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53 绿珠之会

2018-06-27 11:19:03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53  绿珠之会

    正要伸手点穴,却听对面巧灵突然抬起头来道,“你是宗先生那里的孟小哥儿吧?”

    “嗄?”孟扶摇惊愕的望望自己,我的伪装这么差劲的说?

    “我从小就善于听人的声音,”巧灵道,“你的声音突然故意改得低沉了些,我还是听得出。”她忽然叹了口气,道,“孟小哥儿,我知道你……喜欢我,只是,我们是不可能的。”

    ……

    孟扶摇瞬间石化,伸出点穴的手指都成雕塑了。

    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你时常到小厨房来和我搭讪,还看着我笑……其实我都知道……”巧灵侧着头不看她,满面遗憾的低声道,“我也挺……喜欢你的,如果不是将军大人看上我,我有想过和你……只是如今……孟小哥儿,你还是死了心吧!”

    妈妈咪呀!

    俺经常去小厨房,是为了趁你们不注意偷点心啊!

    俺对着你笑,俺对谁不笑哇……

    孟扶摇今晚给打击得惨了,打击得巧嘴儿也说不出词了,她仰天长叹,看在巧灵眼里,活脱脱又是个“爱人即将出嫁,想挽留又留不得”的悲情小厮了。

    她眉尖微微一蹙,忽然提高了声音,斩钉截铁的道,“嫁给将军是我的福气,孟小哥儿,你不要再拦阻我的幸福,否则我会恨你!”

    “他娘滴,恨我吧……”孟扶摇郁卒的咕哝一句,二话不说伸掌就拍,掌风呼啸,笼罩着巧灵大穴,看着她惊惶中隐然有着希冀的眼神,孟扶摇忽然心中一动,隐隐觉得有点不对。

    这半夜三更,明日要出嫁的巧灵为何不睡?

    她梳的发髻,为何已经是妇人发髻?

    还有,她刚才突然提高的声音……

    “啪!”

    孟扶摇突然一窜而起,半空中一个翻身,黑燕子般灵巧翻出三百六十度,转眼间已经到了窗外。

    “哪里走!”

    一声低喝自内室响起,低喝声里内室的珍珠门帘突然散开,碎成华光闪耀的珍珠瀑布,唰的散开,再被无形之手狠狠收束般霍然一紧,幻化成珠鞭,啪的一声砸向孟扶摇后背。

    珠鞭未至人已至,郭平戎连声招呼都没打,人已经贴近孟扶摇后心。

    孟扶摇头也不回伸手一捞,手中已经多了一条长鞭,长鞭碧影淡淡,横勾竖甩,哗啦啦珍珠再次散了一地。

    珍珠满地乱滚,有一些滚入身后追来的郭平戎脚下,顿时将他绊得歪了歪身子,孟扶摇心中恼恨,低喝,“看掌!”

    她突然不逃了,一回身便对郭平戎挥出一掌,郭平戎心中一喜,他一向以掌力见长,如今敌人竟然要和他对掌,正合心意,手掌一扬便即迎上。

    孟扶摇指间却突然多了几枚乌黑的钢针。

    郭平戎立即缩手,不想孟扶摇缩得比他更快,对掌完全是虚招,钢针根本没打算用,手未出腿已经扬起,半空中一个倒筋斗,长腿狠狠扬过自己的头顶,啪的一腿将一个黑乌乌的东西踢了过来。

    与此同时她大笑,“接我一弹!”

    她修长的腿倒踢紫金冠,踢出飞鹤凌云一般的身姿,一团乌黑的东西被她呼啸着踢过来,那句“一弹”让郭平戎和赶来的侍卫下意识的想到火弹之类的东西,赶紧抽身后退。

    噗一声那团东西落地,臭气四溢黑泥飞溅。

    那是宗越专门用来培育血首乌的花肥“臭泥”,加过一些熏人的药料,孟扶摇藏了一小包,本想臭昏元宝大人玩,如今正好送给郭大将军。

    “香不香?多吃点别客气!”孟扶摇大笑着,流星般在屋檐上飞越而过,等郭平戎躲过黑泥欲待去追,她早已跑得远了。

    她奔出德王府,没注意到远处屋檐,一些伏在屋檐之巅,仿佛和黑暗溶为一体的黑衣人在她走后,互相对视一眼,也悄没声息的离开了德王府。

    而郭平戎立于风中,注视着那一地黑泥,想着刚才那少年倒踢之时纤细的腰和修长的腿,眼底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

