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50 月下拈花

2018-06-27 11:19:04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50  月下拈花

    十五岁长孙无极出使扶风,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去扶风转了一圈,扶风两大部族突然就开了战,三年战争后两大部族裂为三大部族,再无余力窥视邻国无极。

    以至于后来各国差点将长孙无极列为拒绝往来户,因为被这样一个人惦记着关心着,实在是件很可怕的事。

    好在十五岁后,长孙无极突然沉静了许多,再没动不动就做件大事来惊世骇俗,他甚至从未参与过各国政治争斗,对版图扩张也好像没什么兴趣,始终甘于位居天煞之下,做五洲大陆的第二大国,也幸亏他终于低调,否则只怕各国暗杀团也会抢先惦记着他,他在暗杀名单上的名次,只怕也要挪挪前了。

    正因为长孙无极惊才绝艳,于国有巨大贡献,所以无极国皇帝特意以国号赐名长孙太子,这在五洲大陆,是至高无上的莫大荣耀。

    姚迅最后用一句极其感叹的语句结束了自己的长篇大论——长孙无极,天下之杰!

    孟扶摇眯着眼,回想着姚迅夸张的语气,不由一笑。

    笑意未去,突然眼前一暗,砰一声,低头走路的孟扶摇撞上了别人的胸。

    这一撞触感很诡异——额头下似硬又软,隐约还有吱哇一声乱叫。

    这一声叫让孟扶摇若有所悟,赶紧抬头,却已经迟了一步。

    对方胸前衣服里立即钻出个雪白的球,抚着被撞扁的肚子,恶狠狠的一爪击出,虎虎生风。

    可惜击到一半,爪子里突然被塞了一个果子,某大人反应也极快,立即缩回“鼠爪拳”,抱着果子啃去了。

    这厢孟扶摇抬头,便迎上一双明光荡漾的眼眸。

    那样的眼睛,在冬日的寒风里瞟过来,四季便永恒是春,除了元昭诩别人再不能拥有。

    “这在想什么呢?”某人嘴角弯弯眼眸弯弯,虽然戴了面具,但就凭那双眼睛便足够醉人。

    “想……你……”孟扶摇转转眼珠,笑嘻嘻的拖长调子,等着看元昭诩脸红。

    结果那个强大的人眼睛也不眨一下,笑看她等着她的下文。

    “的主子长孙无极。”孟扶摇悻悻,快速说完。

    听见后几个字,元昭诩反倒有些诧异,侧首看了看她,问,“怎么会突然想起太子殿下?”

    孟扶摇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而是左右张望,突然鬼鬼祟祟一牵元昭诩的手,拉着他便转到德王府西南围墙外。

    她心中有事,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动作,元昭诩只是微笑,乖乖任她拉着走,元宝大人从元昭诩怀里探出头来,恶狠狠盯着孟扶摇的手,似乎想用目光将这只讨厌的爪子盯掉。

    孟扶摇拉着元昭诩窜上墙,姿势极为不雅的蹲在墙头上,伸手抓了个石子,远远对着下方黑沉沉的院子一掷。

    “长孙无极你这个血统不正……”

    女子尖叫声果然立刻响起,但只说了半句便似乎被人捂住了嘴,与此同时火把次第燃起,一阵杂沓脚步声远远传来,德王府侍卫被惊动了。

    孟扶摇咦了一声,愕然道,“昨天还没有守卫,今天怎么就有了。”她回头看元昭诩,元昭诩负手立于墙头,注视着下方黑暗破败的园子,眼底渐渐浮出奇异的神情。

    远处有侍卫呼喝声,元昭诩一拉孟扶摇,退出德王府外墙,一直退到王府外一处巷子里,还没站定,突然听见利箭飞射的声响!

    那声音来得极快极凶猛,几乎刹那间便穿透黑暗,如狂风之刃劈自九天般戳来,极短极低促一声利响。

    “咻!”

    孟扶摇和元昭诩脚尖前立即齐刷刷插上一排箭,箭排得极其整齐,像是有人用尺子丈量过一般,箭上如血红羽,半晌后犹自微颤不休。

    那箭紧贴着两人脚尖,差一点便戳破孟扶摇靴子,可以想见如果对方愿意,在孟扶摇脚上射个洞也是完全可以的。

    对面,德王府高墙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影,抱弓而立,冷笑下望,一双眼眸,在暗色中闪着睥睨的光。

    看见底下孟扶摇和元昭诩抬头看来,那人缓缓拉弓,弓弦吱吱声响,有意无意中响出步步紧逼杀气凌人的气氛。

    弓满成月,一弦四箭齐齐对准底下两人,那人高踞墙头冷笑道,“哪里来的一对胆大包天的男女?敢夜惊德王府?刚才那一箭是我客气,你们再敢前进一步,我的箭就要招呼你们的白痴脑袋了!”

