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36 此刻相逢

2018-06-27 11:19:0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36   此刻相逢

    二刻,过半。

    齐寻意倾过身子,殷勤的和太子讨论璇玑图的读法,他的身子遮住了太子,眼风向舞姬一扫!

    舞姬的双手,突然抬起!

    “报!”

    一声高叫惊破这一刻有意对无心的杀机!

    “信宫走水!”

    皇太子霍然抬头,舞姬双手一缩。

    这一抬头,众人才发现,从居高临下俯瞰全宫城的乾安宫水亭看去,宫城内突然绽开了无数火红的小点,跳跃狂舞,渐渐连成火红的一片,还在继续蔓延,而最远处的信宫,更是整个宫阙都包裹在腾跃的红光里,像一团巨大的彩霞,照亮了整个西北角的天空!

    火光照亮周围,隐约看见信宫外人头济济,如黑蚂蚁般一团团向里挤,众皇子们看着,脸色都已经变了。

    信宫冷僻,夜半火起,御林军哪有可能那么快赶到救火?除非——他们原本就在那里!

    夜半集军,这意味着什么?诸皇子出身皇家,自幼学的便是帝王心术,玩的便是权谋手段,立刻便想到了一个惊悚的可能。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对皇太子看去,皇太子目光沉冷,面色平静,只是有人细心的发现,他攥着璇玑图的手指,指节发白。

    他身侧,齐寻意脸色铁青,目光闪烁,然而不待他说什么,皇太子忽然搁下璇玑图,衣袖一甩。

    荡在半空的舞姬立时被他狠狠甩出去,跌落地面,一滑数尺,喷出一口鲜血。

    “宫中走水,这女人还在这里晃得心烦!”皇太子拂袖而起,大步跨出,“来人,随本宫去看看!”

    “太子!”站起的是齐寻意,“陛下圣寿,按我太渊规例,为人子当日应侍奉在侧,您是太子,不当由您破这个例,还是我去吧。”

    “三弟,”太子看着他,温和一笑,“事急从权,父皇那里不会怪我,不过你倒提醒了我,我既然离开,这里你最年长,诸家弟弟侄子,便拜托你代为照应了。”

    他说完不待脸色铁青的齐寻意回答,匆匆下阶,在东宫侍卫簇拥下一阵风的去了。

    齐寻意呆立水亭之中,咬牙不语,半晌对着亭外打了个眼色,立即有人转身去通知燕烈方明河。

    齐寻意站在那里左思右想烦乱不已,怎么也想不明白在自己如此布网下,宫中竟然还能火起,惊动太子,令其醒觉危机脱身而去。

    正烦躁间,忽见一个亲信上前来,附耳对他说了几句。

    目光一亮,齐寻意回身勉强笑道,“我去更衣,各位弟弟自便。”匆匆向后便走。

    他走的方向,依然还在乾安宫范围内,却是乾安宫最后面一个偏堂,四周重兵把守,不许人出入。

    齐寻意快步入堂,身后大门立即合起,院子里极其幽静,没有任何人进入这隐秘的属于他的地盘。

    他在一间静室前停住,故意咳了一声。

    室内,正负手观赏墙上字画男子微笑回身,脸上虽戴了面具,却不掩目色流动光华,如玉泉倒映明月,波光潋滟,却又感觉得到那般幽邃的深。

    同一个时辰,酉时二刻许。

    齐寻意刚才进入的偏堂,左边偏厦内一座屏风突然缓缓移开一半,随即一双骨碌碌的眼睛探出地面,灵动得像是满地乱滚的水银。

    黑水银转了几转,突然被人一顶顶出地面,窜出猥琐的某人,身后跟着脸色苍白眼神如夜的清冷少年。

    “这是什么地方?”孟扶摇黑水银般的眼珠乱滚,好奇的打量四周。

    云痕皱眉看了看四周,他也不认识,太渊皇宫密道很多都是单向的,能进不能出,两人在信宫密道里选择出去的道路,哪里都觉得不合适,唯独这里,没有任何标注,孟扶摇便决定了这条路,如今看这里的布置,倒像是走到了皇宫中心。

    他静静站着,忽然对孟扶摇打了个手势。

    “有人在附近说话。”

    长窗半掩,云痕从缝隙中看向主屋,那里忽然起了灯火,映出两个对谈的人影,其中一个宽袍大袖,俯仰之间姿态风流。

    第一个金冠长袍,应该是齐寻意,后一个……他嘴角露出一丝含着杀机的冷笑,他想必就是隐在齐寻意背后,助他实施这次逼宫杀兄计划的那位吧?