    中州西南,有山名“绿珠”,和中国古代史上那位美妾同名的绿珠山,也和美人绿珠一般,娇小,玲珑,云鬟雾鬓,翠黛当风,盈盈脉脉于碧水之间。

    绿珠山顶,有层叠的平台,望之有如美人髻,平台侧溪水淙淙,游鱼如梭,是极佳的好景致。

    孟扶摇跷着腿躺在平台上,嘴里叼着一枝草芥,若有所思的想心事。

    昨晚逃之夭夭后她就没回德王府,怕巧灵万一告诉郭平戎她“孟小厮”的身份,连累宗越,直接奔到这里睡了一觉。

    突然身侧光影一暗,有人比她姿势更悠闲的在她身边躺下,他躺下后,某雪白肥球蹭蹭蹭爬出来,在他身侧,以一模一样的姿势躺倒。

    一排三个,躺得整齐。

    孟扶摇没有转头,依旧晃啊晃注视着天上浮云,眼底却浮上闪烁的笑意。

    这个人,总是能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和她“不期而遇”。

    到了这时候,再说什么哎呀好巧就是矫情,元昭诩很明显知道她的落足处,他这么个深沉人儿,愿意玩“邂逅”的把戏,她陪着就是。

    其实几天不见,孟扶摇突然觉得,很喜欢他这样突然出现的方式。

    就是元宝大人脸色不太好看,鼠脸挂得像个番薯,当然,孟扶摇从来都不认为自己需要理会不相干的鼠辈的意见。

    某人闲淡的躺在她身侧,长长的睫毛在他眼下覆出一道优美的弧线,今天他看起来脸色有点苍白,精神也懒懒的样子,倒更显出几分乌衣子弟的风流气质,半阖着眼支肘躺着,手中还拿着一根和他气质很不相符的树枝。

    孟扶摇侧过头来,含笑看他准备搞什么幺蛾子,却见元昭诩明明坐在她身边,面对着她背对着微微结冰的溪水,却头也不回,反手嚓的一戳。

    水珠飞溅,银鳞闪烁,树枝上立即串起一尾活蹦乱跳的鱼。

    孟扶摇瞪大眼,看着元昭诩背对溪水,随意又一插又是一条,动作快捷准确,转眼地上一堆乱蹦的鱼。

    这是冬日,溪水结冰,元昭诩仅凭听力,就能背对着冰层听见水下鱼游动的轨迹,并准确的将那滑得要命的东西一叉一个准,不说武功,这听力和准确度只怕也是天下少有了。

    “这绿珠泉里的细鳞鱼,到了冬日越发肉质肥美,你我今日有口福了。”用高深武功来叉鱼的某人刚回过头,就看见行动力超强的孟扶摇已经蹦了起来去收拾鱼了。

    孟扶摇捋着袖子,蹲在溪石边杀鱼,想了想,问元昭诩,“那晚那乱叫的女人到底是谁?看样子和你们太子有仇怨,你不是太子近侍么?你该知道的吧?”

    元昭诩盘坐枯草之上,这人无论什么姿势都不掩优雅风流,闻言微微的笑,上挑的眼角越发华光摇曳,道,“那是德王妃。”

    “啊?”孟扶摇愕然抬起头来。

    “德王妃是临江王长女,临江王当年意图谋逆被杀,满门被诛,只有这个长女因为当时已经是德王妃,没有受到牵连,但是遭此巨变也疯了。”元昭诩语气轻描淡写。

    “那她为什么说你们太子血统不正,篡位窃权?”

    “无极国皇族之间有个传说,”元昭诩很合作的答,“太子幼年曾经失踪过一段时间,有心人便编造流言,说现在的太子不是长孙后裔,其实被人李代桃僵。”

    “荒谬,”孟扶摇嗤之以鼻,“无极老皇又不是蠢人,自己儿子是真的假的也分不出?”

    “这也难说,世人愚钝,真假莫辩的事儿从来都有。”元昭诩依旧神色淡定,见孟扶摇将鱼整理完毕,不急不忙从袖囊里掏出个五颜六色的小布包似的东西,上面有很多口袋。

    孟扶摇好奇的凑过来,“这是什么?”

    她长长的眼睫毛刷啊刷,几乎要刷到元昭诩手上,元昭诩微笑着用手指一捏。

    “唔,好齐。”

    “啊!”孟扶摇跳开,狠狠瞪他。

    元昭诩若无其事,从刚才那个花花绿绿的袋子里开始掏东西,红色口袋里倒出白色小瓶,绿色口袋里倒出黑色小瓶,黄紫青蓝各色瓶子很快堆满一堆,瓶子极小,都是整块水晶雕成,十分珍贵。

    本来装淡定的孟扶摇看见这些可爱瓶子,立即忘记刚才的事,兴致勃勃的凑过来,“什么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