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51 李代桃僵

2018-06-27 11:19:03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51   李代桃僵

    他一直静如处子,动起来却比那快得难以形容的星辉还要迅捷几分,身形团团一旋,衣袂飘卷乌发飞散,黑暗里白光一闪,惊风暴雨般的呼啸忽止!

    一阵死寂般的静默。

    月光从墙头泻下来,照见那一处小巷,巷子死角里,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手指玉白,指间拈花般拈着一朵奇形的五角花。

    花朵晶莹如冰雕成,每个角都闪烁着无数星光,美丽得慑人心魄,却不如那只拈花的手,玉琢般的精致。

    黑暗的角落里掩去了人的全身,唯有拈花的手沐浴在月光下:一只洁白、修长、以美好姿势拈着杀人花的手;一个优雅、恒定、波澜不惊而又睥睨天下的姿势。

    此刻。

    月下。

    拈花无声。

    万物沉在绵延的寂静里,却有五角花惊起的风,被拈花指间巨大的真力瞬间逼停,两股真气相互碰撞,原地起了阵小小的漩涡,漩涡卷起盘旋的风。

    风轻轻一扬,将孟扶摇的面纱吹开。

    月光瞬间亮了一亮。

    漫天的星光都如海水般涌入少女明亮的眼眸,那眼眸包容万象而又纯净如清泉,转动间光华万丈,似可照亮这红尘万千,沧海无垠。

    而她飞扬的眉,扬出世间最细致而美好的弧度,腾云驭月,九天飞舞之姿。

    这一刻黑暗的小巷,仿佛冉冉升起了新一轮月色。

    墙头那人的目光凝住,狭长的眼眸闪过贪婪和惊艳的神色,以至于元昭诩一招拈花,破掉了他纵横天下的杀手锏,一时竟也忘记了。

    在墙头上那人震惊的视线里,那只拈花的手,突然动了。

    手指一甩,一个轻俏如飘风的手势,那朵五角花,突然飘飘摇摇的飞起,在半空中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炸开一朵巨大得遮没半个天空的花朵,瞬间将那人笼罩。

    那人大惊,他自然知道自己这个杀手锏,一旦被全力施展开来是个什么效果,惶急之下再也不顾身份,直挺挺向后便倒。

    稍后墙头后传来重物栽落的声音,可以想象得到,对方狼狈得连身形都没控制得住。

    元昭诩收回手指,月色下他指端刚才夹着五角花的地方,有隐约的青黑之色一闪,瞬间被他垂落的宽大衣袖遮盖。

    元宝大人从他怀里探出头来,仰头对元昭诩吱吱一声,元昭诩微笑摇头,元宝大人悻悻回首,瞪了孟扶摇一眼。

    孟扶摇莫名其妙的看着它,好好的生啥子气?更年期提前了?

    元昭诩回首看她,眉头微微一皱,他没想到向来喜欢易容的孟扶摇,今天面纱下居然是真面目。

    孟扶摇讪讪一笑,摸了摸脸道,“前两天中了点暗算,脸上生了疹子,不敢再易容伤了皮肤,所以就……”

    元昭诩笑了笑,拉着她离开小巷才道,“你遇上麻烦了,以后尽量不要以真面目示人,尤其是别给刚才那个人看见。”

    “那是谁?”

    “建武将军郭平戎,本国数一数二的悍将,掌无极国对南蛮部族征伐事,他出身微寒,原先是德王麾下赤风队队长,后来机缘巧合被天下十强者之中排名第九的‘星辉圣手’方遗墨收为弟子,‘星辉圣手’的‘天地之辉’是武林中很少有人能完全接的下的传奇暗器,上一届“真武大会”郭平戎靠这个名列第四,直接脱去奴籍,授将军职,所以现在论武功,郭平戎在无极乃至天下,也能排前十了。”

    “那你呢?”孟扶摇一偏头,嘴角噙一抹调皮笑意,“你一伸手就破了他的‘天地之辉’,你该排第几?”

