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40 绝世之约

2018-06-27 11:19:07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40  绝世之约

    第二道宫门缓缓开启,三高手联手,又抢去了先机,五百侍卫再也阻不住他们的脚步,而前方,第一道宫门在望。

    一百多米长的青石甬道尽头,守在第一道宫门前的千名侍卫严阵以待,只是碍于郡主被制,没人敢放箭。

    没有箭雨的威胁,三人走起来就轻松许多,孟扶摇的姿态甚至是闲庭信步的,她拎着鞭子跟在战北野身后摇摇摆摆的走,

    其实她根本不想走得这么没气质,但是大腿上的伤因为鲜血凝结,和裙子粘在一起,每一走动便是撕裂的痛,现在又不是处理伤口的时辰,孟扶摇只好歪斜着走路以掩饰。

    身侧那个粗心王爷,却突然转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在她裙间掠过,看那样子,如果不是还卡着裴瑗咽喉,他很想亲手再去撕孟扶摇裙子。

    孟扶摇没注意到诡异的战王爷,她眯眼看着守在宫门前脸色青白的燕惊尘,燕惊尘不看别人,只死死盯着她,孟扶摇撇撇嘴,知道自己身材太好,所以就算这张脸易容过,还是瞒不过熟悉的人,比如元昭诩,比如燕惊尘。

    “哈罗!”她挥挥手,“燕小侯爷,我把你的贵宾犬给你牵来了,你要怎么谢我?”

    燕惊尘脸色又白了几分,黑暗中看起来像是涂了霜,昔日温文风采,已不复见。

    半晌他道,“你放了郡主。”

    “行啊,”孟扶摇点头,“你开门。”

    一阵沉默,半晌燕惊尘道,“你留下,我便放他们过去,否则,我便下令围攻。”

    裴瑗霍然转头,震惊得连瞳孔都在放大,她突然浑身轻轻颤抖起来,似是再也想不到燕惊尘会这般作答,她抖成了风中落叶,那叶子无助跌落,瞬间枯脆。

    孟扶摇也瞪大了眼睛,不胜寒冷的从齿缝里咝了一声,真是没有最惊悚只有更惊悚,上次邂逅她已经对他那见鬼的提议够惊掉眼珠了,这次居然当着裴瑗面说出这种话。

    战北野早已勃然大怒,手指一错裴瑗颈骨格格作响,他拧眉瞪着燕惊尘,道,“小白脸,本王不需要女人牺牲来逃生,你敢留下她,我就敢留下你的命!”

    云痕什么也没说,只是上前一步,将孟扶摇护在身后。

    燕惊尘脸色变幻,从战北野和云痕面上缓缓掠过,目中霍然升腾起炽烈的野火,将他素来温文的神情烧得有些狰狞,火把光芒妖舞燃烧,他的脸也似在那灼烈火光中扭曲,半晌后,似是下了决心,默不作声向后一退,对着战北野,手掌向下一劈!

    裴瑗立即哇的一口血喷了出来,战北野袖子啪的一甩,怒道,“吐就吐,不许将你的脏血溅到本王身上!”

    身后,赶来的裴大将军怒喝,“燕家小子,你!”

    “岳父!惊尘镇守最后一重宫门,事关重大,不敢因个人私情误了大事!”燕惊尘不看裴将军,腮帮上青筋微突,眼色泛起血色的红。

    孟扶摇看着燕惊尘手势,竟是冲着战北野裴瑗去,而将自己撇在一边,不由抱臂冷笑。

    上千利刃指向战北野云痕,燕惊尘铁青着脸,望着孟扶摇,道,“你过来!”

    孟扶摇望天,不理。

    燕惊尘吸了口气,他今日守在第一重宫门,眼见前方有变,太子脱身,知道夺宫之变只怕很难有预计的收场,裴燕两家的荣华美梦将成泡影,此时顾全裴瑗已无意义,又眼见孟扶摇和战北野“卿卿我我”,心底被妒火烧灼得似要炸裂,怒极之下一改常态,决心要借这个机会,留下孟扶摇。

    留下她,哪怕捆住她的翅膀,也好过看她和他人遨游江湖,在他人怀中爽朗微笑。

    燕惊尘咬牙,字眼从齿缝中迸出。

    “你过来!不然我拼着死却千人,也要将他们砍成肉糜!”

    孟扶摇转头,斜眼看了他一眼,半晌淡淡道,“我宁愿和他们一起做肉糜,只要你吃得下。”

    她语气清淡却话音铮铮,云痕转头,目光复杂的看了她一眼,星火璀璨的眼眸里星火更密,战北野则仰首大笑,“好,好女子!——我决定,我娶定你了!”

    孟扶摇愕然,这人脑子什么做的?他知道她家住何方今年几岁个性怎样喜好如何罩杯多大鞋码几何爸爸是谁妈妈贵姓么?这么随随便便的说这话,开玩笑吧?

