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65 步步紧逼(2)

2018-06-27 11:18:59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65  步步紧逼(2)

    一边嚷一边三避两让的便窜进了大门,一路从青石甬道上蹦进内堂,“枷呢?站笼呢?快上啊!莫要浪费时间!”

    衙役们看她这小人得志的嘴脸,都无奈的放开手,求助的看向苏应化,苏大人怔了半晌,悻悻的一跺脚,快步上前,亲自伸手去解孟扶摇的绳索,“小兄弟,是老夫唐突,你莫见怪……”

    孟扶摇身子一侧让开他的手,正色道,“草民是安分良善之民,坚决遵从老大人教化,老大人说枷号就一定要枷号,说站笼就必须要站笼,草民不折不扣,坚决执行。”

    “你……你……唉!”苏县丞脸色铁青的呆了半晌,才尴尬的道,“是老夫不是……老夫给你赔不是……”

    孟扶摇等的就是这句话,笑嘻嘻转过头来,道,“老大人真要给我赔不是?”

    “是老夫唐突失礼……”苏县丞抹了一把汗,他向来是个能屈能伸八面玲珑的琉璃蛋儿,要不然也不会给派了来这戎汉杂居的复杂地盘来给戎人城主做副手,来了之后发现戎人城主阿史那性子刚厉彪悍,就越发的做小伏低,将“调和”戎汉关系的重责发挥得淋漓尽致,凡是戎汉之争,必偏戎人,凡汉人有所抗争,必镇服汉人,换得在阿史那强权下的安稳日子,如今德王大军就在三十里外,宗越又是德王礼遇的贵客,打死他也不敢得罪宗越的朋友。

    “那好。”孟扶摇笑得比他还客气,“老大人那么有诚意的赔不是,我怎么好意思不接受,既然诚心要赔礼,那么老大人放不放我不要紧,先将那家子安顿了吧?安顿了他们,我心情就好了,我心情好了,就决定不枷号了。”

    苏县丞悻悻盯着她,进堂写了个手令交给一个衙役,命他带老汉一家去安置,看着那家人离开,孟扶摇这才伸了个懒腰,啪啪两声,捆的紧紧的绳索随着她这一懒懒的动作全部断裂,一截截落在地下。

    苏县丞瞪着那轻描淡写被挣断的绳索,脸色铁青,眼底却闪过一丝怯色,赶紧微笑让客,“后堂请,请。”

    孟扶摇却站着不动。

    “苏大人不必客气了,现在也不是客气的时辰,”她神色慢慢沉静下来,眉宇间生出凛然之气,“大人,危难在即,百姓将堕于水火,你当真一点打算都没有吗?”

    愣了一愣,苏县丞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一边猜测着她是不是朝廷派下来的观风使,一边斟酌着答,“这个……戎人势大,性子又刚烈彪悍,撩拨不得,当徐图缓之,徐图缓之……”

    缓你个毛!孟扶摇的火气蹭蹭蹭的上来,上前一步道,“老大人现在‘缓之’也可以,就怕将来轮到刀刃加身的时刻,再想‘缓之’,还来不来得及?”

    “小兄弟何必这么危言耸听?”苏县丞笑得难看,“戎汉一家,已经在姚城和睦共处几十年,何至于刀兵相见呢……”

    “我呸!”孟扶摇在心中恶狠狠吐了口唾沫,脸上却强自按捺了,缓缓道,“大人愿意自欺欺人也由得你,只是大人牧守姚城,将来姚城汉人若真有难,朝廷雷霆震怒,大人也是难辞其咎吧?”

    苏县丞笑不出来了,沉着脸道,“这与阁下何干?”

    孟扶摇注视着他,摇摇头,道,“无干。”

    不等苏县丞讥笑,她便一字字接了下去。

    “只是本着一个人基本的良知而已——眼见灾难在即,眼见百姓将陷兵戈之火,眼见无辜之人遭劫掠欺辱,生而为人,无法坐视。”

    她冷笑瞟着苏县丞,“大人身为姚城之主,能够安之若素坦然至今,在下也是佩服得很。”

    “那你又要怎样?”苏县丞给她挤兑得紫涨了脸,半天才愤然道,“我一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如何和豢养私兵的城主作对?我一人之力,又如何保护这万千子民?”

    “对敌三策,以智为上。”孟扶摇盯着他,朗声道,“大人可以用的办法,其实很多。”

    “哦?”

    “庇护汉民,集结兵卫,邀护军进城驻扎,武力镇服戎人,此下策。”

    “荒谬!别说本县无权请调白亭护军,就算他们来了,大军一旦入城,戎人立即便会暴动,到时便是一场无谓的干戈!”

