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68 无极之心(2)

2018-06-27 11:18:5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68  无极之心(2)

    孟扶摇踢踢踏踏向外走,先将倒霉事抛开,满怀兴奋的期待着她的城主生涯里的第一次升堂,衙役们站班威武完毕,孟扶摇抖抖特制的袍子,人模人样的往位置上跨,听见那鼓还在擂,不耐烦的转头喝道,“还敲啥!老爷我升堂了!”

    这一转,看清了敲鼓的人是谁。

    孟扶摇“呃”的一声,一个踉跄从案几后栽下来了。

    ……前方,从格栅看出去,登闻鼓前淡紫衣袍的男子举着鼓槌,不急不慢的敲着,姿态优雅气质尊贵,把喊冤鼓击得像在敲击乐器,一堆大姑娘小媳妇围着,痴迷的盯着日光下他滑落的衣袖中露出的精致的手腕。

    更让人无语的是,鼓下方,一只雪白的毛球蹲在鼓架上,“砰砰砰”的用脑袋撞着鼓。主子每敲三次,它必撞一次,频率精准,态度殷勤。

    不是那对无良主宠,又是谁?

    孟扶摇嘴张得足可以塞下元宝大人了,愣在座位上不知道该一拍惊堂木还是赶紧溜先,一个念头没转过来,那个击鼓的男子已经优雅的放下鼓槌,不急不忙整整衣袖,还面面俱到的对四面姑娘媳妇微笑点头,随即在一片惊艳的倒抽气中漫步而来。

    某肥球蹲在他肩上,目光凝重,顾盼自雄。

    仔细看还可以从肥球眼底看见一丝不屑——这官袍好丑。

    孟扶摇黑线了半晌,突然吸吸鼻子,昂起头,给自己打气。

    哎……不就是有人跑来告状嘛,就算这个人比较特殊那么一点点,告状的真实目的不太可信一点点,但是完全可以当他是个真的来告状的普通人嘛。

    只是……为啥总有点心虚呢?

    孟扶摇目光不住乱飘,飘上横梁飘过桌案飘下地面就是不肯飘到正对面,她摸摸文书摸摸袍子摸摸头发就是不肯摸那惊堂木。

    她脸上明明白白写着“我没良心,我很心虚”,看得对面的浅色衣袍的男子忍不住莞尔,元宝大人却翻了翻白眼。

    堂外站满了百姓,都想看新城主怎么审案,想看这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到底有何冤情,众人灼灼的目光盯着堂上年轻俊秀的新城主,再看看堂下风姿韶秀的告状人,怎么看都觉得两人神情怪异,新城主尤其古怪,屁股底下好像放了火盆,磨来蹭去扭个不休。

    沉默得久了,百姓开始窃窃私语,孟扶摇被逼不过,只好爪子挡着脸,有气无力拍一下惊堂木,哑着喉咙道,“堂下何人?因何告状?”

    她目光鬼鬼祟祟瞟着元昭诩,不知道他要出什么幺蛾子,眼见元昭诩抬眼一笑,曼声道,“老大人……”

    孟扶摇抖了抖。

    元昭诩还不罢休,一撩袍子,居然准备下跪。

    孟扶摇骇得直跳起来,刚要大叫阻止,对面元昭诩不过是虚晃一枪,膝盖弯一弯又立即站直,拍一拍脑袋笑道,“哎呀老大人,在下忘记了,在下有功名在身,见大人不需跪的。”

    孟扶摇牙痒痒的瞪着他,突然就不心虚了,心虚做啥?这家伙从来一点亏都不肯吃,迟早要还给她,那她何必过意不去?

    她立即直起腰,恶狠狠一拍惊堂木,大喝,“递上状子来!”

    元昭诩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块绢布,临时师爷姚迅上前去取过,手指一撩看见绢布里的东西,立即就露出想笑不敢笑的表情,抿着嘴忍着笑,小碎步将绢布送上。

    孟扶摇疑惑的接过——这家伙还真有状子?

    展开一看,绢布里卷着一幅完整的鱼骨头。

    孟扶摇一脸黑线的盯着那宝贝,认出那东西就是绿珠山上自己啃过的那条鱼的遗骸。

    哎,不是被自己扔掉了嘛,他什么时候拣回来的?

    真另类的“状纸”啊……

    还没想清楚,便听下面那人不疾不徐道,“晚生,元昭诩,状告太渊国人氏孟氏,始乱终弃,置我不顾,辜情负义,薄幸无心……”

    ……

    孟扶摇险些一口血喷出来。

    这叫个啥米事儿?

