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62 有所必为(3)

2018-06-27 11:19:00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62  有所必为(3)

    孟扶摇一怔,停住脚步,有点不相信的问,“谁该杀?”

    小刀手一指老汉家,“全杀了。”

    她一字字都说得极其清楚,还有种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森然的杀气,听来感觉像是钢钉慢慢钉入乌黑的棺木,血腥而铁硬。

    姚迅“咝”的一声,道,“这什么娃娃啊……”

    宗越却突然淡淡一瞥小刀,神情间若有所思,随即道,“是吗?”

    他唇边浮起一抹森凉的笑意,伸手慢慢去拍小刀的肩。

    那孩子不明所以的看着他,看着他气质干净光明,神情平静温和的,伸出手来。

    那只修长洁净的手突然被另一双飞快伸过来的手架住,孟扶摇抬着手,挑高眉毛,直视着宗越。

    “不过一言之失,罪不至死。”

    “言为心声,”宗越不让步,“这孩子太危险。”

    他言语简单,眼神里却分明还有内容,孟扶摇抬眼,只觉得心口突然一紧,她分明在那眼神里读出了“留在你身边太危险”几个字。

    这毒舌男居然还有这份关心,孟扶摇感动了一秒钟,手却丝毫不让,只抬头执拗的看着他。

    雪白的衣袖一分分的沉下来,孟扶摇的手停在半空,额上微微绽出了汗,却一动不动,一字字道,“最起码她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她还是个孩子,我做不到。”

    “你只需让我来做。”宗越看着她,神情似冷似热,“你刚强聪慧,杀伐决断,唯一的缺陷便是心地过善,就像那次,若不是看不得那个巧灵因为你的原因陷身郭府,你何至于明知有诈还不得不冒险去救?在这弱肉强食的五洲大陆,你这样心软,要如何生存?”

    孟扶摇沉默,半晌道,“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但为此故,虽死无悔。”

    长街寂寂,少女身姿立的笔直,长风从她发间掠过,将言语的铮铮之音更远的传开去,那些属于热血属于执着属于信念的坚刚字眼,一次次如利锥,敲破世俗寒冷的藩篱,透过明亮的天光。

    宗越雪白的衣袖似乎微微一震,他出神的凝视着孟扶摇,眼神如琉璃光华流转,半晌一笑,收回手,道,“但望有朝一日你莫要后悔。”

    孟扶摇放下手,掠掠鬓发,回望一直沉默注视着他们对峙的小刀,一笑道,“我相信人性本善,我相信本善的人性纵然因为命运的拨弄而走斜了道路,但最终会有机会被引回光明的境地,如果我们一点机会都不曾给他们,只用杀戮作为解决问题的唯一手段,那最终成魔的,会是我们自己。”

    她豪迈的伸手一拍宗越,笑道,“放心,我不是那种不舍得杀人的人,该杀的,我一个都不放过。”

    “一个都不放过!”

    仿佛在为她这句话作呼应,身后突然一阵大响,一群男子暴声大叫,伴随着女子凄厉的惨呼。

    “不要动我的孩子!”

    轰然一声,身后突然飞过一扇门板,重重砸落在街心,激起漫天灰尘,险些砸到小刀,孟扶摇手一伸将她拽到安全地带,回身看见半幅门扇歪歪斜斜的挂在门洞里,像缺了牙的黑洞洞的嘴,门洞里爬出衣衫带血的老汉媳妇,艰难的挪动着身子,一次次的想爬过门槛,却一次次因为力气不足扑倒,身后亦步亦趋跟着一群看好戏的戎人,抱臂冷冷的看着。

    一个身高足有丈二的戎人,紧抿着唇,倒提弯刀,弯刀上犹自滴血,在地上蜿蜒出一路如蛇的血线,他一步步跟在地上蠕动的妇人身后,每行一步手中弯刀便轻轻一挑,哧啦一声挑破妇人身上衣服。

    衣服碎片如蝴蝶不断飞舞,随着妇人艰难挣扎的前行,她身上衣服碎裂的地方越来越多,露出的肌肤也越来越多,那一点点闪耀的雪色,衬着地上零落的衣襟和鲜血,那种原始脉动般的鲜艳对比,如同薪火般点燃了那些如兽男子野性的眼眸。

    老汉媳妇腹部高高隆起,孩子已将足月,她拼命护着肚子,艰难的在地上爬行,怕伤着孩子,她不敢脸朝下爬,只得仰面朝天艰难的拖动着身体,一寸寸挪移。

    那戎人不急不慢跟着,一步一刀,一刀一片破碎的衣花。

    只一会儿,妇人衣衫尽碎,看得见裸露的肚腹上因为怀孕后期浮现的淡淡青筋。

    那戎人蓦然大笑道,“胡本道,你看着,你媳妇儿和你的小崽子,就要被我这不小心撞了一下你媳妇的夯货给挑了!”

