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30 宫变前夕

2018-06-27 11:19:1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30  宫变前夕

    战北野霍然转身,他动作过猛,带得衣袂一甩,啪的甩在裴瑗脸上,裴瑗只觉得脸上如被铁板扫过,竟至眼前一黑,听得战北野语气森冷如冰,“我警告你,还有九个洞,本王看见一次追讨一次,你再敢动她一根指头,我在你全身戳一百个窟窿,本王不杀女人,但可以为你破例!”

    他一拂袖,厉声道,“本王现在没空和你啰嗦,这帐,记着!”

    裴瑗捂着脸抬起头来,刚要反唇相讥,战北野那再次一拂袖又是一阵罡风,啪的击在她右脸,打得她一个踉跄,而战北野身形一闪,已经去得远了。

    “喂,喂喂——”

    “你轻点,轻点——”

    “咝……你是救人还是宰人?”

    黑暗中嘟囔声不断响起,隐约两双精光闪耀的眸子在暗处发着光,其中一双,是倒霉蛋儿孟扶摇。

    她刚才滚下台阶滚入花丛,还没来得及爬起身,突然被一双钢铁般的手一拉,随即身子一坠,坠入一处黑暗深井之中。

    孟扶摇大惊之下便要反抗,对方一把捂住她的嘴,摇头示意她不可声张,他手掌虎口处微微粗糙,明显是练武男子的手,微凉的掌心里却有属于贵族男子才用的淡淡沉香气味,孟扶摇用眼神示意对方自己不会轻举妄动,那男子才松开手,孟扶摇四望了一下,发现这里是一间密室,猜测大概那里原先大概有口枯井,连接着某处密道,后来被封了,在上面种了花,自己滚入花丛,躲在井中这人,顺势拉了自己下来。

    感觉到对方没敌意,孟扶摇才舒了口气,男子突然扳过她的肩,哧哧的撕了几条自己袖子上的布条,三下五除二,动作既快又狠的将孟扶摇肩上伤口转眼裹扎完毕.。

    孟扶摇猝不及防痛得一阵乱叫,还没叫完,那男子已经松开手,默不吭声的转过身去。

    他的背影清瘦笔直,沉在黑暗中像一棵玉树,见孟扶摇安静下来,他走前几步,一点淡淡的光线透进来,勾画出男子身形,宽肩细腰,还是少年。

    孟扶摇盯着那个背影,觉得有点眼熟。

    她抬头四望,皱了皱眉,不知怎的,她向来不喜欢幽闭的空间,直觉的想要逃开。

    男子却突然回首,一张极其卓朗的脸,眼睛如古泉般幽深清澈,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让人想起极远穹苍皇朝积雪不化的山川,那目光沉黑幽邃,清冷迥彻,有着千仞深渊一般的深,漫天星火般的亮,极度的黑与冷里,却又奇异的跳跃着闪烁的星光。

    孟扶摇突然倒抽了一口气。

    这眼睛……她见过!

    玄元剑派,燕惊尘和她分手第二日,她回剑派时举剑挑战的黑衣少年,那一回首惑心幽瞳,一点不灭的星火曾炸开于她眼底。

    她一直记得。

    不想今日居然在太渊皇宫某处密道中遇见他。

    那少年看着孟扶摇,突然道,“我刚才救了你的命,你现在帮我一个忙。”

    他声音清冷,像是冰池里互相撞击的薄冰,凉,又拒人千里。

    “嗄?”孟扶摇睁大眼,这家伙什么逻辑?她的命哪里需要他救?战北野根本不会坐视她被人所杀,是她倒霉的被他一把拖下暗井,结果就成了欠他救命之恩了?

    再说他鬼鬼祟祟躲在这里,神色凝重,说明需要人帮忙的一定是杀头大事,她孟扶摇又不是傻子,喜欢做炮灰。

    那少年抿着嘴,看了看她神情,二话不说,铿然一声长剑明光一闪,已经架在了孟扶摇脖子上。

    剑锋寒气凛冽,剑刃明若秋水,剑上杀气如飞散的利针,刺得孟扶摇几欲闭上双眼。

    “我不求人,也不喜欢说第二遍,不去,我杀了你!”

    孟扶摇低头,看看颈间寒光闪耀的长剑,又看看对面少年苍白的脸,半晌,笑了。

    “同志,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尤其,当你其实根本无力施展暴力的时候。”

    她微笑着,轻轻推开剑尖,那原本磐石般稳定的剑,居然被她当真一推就开,而剑光一荡的那一霎,少年突然无声的倒了下去。

    孟扶摇毫不意外的一伸手,接住了他落下的身体。

    “唉,”她叹气,“明明伤重,还逞什么能呢?”

