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39 当众论胸

2018-06-27 11:19:0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39  当众论胸

    那晶莹被破云而开的月色照亮,刹那间仿佛绽开一天的光辉。

    云痕一低头,便看见那素来刚强无畏女子眼底晶莹带泪的光芒,心微微一颤又一痛,仿佛那里,也被冷箭射中。

    他咬牙,不看孟扶摇,霍然回剑一砍,将箭头砍去,满肩鲜血飞溅,他却好像完全没有知觉,而那飞旋的风,刹那间便带了几分血色,似一副移动的淡红的幕,将一切杀机和伤害,欲待牢牢的挡在幕外。

    然而他拼尽全力,也只护得孟扶摇穿越前方箭雨,后方追兵,却再也无法顾及,百忙中回身一瞟,眼角瞟见后方侍卫已经在那男子带领下追来,相距不过几步距离,而前方,因为路程的接近,弓箭队突然撤后,一队锦衣士兵快步抢前蹲跪于地,人人平肩端着一柄乌黑的长枪,黑洞洞的枪口森冷的对着云痕和孟扶摇。

    火枪队。

    云痕心中一沉,下意识扑过去,挡在孟扶摇身前。

    当事不可为,唯有以血肉当之。

    云痕的心黯了黯,看着孟扶摇的目光却亮如星辰,异彩纷呈,光芒迸射。

    只是这心底一黯的刹那,天突然也黯了一黯。

    云痕一惊,以为自己力竭眼花即将昏晕,忽听头顶一声低喝,沉而猛烈,像一个惊雷,在九霄之外炸响,转瞬间便到了头顶,那烈烈电光,萧萧暴雨,刹那便来!

    云痕头一仰,便觉得头顶一黑,一团乌云从城楼顶暴风般突降,雷鸣般的隆隆声响里,一声喝声比雷声更响。

    “我来杀人!”

    “我来杀人!”

    一声大喝惊天动地,惊得前方士兵枪支齐齐一抖,那人手掌一抖,一大把石子漫天花雨般的撒了出去,劲风咻咻有声,却不是向着人,士兵们正在愕然,便见石子飞旋呼啸着黑电般奔来,嚓的塞入枪管,将枪管堵死,更有石子进入得深的,直接导致炸膛,砰的一声在士兵肩上炸开,血肉碎末一阵飞溅。

    那人石子撒出看也不看,翻身一滚,黑色披风贴地一旋,元昭诩身后的齐王侍卫便骨碌碌哀嚎着滚了出去。

    元昭诩低喝,“何方来客!”举掌迎上,两人砰的对了一掌,元昭诩似是稍逊一筹,蹬蹬蹬连退数步,他身后的侍卫,因为先前那人出现便死了一大批兄弟,又见元昭诩吃亏,都被惊住,一时犹豫不前。

    那人大笑,此时才答,“杀人客,要来便来!”,一个翻身已经落在孟扶摇身前,伸掌一按将欲待挣扎而起的孟扶摇按倒,手指一挥,低笑道,“女人,对不住,真气还给你。”

    那人声音如他的胸膛一般沉厚,带着山野间松木般畅朗气息,孟扶摇一听便知战北野到了,其实不被他拉入怀中也知道是他,除了他,还有谁说话这么牛叉?

    与此同时浑身一松,那种隐然绳索捆绑的感觉消去,属于自己的熟悉的真气再次在丹田涌起,飞快的运行一周天,孟扶摇心中一松,极度的欢喜之后又是一种极度的愤怒,忍不住一回身,砰的一拳揍在战北野鼻子上。

    战北野哪里想到这个女人翻脸不认人,这一下被揍得正着鼻血长流,顿时成了大花脸,孟扶摇看他狼狈样儿忍不住大笑,才笑出声便又敛了,转目看看半身浴血的云痕,又看看身后的元昭诩,神色一黯。

    元昭诩抬眼对她一笑,随即回身,正迎上满脸厉色追上来的燕烈,元昭诩突然一倾身,似是刚才对掌力有不支,栽向他的方向。

    燕烈不得不去扶,手刚伸出,对方突然微微一笑。

    这一笑间光彩灿烂,有如满天月色星光摇曳,摇曳出一天的梦般的幻境,幻境里春草如烟水岸沙汀,溪水的波光倒映日色,闪耀万千银粼。

    那般的摇曳,华彩万丈至炫目,燕烈看着那样的笑容,只觉得脑中的意识似也一层层摇曳荡漾起来,荡成了软云微雾,荡没了自己。

    他突然倒下去。

    侍卫们跑上来扶,元昭诩从他身上淡淡的跨过去,淡淡微笑,道,“哎,可惜,好像都尉中了刚才那杀人客的毒。”

    战北野护着孟扶摇云痕向前冲,他的目光落在孟扶摇肩上,那里的伤口,因为一路奔波而再次裂开,血迹殷然。

    眼光再次下落到孟扶摇裙间,那里点点血迹也很刺眼,战北野皱皱眉头,眼底掠过一丝懊恼,他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个精致的玉瓶,伸手就去撕孟扶摇肩头衣服。

    孟扶摇立刻恶声恶气的大喝,“你干啥!”

