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45 活色生香

2018-06-27 11:19:05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45 活色生香

    一路乱晃,渐渐过了主街道,人烟逐渐稀少,道路逐渐宽阔,而前方,精巧华丽的建筑群在目,但是看样子又不像宫城,围墙矮得孟扶摇一抬腿就可以跨过去,四周还散落民居,孟扶摇拉住一个路过的老人问,老人和善的笑看她,道,“姑娘是外地人吧,这是太子殿下的行宫。”

    “太子行宫?”孟扶摇愕然,“只有皇帝才可以有行宫吧?”

    “无极太子是一般太子吗?他早就执无极国大权,只差登基而已。”老人怫然不悦,“照你这么说,尊号只有皇帝才有,无极太子不照样有尊号?”

    “哦?什么尊号?”孟扶摇漫不经心问,看来长孙无极在本国内很得民心爱戴啊。

    “太子尊号岂是我们这些人配提起的?”老人匆匆前行,“姑娘你就在这里看看吧,太子很少过来,这行宫是个清静之地,看今天的样子,太子肯定不在。”又指了指那低矮的宫墙道,“看见那矮墙没有,行宫外花园种了许多药草,方便没钱治病的百姓取用,翻个墙进去拿就是了,其实想见太子没那么难,只是大家自觉不去打扰罢了。”

    孟扶摇哦了一声,嘀咕,“一点不设防,小心刺客混进去。”她转啊转,果见药圃里很多药草,孟扶摇突发奇想——偷点出去卖,不是钱吗?

    一刻钟后,窜进药圃的孟扶摇鬼鬼祟祟的直起腰来,怀里鼓鼓囊囊好大一堆,孟扶摇识得药理,尽选比较值钱的药材,盘算着等下带回去卖给宗越,一定要狠狠宰一笔。

    偷了半天,有点热,手上也沾了不少泥,孟扶摇左顾右盼,想找点水洗洗手,一眼看见前方一座假山后隐约有清池一泊,清池对面隐约有一株铁红色的树,开着黑色花朵,孟扶摇皱皱眉,觉得这个有点像死老道士提过的青彤神树,这东西的树皮,是上好的固本培元之药,对自己的“破九霄”功法也很有帮助,顿时起了觊觎之心,偷偷摸摸的靠了过去。

    还没接近,假山后突然转出一对金甲侍卫,双枪交叉一拦,道,“往后是太子行宫外殿之所,有来采药草的,请止步于此。”

    “哦,”孟扶摇转转眼珠,嬉笑道,“我不过去,但是兵大哥,可不可以给我爬上假山,看看行宫的样子?回去也好说给我那口子听。”

    两个侍卫对望一眼,因为时常有百姓出于对太子的仰慕作此要求,也见怪不怪了,宽容的笑了笑,道,“那你上去看一眼,莫要失足。”

    “哎,谢了啊。”孟扶摇颠颠的去爬山,经过他们身侧时,手指一翻,两名侍卫应声倒地。

    “哎,长孙无极将这些兵们调教得真好,素质高哇,叫他倒就倒,真乖。”孟扶摇四面看了看,一望无际的居然什么人都没有,真的空荡荡的无人看守,不禁大喜,三两步蹭蹭爬上假山,根本就没去看行宫长什么样子,二话不说往下就跳。

    长空之下,假山之上,黛色身影直直窜起,乳燕投林般向着假山后的池水扑落。

    “自由泳预备式!我来也!”

    咦,我以为今天可以写到无极出场,结果居然没写到,那啥,砍我成桂圆酱吧,我食言,我有罪……

    孟扶摇身在半空手指一弹,先前摘的一片阔叶草被飞快弹出,擦过水面,孟扶摇一个翻身,大雁般横波掠起,脚尖已经点在了阔叶草上。

    这么冷的天,傻子才当真跳水哩。

    孟扶摇笑嘻嘻的足蹬草尖,环顾了下四周,假山后果然别有景致,先前只见一角的池水,如今看来竟是不小的一个人工湖,湖水澄碧如玉,倒映四周怪石玲珑,大片大片的茶花芬芳正艳,深红粉红淡红素白,夹杂着开得清丽的素心腊梅,开得娇艳的杜鹃,色彩鲜明,夺人眼目。

    而在湖心正中,有白玉之亭,连接翠绿长廊,仔细看来那长廊竟然是翠竹制成,架于碧波之上,也不知道那清幽纯粹的碧色是如何保持的,淡碧竹色倒映水晶般的湖水,极为清澈舒爽的视觉感受。

    有风掠过,湖水层层叠起优雅褶皱,而白玉亭中,金铃丁玲之声不绝,亭间白纱丝幔被风拂起,一层层如梦似幻,隐约纱幔间有人影,正低首抚琴,琴音清越琳琅,似玉珠一串串滚落湖心,却又不知出自谁家美人之手了。

    孟扶摇吸一口气,胸臆间顿时充满了冬日夹杂着花香的清爽空气,忍不住喃喃骂一声,“真好享受!”

