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35 杀机一线

2018-06-27 11:19:0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35  杀机一线

    “带上你信宫的所有护卫和信宫里的人下密道,然后,放一把火烧了这冷宫。”孟扶摇说得干脆,“这场火一起,你要做什么都方便得多。”

    “放火烧宫!”云驰眼角跳了跳,“这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节节挨打接连被削权了,”孟扶摇讥诮的看他,“你实在想得太多做得太少,根本没搞清楚成王败寇的道理,齐王若杀了太子,你云家没罪也有罪,不诛也得株;太子若灭了齐王,放火烧宫试图谋逆的就只会是外面燕家的御林军,与你这勤王功臣,有啥关系?”

    云驰脸色变了变,云痕已经抽身向外走。

    “你干什么去?”

    “孩儿带人去放火,”云痕头也不回,冷然道,“不仅这里要放,别的地方也要放!”

    “你!”

    “信宫是冷宫,仅是这里起火未必能惊动太子,何况外面人这么多,转眼火就会被扑灭。”云痕语气清冷坚执,听起来像是浮冰交击,带着宁为玉碎的寒意,“父亲是先朝夷国老臣,手中握有夷国皇室最大的秘密,那整个皇宫的密道图,你为什么不拿出来?

    “那是先王御赐!非宫城倾颓帝王受难之时不能动用!”云驰赶到云痕身边,顿足,“为父发过血誓!”

    云痕转首,袖子动了动。

    “誓言算个屁!”孟扶摇突然飞快接口,“亏你还是个政治人物,不知道誓言就是政治家用来满嘴胡放的吗?”她手背在身后,走到云驰身边,突然一伸手,手上一个茶壶狠狠的砸在了云驰的脑袋上。

    哐啷一声,云驰应声倒地,孟扶摇拍拍手,微笑,“很好,倒得很合作。”

    云痕目中掠过惊讶之色,却并不愤怒,只轻轻叹口气,“你何必?”

    孟扶摇撇撇嘴,摇头,“你打算亲自动手揍倒你‘忠于大节不肯从权’的义父,然后背上不孝的罪名和所有罪责?值得么?不如我这个外人替你动手。”

    云痕默然,孟扶摇已经俯身在云驰怀里一阵搜索,很快摸出一张布帛,展开一看孟扶摇连连冷笑,“太渊皇宫地下密道图,这么重要的东西,你爹居然带在身上,你敢说他真的不赞同我们的疯狂想法?”

    云痕掉转头去,明显不愿回答这个问题,孟扶摇越看越郁闷,她可以帮别人,却不喜欢被人当傻子利用,云驰老奸巨猾,明明自己心里打算和他们一样,连密道图都故意放在怀里等他们去拿,嘴上却满嘴推脱犹豫,好让自己那个坚刚忠诚的义子“鲁莽出手,挟持义父,抢走秘图,意图作乱”,将来万一有人追究罪责,他便可以推个一干二净,把大逆不道的义子推出来做替罪羊。

    云痕明明知道,却装作不知,还真的打算自己背负全部责任,看得孟扶摇气闷。

    因为心情不好,她下手便狠了点,特意选了黄铜的茶壶,她真气被锁,筋骨却劲力未失,这一下下手极狠,估计云驰要得个脑震荡。

    打成傻子才好咧,叫你个贱人装!孟扶摇恶毒的想。

    此时,酉时一刻。

    齐王微笑着提起了名动太渊的杂耍班子。

    方明河的大军正在叫开城门。

    “烧,用力烧!”孟扶摇满地乱窜指挥信宫的侍卫,一边踢开门,顺手掀开一个侍卫的被窝,把人家光着屁股揪起来,“还盖什么被子!拿去点火!三十二个火头,我要你们立刻烧起来,否则我就把你们推到外面去。”

    外面是三千敌对的御林军,等着乾安宫放出信号便斩草除根,信宫侍卫们都知道今晚将有大变,生死存亡关头,居然没有人对此大逆不道的命令提出异议,都沉默而快速的准备易燃物,提出菜油,准备火把……

    信宫里的宫人都被从暗门送走,送到西六宫闲置的宫室躲藏,皇帝妃子少,西六宫闲置屋子很多,孟扶摇另派了一批侍卫分散过去,嘱咐他们见到空屋子就烧火,然后自己找地方躲藏。