    她偏头间的笑意如午夜间开放的一朵奇花,幽香四溢芬芳甜蜜,神情里奇异的杂糅着小女儿的纯真可爱和成熟女子的大方明朗,元昭诩看着她,素来深邃的眼神也多了几分星光般的柔和,却依旧微笑不答,只轻轻牵起了她的手。

    孟扶摇怔了怔,望着两人交握的手,脸不自禁的有点红,顿时就忘记刚才自己问的是什么了。

    听见元昭诩语声温柔如春夜的和风,响在她耳侧。

    “小心,郭平戎心胸狭窄,而且有寡人之疾……”

    “寡人之疾……”孟扶摇呆呆重复一声,说完了才想起来那指的是什么,还没反应过来,便听那可恶的人语气更加荡漾的附耳道:

    “……夜好深了,我们去睡觉吧?”

    1、寡人之疾:指好色

    午夜的小巷,寂静无声。

    却突然炸出一声带着笑意和微怒的低喝。

    “流氓!”

    月光投入墙角,隐约见娇俏的少女抬脚,虚踢了对面男子一脚,随即轻快的跑开,如蝴蝶般在月下翩翩飞去。

    她走后的小巷,元昭诩的笑意淡淡散去,身后却有黑影突然浮现,黑衣男子微微躬身,低声道,“主子……您的伤……”

    元昭诩抬起手,只这刹那间他的手指已经全部染上一层青灰之色,他神色宁定,淡淡道,“无妨。”

    抬眼看着孟扶摇消失的方向,元昭诩神色不豫,“郭平戎越发不成器了,不问缘由便拿‘天地之辉’这样几乎可以算得上神器的暗器,来对付一个女子也罢了,居然还淬了毒,这也是十帝门下有身份的高弟所为?”

    他背影挺立如竹,衣袖却在无风自动,黑衣人下意识的退后一步,腰更深的弯了下去——主子很难得生气,他也曾以为这世上没什么事能令主子生气,不过现在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冷肃之气看来,郭平戎的举动,竟然触了主子的逆鳞了。

    想了想,他苦笑道,“郭平戎毕竟出身不好,街巷流氓的根子,注定了行事阴邪,只是此人作战倒是一把好手,和德王殿下一般,对朝廷还是忠勇的。”

    元昭诩微微一笑,没有回答,半晌道,“派人注意着,尽可能保护她。”

    “是。”

    “不过只要她能处理的,都让她自己解决。”

    “是。”

    “我这几天要闭关,方遗墨的‘天地之辉’非同小可,我也不能掉以轻心,外面的事,你们自己处理。”

    “是。”

    轻轻回转身,元昭诩久久看着孟扶摇远去的方向,半晌一笑离开。

    留下黑衣人伫立当地,目光复杂的看着前方,突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主子说过的一句话。

    “我希望看见优秀的女子,在海阔天空的搏击中自由成长,可以以与男子同样的高度共同飞翔,而不是被强势的羽翼层层保护的金丝鸟,永远不知在风雨中穿行的快感,永远不懂,如何去追逐自己的信仰。”

    孟扶摇很明显的发觉这几天德王府气氛有点不对劲。

    其实就是郭平戎自那晚之后频频出现在德王府,不知道他和德王说了什么,德王几次令人带着他满府乱转,一双精光四射的狭长眼眸在每个人身上扫来扫去,为此宗越要求孟扶摇不要出门,孟扶摇当然知道利害,难得听了他一次话,不仅没出门,还特意在身材上做了伪装,现在就是一个平胸脸黄的瘦小子,一点也不起眼,几次郭平戎遇见她,都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

    这日孟扶摇到宗越的药圃里去取药,一路走一路盘算着,看郭平戎那不肯干休的架势,似乎认定了那晚脱他裤子的人就在这王府中,看样子自己还是早点跑路的好,哎,早就应该走了,不就是贪图着德王府免费又精致的食宿嘛。

    其实还有个理由孟扶摇是不会承认的——元昭诩几天没出现了,她有点怕自己撒丫子跑路后,这家伙找不着她,虽然孟扶摇自己也知道这人神通广大,正常情况下不会发生这等事故,但是,但是万一呢?

    孟扶摇神游物外的抓出药铲,一铲子没下去,突然听见一声清脆的破裂声响。

    与此同时伴随着女子惊惶的低呼,自药圃外的小花园的花亭处响起。

    孟扶摇探头去看,隔着花荫看见外院侍女巧灵正蹲在地下,慌乱的收拾满地破碎的瓷片,而上方,郭平戎神色阴沉高踞座上,他对面的德王,沉着脸呵斥,“笨手笨脚的蠢丫头,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