敢说的?”孟扶摇不退反进也跨前一步,目光一抬直直射入裴瑗眼底,她清亮的眼神在裴瑗杀气森凉的目光面前毫无退避,“我倒真的很希望你脸上那精彩的伤疤是我的杰作,瞧那叉叉,画得真是大快人心。”

    “你!”裴瑗浑身微微颤抖,面纱里齿缝格格作响,然而目中的疑惑之色却越发的浓,孟扶摇出奇的坦然,倒令生性多疑的裴瑗举棋不定,她咬牙沉思半晌,突然目光一厉,疾声道,“不对!你落崖之后我们没有再相遇,而我现在面纱遮面,你怎么知道我脸上是个叉?”

    孟扶摇等的就是这一句,脸上却露出失口慌张的神情,退后一步不语,裴瑗此时怎肯干休,快步逼前,“说!你怎么知道的!”

    孟扶摇手笼在袖子里,偏头看了看她,突然道,“喂,裴瑗,你靠我这么近,不怕我出手杀了你?”

    裴瑗心急之下失态,被孟扶摇这么一提醒才想起她武功在自己之上,犹豫了一下,微微后挪一步,冷笑道,“若是在别的地方,我倒要小心你,可惜现在是在太渊皇宫,三十步外,便是值守的御林军,我一个招呼,你就会化成肉泥,孟扶摇,你还是小心你自己吧。”

    孟扶摇双手抱臂,闲闲往廊柱上一倚,“来吧,捣我成肉泥吧,或者就像你上次一样,不动声色的杀了我吧,然后,恭喜你,你就永远也不会知道毁你一生的真正仇人是谁了。”

    “我的真正仇人就是你。”裴瑗目光闪烁,上下看着孟扶摇,“在我面前,你还是别白费心思玩花招。”

    孟扶摇斜眼看看她,忽然笑了,一挺腰站直身,轻佻的勾勾手指,“裴瑗,你其实在疑惑是么?要不你早动手了,用的着还在废话?你不是笨人,你自然知道那晚我本就重伤在身,就算落崖侥幸不死,也不可能那么快恢复功力去刺杀你,对不对?”

    裴瑗目光一缩,这正是她心中疑虑之处,然而那晚她结仇的只有孟扶摇一个,随即她便被重创,如果不是她,哪里还有这么巧的事?

    “实话和你说,”孟扶摇时刻观察着她的表情,早已看出她的心思,笑得越发无所谓,“那晚我被人救了,而救我的那个人本就是你的敌人,救我是顺带的,杀你是必须的。”

    “是谁?”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告诉你之后让你杀了我?”孟扶摇靠着廊柱,大力摇头,“裴瑗,你当我和你一样,脑容量不足?”

    裴瑗听不懂孟扶摇说什么,直觉不是好话,双眉一竖,怒道,“我先擒下你!”

    孟扶摇手一摊。

    “来,来啊,你相信不相信,在你呼唤护卫那一刻,我绝对来得及帮你再画一对叉。”

    裴瑗的声音欲待出口突然定住,她张了张嘴,一霎那间突然犹豫。

    对面,孟扶摇笑得张狂不羁,眼底满满自信,张开的手掌间,小指微翘三指平摊,一个十分古怪的起手式,裴瑗从没见识过这种手势,更为孟扶摇无所谓的态度所镇住,一句“来人!”,愣是在舌尖滚了数次都没有出口。

    孟扶摇始终在笑,笑容在日光下亮得像一匹在风中飞卷的璇玑国上品的雪缎,纯粹洁净,舒展如云,那样的笑意流淌在太渊皇宫色彩浓重的深紫木槿和明黄帝皇菊中,像一段流泉,所经之处,万木葱茏。

    没有人知道,她摊开的手指缝间,早已生出了细细的汗。

    风一吹,从指尖凉到脚底。

    裴瑗心性本就狠毒,就算她一时相信她不是凶手,还是一样会想把她擒下,以她现在的变态心态,难保不会也送她一对叉。

    只能拼命装大尾巴狼,寄希望于她的谨慎多疑。

    裴瑗的目光一刻也没放松过孟扶摇脸上神情,她目光闪动,脚下却终于微微动了动。

    她退后了一步。

    孟扶摇磐石样的站着,按捺住自己见裴瑗后退欲待飞奔的冲动。

    裴瑗盯着她那个奥妙无穷的“破九霄”掌法起手式,目光变幻,再退,又退。

    渐渐行出了两人可以互相威胁的范围。

    孟扶摇无声的舒了口气,不动声色的动了动身子,她后背的汗粘住衣服,簌簌的痒。

    裴瑗冷冷看着她,道,“你告诉我,伤我的人是谁,我发誓此生不动你,否则今日我拼着受伤,也不会让你全身而退。”

    孟扶摇眨眨眼,“真地?”

    “当然。”裴瑗傲然道,“本郡主说话,就没有不算话过。”

    “你发誓。”孟扶摇笑,“如果你反悔,你脸上的叉叉再分叉,你全身都是圈圈叉叉,你全家都被圈圈叉叉。”

    “你——”裴瑗气得一个倒仰,咬牙半晌,居然真的照样发誓了,孟扶摇听见那句,“我全家都被圈圈叉叉”,肚里一阵狂笑,面上却肃然道,“哎,我告诉你,你可别说是我说的,那简直不是人,我可不想得罪它。”

    “谁?”裴瑗的问话,从齿缝里蹦出来,似闪着火花。

    “此人姓元,名宝。”孟扶摇正色答。

    远在某处的元宝大人,忽然打了个喷嚏。

    “元宝?”裴瑗皱眉重复,低低道,“这名字……”

    “山野高士,名字不过是代号,我听说那是你们家政敌云家请来的世外高手,等闲人可没听过它名字。”孟扶摇微笑,元宝啊元宝,叫你欺负人?咱家栽个赃给你,反正你确实不是人,反正裴瑗的伤,你确实也有份。

    裴瑗听她说辞,倒是渐渐信了,目色阴狠的道,“管他什么世外高人,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她有些不甘心的看着孟扶摇,想起燕惊尘虽然还不知道她容貌已毁,但和她在一起依旧心神不属,看得她暗自生恨,可惜这女人武功比自己高,惊尘又在附近,没把握一击杀之,不然……

    她念头尚未转完,远处一道身影掠风声起,一人声如金石,微怒低喝:

    “孟扶摇!你能逃!看来我不该只锁住你真气,我该打断你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