    “好了,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孟扶摇拍拍手,微笑,“只要太子能冲出宫外,他麾下八万禁卫军就在京中,比从郊外赶来的京军更具有地利,到那时双方大战一场,齐寻意多半讨不了好。”

    “就怕太子冲不出宫。”云痕目光微微担忧,孟扶摇摇头,笑道,“咱们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他还不能把握时间觉察危机,那死了也活该。”

    云痕默然,清冷的眼神里有莫名的光彩闪动。

    身后窗纸突然一阵红光闪耀,接着红光大盛,各处火头都已燃起,因为是处心积虑的放火,几乎在立刻,腾腾的火焰之龙便呼啸着穿越整个信宫,在各处宫墙廊柱之间肆虐,

    窗户瞬间变形,廊柱渐渐扭曲,艳红的火光上冲云霄,映红了皇城上空铁青的苍穹。

    隐约听得信宫外御林军惊呼声起,号令声,踹开大门声随之传来。

    孟扶摇一把将云痕推下地道,自己也跳了下去,地面暗门关闭,御林军冲进门前那一霎,她突然伸出手指,比了一个得意洋洋的手势。

    两指分开,形若剪刀。

    “胜利!”

    酉时,二刻。

    乾安宫水亭内,老皇龙体欠安,照旧简单出了场,便留下皇子们自己玩乐。

    齐寻意拍拍手掌,杂耍班子上殿来,当先的女子腰肢如蛇,微露雪白紧致的小腹,着金色的飘逸长裤,深红镶明珠的裹胸,双峰如雪,饱满偾起,一抹雪色和那精致腰肢相互呼应,艳丽中带着原始诱惑的野性。

    皇子们见惯中规中矩的名媛贵妇,对这样的野味儿都觉得新鲜,纷纷丢下酒杯,太子也含笑看过来。

    杂耍班的人都一身的好轻巧功夫,节目到了一半,是一个空中抛人的把戏,数十人一个叠一个,一个比一个向外倾斜,叠成人形高塔,皇子们仰头看着,对艺人们身体的柔韧十分惊叹,没有注意到那人塔叠得一直向殿心迫近,步步靠向上座,只差一人多的距离,便可以靠着皇太子。

    皇太子也没注意,因为齐寻意突然掏出了一件东西请他赏玩,皇太子一看就眼睛发亮了,那是一幅璇玑图,横三十六字竖三十六字,正读、反读、起头读、逐步退一字读、倒数逐步退一字读、横读、斜读都可以成句,内容却并不是诗词,而是兵法概略。

    “这是不是传说中无极国太子十三岁时给他的未婚妻的聘礼?据说内含奇妙阵法兵法三十二策,一直珍藏在深宫之内,你从哪得来的?”

    “这自然是拓本,”齐寻意微笑,“小弟知道太子殿下喜爱兵法,苦心寻来孝敬您的。”

    “哎,真是宝物!”皇太子接过,爱不释手的痴迷研读。

    齐寻意抬首,目光一闪。

    那娇媚女子,立即一个翻身,乳燕投林穿水掠波般轻盈而起,脚尖连点,金光闪烁环佩琳琅旋舞出绚丽的风,瞬间旋上了人塔之巅。

    高高人塔,伸手便可触及穹顶,舞姬到了顶端,人塔突然一倒!

    “啊!”

    满殿惊呼声里,人塔却霍然停住。

    这杂耍班确实好功夫,并没有因为这剧烈的高难度大幅动作而散落,倒至与地面倾斜成角险险停住,处于人塔之尖的舞姬,身躯倒仰,正倒在皇太子身前,黑发如瀑垂落,挡住了殿中位置靠后的侍卫的视线,眉目如春的娇靥和鲜艳如火的红唇都近在皇太子眼下,那媚色盈盈的笑意,似乎随时都在等待着皇太子伸手采撷。

    而她妖娆舞动的纤纤玉指,也是轻轻一伸,便能递上皇太子咽喉!

    酉时,二刻过半!

    信宫外正乱成一锅粥,三千侍卫挤在一起,拼命对信宫里涌,又拼命意图救火。

    方明河的大军在城门处遇见阻碍,本来已将开门,不知道从哪冒出一队人来,当先一人白衣如雪唇色如樱,说方明河矫诏乱命,城门不可开,对方不和大军接触,却一连杀了好几个方明河安排开门的内应,将五万大军,暂时堵在了城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