    孟扶摇瞟他一眼,一个“原来你也不算白痴”的眼神,若无其事道,“以德王殿下征丁为名,召集汉民青壮年男子,集结操练,这民团说起来是要离开姚城派入德王军中的,戎人必然不会阻扰,必要时,这便是一支民团军,此中策。”

    苏县丞不说话了,目光闪动,拈须沉吟。

    “大人这就动心了?”孟扶摇微笑着凑近苏县丞,低声道,“还有不费一兵一卒,自取戎人的上策呢……”

    “哦?”

    孟扶摇低低在苏县丞耳边说了几句,苏县丞眉梢一阵急速跳动,目光变幻,半晌却道,“你疯了!”

    孟扶摇冷笑看着他,不语。

    “阿史那的庄子,警备森严,阿史那本人也是高手,你想软禁他,谈何容易!”

    “那是我的事。”孟扶摇淡淡道,“大人甚至不需出面,借几个衙役给我充个场面混过关就成。”

    苏县丞怔在当地,目光变幻,似在将关系利害在心中迅速分析剖解,半晌一咬牙,重重一跺脚,道,“好!给你!”

    “大人心系子民,不惜冒险,在下佩服。”孟扶摇目光一亮,微笑大赞。

    “哎……”苏县丞叹息一声,悠悠道,“小兄弟你定然是因为先前本县所为而有所不满,其实本县但能尽微薄之力,何惜此身?只是一直被强权压制,无可奈何罢了。”他转头,招手唤几个衙役过来,道,“你们随着这位兄弟,去城主庄子一趟。”

    “那怪不得大人,大人不过韬光养晦以待时机而已,如今救民重任,舍你其谁?”孟扶摇笑得十分灿烂,“如此,多谢大人仗义。”

    她轻轻一礼,随即从苏县丞身边走了过去,苏县丞下意识的还礼,腰刚刚弯下去,忽觉后心一凉。

    仿佛背后突然被开了个缺口,然后塞进了一把冰冷的雪。

    他艰难的扭过头,便见那清秀少年,慢条斯理的从他后心抽出一柄黑色的匕首,匕首上鲜血淋漓,不住跌落,那少年平静的轻轻一吹,将鲜血吹落。

    那血……是我自己的……

    这样一个念头还没转完,苏县丞突然觉得撕裂般的疼痛,那疼痛以后背为中心,烟花炸裂般炸开,瞬间遮没了他最后的意识天空。

    他喘息了一声,如一段朽木般沉重的倒了下去。

    出手的自然是“孟吹血”孟姑娘。

    孟扶摇平静的看着苏县丞死不瞑目的倒在血泊里,将匕首收回,摇摇头道,“别总当别人是傻子,以为我和你一样智商为零咧。”

    苏县丞连庇护汉民都坚决不肯,会这么爽快的同意答应她这个大胆计划?

    这么机密的议事,他让衙役站在一边听候?

    招手唤衙役,眼睛干吗眨个不休,抽筋啊?

    孟扶摇最恨吃里扒外泯灭天良不认祖宗助纣为虐的人渣,留下这个熟悉衙门和全城事务的老油条,肯定挡不住他通风报信,很明显他和阿史那是利益共同体,那么迟早会挨无极朝廷一刀,她孟扶摇比较积极,提前帮砍了。

    宗越的眼神飘过来,有询问的意味,孟扶摇明白他的意思是“你确定现在就对城主动手么?”轻轻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心中一直有隐隐的不安,先前虽然将戎人全部杀人灭口,但她脑海中总在不住闪回那柄原本平放后来却莫名其妙竖起来的刀,以及那个匆匆挤进戎人人群的身影,正是这个身影鬼魅般始终浮现在她眼前,激起她不安,她才想先下手为强,掌控目前的局势。

    苏县丞愿意出面帮她,最好不过,不愿意,她只好送他永远休息。

    苏县丞眨眼间变成尸体,惊呆了那几个衙役,孟扶摇不急不忙过去,汉人衙役一人嘴里弹了颗药,戎人衙役则各自在后颈点上一指。

    “药是长生大补丸。”完了她袖手笑嘻嘻道,“也没什么,如果没有解药,你们就真的长生了,灵魂不灭嘛。”

    “后颈那一指嘛,”她斜瞄着那几个明显神情不服,眼光闪动的戎人衙役,“更没什么,不分筋也不错骨,我知道你们不怕死,你们最怕的是亵渎真神,所以我只是截了你们的穴,十二个时辰后如果不用独门手法解开,抱歉,你们会头脑昏聩,神智迷乱,什么拿刀砍城主啊,放火烧城楼啊,甚至对着你们伟大的格日神撒尿啊,都有可能做一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