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42 劫财劫色

2018-06-27 11:19:06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42  劫财劫色

    “真的?”雅兰珠半信半疑的瞪大眼,忽然偏头看了看孟扶摇,道,“喂,你脸熟。”

    孟扶摇吐掉草芥,笑,“那是,我是你邻居的姑姑的表哥的姨妈的大姐的奸夫的情妇的妹妹的老师。”

    雅兰珠睁大眼睛,掰着手指仔细盘算着这段错综复杂的关系,想了一想突然大怒,小刀似的眉毛一扬,“你耍我!”话音未落手刀便劈了过来。

    孟扶摇手指一抬,三指如戟正对她掌心穴道,雅兰珠急忙缩手,孟扶摇却已变了手势,行云流水般一滑,“破九霄”第九式“神幻”,轻轻巧巧按上了雅兰珠脉门。

    轻声一笑,孟扶摇将她抬手一扔,扔出三百六十度,落地时居然没栽倒,还是稳稳的手臂上抬姿势,孟扶摇笑眯眯过去,一刮她翘翘的鼻子,曼声道,“妞,我罩的人,我欺负,你边去。”

    哈哈一笑,孟扶摇招呼姚迅,“走喽!”

    姚迅畏畏缩缩闪出来,看见扶风国尊贵的公主被一动不动单手上举定在原地,倒抽了口冷气,赶紧颠颠的跟着孟扶摇跑,两人一路趁出人荒马乱出城,跑出好远孟扶摇才问,“你什么事得罪她了?”

    姚迅苦着脸道,“她不知怎的知道我擅偷,要我去偷战北野的贴身小衣。”

    孟扶摇喷的一声笑了出来,捂着肚子半天才问,“偷了?”

    “我找死啊我?我死活不应,便被她追杀罗。”姚迅悻悻答,突然狡黠一笑,从怀里掏出个东西,对着孟扶摇晃了晃,“不过我也没吃亏,我们神掌帮的,哪有雁过不拔毛的道理。”

    淡青玉牌,浮雕着代表智慧和威权的权杖,“无极”二字只有对着日光,倾斜到一定角度才能看见。

    无极国的通关令。

    “哈,好东西!”孟扶摇一把抢过来,拍在手心掂量半晌,仰头沉思。

    天色已经微明,远处的喊杀声传到这里已剩淡淡的如shen吟般的哀声,风带来血腥的气息,肃杀沉重,拂开少女鬓发时却依旧是温柔的,遮住容颜的乱发撩开,那张脸虽经易容,轮廓依旧秀气得惊心,风因此而越发温软,宛如蹈舞。

    有一种美丽造物所钟,万物因此而对其分外仁慈。

    孟扶摇的笑意,这一霎有点像元昭诩,雍容渺远,有种万事底定的沉着。

    “我说……”她突然淡淡开口,目光向着陆地东南。

    “太渊这里闹成这样还是走了好,轩辕国又乱,天煞国我想真武大会时再去,如今,有了这通关令,我们……”

    “去无极国吧。”

    太渊皇朝圣德十八年九月二十三,一场失败的刺杀后,“燕京之乱”爆发,整个太渊京城陷入一片血火之中,京军、御林军、禁卫军三大拱卫京城和皇城的武装势力混战成了一团,短短数日之内,便为金砖铺地的御道天街添了上万尸体,那些喷洒出的血液,将御河和太液池染得通红,那些落入御河之内的尸体,很多天后还在不断浮出。

    这是一场奇特的内乱,原本胜券在握的齐王突遭太子反攻,围住宫城的方明河京军反而被包了个饺子,太子的禁卫军围住京军一阵大杀,几乎瞬间便将局势翻转,然而眼见太子将要大获全胜时,京军突然得到有力指挥,更有一批武功高强人士突然加入,刺翻禁卫军统领,局势又再次扳回。

    瞬息掠电,变幻千端,因为有心势力的参与和某些意外因素的发生,一场本可以很简单的宫变,竟然由伏击遭遇战变成了缠战,战场由宫内移向整个燕京,煌煌都城,生灵涂炭。

    因为信息的瘫痪和封锁,京内的大战始终没有能在第一时间传往燕京附近城市驻扎的地方军队,使齐寻意的军队在和太子斗了个旗鼓相当之后,能够及时向北撤出,太子要拱卫京畿,不敢追击,齐寻意率军一路北上,兵锋直指,连克数省,两个月后,齐寻意在太渊之北甘州称帝,建立上渊国,年号长安,治下黔、安、黄、甘、定五州之地,至此,太渊分裂。