    戎人轻蔑的笑着,刀光一闪,挑向那妇人肚腹。

    四面的邻人们,面露不忍之色,叹息的转过头去。

    被其余几个戎人紧紧按住的老汉和他儿子,撕心裂肺的大叫,“环儿!”,声音冲破云霄,在寂静的四面激荡出悲愤的回音。

    刀风劈下,杀气四溢毫无怜悯,那撑得薄薄的肚皮早已不堪重负,眼看就要在刀锋之下裂开,换得一尸两命的惨烈结局。

    “铿!”

    极细的微响在屏息的寂静中听来十分清晰,随即一人清晰而又明锐的道:

    “堂堂男子,当街欺凌孕妇,这就是你们戎族的骄傲和高贵?”

    自衬必死,早已心胆俱裂的妇人只觉得那扑面的刀风突然一歇,随即面上发痒,睁开眼便见自己的发丝被刀风割断,正扫过面颊缓缓落地。

    她抬眼,看见自己身前一双洁白而有力的手指,捏住了离腹部只差毫厘的刀尖。

    满街寂然,都在盯着那双手指,那手指轻描淡写的捏在了戎人的刀尖,那精钢铸成的长刀便再也不能下沉一分,那戎人用力将刀往下劈了劈,刀却纹丝不动,他惊骇的将目光顺着手指上抬,便看见对面,目光冷然看着他的黛色衣衫的清瘦少年。

    那自然是孟扶摇。

    有所不为,有所必为,有所必忍,有所不忍。

    有些事,终究是有底限的。如果她能任这凶残戎人在这长街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挑破那跃动生命的肚腹,她就不是孟扶摇。

    迎上戎人惊愕和闪烁着凶光的眼睛,孟扶摇突然深吸一口气,大骂,“滚你丫的!”

    咔嚓一声,她恶狠狠捏断了戎人的刀尖,顺手将那碎裂的刀尖反手一扔,啊的一声惨叫爆起,一个正提刀偷偷逼近她的戎人立即惨呼中倒栽出去,手背上明晃晃插着断刀。

    “格日神在上!哪里来的找死的混小子!”那被夺刀的高大戎人一声怒吼,赤手空拳扑了上来,拳风猛烈,居然是个练家子。

    可惜遇上孟扶摇,一堆这样的练家子也没用。

    孟扶摇冷笑,负手,跨出了一步。

    只一步。

    这一步恰好踩在掉在地上的半截刀的刀把上,刀把翘起,刀旋转着飞了出去,恰恰迎上那戎人钵大的拳头,那戎人急忙缩手,缩手时拳风带动气流涌动,刀也被卷得方向一变,一个翻滚啪的击上他的鼻子。

    哗啦一下那戎人鼻血长流额头青肿,五颜六色的蹬蹬后退。

    宗越一直默然站在一边,看见孟扶摇手都没动便将人收拾了,眼底掠过一丝赞赏,孟扶摇不仅所学功法非凡,更兼悟性极高,虽说现在还不能跻身顶尖,但总有一天,五洲大陆武学的巅峰的位置,会是她的。

    击退戎人,孟扶摇转身去扶起老汉媳妇,把一把她的脉象,知道胎儿无虞,欣慰的点点头,道,“你家不能住了,无极国每城都有收容无家可归及苦难人士的护民堂,你们去找县尉大人寻求庇护吧。”

    那妇人抬起一张惊魂未定满面是泪的脸,哽咽道,“多谢……”

    老汉和他的儿子连滚带爬的冲过来,满脸是泪的扶起自家媳妇,又连连感激的朝孟扶摇作揖,暗自庆幸自己一时好心收留,关键时刻竟救了命。

    孟扶摇摆摆手,回身看着宗越,道,“你先走,我送他们去护民堂。”

    宗越眼中露出奇怪的表情,却什么都没说,只是站着不动,孟扶摇瞟他一眼,刚要走,忽听身后风声一荡,孟扶摇头也不回,猛然一个后踢,扬起的长腿在阳光下划出一个超越人体柔韧极限的漂亮弧度,砰的一声踢上了偷袭者的胸膛。

    “啊!”

    来人偌大的身子被这看似轻飘飘的一脚踢得直线般飞出去,重重落地,发出一声惊破天的惨叫,身子在地上扭了几扭,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