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34 烈火皇城

2018-06-27 11:19:0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34  烈火皇城

    然而杀机被孟扶摇打断,云痕愕然转首,便见普天之下第一厚脸皮的某人羞羞答答扒住侍卫队长雪亮的刀尖,含羞带悲的道,“大人……是奴婢……奴婢不好,奴婢先前和小痕子私会于宣德殿……不留神奴婢月事……月事突然来了……沾了他的袍子……大人千万不要误会!”

    侍卫队长一愕,他自然知道宫中宫女寂寞,很多都和太监结成“对食”,玩些假凤虚凰的把戏,眼光不由下落,看见宫女略微散乱的下裳间,确实隐隐有血迹。

    他目光又瞟向老太监劳安,劳安原本被吓了一惊,此时却在举袖捂嘴窃笑,凑过头附在侍卫队长耳边说了几句,侍卫队长听着,渐渐露出古怪猥琐的表情。

    于演戏一道极有天赋的孟扶摇,立即演技精湛的含羞低头,脚尖呲地,忸怩不语。

    云痕怔怔看着她,看着她含羞神情,看着她裙间隐隐血迹,这一霎眼神翻卷变幻深沉如海,最初的惊愕愤怒不甘渐渐转为震撼迷茫,那鲜红的血迹刺着他的眼,也刺上他的心,如一道红色的浪潮,洗去冰封的阴翳,化作这一刻无言的感动。

    这一路,她陪上的,何止是风雨欲来之际孤身面对万军的奇险?还有身为女子的最宝贵的尊严与矜持。

    后者,对女人来说,更重过生死。

    他与她今夜之前,素不相识,她却能为他牺牲如此,云痕仰起头,微微舒了一口长气,仿佛要将万千翻滚心绪舒出胸臆,然而之后,却觉得心底越发沉重,犹若千钧。

    他的眼神渐渐宁定下去,生出一种执拗不悔的孤清。

    孟扶摇是不知道他此刻的震惊和心路历程的,她只知道没什么比小命更重要,何况她来自现代,性格奔放,这些事儿虽然难免羞赧,但和生死大事比起来又实在微不足道了,顶多就是大腿内侧那一刀,着实疼痛罢了。

    所以她打定主意,逃出去以后,一定要这家伙赔营养费,瞧这人一掏就是一袋金子的阔气,营养费可以狠狠敲一笔。

    可惜云痕不知道她此刻的心理,不然八成想吐血。

    夜风似铁,敲打刀枪丛林,丛林中侍卫队长一眨不眨的盯着“羞得”双手捂面小声低泣的孟扶摇,鹰豹般的眼神渐渐绵软下来,露出了几分啼笑皆非神色。

    那一缕浓重的疑惑,已经渐渐淡化,如清水盆中一丝血痕,欲将散去。

    他突然道,“原来是这档子事,”转头笑睨云痕,突然一拳重重打在他胸口,豪迈的大笑道,“你小子,人不大,胆儿却不小。”

    那一拳重重击出,带着有意放上的几分内力,靠得很近的孟扶摇甚至能感觉到自己的鬓发被那拳风击得微微散开,不由心砰的一跳。

    云痕的伤……

    如果他下意识还手……

    “砰!”

    拳头击上胸膛,皮肉相触的沉闷声响,听得孟扶摇眉头抽了抽。

    云痕蹬蹬蹬连退数步,险些一屁股栽到地上,他赶忙伸手抓住身边一个侍卫的长枪稳住身子,红着脸道,“大人取笑了,大人好功夫!”

    “这算什么功夫!”对方的毫无抵抗令侍卫队长满意大笑,最后一丝疑虑都已打消——学武之人对于突然的攻击,都会下意识的防卫或反击,何况这人如果真的有伤,又怎么会一点疼痛的神色都没有?

    他笑得愉快,还带点色迷迷的猥亵之意,在两人身上扫来扫去,又是神秘的一笑,挥挥手道,“走吧!”

    嚓一声,倾斜而向的刀枪,再次收回,高举向天。

    孟扶摇无声的吐出一口长气,松开了一直藏在衣袖内的匕首。

    她转头,微笑看着云痕,用眼光示意他往下看,云痕头一低,看见孟扶摇露在衣袖外的大拇指,正对他高高翘起。

    云痕并不懂得这个手势的意思,但隐约也知道是在赞许自己,他眼光飘开,看见孟扶摇所经之处,鲜血滴落,点点绽开。

    心底一抽,一种陌生的疼痛将他席卷,骄傲清冷的坚刚少年,在衣袖内攥紧了手指。

    你可以牺牲如此,我便不能忍一时之痛之辱么?

