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楼小说网

正文 069 无极之心(3)

2018-06-27 11:18:58Ctrl+D 收藏本站不迷路

    069  无极之心(3)

    “我还想知道你心有多黑,肚子里弯弯绕有多少……”孟扶摇咕哝。

    元昭诩只当没听见,随着她步入后堂,两人在小花园中穿行,南疆气候湿暖,花园里长着冬日的九重葛,苞片硕大,姹紫嫣红,大片大片长着,有种激烈而奔放的美丽。

    远远看过去,浅紫衣袍宽衫大袖的男子和黛色衣衫一身利落的少年,相偕而行,姿态隽雅,本身也是一道难得的美景。

    孟扶摇从花丛穿过,手指抚在丝缎般的花瓣上,心中突然起了难得的静谧和宁静,到姚城以来的一系列事端,那些杀人流血,夺位镇服,风烟血色的闯过来,她一直提着一股劲,如今却突然觉着了累,有一种疲乏从血脉里被唤醒,瞬间遍布全身。

    她偏头,看了看身侧的男人,是因为他吗?仿佛只要他在,她便会没来由的放松,从灵魂深处开始释放自己,安适而恬静,这个男人,这个可以牵动她内心情绪、对她影响不可谓不大的男人,真的是在几个月前,才刚刚认识的吗?

    她这一刻含笑凝睇的神情,流露出自己都未曾发觉的小女子的芬芳柔雅,元昭诩察觉了,侧首对她一笑,突然弯身采了一朵九重葛,取下她的官帽,作势要给她插上。

    孟扶摇脸一红,下意识的一侧身,突然白光一闪,某情敌趁她这羞赧一侧间窜了上来,龇牙兴奋的迎上那朵花。

    大红花啊……主子给戴啊……青春啊……荡漾啊……元宝大人牙龇得已经看不见眼睛,全身的白毛都在激动飞扬。

    那只拈花的手却突然侧了侧,随即元宝大人眼前一黑,一个巨大的玩意突然兜头罩下来,将它罩在其中。

    元昭诩不动声色帽罩爱宠,手一捞将它兜起往旁边树上一挂,随即微笑如前,将花轻轻插上孟扶摇发间。

    发色青黛,花红如火,衬着少女天生璀璨的明眸,人间丽色,摄魂夺魄。

    风声细细,有幽香散淡而来,元昭诩负手花间,细细端详眼前人儿,他的眼色深沉翻卷,有旧事更替而过,半晌道,“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女装戴花的模样。”

    他说话时语气悠悠,若有深意,孟扶摇听得心里一跳,直觉这话有哪里不对劲,一时倒忘记了羞涩,刚要问,元昭诩已经转身前行,而身后,元宝大人扒着官帽,悲惨的呼叫救援。

    孟扶摇没好气的拎起那帽子,系在手上晃啊晃,直到把元宝大人晃飞出去,扑入主子无情的怀抱。

    “你既然是监军,应该在睢水,跑来这里做什么?”元昭诩步子不大,却走得很快,孟扶摇很辛苦的在后面赶啊赶。

    “姚城难道不算前沿么?”元昭诩头也不回,“这里戎汉两族聚居,是戎族和内地的交界之地,真正的军事重地……”他话说到一半突然伸手,一把从身侧一棵树后捞出一个小小的人来,“嗯?这里风景很好吗?看起来特别漂亮?”

    那偷听的孩子被他突然拽了出来,吓了一跳,却瞪着小兽般的眼睛不语,正是小刀,她抬眼看进元昭诩眼眸,毫无惧色,孟扶摇暗赞一声,她可是知道元昭诩的目光威力,难得小小孩子,竟然不为所动。

    元昭诩低眉看着这孩子,目光中掠过一丝深思,他微微闭目,似在从记忆中搜索着一些什么,随即睁开,一笑。

    他的笑意看在孟扶摇眼里,忍不住撇撇嘴,哎,这人就是会装深沉!

    原以为元昭诩会对小刀的存在发表点意见,元昭诩却什么都没有说,放开了那孩子,非常主人翁的问孟扶摇,“靠花园的这屋不错,我让人给收拾下?”

    孟扶摇呆呆的“哦”了一声,随即便见元昭诩很自如的招呼婢仆去收拾,还听见他更加自如的吩咐,“城主住后进?不,城主要搬了,就住这隔壁,对,给她换下。”

    孟扶摇满脸黑线的看着满院子的佣仆非常听话的被元昭诩支使得团团转,转眼间就给自己住处换了地方,愕然道,“换地方干嘛?”