    她指间阔叶草不断飞出,人也一步步接近湖心亭,行到一半突然一顿,感觉四周空气间似有杀气。

    那种杀气无形无质却又无处不在,似潜花木中,似伏风月里,随着花木起伏,风过月映,便一步步逼了来。

    这里明明静得除了琴音,便没了任何声音……

    孟扶摇的思绪突然顿了顿,对!为什么除了琴音就没有其他任何声音?那些天地中自然发出的声音呢?那些风吹草动,夜虫之鸣呢?

    她身子飞掠,思绪却有些凝滞,全身的感应放出,只觉得四面杀气浑浑然,唯独前方亭中人全身一无异常,是这沉滞气息中的唯一一个突破口。

    这位,想必是不会武功的太子美姬吧?这行宫虽然没人,却像是有设上古大阵,既然撞了进来,只有从这里出去了,孟扶摇打定主意,直掠向前。

    此时隐在纱幔后的对方,似也发现了她,微微抬头,按在琴弦上的手指突然一顿,随即一松,半空中一道邈远琴音滚滚而过,音色沉厚而深远。

    四面的杀气突然散了去,孟扶摇顿时浑身一松,仿佛捆绑被解,十分畅快,不禁看着湖中那个朦胧的影子笑得猥琐,美人……你也知道我对你没恶意啊……嘿嘿。

    她甩出最后一片阔叶草,算计着距离,正好可以到达亭中,眼见纱幔后美人绰约,按琴不语,似在抬目向她看来,孟扶摇笑得越发开心。

    近了……近了……

    纱幔突然一掀,掀帘的却不是美人纤纤玉指,而是一团肥白,那家伙蹬蹬蹬走出来,爪子抱着个极小的弹弓,重重将弹弓往亭栏杆上一顿,一只脚爪踩住弹弓,一只前爪拉开皮筋,姿势彪悍地、白毛飞扬地、目光憎恨地、拉弓!

    “啪!”

    一枚石子飞弹而出,落在那阔叶草上,将那草打得转了转,却因为水的浮力没有下沉。

    孟扶摇此时并没有抬头看亭中动静,她正眼光下落准备落于草尖,不想那草被打的转开去,离开了她计算的范围,孟扶摇大骂,“丫的哪个兔崽子捣乱?”一边半空翻个身,再次欲待落上那草尖。

    不想那石子居然涂了腐蚀性极强的毒,那草沾上,立即开始缩卷腐烂,转眼便烂没了。

    孟扶摇一个跟斗翻下来,视野里便没了那张可以落足的草,一怔之间,连翻两次真气已竭,呃的一声,扑通一声落入湖水中。

    亭台上某大人立即扔掉弹弓,捧着肚子大快鼠心的吱吱笑,哧溜一声又溜回纱幔中。

    “哗啦”一声,孟扶摇**的从湖中冒出头来,黑发湿漉漉贴在额上,脸上的姜汁黄洗去一半还有一半,花里胡哨得如同水鬼,竖着个眉毛大骂,“哪个?哪个鼠辈暗算我?出来!出来!”

    鼠辈在纱幔内吱吱笑了一声。

    孟扶摇狐疑的竖起耳朵,哗啦啦便一阵游了过去,扒着亭栏杆便要往上爬,纱幔突然一掀,一人笑道,“扶摇,为什么我每次见你,你都这么狼狈呢?”、

    肃然通报俺滴行程:马上俺要出门办事,办完事回来要唱歌,请注意,不是ktv唱歌,是“七一”建军节大合唱排练,下周要预演,俺们领导爪子一挥,牛叉哄哄的要“必争第一”,于是俺的双休便悲摧滴泡汤了,连同晚上时间也被剥夺了……哭泣,欠的字数我会有空补,各位现在该炸酱的炸酱,该磨粉的磨粉,不用客气,我没意见。

    声音低沉优雅,带着永远不变的笑意。

    孟扶摇一怔,抓住栏杆的手一个控制不住,啪的一声栏杆断了。

    她仰起脸,上方,纱帘被侍女卷起,亭中人手按琴弦,浅笑吟吟的看她,乌发同浅紫衣袍一同散在风中,优雅如静水明月,飘逸似高空流云,光华无限,举世无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