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41 星辉将升

2018-06-27 11:19:0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41 星辉将升

    他又转头看元昭诩,浓眉一挑道,“你是个人才,本王希望有朝一日能和你决战沙场,狠狠揍你!”

    “你我心愿一同。”元昭诩扬手,笑意温醇。

    两人目光在半空中交射,空气中竟似隐然铿然声响,苍穹上忽然风云雷动,有电光如蛇舞出没于天际,远处隐隐响起闷雷之声,一声声逼近四海八荒。

    属于绝世人物的,注定会影响五洲大陆版图格局的铁血约定,一言既出,上应天象。

    再次目光狠狠一撞,两人先后转身背向而行,战北野一声长笑,眉宇间尽是吞吐风云的战意与斗志,元昭诩怀里,却突然钻出个雪白肥球,肥球蹭蹭蹭爬上元昭诩的肩,大力撅起屁股,对竟然敢于挑衅主子的狂妄小辈,噗的放了个屁。

    ……

    宫门终于轧轧开启。

    孟扶摇盯着那缓缓开启的门,自己都觉得很有运气很神奇,明明两个人傻兮兮的追错了方向,在宫门前意图挟持齐寻意逃出宫门也被元昭诩破坏,看着三重门重重叠叠的侍卫几乎完全没有了希望,不想奇峰突起,异军忽来,大胆烧宫的举动终于获得了应有的回报,救了自己一命。

    宫门开启,战北野低头看了看还被自己卡住咽喉的裴瑗,皱眉道,“真想杀你,但是这样杀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女子……唉,本王做不来。”

    他转头求助的看向云痕,云痕瞪他一眼,转过头去。

    战北野无奈,悻悻道,“不过本王觉得,其实你活着也是生不如死,这样更好。”他一撒手,将裴瑗扔了出去,裴瑗身子在半空中落叶般跌落,尚未落地战北野突然拔剑,剑光一闪。

    一声惨呼,鲜血细剑般从裴瑗肩上穿出,射了下意识上前接她的燕惊尘满脸。

    一个齐整的血洞,出现在裴瑗左肩,洞中血肉全无。

    她的琵琶骨,被战北野穿了。

    “第二个洞!”战北野厉喝,黑发拂动眼神锋利,“还有八个!”

    没心肝的孟扶摇不知道那个十个洞的誓言,笑嘻嘻的抄着袖子看着,道,“哎呀王爷你好淫dang。”

    气得战王爷立即黑了脸。

    宫门开启,孟扶摇立即惊得“啊”了一声,她前生今世,从未亲眼见过十几万人于一地混战的场面,如今亲眼见着,只觉得果然想象是有限的,而现实才是最残酷的。

    前方,一片无边无垠的黑压压的人头涌入眼底,阔大的天街广场倒映宫阙如山月光如水,却是肌骨的山垒血水的海洋,起伏着一堆一堆野兽般的挣扎,风在互相砍杀的人们头顶嘶吼,那吼声也带了几分血气和杀气,红甲黄衣的禁卫军紧紧包围了黑甲金袍的京军,犹如一红一黑两条巨蛇绞扭在一起,所经之处嚎叫和肉屑同飞,热血与长天一色。

    战北野云痕却是久经战阵的高手,没有孟扶摇没见过世面的惊讶,看也不看一眼只管护着孟扶摇向外冲,三人不停拨开纠缠的人体,踢飞倒落的断肢,顺手将杀昏了冲过来砍人的士兵刺死,没冲两步,已是满身浴血,满脸都是溅飞的碎肉。

    百忙中孟扶摇回首,看向宫门内高踞马上的元昭诩,他静静高坐,不看宫外混乱大战,不看身后集结的齐王御林军,只看着她。

    那一袭沉在黑暗中的素袍,衣襟飘动悠然若飞,染上月色星光,似九天之上仙人衣袂,而他于战场血雨中微笑挽缰的姿势,依旧优雅如前,尊贵如斯。

    孟扶摇被人流裹挟向前,离他越来越远,只觉得那一线目光飘摇如柳丝若飞絮,牵牵扯扯飘飘悠悠,始终落在自己背上,灼得心也烫了烫,有点细微的疼痛。

    咬咬唇,孟扶摇有点郁闷,这人帮人也帮得太彻底了吧,这都什么时候了,为什么还不走,还在替齐寻意筹划?她并不怨恨元昭诩站在自己对立面——政治选择,不关个人情感的事,从某种角度来说,还是自己坏了他的事呢。

    张张嘴,孟扶摇很有大叫他赶紧跑路的冲动,但想了想沮丧的罢休了,元昭诩那个人,凡事都有自己的决断,不是她说就可以改变的。

    轻轻叹息一声,孟扶摇无奈的转头,眼角忽然瞥见元昭诩怀中钻出个雪白的肥球,很欢欣的对她摆了个“好走不送”的姿势。

    孟扶摇黑了脸,大骂,“丫丫的死耗子!”