    元昭诩元同学,这是公堂,这是无极治下姚城行政中心,你这话也说得出口?

    我……始乱终弃,置你不顾,辜情负义,薄幸无心?

    她抖着手指,很想拎起那条鱼骨头扔到元昭诩身上去,无奈这毕竟是公堂,这个脸实在丢不起,想起元昭诩那个“始乱终弃”,脸色不禁爆红,悻悻盯着元昭诩半晌,奈何那人一脸正经,和他肩膀上的白毛耗子一般,毫无愧色。

    孟扶摇只好压低声音,恶狠狠道,“阁下这状纸好像不合规范。”

    “是吗?”元昭诩微笑,指了指那绢布,“老大人不妨把状纸给民众看看,晚生觉得还是挺规范的,甚至连定情信物,晚生都在状纸中附上以示证明了。”

    八卦是任何时代任何人民都拥有的本性,一听见“定情信物”,底下百姓们都哗然一声拼命向前挤,想看看什么宝贝,神秘兮兮裹在状纸里,孟大老爷却对着那鱼骨头欲哭无泪,好吧……定情信物。

    她三把两把赶紧将“定情信物”收起,顺手捏碎,肃然道,“你说得也有道理,本县已经看见,既然这样,这状纸本县受理,只是这里是无极国境,你状告太渊人氏,非我所能管辖,你还是去太渊告状吧。”

    说完很为自己的捷才沾沾自喜,想着元昭诩这下该没话了,挪挪屁股准备退堂,谁知道那人又是一笑。

    孟扶摇看见他笑就发毛,屁股挪了一半立刻定住,果然听见他道,“大人,此女虽是太渊人氏,却喜好东游西荡,近期潜伏于我无极境内,就在这姚城之中,而且她骗财骗色,难保荼毒了我之后,不会再危害他人,请大人念在苍生黎庶,早日将此女捉拿归案。”

    “骗骗骗财财……骗骗……色……”孟老爷开始口吃,“骗什么什么财……什么什么色……”

    “骗走家宠臀上毛一根,家宠之毛非等闲之毛,日常有佣仆打理,每根价值千金。”元昭诩肩上那只“毛值千金的绝世家宠”立即背转身,翘起肥臀给大老爷展示“被惨烈拔走的绝世之毛”,当然,基本上是不太可能辨认出来的。

    “至于色嘛……”元昭诩微笑,垂下长长眼睫,眼眸流光溢彩,水般荡漾的道,“晚生不好意思说了,老大人心知。”

    ……

    真是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这一对擅长“二人转”的主宠搭档,实在欺人太甚,孟扶摇勉力挣扎了半晌,突然蹦起来,一拍惊堂木,大喝,“鉴于此案案情特殊,涉及绝世奇毛及私人隐秘,现中止公开听审,来人,关门,放狗!”

    大门轰隆隆关上,隔绝了百姓们兴味盎然的好奇眼神,有人还不肯罢休的扒在门缝上想偷看,猜测着“新老爷和这个奇怪的苦主之间一定有奸情”云云,孟扶摇命人从门缝里往外泼水,成功泼走了八卦强人。

    随即孟大老爷连踢带打的又赶走了一直窃笑的姚迅和目光亮亮杵在那里看戏的小刀,瘫在座位上哀嚎,“好吧……元公子,元大人,元爷爷,我求饶,你别玩我了好不?”

    元昭诩曼步过来,俯身看了看孟扶摇,微笑道,“城主大人气色倒好,看来过得坦荡滋润。”

    “我不坦荡,我不滋润。”孟扶摇有气无力的答,“我忏悔,我有罪。”

    元昭诩目光一闪,有点诧异孟扶摇居然这么好说话,随即微微笑开,这丫头看起来心狠手辣,其实骨子里还是太正直,不然何至于心中负疚步步退让?他原以为她要跳起来对着干呢。

    孟扶摇在别人面前,可没这么好说话。

    元昭诩心情很好的拍拍她的肩,道,“城主大人,不打算招待你远道而来的旧识么?”

    “哦,”孟扶摇死狗一样爬起身来,道,“没有多余的院子了,介意和宗越挤一挤么?”

    “宗先生去睢水了,”元昭诩漫不经心的答,“德王病发,请他过去治病。”

    孟扶摇回头盯着他,“你和宗越,什么关系?”

    “利益之友,说不准哪天利益相争了,就是敌人。”元昭诩答得爽快。

    “你很闲啊,”孟扶摇继续盘问,目光贼亮贼亮的盯着他,“太子幕僚可以随便乱跑吗?”

    “太子派我来南疆监军,我这是公务。”元昭诩含笑看她,“你还想知道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