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29 拔剑相逼

2018-06-27 11:19:1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29  拔剑相逼

    声音传来,裴瑗面色一变,孟扶摇暗叫不好。

    该死的战北野,怎么偏偏这个时辰出现?一句话就戳穿了她苦心经营的骗局。

    孟扶摇连思考都没有,脚步一滑就要逃窜。

    可惜裴瑗反应也不差,战北野话声入耳,她目中顿时窜起满溢杀气的野火,手一伸,十指指甲如十柄匕首霍然弹开,风声呼啸,插向孟扶摇双肩。

    于此同时她厉喝,“你敢骗我!来人!”

    喝声里,她的身影卷成一道红色的旋风,金步摇在半空中闪烁成一道逼目的金光,丁玲之声不绝,一地花叶被她的劲风带起,悬空一散,再一收,瞬间化为深紫橘黄的粉末,悠悠散落。

    “噗嗤。”

    长而尖锐的十指指甲,深深cha进孟扶摇肩窝,鲜血飞溅,裴瑗目中凶光一闪,手指用力向后便拖,大有借这一插,剖开孟扶摇背脊之势。

    孟扶摇闷声不吭,身子一矮双腿向前一跪,滑地三尺,生生将裴瑗十指拔离。

    裴瑗怎肯罢休,上前一步,双手抓向她天灵,身后忽有怒喝霹雳般响起,“放开!”

    一道黑红相间的人影,快得令人看不清轮廓卷掠而至,人未到手中金光一闪,一柄细剑带着沉重的风声悍然上挥,极其准确的架住了裴瑗的杀手。

    裴瑗被那杵上劲气震得倒翻一个筋斗,落在三丈外,不住冷笑。

    大批卫士涌了上来,刀出鞘箭在弦,乌黑的箭尖酷厉的瞄准了战北野。

    裴瑗尖喝,“此人闯宫谋刺!给我擒下!”

    战北野立于当地,黑袍怒卷,衣角赤红火焰似将腾飞而起,周身煞气若刀锋出鞘,灼然逼人,但那也不及他眉目之间惊人的怒气,碧空下他幽黑眼瞳如深海乌铁,带着火花撞向红衣跋扈的裴瑗。

    “谁敢动我!”

    这一声里带了沛然的真气,震得花木瑟瑟,绿叶离枝,冲在最前面的侍卫手臂一阵酸软,有些功力弱的,手指一松,弓箭武器都应声落地。

    裴瑗面色变了一变,此时她才定下心来仔细看了看战北野,对方衣着气度明显身份不低,再联想到今日皇帝寿辰大宴宾客之事,不由暗暗皱了皱眉,伸手止住了侍卫的动作。

    她这里萌生退意,战北野却不肯干休,他在净房外等了很久,渐渐发觉不对,不顾阻拦的宫女,一脚踢飞了女净房的门,一眼看见假扮孟扶摇的宫女从恭桶上惶然跳起,顿时知道自己被那丫头给糊弄了,当下忍着怒气去找孟扶摇,他对宫中路线也不熟悉,今日太渊皇宫的布防似乎也有些异常,一路乱走,看见孟扶摇方自一喜,还没来得及逮到她,便见有人对她下了杀手。

    战北野这一怒非同小可,甚至他自己都不明白怎么会这么愤怒,孟扶摇肩上鲜血溅开,他顿时觉得心都被那热血烫了一烫。

    我抓的女人,我还没欺负,轮到你?

    战北野抓着细剑逼上前来,今日进宫不方便带着他的韦陀杵,这不是他趁手的武器,但也不妨碍他将之舞出杀气腾腾,长剑一挑直逼裴瑗双目,战北野冷声道,“你欠我十个洞!”

    裴瑗怔了一怔方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孟扶摇肩上被手指挖出来的洞,冷笑道,“那又怎样?有本事你来挖!”

    战北野嘴角一扯,道,“当然!”