    战北野立刻瞪她,“好端端骂人做什么?”

    “哎,你还不如那个死耗子!”孟扶摇无名火蹭蹭蹭的冒,倒霉的战北野愕然看着她,不晓得她哪里吃错了药,尽和耗子过不去。

    三个人穿行于混乱的杀戮场,见有人扑过来不管是谁就是一刀,以三人的武功,这些士兵已经无法伤到他们,眼看着渐渐出了广场,还有很多京军和禁卫军据着街道在混战,孟扶摇舒出口气刚要说话,身边云痕突然无声无息倒了下去。

    “哎呀!毒发了!”孟扶摇一伸手接住他,看见少年如雪的脸色更苍白了几分,连额上细细的血管都能看见,长睫下一层淡淡黑气氤氲,是毒气上行的征象。

    孟扶摇把了把脉后推给战北野,“他原本就有伤,一直撑着口气坚持,先前宫门前为了护我耗损过巨,早已是强弩之末,赶紧得去救治。”

    “去我的驿馆吧,我那里有上好的药,也可以叫人去买些得用的药来。”战北野扶起云痕,孟扶摇点点头,往战北野手里塞了颗药丸,道,“先喂他吃一颗。”

    战北野接过,给云痕喂药,刚刚转过头去,便见孟扶摇一个猛子蹿了出去,几步便蹿到广场南侧一个巷子里,跑得那叫一个狼奔豕突,战北野大怒,喝道,“你这奸诈的女人——”一把负起云痕抬腿便追,孟扶摇头也不回,风一般掠过巷中混战的士兵身侧,大喊,“兄弟们,将军传令,那个追来的黑衣人是个奸细,谁生擒他赏黄金万两,杀了他倒扣白银一两!”

    利令智昏,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本就打得昏头涨脑的士兵还没辨清这个“将军”到底是己方的还是敌方的,便下意识的挥刀而上,很快堵住了巷口,闪亮的刀光在夜色中挥舞出一条条雪色弧线,拥挤着要“生擒奸细!”战北野追到巷口生生被他们堵住,不禁大怒,衣袍一掀抬腿便啪啪啪啪踢飞七八个,飞出的士兵半空中喷出鲜血,在黑压压的头顶上空下了一阵血雨,惊得众人呼啦一散空出一条道来,然而便是这么一耽搁,轻功原本就相当不错的孟扶摇早去得远了。

    战北野怔怔在巷口站了许久,半晌,恨恨一喝:

    “女人,你逃不了的!天涯海角,本王要定你!”

    孟扶摇上蹿下跳,在士兵头顶上穿行,眼见缠战在燕京中心的京军禁卫军渐渐少了,而京军似乎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混乱之后,重新得到了强有力的指挥,开始有秩序的反攻并撤退,孟扶摇看准一个巷子没什么人,便冲了进去,刚奔了几步便觉得眼睛一花,一道游鱼般的身影从自己身边滑过,隐约看见灰白的长脸,那人步伐极快,游鱼般一转便冲过她身侧,孟扶摇头也不回反手一抓,笑道,“叛徒,哪里走?”

    那人惶然回过头来,果然是前两天在城北破庙里没义气扔下孟扶摇逃窜的姚迅,此时他一脸惶急,浑身青紫,打摆子似的抖个不休,看见孟扶摇先是吓得浑身向上一蹿,随即又露出喜色,哭兮兮的道,“姑奶奶是你啊……救我,救我!”

    “救你?”孟扶摇斜睨他,“等你再一次背叛我?”

    “那是我一时糊涂,”姚迅急得连连打恭作揖,“孟姑娘你帮帮我,以后我定然给你死心塌地办事!”

    “呸,相信你我才是白痴!”孟扶摇一把甩开他就走,还没迈开腿前方突然一阵丁玲声响,随即一道彩光刺眼五色斑斓的卷了来,远远就听见脆得像水晶珠串落地一般的声音,带着得意带着嚣张还有点小小的怒气。

    “你还想往哪里跑?”

    孟扶摇一脚将姚迅踢到一处巷子拐角后,自己拦在巷子口,斜倚墙壁,似笑非笑,果然声到人到,雅兰珠像一朵被琉璃镜照得五颜六色的云朵般飞了来。

    “人呢人呢人呢!”

    孟扶摇嚼着墙缝里的草芥,懒洋洋道,“你说刚才过去的长脸汉子啊,前面打仗,人手不够,被拉壮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