    想了想,孟扶摇决定,这确实是开玩笑。

    她不知道,这声大笑传开,传到第一重宫门正待离开的元昭诩耳中,他正要上马的身形一顿,低头对怀中元宝大人道,“喂,有人要和我抢女人。”

    元宝大人双爪一挥,大有抢女人啊是不是孟扶摇啊好啊好啊赶紧给他皆大欢喜哈哈哈哈的意思。

    元昭诩挑眉,“你不觉得这样我很没面子?”

    元宝大人吱吱连声,十分兴奋的展露胸膛,又龇开它自认为很漂亮的超级大龅牙。

    元昭诩美丽的眉毛高高挑起,古怪的看着它,半晌道,“抱歉,我对你没兴趣。”

    ……

    战北野的大笑尚自回荡在数重宫门间,燕惊尘的脸色,已经一层层的青灰起来。

    他紧攥的手指,似要攥出掌心汗水般绞扭一起,连额头青筋都在突突跳动,眼眸里浮上如网的血丝,横一道竖一道,如妖异的绳索,欲待捆住爱而不得的女子。

    然而对面,那女子昂首向天,下颔在火把的光影里镂刻出坚定而不屑的弧线,她身后,战北野撇嘴冷笑,云痕眼眸森冷,却没有一个人,肯多看他一眼。

    只有裴瑗,攀着战北野纹丝不动的手,虚弱的挣扎着,用愤怒和绝望的目光,死死盯着自己的未婚夫,她挣扎间颈骨发出咯咯的低响,响在这一刻千军刀剑出鞘如临大敌的窒息寂静里,听起来令人心寒。

    燕惊尘避开那样悲愤近乎疯狂的目光,满怀希冀的盯着孟扶摇,然而似乎很久以后,他终于缓缓松开紧攥的手指。

    掌心里,被指甲掐住的月牙状的伤痕立时缓缓浸出血来,再被汗水稀释成淡红色,一滴滴无声滴落青石地面,消逝不见。

    燕惊尘眼底,渐渐生出破釜沉舟的决裂杀机。

    半晌,他厉声道,“给我——”

    最后一个上字还没出口,忽听砰然一声大震,四面一阵嗡嗡作响,似是有什么沉重的物体撞到了黄铜宫门上,撞得门体微微震动。

    那声音沉闷,倒像是**撞上实物的声音,少顷,青石门槛上微微流出鲜血来,蜿蜒扭曲如蛇,向着门内缓缓流进。

    所有人都下意识低头盯着那蔓延向脚下的鲜血,明明并不很多,却令人看了突然心生寒意,仿佛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惊悚的、凛冽的、热血飞溅的、瞬间窒息了人的呼吸。

    黑暗里无数双目光闪烁,转向那被撞击到的宫门。

    过了一会,又是一声大响,与此同时黑暗中呐喊和厮杀声传来,血腥气上冲云霄,在半空腾出粉红色的血雾,有人大呼:

    “挡我者死!”

    有人惨叫:

    “啊!禁卫军!——”

    人喊声马嘶声惨叫声伴随着火光腾起,一阵阵黑烟杂糅着粘腻的血腥气息自高阔的宫门前越过,飘进宫门这边的人鼻中,不停的有人体重重撞上宫门的声响,随即有东西四散飞撞声,可以想见那是被撞散的四肢,再次弹落在了宫门上。

    可以想象,明日宫门上每个巨大的黄铜钉上,都会挂满丝丝缕缕的血肉,用最真实的血色,来记取这一夜纷乱于火影中的太渊宫城的杀戮史。

    这一刻,外间喧嚣如沸腾的粥锅般热烈,里间的沉寂肃杀却安静如死。

    太子不仅逃过了寿宴上的杀手,还安全出了宫,终于在戍时之前赶到了驻扎京中的禁卫军大营,踏着一刻钟前方明河大军杀戮过的血路,再次杀了过来。

    一片寂静里忽听蹄声得得,却是元昭诩骑马赶来,衣袍散飞,姿态在这般紧急一刻依旧从容,他声音不高,却清晰传到了每个人耳中。

    “开门!”

    “你疯了!”燕惊尘骇然转头,“现在开门,就是死!”

    元昭诩仰头,浅浅微笑,缰绳在手指上绕啊绕,竟然是一幅不想和这人说话的架势,倒是战北野突然大笑道,“你不开才是傻子,八万蓄势而来的禁卫军对五万没有防备的京军,一起堵在广场上,谁揍谁?开了宫门,集齐你们这边的侍卫和火枪队又是一股力量,然后将战场引入宫内,道路众多施展不开,禁卫军很多战阵武器都用不成,又不如侍卫熟悉地形,到时胜负之数,谁可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