    孟扶摇慢慢仰起头,对上那人居高临下的目光,眼瞳紧缩——她不喜欢被人警告!

    她这一抬头,对方立刻抬手又是一箭,箭风破空直向她眉心,与此同时那人森然道,“擅闯德王禁地者,杀无赦!”

    这人不仅箭法出神入化,隔了这么远语声凝而不散,明显内力也非凡,但是孟扶摇可不认为这就代表自己必须得接受这个动不动就下杀手的人的警告。

    霍然一个铁板桥,后背贴地,羽箭贴着她鼻尖擦过,孟扶摇半卧于地,突然硬生生扭腰一转抬脚一踢,入地半尺的羽箭被踢起,半空中一翻滚已经换了方向,风声呼啸,直奔墙头人影。

    黑暗中那人目光似也一闪——孟扶摇这一脚看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羽箭入地半尺,插得极深,在那种倒卧的姿势下不曾起身便想不折断它完整的将之踢起,需要何等强大的腰力和精妙的使力?

    他冷笑一声,也起了好胜心,伸手一招,半空中羽箭突然一折为二,掉转箭头,再射孟扶摇。

    孟扶摇蹦了起来,突然大力“呸呸!”连呸两声。

    啪啪连响,那分成两半的羽箭竟然被孟扶摇用口齿间喷出的真气呸成四段,折回头飞射墙头那人。

    墙头那人似也没想到孟扶摇如此无赖彪悍,忍不住哈哈笑了一声,笑声方出,那箭忽断成八段,又回头射孟扶摇。

    长箭成了八段,每节只剩巴掌长短,再想劈开已经很难,那人抱胸而立,洋洋得意的笑道,“我看你还怎么分——”

    话音未落他便瞪大了眼睛——孟扶摇根本就没看那八截羽箭,突然一弯身拔起剩下的两杆羽箭,一个腾身已经直接奔向围墙,人在半空羽箭被她如标枪般大力投射而出,直袭那人腰侧,大笑道,“傻鸟,又不是比劈柴,你以为我会继续劈啊?”

    她来得突然,冲得极快,半空里全力投掷,那人全副精神都在等她的十六截断箭,哪里想得到她这么卑鄙突然拔箭投射,猝不及防之下,羽箭已经飞近,那人武功确也非凡,箭将至身也不急,远远横掌一劈,羽箭便生生给他真气逼落。

    那人舒一口气,偏头对底下护卫笑道,“鼠辈胆大不知死活,怎配和本将军……”话未说完忽觉背后风声一厉,随即腰侧一凉,再然后……

    他的裤子突然掉了下来。

    墙头冷月,居高临下,裤子无声掉落,瞬间堆在那人脚下,从孟扶摇的角度,正好将那两条毛茸茸的光腿看得清楚。

    “啊哈,罗圈腿!”孟扶摇一个跟斗落回元昭诩身侧,仰首大笑。

    她手中把玩着一条丝带,刚才拔箭飞掷时,她已经用丝带勾住了箭头,那人劈落羽箭,自恃孟扶摇不会是他对手,漫不经心的回头说话,却没提防到她趁机反手一抽,羽箭飞回割破了他裤带。

    孟扶摇笑不可抑的看着那个自负的家伙手忙脚乱的拎裤子,一个响指打得又亮又脆,“刚才那两箭是我客气,你再嚣张,我割断的就不是你裤子,是你家宝贝了。”

    她笑着去拉刚才一直隐在黑暗里没有动手,只是微笑旁观的元昭诩,“走吧。”

    刚一转身,忽听墙头上那男子一声满溢杀气和怒气的冷哼,随即一声低响,天空之上仿佛突然炸开了万千星辉,华丽的,灿烂的,从极远苍穹升起再奔向无限的破碎虚空的永恒的光,分水拨浪般划裂黑暗,快得肉眼不能捕捉,刹那笼天罩地,充满了宇宙洪荒之间!

    孟扶摇只是眼角捕捉到那般的光,便觉得心头震了一震,那般的光辉灿烂充斥瞳孔,令人心神巨震间忘记所有动作。

    只是那一震的刹那,星辉已到眼前。

    星辉方起,元昭诩霍然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