    战北野举着瓶子的手僵住,孟扶摇一转眼看见他手中东西,手一伸抢了过来,更加恶声恶气的道,“这都什么时间你还想着替我裹伤?东西我收了,算接受你的赔礼。”

    战北野眼睁睁看着她毫不客气的将那瓶天煞皇室内贡,连皇子都很难拿到的极品金疮药收进怀里,有点无奈的摸了摸鼻子,这一摸就是一手血,战北野怔怔的看着自己沾血的手,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贱。

    哎,自从见到这个女人后,就有点乱套,事情不是事情,他战北野也不是战北野了。

    眼见孟扶摇还在不住回头,战北野没好气的道,“你看什么看?”

    孟扶摇立刻答,“关你屁事。”

    战北野咧咧嘴,他鼻中鲜血凝结,看起来着实有点滑稽,悻悻道,“不用看了,我承认我和他演双簧。”

    孟扶摇撇撇嘴道,“就知道你没那么神奇。”她看见元昭诩已经回过身去,背在身后的手却对她挥挥手,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孟扶摇心中一酸,想,这人真是不可捉摸,所有人的行动都好像在他算计中,这么可怕……

    一个念头还没转完,三人已经冲到第二道门,来势极急,长弓已经失去效用,裴将军手一挥,侍卫们刀枪齐齐一架,铿然一响,裴瑗尖声笑道,“你们冲到这里又便如何?这里五百侍卫还不够收拾你们?再说,还有方将军的大军呢——”

    她说到这里突然一怔,父女两人对视一眼,才想起注意力一直放在射杀这对男女身上,竟然没发觉方明河的军队竟然没有继续进门。

    裴瑗霍然转头,自开了一道缝的宫门看出去,隐隐看见大军骚动,本已打开的第一道宫门突然再次关闭,却一时辨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这里一转头分神,后方战北野突然身影一掠掠向裴将军,裴瑗大惊之下急忙去救,战北野却是佯攻,呼的一转身,衣袖一卷已经换了方位,倒变成了裴瑗自己扑向他手中。

    大笑着一把卡住裴瑗咽喉,战北野道,“喂,你这女人,怎么一次比一次蠢?”

    裴将军错误估计形势,以致爱女被掳,气得眉毛都飞了起来,正要喝令侍卫救人,身侧黑影鬼魅般一闪,孟扶摇的鞭子已经霍霍有声的缠了上来,她也不靠近,隔着老远的左一鞭右一鞭,黑色鞭风幻化出无数鞭影,令人分不清哪是虚哪是实,只得拼命躲避个不休,被孟扶摇有意逼得越跳越远,远远离开了裴瑗。

    云痕则护在他们身前,长剑舞得泼水不进,生生阻住了蜂拥而来的侍卫。

    战北野黑眉扬起似剑出鞘,大笑声几里外都能听见,卡住裴瑗的喉咙硬生生拖着她走,一面道,“真晦气!本王真不想碰你这婆娘!”

    裴瑗气得脸色惨白几欲晕去,哀恳的看着裴大将军,奈何孟扶摇上蹿下跳鞭子甩得霍霍有声,裴大将军几次欲待抢进也不可能。

    孟扶摇一边挥鞭一边大笑,“开门!门开大点!不然你家郡主的胸,就要被挤小了!”

    那两个男人对望一眼,立刻黑了脸,觉得孟扶摇这女人不仅说话百无禁忌,还挺恶毒,太渊宫门前,千万士兵中,她大肆谈论未嫁的裴郡主的胸,叫人家以后还怎么做人?

    虽然这两男人不关心裴瑗怎么做人,也不认为她算人,但还是觉得,孟扶摇好无耻。

    孟扶摇清亮的笑声传遍几道宫门,负手回身的元昭诩突然一顿,随即微笑,他长长的睫毛垂下,雾一般的遮住了深沉变幻的眼神。

    他怀里,元宝大人突然探出头回望了一眼,吱吱一声,眼神极其鄙视,元昭诩低头一看,立时知道元宝大人此刻心中所想。

    他十分赞同的点点头,若有所思的道,“你说的对,其实她的胸,也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