    他招招手,示意孟扶摇过去看。

    孟扶摇却懒懒的挥手拒绝,低低道,“我脚步重,别给人听见。”

    云痕眉头蹙起,沉思着齐王在此,四面都有侍卫把守,等下要怎么出去?

    孟扶摇翻了个身,背对着静室。

    静室内,男子平静的注视着齐寻意。

    他目光宁和雍容,却又深邃无垠,明明一言未发,然而那般光彩博大的眼神笼罩下来,齐寻意突然觉得心神摇曳,恍惚间竟有低头施礼的冲动。

    身后的亲信低咳了一声,他才恍然自己差点做了不合身份的事,对方不过是无极国的一个联络人,何能当自己的礼?

    一边心中疑惑刚才那奇异感受,一边伸手让客,还没坐定,齐寻意便急不可耐直入主题,“……刚才失败了,他已经离开了。”

    “哦?”对方一挑眉,“那王爷如何还坐在这里?”

    “啊?”齐寻意怔了怔,“宫外我已布置好,现在我觉得更重要的是我要在父皇身边……”

    “布置好?”对方微笑,笑意却怎么看来都有几分讽刺,“这世间事,如流水奔泻瞬息万变,没有什么事是一定不变的。”

    “你给我的璇玑图,他亲手接了。”齐寻意皱眉,“舞娘虽然没有动成手,但那图上的毒,已经入了他的手……”

    他话未说完,愕然停住,因为对方已经站了起来。

    轻轻俯身,男子微笑看向齐寻意,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不柔和,“两个选择,一是我走,你留在这里等你‘十拿九稳’的成功,然后也许我看在一番交情份上,帮你收尸;二是你和我现在就走,直奔宫门追回齐远京,我们替他收尸。”

    齐寻意看着他眼睛,那一双极其光辉灿烂的眼眸,拥有极度的雍容和高华,以及万事底定在心的深沉,令看进那双眼眸的人,不敢对那眼神包涵的内容有丝毫怀疑。

    咬咬牙,齐寻意霍然站起,道,“走!”

    两人匆匆出门,那男子落后一步,忽然按了按胸口,斜身对左偏厦看了一眼。

    身侧,齐寻意一边上马一边勉强笑问,“未请教先生贵姓。”

    “免贵姓元。”男子淡淡答,他单手挽缰,突然回身看了看重兵把守的偏殿,道,“殿下,你这些亲信卫士,不妨都带走,事情既然到了这个地步,终不免一战,身边护卫您的人,越多越好。”

    “好,”齐寻意立即传令,将守卫在偏堂附近的侍卫集结成队,跟随离开。

    “宫中御林军都是燕烈属下,此时全数掌握在我手中,太子就算前去信宫,也是寸步难行,我已经下令信宫外的御林军,看见太子,一例射杀!”

    “是吗?”男子微笑,手一抬,一只羽鸽哀鸣着栽下,一头撞在了他掌心,男子手指一弹,羽鸽被弹飞,掌心里却留下一卷小小的纸卷。

    齐寻意脸色一变,随即舒一口气,喃喃道,“先生真是好功夫,幸亏你把这传信的鸽子打了下来……”

    “齐王以为这信鸽就一只么?”男子笑意里带着淡淡讥诮,“我和您打赌,就在刚才,太子出水亭那一刻,这宫中四面八方,最起码飞出几十只信鸽。光凭我,是打不完的。”

    “啊!”

    “我让您稍等半月,先将宫中各方势力所属理清,寻机撤换清洗之后再动手,为刺杀失败做第二手准备,您为什么不听我的建议?”男子瞟齐寻意一眼,眼底掠过淡淡鄙视,“成大事者,怎可急躁如此?”

    “你懂什么!”齐寻意被他一再逼迫,眼中闪过一丝羞恼,他自认为礼贤下士一再相让,这人却一点面子都不给,实在太不知上下!忍了又忍终于没忍住,王侯尊贵骄矜之气终于爆发,“你一介布衣谋士,顶多做些阴微把戏,懂什么时势大局?父皇重病在身,太医私下告诉我他很难熬过这个寿辰,他如果驾崩,皇位就是太子的,半个月?再等半个月,说什么都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