    成大事不拘小节,丈夫之志,怎可,不如女子?

    刀枪之林,终于走到尽头,前方,暗青色的信宫宫墙在望。

    侍卫队长注视着信宫那头,眼中露出一丝冷笑,云老儿,容得你活上一个时辰,等齐王那边得手,你等着被收尸吧。

    云痕抬头看了看信宫的匾额,坚冷如冰的神情,微露暖意。

    此时,酉时正!

    酉时正!

    乾安宫皇帝驾到,宴席正开,满园水灯荡漾,倒映火树银花,皇子们轮番敬酒,推杯换盏。

    方明河的大军,安静而整肃的行出京郊大营,如一条迤逦的黑蛇,向京城进发。

    三重宫门已换防完毕,燕烈在马上回身,注视着身后宫城,露出一缕万事底定的微笑,吩咐燕惊尘,“为父负责最里面那道宫门,裴将军父女第二道,你就在最外面这道。”

    燕惊尘躬身应了,燕烈走出几步,又不放心的回头嘱咐,“你这里是极重要的一关,你得千万守好,不然王爷大事毁于一旦,你我都担负不起。”

    “父亲放心,孩儿知道利害。”燕惊尘应了,看着燕烈离开,抬头,微微吁出一口气。

    前方黑暗里突然走来浅色衣袍的男子,姿态飘逸端雅,燕惊尘回首正要喝问,来者衣袖垂落,掌心里一枚青色玉牌微露一角。

    燕惊尘目光一闪,挥手示意侍卫开门。

    那人宛然一笑,飘身而过,他经过燕惊尘身侧时,燕惊尘嗅见一股奇异的淡香。

    他怔怔的看着那背影,突然想起自己刚才完全被他风姿所惊,竟好像没看见他的脸。

    思索良久,燕惊尘回头,正要转身时突然目光一凝,从地面上拈起一样东西。

    那是一根约有手指长的白毛。

    燕惊尘拈着那根毛,露出诧异的神情。

    酉时正。

    信宫内,在值戍房终于胜利会师的孟扶摇,注视着面前儒雅平和的男子,有点诧异屹立太渊朝廷历经多年逼迫而不倒的云家家主云驰,是这样一个温文得近乎柔弱的男子。

    云驰一直在沉思,思考着孟扶摇大胆而疯狂的提议,今晚信宫被无声包围,他自然清楚,但是情势未明,也不敢有所动作,如今要他先动手,作为太渊官场老政客,他自然知道这样做的后果实在太严重,云驰那么沉稳的人,也不禁额上冒出冷汗。

    孟扶摇倒笑嘻嘻的不在意,自己倒了茶喝了,跷着二郎腿哼曲儿。

    “我总是钱太少,钱太少,数了半天还剩几张毛票,我无怨无悔的说着无所谓,其实我根本没那么坚强……”

    《心太软》要钱版唱完了,又唱《笑脸》要钱版。

    “常常的想,现在的你,就在我身边数着钞票,可是可是我,却搞不清,你的口袋里还有多少,但我仍然、仍然相信,你送我钻戒一定可以,书上说有钱人千里能共婵娟,可是我现在就想帮你把钞票管,听说过许多山盟海誓的表演,我还是想看看你,银行存折的数字……”

    云痕和云驰都愕然看着她,只觉得这女子真是个奇葩,这风雨欲来,宫杀正烈,眼见生死危机逼近眼前,她还有心情唱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孟扶摇却已经不耐烦了,桌子一拍,问,“还不造?”

    云驰苦笑,沉吟道,“孟姑娘,这个这个……”他终究是不敢将造反两个字说出来,只得含糊的道,“人手我是有一些,进不去乾安宫,确实可以在这里闹出点事情,只是兹事体大……”

    “很好,”孟扶摇一仰头将茶水喝干,站了起来,“就是要闹大,不闹大怎配惊动你家主子?”她环顾四周,笑道,“听闻太渊皇宫前身是夷国神宫,灭国之前夷国皇室挖了很多密道暗室,我先前已经见识了一个,现在我想再见识一个。”

    她站着,手中茶杯突然重重往桌面一墩,咔嚓一声,花梨木的桌面突然下陷了几分,仔细看才发觉下陷的是桌子下那一方地面,孟扶摇笑着,不顾云驰惊骇的目光,抬腿便是一踢,轰隆声响,地面突然一分为二,现出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