    借着镜面的微光打量少年,他双目紧闭眉峰蹙起,脸色白得近乎透明,额间渗出细细的汗,无声滚入鬓发间,那黑发因此更黑,衬得神色如雪。

    孟扶摇摇摇头,毫不客气一把撕开他衣襟,果然见他胸口有一处草草包扎的伤口,孟扶摇皱着眉把那布带解开,立时浓厚的血腥气冲入鼻端,映入眼帘的是一道狰狞的,皮肉翻卷的伤痕,像是宽刃的利器造成,微见青蓝色,显见有毒,伤口附近还有一道擦伤,带着烟火熏燎的痕迹,虽然不重,却看得孟扶摇目光一缩。

    火枪。

    记得元昭诩曾经说过,整个太渊,只有一支火枪队,装备了五洲大陆目前最先进的武器火枪,一直掌握在皇太子齐远京手中,掌管这支火枪队的是太子亲信,如今这少年明明对齐寻意麾下燕裴两家有敌意,应该是太子的人,为何会受太子属下火枪队的伤?

    不过现在不是疑问的时候,孟扶摇抿着嘴,从袖囊里取出一个小瓶,有点可惜的看了看,小心的倒出一颗紫色药丸,喂进了少年的口中。

    喂完越想越不甘心,啪的一拍少年的脸,将那药丸打下他的咽喉,那手势,明显超过必要的力度。

    没办法,心痛啊,瓶子里是死老道士给的“九转还魂丹”,死老道士吹嘘说可生死人肉白骨,除了当年天下第一的帝梵天的“武功冢”里的宝贝,其他什么都比不上,如今给了这个连朋友都不算的家伙,实在心疼得很。

    药丸服下,没多久少年的呼吸便舒畅了许多,孟扶摇把了把他的脉,知道虽然不能将毒除尽,但已经可以保住他的命,当下站起身来,四处寻找出口准备离开。

    她在四壁敲敲打打,这种“镜关”其实是一种阵法,利用的是反射和折射的原理,敲了一阵,手底声音突然一变,不再沉闷,变得清脆明亮,孟扶摇心一喜,正要去推,忽听身后有人道,“如果你想被箭射成刺猬,你就推吧。”

    孟扶摇转身,看着地下半坐起的少年,挑挑眉,“你就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

    少年手搁在膝上,低眉垂目试探着自己体内的气息,听见孟扶摇说话他抬起头,幽瞳里微光一闪,那眼睛深邃而美丽,仿佛隔着雾气看见明月碧海之上冉冉升起无数渔火,迷蒙幽远,不可捉摸。

    他的容颜说到底只算清秀悦目,这双眼睛却令人惊艳,看着那样的眼睛,就像坐于黄昏花丛之中,看前方河流河灯盏盏顺水漂流,清冷中有种宿命的安宁。

    孟扶摇有些失神,想着这样一双眼睛,为什么要去练那疯狂而诡异的“幽瞳“?

    还没想清楚,便听得那人淡淡答,“如果可以,我还希望我的刀能架在你脖子上。”

    孟扶摇忍不住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半晌道,“好吧,你说,要我做什么?”

    “齐王今日带了杂耍班子进宫献艺,今晚酉时乾安宫家宴上给太渊皇帝祝寿,届时将在席上刺杀太子,逼老皇退位,与此同时,齐王的爪牙燕家和裴家也会动手,燕家借宴请外国使臣之机,调动宫内侍卫关防,裴家会指挥五万京军攻打宫城,我们要做的,就是赶在齐寻意发动之前,通知皇太子。”

    “你从哪知道这些最上层的隐秘?”孟扶摇好奇的看他。

    “有人告诉我。”少年的嘴立刻抿得很紧,看样子不打算再说。

    孟扶摇仰头想了想,道,“好。”她笑得无畏,也有点小得意,“哎,让裴瑗不爽的事,我都想做做看,何况今日这宫中,我不和你一起想办法,也很难从裴家掌中逃走。”

    少年微微皱眉,心事重重,“先前我赶去信宫给我们家主报信,想让家主通知太子,不想在仪门外遭遇太子的火枪队,当时我还不知道他们已背叛主人,否则……”

    “否则你不会受伤,被迫在这里躲藏,还要抓我帮忙?”孟扶摇瞟他一眼,“你是云家的人?”

    “云痕,云家养子。”他答得简单。

    孟扶摇转转眼珠,想着云家和裴家交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元昭诩和自己栽赃嫁祸干的好事,不由有点心虚,赶紧转话题。

    “齐寻意好本事啊,”孟扶摇弹弹手中云痕给他的宫禁方位图,“他不是不掌兵的皇子么?哪来的掌控局势的力量?”

    “我也不知道,”云痕眼神中有思索之色,“我只怀疑齐寻意背后有人相助。”

    “谁?”

    云痕又是一阵思索,半晌,才缓慢而凝重的答:

    “长孙无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