    “我要把你放在我眼睛看得见的地方。”元昭诩牵着她走过去,“省得一不小心你就不见了。”

    他语气淡淡惆怅,孟扶摇讪讪的左顾右盼,咕哝道,“不就是没打招呼走开一次嘛,连无极国都没离开的,这么小心眼。”

    元昭诩笑而不答,此时孟扶摇突然想起地牢里那具尸体,不禁愁眉深锁,忍不住问元昭诩该如何处理,元昭诩随她去地牢看了,蹲在阿史那尸体前,他沉默了一会,突然笑笑说,“这个容易,这世上不是有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嘛。”

    孟扶摇无语的看着他——这是无极国的官员哎,是你的属下哎,你就这么没良心的拿人家脸来做面具?我都没你这么没良心。

    元昭诩看懂她的目光,笑睨她一眼,“你有良心,那就给阿史那大人全尸吧,‘敬神节’会出什么事儿,咱们也不用管了,天塌下来,有你撑着。”

    孟扶摇哀怨的瞪了这个又会读心术又会釜底抽薪的家伙一眼,着手安排姚迅去找和阿史那体型相似的人,元昭诩把门关起来,半个时辰后交给她一个盒子,道,“风干上几天,便可以用了。”

    孟扶摇打开看了一眼,半晌道,“这世上还有什么事是你不会做的?”

    “有。”元昭诩答得很快。

    “哦?”孟扶摇斜睨他,以为他会说些比较艰难的事。

    “我不会做的事,”元昭诩看着她,一直看到孟扶摇心底发虚,才悠悠道,“我从来不会不打招呼,就把关心我的人给扔下。”

    ……

    孟扶摇在心底悲号。

    妈的,这辈子再也不要得罪这个男人!

    南疆腊月的冬夜,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湿冷,窗纸上结了一层淡霜,瞬间被燃起的炭火烤化。

    孟扶摇咬着被角坐在床上,无心练功,没办法,隔壁就是某人,听说他在洗澡。

    洗澡耶……

    水声哗哗地,灯光从墙缝里透进来。

    对,墙缝。

    这房子比较特别——阿史那城主的房子结构是半汉半戎式的,全木制造,做隔板的全是原木拼装,有的木头缝还挺大,基本上,如果对着墙上的一排木头缝做快速移动,大体可以将隔壁一个人的春光全部采集。

    孟扶摇的床的位置正对一个较大的木缝,她正襟危坐,坚决阻止自己的眼睛往正对面某个方向瞟。

    看了会长针眼……俺是个正经人。

    正经人眼观鼻鼻观心,听着哗哗的水声练功。

    还没气走丹田,眼光突然一滑,瞥见最大的那个木缝里有白色影子,奇怪,刚才还没有啊,什么东西?

    好奇心很足的孟扶摇立即为自己找到了个偷窥的光明正大的理由——看看那是什么?

    她赤脚跳下床,蹑手蹑脚靠近,走到那缝隙前,眼睛凑过去,突然被一根逸出的白毛刺了一下眼皮。

    毛?

    ……

    孟扶摇愕然看着那木缝——一只穿着白兜兜的肥球正四爪大张摊开身体,死死堵在那缝前,白影正是它。

    感觉到有人接近,未雨绸缪的元宝大人转头,乌黑的圆眼珠对上偷窥者的眼,两只大眼瞪大眼,元宝大人眼神中立刻传达了自己全部的鄙视:

    “就知道你会偷窥!”

    元宝大人悲壮的用自己的肥身子堵在唯一一个可以勉强看清主子洗澡的缝隙前,比那堵枪口炸碉堡的谁谁谁还富有正义感还要正直无私。

    主子只能给我看!

    孟扶摇无语的看着它,内心深处充满了对元宝大人执着的近乎变态的占有欲的极度膜拜。

    她决定,把这膜拜化为实际行动,好好的和心中的偶像做个沟通。

    对着元宝大人露齿一笑,孟扶摇突然伸手,一把破开了缝隙,抓出了元宝大人。

    后者立即吱哇乱叫拼死挣扎,既要捍卫自己的安全又要捍卫主子的春光,好一个手忙脚乱,孟扶摇笑嘻嘻的道,“没事,我不看你家那位,我就和你谈谈心。”

    抓了元宝刚要走,听得缝隙里突然传来某人带笑的语音。

    “你说不看,刚才抓元宝的时候眼珠子拼命在缝里找什么?”