    他手指一抬,细剑哧一声飞射,金光一线,拨水分浪般逼得裴瑗身前侍卫左右翻跌开去,那点金光呼啸而来,裴瑗只觉得眼前极度一亮,有什么东西在迅速放**进视野,还没来得及抬手去挡,突觉眼前一黑,面上一凉。

    她手指下意识一捞,一片轻薄之物飘落掌心,触手柔软冰冷。

    脸上却没有痛感,只觉得扑面的风冷,裴瑗手指一搓心知不好,低头一看,掌心里一块圆得十分标准的红色锦缎,正是自己的面纱的质料。

    裴瑗怔怔的抬手去摸自己的脸,眼波一转看见四周侍卫突然露出的惊骇神情,便知道面纱定然被画了个洞,露出了自己的疤脸。

    裴瑗眼前一黑,一口血险些喷出来。

    毁容后她一直戴着面纱,对外谎称得了风疹不能见光见风,这张被毁的脸没有人亲眼看见过,她一直寄希望于宗越,这位名满天下的医中之圣,虽然年轻,却师承传奇人物医仙谷一迭,医术通神妙手回春,在五洲大陆享有极其崇高的地位,裴家费了好大力气请来宗越,指望这位圣手治好她的疤脸,将来还有再以绝色容光见人的那一日。

    今日这个狂野男子,居然一剑在她面纱上画了个洞,将她苦心遮掩的容貌,尽皆袒露人前!

    这个洞仿佛挖在了心上,戳痛了血淋淋未曾痊愈的旧伤,裴瑗的悲愤和怒火一**的窜上来,几欲将她淹没,她尖叫,连声音都变了调,破碎的钢丝般戳破窒息和震惊的宁静。

    “杀了他!杀了他!”

    战北野长剑一横,大笑,“下一个洞,戳你这张只会乱叫的嘴!”

    “给我射!”裴瑗一退三尺,退入侍卫群,红袖一甩,前排侍卫蹬蹬蹬冲上去,屈膝搭弓,万箭如簇,对准战北野前心。

    弓弦被吱吱嘎嘎拉满,在寂静的空气里听来瘆人,仿佛死神正阴冷的微笑,等待着一场鲜血的盛宴。

    战北野扶剑,仰头,冷笑,看也不看那肃杀的箭阵。

    一触,即发。

    “射!”

    “慢着!”

    随着喝声,远处飞快掠来两名男子,当先一人身材高大,穿着禁卫统领服饰,另一人浓眉重髯,锦袍华服。

    裴瑗看见后一人是自己的未来公公,都尉燕烈,脸色一变,急忙撕下一截衣袖挡住了脸。

    喝声是先前一人发出,他驰到近前,皱眉喝道,“都收起来!胡闹什么!”

    侍卫们见顶头上司发话,都讪讪收起武器,裴瑗双眉一挑,缓缓转身,森然道,“铁大统领,你是在责怪我胡闹么?”

    “不敢。”禁卫副统领铁苍漠不卑不亢的躬身,音节铿锵,“郡主驱策,不敢不从,只是郡主下令我属下刀枪所指的人,不是属下能动得的,请郡主看在我等性命也是命的份上,稍敛怒气。”

    “他?”裴瑗转身,斜斜瞟着战北野,嘴角扯起一抹讥诮的笑意,“他算个什么东西?”

    铁苍漠微低着头,轻轻皱眉,语气却依旧平静,“郡主,这是天煞国烈王殿下,是陛下的贵客,您失礼了。”

    “你——”裴瑗被他堵得呛了一呛,有心发怒,却又犹豫了下,此人为人耿直,更是太渊皇宫第一高手,极有原则,得罪了他,难免不好下台。

    一转眼看见燕烈已经过来,这是她未来公公,裴瑗不愿在他面前肆意发怒,忍了忍气,怒瞪铁苍漠一眼,过去给燕烈见礼。

    燕烈目光在她裹得紧紧的面罩上掠过,随即掉开眼光,立于原地微笑捋须,受了裴瑗的礼,裴瑗直起腰,素来高傲的她并不因为这不合身份的一礼而不快,反而露出一丝笑意,燕家老爷子受她的礼,岂不是板上钉钉的承认了她这个儿媳妇?

    燕烈注视着她,和声笑道,“郡主,今日陛下圣寿,莫要在等闲事上纠缠,误了大事可不妥当。”

    他语气平静,笑容却若有深意,大事两个字,咬得尤其重上几分。

    裴瑗听得心中一跳,这才想起此来目的,她皱皱眉,有点懊恼自己为什么看见孟扶摇就忘记了正事,这一想才想起,好像刚才一直没听见孟扶摇发出声音?

    刚才好像看见她一个翻滚滚到阶下花木后,便没再出现过,随即和战北野对峙,铁苍漠赶来,一番言语交锋,倒将这个女人忘记了。

    战北野此时也想起孟扶摇,冷哼一声顺着先前孟扶摇一路滚下的血迹转过花丛,浓眉突然一挑。

    花丛后血迹斑斑犹在,哪有孟扶摇人影?

    身后一声冷哼,裴瑗一阵风似的卷过来,看见孟扶摇踪影全无,脸色十分难看,恨恨道,“有我在,你逃不了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