    风云之变惊动七国,七国高层人士齐齐将目光凝聚于血火之中的太渊,在很久以后,慧眼人士史海钩沉,分析此事得益最大者,不是齐寻意,更不是国土倒霉的被分去一角的齐太子,而是无极国那位做事永远都令人失声的无极太子。

    因为齐寻意打下的地盘在无极和太渊交界地带,那处地盘连紧连轩辕国,如果轩辕国有偷袭无极的打算,必然从这里借道,如今这块地盘换了主人,而齐寻意和轩辕国摄政王有过节,这个道,是无论如何借不成了。

    是以有人猜测,太渊一场内战打得莫名其妙,是不是有人有心推动,这般猜测的人,都将目光投向陆地中心,露出震惊并畏惧的神色。

    七国凛栗的目光笼罩向大陆中央那块富饶的国土,国土之上,那位独享世人众多猜测的长孙太子对此事,表现出了合理的淡定和应对,无极政宁十五年冬月,无极太子昭告天下,祝贺上渊新皇齐寻意登基,并格外大方的将两国交界处,一直没有确定归属的南羌部落赠予新皇。

    齐寻意喜出望外,恭敬拜受,又有慧眼人士背后大骂其傻鸟,理由是:长孙无极给的东西,能要?

    倒霉的太渊老皇于九月二十四凌晨,听见太子和齐王内乱的消息后,一急之下一命呜呼,驾崩之后的皇帝尸体留在乾安宫内无人去管,所有的皇子和大臣都在忙着站队,所有的太监和宫女都在忙着偷盗逃亡,等到两个月后,尘埃落定之后的太渊朝臣想起老皇,派人去收敛尸体时,尸体早已烂成了腐肉一堆,整个乾安宫内爬满了蛆虫,老皇烂成窟窿的双眼空洞的望着天空,烂出颗颗牙齿的嘴角似在微笑,永恒的笑着这世间的贪欲、争夺、以及因此带来的富盛王朝的毁灭。

    事后有人概叹,齐王明明准备充分,把握十足,最后却没能一举夺得天下,反落得僻居一地,最终做了无极国的儿皇帝,有人将之归结为时运不济,并振振有词的寻找例证,“你看,那场火,若不是信宫那场莫名其妙的大火和纷乱,太子早已死了,哪里还有后来的燕京之乱?

    是的,那场关键性的,决定整个太渊国势走向的冲天烧宫大火。

    没有人知道,那场火,以及导致太渊分裂的原因,只是因为一个女子突然生起的一个主意,而她的大胆、无畏、敢作敢为,于圣德十八年九月二十三夜,第一次真正绽放出无限灿烂的光芒,照见了一个国家暗淡的未来。

    正如孟扶摇当时也不知道,虽然她现在还是个小人物,一不小心就觉得会被人碾死,但她的每一步伐,都在走向七国政治漩涡的中心,属于七国的青史黄卷,最终要空出留白等待她的挥毫,那些注定充满阴谋、权欲、争夺、杀伐的传奇,始终要等待着她来谱写,没有别人可以代替。

    圣德十八年冬,孟扶摇逃窜于途,窜入了太渊邻国无极。

    她进入无极国境之后不久,无极国太傅一行返回国内。

    星辉将升起于五洲大陆中心,属于他们与她的故事,此刻终于开端。

    而更远的征途,才刚刚开始。

    无极国政宁十五年,冬。

    无极南境,红石山。

    山势从极远处奔来,在苍茫大地上绵延奔腾起伏不休,至红石平原上一个收束,刀锋般戛然而止。

    那处戛然而止便成了一段嶙峋的绝崖,将风剪得支离破碎,从高崖下望,地平线极远之处,巍峨城池霍然在望。

    五洲大陆地势中心,也是隐然的政治中心,无极国都城,中州。

    虽然隔得远,依然感觉得出城池巍巍,城墙如铁,占地之广屋舍之密令人惊叹,便是远眺也不得不敛了呼吸屏了气息,近乎膜拜的看着这五洲大陆出名的大城。

    却有一声狼般的嚎叫,惊破庄严屏息的寂静。

    “给我给我一个男人吧!让我欢欢喜喜痛痛快快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